🏡
PTT小說網
x
    雲澈雖然稱之爲“猜測”,但他陳列的四個理由,綜合之下,分明是無限接近於事實!

    對於雲澈所說的其中三點,雲輕鴻和慕飛煙早就同樣心存懷疑。這些年,他們也一直不解着爲什麼百年前雲家最強的十一人聯手,竟會全部葬送在天玄大陸……天玄大陸的四大聖地再強,或許可以將他們擊敗擊退,但根本不可能將他們全部擊殺才對……

    他們今日方知,原來他們一入天玄大陸,便陷入了會封鎖玄力的“天威鎮魂陣”!

    雲澈所說的一點沒錯,能封鎖十一個高級帝君的“天威鎮魂陣”,每持續一息所需要的消耗都會無比之大,大到常人(小說)都無法想象的地步,所以絕無可能一直存在於那裏……而分明是提前知道了雲滄海他們到來的時間與地點!

    單單這一點,就完全足以證明妖皇城中必有奸人!

    而這個“奸人”,也唯有淮王府!

    “這麼說來,害死先妖皇、小妖皇……讓我幻妖界蒙受大難的罪魁禍首並不是天玄大陸的那羣所謂聖地,而是……淮王府!!”慕雨白一拳捶地,站起身來,直氣憤的渾身發抖。

    “我原本以爲淮王府是小妖皇死後妖皇血脈斷絕,才萌生野心,沒想到,竟然是……”慕雨青一陣咬牙切齒:“他們全族承蒙妖皇一脈恩澤數千年,卻竟做出這等禍害幻妖界,天地不容之事!如果這一切是真的,那麼淮王府……簡直罪無可赦!”

    “就澈兒所提出的這四個理由,已經不可能是假的了!”慕飛煙胸口劇烈起伏,一雙虎目怒意橫生:“我以前雖偶有此猜測,但每次都自我否定,因爲我斷然不願相信身爲王府,會做出這等人神共憤,天地不容之舉!沒想到……他們竟然真的就是這樣一羣畜生!爲了自己的野心,竟害死了先妖皇和小妖皇,害死雲滄海……害的妖皇血脈就此斷絕……害的整個幻妖界惶惶百年……”

    慕飛煙越說越激動,呼吸也在震怒與悲愴之下變得越來越急促……在雲澈說道雲滄海他們陷落的原因時,他便知道,自己這百年來一直不願相信的朦朧猜測竟是真實的。

    這些年,他們對天玄大陸的四大聖地恨之入骨,整個幻妖界也是視天玄大陸爲妖魔之地……今日方知,給幻妖界帶來大難的妖魔,竟是在這妖皇城之中!竟是王族之人。

    這一點,誰能想到?誰會想到?

    就連那些傾向淮王府的勢力,也絕不可能想到淮王府竟這背後那險惡的罪魁禍首。

    蕭雲在側雙目圓瞪,已是徹底傻眼。他耳邊此時聽到的話,每一個字都猶如天雷一般。

    雲輕鴻的雙手已是死死攥緊,脣間聲聲低吟:“害死妖皇,害我父親,害我雲家的人竟一直都在身側……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他擡起頭,緩緩的道:“不過,如此看來,最初滋生野心的人,應該並不是淮王!在天玄大陸最初入侵之時,淮王不過三十歲之齡,斷然不可能有此野心和城府,更不可能憑自己之力,在不被任何察覺之下,勾結天玄大陸的人……”

    慕飛煙等人猛的一驚,慕雨空驚聲道:“難道……是淮王之父明王!?”

    “可是,明王此人平日待人無比和善,行事低調,縱然是面對平民都毫無王族架勢,對先妖皇一直忠心耿耿,言聽計從……對於名利,更是毫無追求,百多年前,在淮王三十七歲時,便迫不及待的將王府之主的位子讓給淮王,自己一身輕鬆的去四處遊山玩水,對任何事都不再過問關心……他的隨性和淡泊可是全城聞名,甚至低調到了很多人都快要忘了這個名字……怎麼可能會是他!”慕雨青不敢相信的道。

    慕飛煙怔怔半響,忽然道:“當初,我一直欣賞明王的性情,與其甚爲交好。但一次對飲之時,雲滄海卻鄭重明示過我,要我與明王只可交情,斷然不可交心。我問及原因,他說明王太過於平和,平和到了讓他總有一種不正常的感覺。而且明王若是真的淡泊一切,爲何偏偏玄力修爲卻是如此之高……”

    “明王的實力很強?”雲澈連忙問道。

    “沒錯!”慕雨白點頭,鐵青着臉道:“那一輩的人中,先妖皇最強,妖王次之,而明王的玄力修爲,僅次於先妖皇和妖王。如今百年過去,他的修爲,應該已是超越了當年的妖王。”

    “唉。”慕飛煙長長一嘆:“只是當年面對雲滄海的忠告,我卻是不以爲然……甚至直到淮王野心昭然,我都沒有懷疑到他的頭上,頂多是對天怒罵他生了個逆子。”

    雲澈眉頭一動:“外公,你的意思……這些年,你都沒有再見到過明王?”

    “沒錯。”慕飛煙點頭:“在先妖皇遇難之前,明王就將王府之主的位子傳給了淮王,然後向先妖皇告離,自稱想要無憂無慮踏遍幻妖,遊戲風塵……此後,無論是妖皇一脈遭遇天大變故,還是淮王暴露野心,他都沒有出現過。爲了讓他出面阻止淮王,小妖后,還有我都曾盡力尋過他的蹤跡,卻是一無所獲……的確,幻妖界如此之大,以他的實力,若不想被人找到,便沒有人能找到他。”

    “如今先妖皇和妖王都已辭世,小妖后的金烏血脈尚未覺醒,明王的實力……已是當之無愧的幻妖第一,無人可及!”說到這裏,慕飛煙的呼吸明顯的一滯,所有人的臉色,也都一下子難看了很多,全身也都出現了剎那的冰冷。

    真相越清晰,便越可怖。

    淮王的實力,本就膨脹到了小妖后無法匹敵,如今,又多了一個城府和實力無比之可怕的明王,讓本就惡劣無比的局勢,變得越來越趨於深淵……

    這團籠罩在妖皇一族,籠罩在整個幻妖界的陰影……他們究竟能拿什麼去抗爭!?

    屋子裏一下子沉寂了下去,只剩下有些混亂的呼吸聲。許久,慕飛煙長嘆一聲,緊皺眉頭道:“現在的看來,唯一的希望,就是小妖后的血脈覺醒了!”

    “小妖后若是血脈覺醒的話,實力可以提升到什麼程度?”雲澈問道。

    雲輕鴻毫無猶疑的平靜道:“每一屆妖皇的血脈之力一旦覺醒,並練就《金烏焚世錄》,那麼,他的實力必將幻妖無敵!千年前,先妖皇在君玄境四級時覺醒血脈,玄力直接提升至君玄境九級,小妖后目前的玄力是君玄境五級,血脈覺醒之後,玄力將會至少提升至君玄境九級巔峯!而且由於身負《金烏焚世錄》,完全足以匹敵君玄境十級!同時,她覺醒的金烏炎力還會對只有稀薄金烏血脈的王族之人造成極大的壓制,到時候,就算是明王,也不可能是小妖后的對手。”

    “原來如此。”雲澈微露驚訝,他之前有所瞭解,每一屆妖皇以妖皇璽進入金烏祖地後,會直接玄力飆升,天下無敵……原來並不是誇張之語。

    如此小妖后已拿到妖皇璽,也便能夠進入金烏祖地,而金烏雷炎谷,也剛好就在半個月後開啓。

    “既然一旦血脈覺醒,便會讓小妖后的實力有如此誇張的提升,那麼……”雲澈沉眉道:“如果我是淮王,就會用盡一切可能的辦法阻止小妖后進入金烏雷炎谷的金烏祖地!”

    “沒錯!”慕飛煙點頭,目光陰厲:“所以,半月之後,金烏雷炎谷開啓之期,我會喊上那幾個老傢伙,親自護送小妖后到金烏祖地!”

    妖皇城,淮王府。

    淮王回到王府時,臉色平靜如水,但府中之人一靠近他,便會不由自主的狠狠打一個冷顫,讓他們心悸的不敢靠近。

    “王爺,老爺讓你回來後馬上去見他。”淮王剛踏進府門,一個面色蠟黃,頭長短角的人迎了上來,低聲道。他的樣子,和被雲輕鴻重傷的巖龍尊者極爲相似。

    聽到“老爺”二字,淮王的眉頭猛的一動,微一點頭,快步向前走去,幾步之後,他忽然停下,側首道:“夜兒傷勢如何?”

    臉色蠟黃的男子道:“輝夜殿下傷勢比預想的要重,轟入他體內的力量極爲霸道,直到現在都沒有完全驅散……只怕輝夜殿下要修養至少三個月。”

    淮王的眉頭微微一緊,沒有說話,默然走入後院之中。

    打開結界,進入密道,淮王最終停步在一幕寬大而漆黑的珠簾之前,珠簾之後,模模糊糊的映出一個漆黑的人影。

    淮王單膝而跪,閉目道:“父王……”

    “無須多言,今日之事,爲父已經全部知曉了。”漆黑的珠簾之後,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這個聲音讓人無法判斷其主人的年齡,似來自天外便飄渺,又似來自煉獄般幽冷。

    “雲輕鴻兩個月前忽然傷勢痊癒,玄力恢復。我本以爲這可能會是唯一預料之外的變數。沒想到,他的兒子竟然……”提到雲澈,縱然以淮王之心性,都忍不住狠狠咬牙切齒。今日之辱,今日之恥,今日之敗,都是平生未有!

    “此事怪不得你,雲輕鴻之子厲害無比,還帶回妖皇璽與雲滄海之遺體,今日就算是爲父到場,也難逆敗局。”珠簾後的聲音道:“今日計劃未能實施,尚在其次,但天下之心卻被攏向雲家,這纔是最惡之處。如此一來,至少二十年,我們都不可輕動。”

    “……我要親手把那雲澈……千刀萬剮!”淮王狠狠的道。

    “如此失心之語,爲父還是第一次從你口中聽到。看來你這次,是徹徹底底的大敗。”珠簾後的聲音平靜冷幽的如同無際的黑夜:“但他狡猾之極,卻又敢如此肆無忌憚,必有所依!這世上,最可怕的敵人,就是沒有摸清的敵人。在查清他一切底細之前,對他出手,無論明裏還是暗裏,都是不智之舉。”

    “這一點,我明白。”淮王咬牙道:“我這就派人……調動所有耳目,去探查他的所有底細!尤其是他的師門……還有如何從天玄大陸來到這裏的!”

    “不!現在不是做這件事的時候。”珠簾後的聲音變得更加陰冷,一簇赤黑色的火苗忽然在黑暗中燃起,如同在深淵中搖曳的鬼火:“爲父讓你來,是去殺一個人。”

    “殺誰。”

    “小妖后。”

    “什麼?”淮王猛的擡頭。

    “現在,是殺小妖后的最佳時機。”一陣恐怖的冷笑聲響了起來:“而且是她親手送給我們的機會。她現在非但孤身一人,而且就在誰都不會靠近的金烏雷炎谷之中。”

    “她以爲得到妖皇璽,就可以覺醒血脈……天真……”

    “此事不宜驚動任何人,人越少越好……爲保證萬無一失,爲父會親自與你同去,讓她死的毫無痕跡!哈哈哈哈哈哈……”

    赤黑色的火焰在狂笑聲中瘋狂搖曳,一股陰寒的風吹起,帶的珠簾嘩嘩作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