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雖然看上去只是一枚小小的冰凌,但從慕雨白等人的反應上,足以看出這枚「冰凌」是多麼珍奇強大的東西。(棉花糖-79-慕飛煙對自己三個兒子的反應毫不理會,笑眯眯的道:「這個東西叫做天絕寒晶,可是我慕氏一族的傳家之寶,它雖然看上去並不起眼,但在危機關頭將它捏碎,釋放出的力量將會瞬間凝成一道堅固無比,可以持續長達三個時辰的寒晶屏障,在這寒晶屏障之中,任何人都別想能傷了你,就算是你那了不起的爺爺在世,都別想將之破掉。」

    「這天絕寒晶原本共有三枚,目前就只剩下這一枚了。其他兩枚,可是分別救了兩位先祖的『性』命啊。」慕飛煙頗有些自傲的道。

    形成連高級帝君都無法破開的守護屏障,而且長達三個時辰……雲澈心中大動!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保命之物!有它在身,將不啻於多了一條命!而且在『性』命攸關之際,長達三個時辰的守護時間,就算無人來救,以他的體質,也可以將傷勢和玄力極大程度的恢復。

    這真是讓%⌒79,m.他根本無法拒絕的寶物!

    慕雨白有些結巴的喊道:「老爺子,這枚天絕寒晶,你不是說……準備……送給長孫的么!」

    慕雨白說一出口便後悔了……果然,他話音剛落,慕飛煙的眼睛便瞬間瞪了過來:「你還敢跟我提孫子!老子的孫子在哪!在哪!!老子一百年前養的那隻冰狼都下了十好幾個崽了,你們三個沒用的東西卻連個屁都沒有,害的老子在那幫老崽子面前丟了一百多年的臉,現在外孫把老子的臉給長回來了,我送個見面禮你們還有意見不成!!」

    慕雨青和慕雨空慌不迭的擺手:「老爺子,剛才那話可是大哥說的,我們什麼都沒說啊。這天絕寒晶送給大外甥,簡直是太合適不過了,老爺子英明!!」

    慕雨白眼角猛『抽』,半天不敢再說話。他心知老爺子這些年想孫子都要想瘋了,現在多了一個外孫,當然也要寵的很……但這壓根都寵上天了,第一天就把壓箱底的東西一股腦全拿了出來……相比之下,自己這個長子簡直都沒什麼地位可言了。

    不過,以雲澈之優秀,老爺子這麼對待……好像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

    慕雨柔的一雙丹鳳眼早已笑成兩條細細的月牙。這天絕寒晶的珍貴,她當然是一清二楚,若是慕飛煙將這天絕寒晶送給她,她都要帶點惶恐的拒絕,畢竟,這可是慕家的傳家之寶。但給自己的兒子,可以讓兒子多一件救命寶物,那她當然是半點拒絕的心思都不會有,笑盈盈的道:「澈兒,還不快謝過外公。」

    「多謝外公!」雲澈當然更不會拒絕,將天絕寒晶收了起來,同時心中閃過感『激』……他知道為什麼慕飛煙會毫不猶豫的將如此珍貴的天絕寒晶送給他,他今日徹底開罪的淮王和七族,種下了仇怨,也便是種下了殺機reads;。[超多好]以淮王勢力之強大,縱然是雲、慕兩族,也無法保證能始終保他周全……這枚天絕寒晶,可以讓雲澈在遭遇危機之時救他一命……三個時辰的絕對守護,傳音告知位置,足夠讓他們趕到他身邊為他解除危機。

    「哈哈哈!」慕飛煙開懷大笑,半點『肉』疼的樣子都沒有:「你喜歡就好,一家人的,謝什麼謝。」

    「不過,」慕飛煙的笑容緩緩收斂下來,有些擔憂的道:「澈兒,有件事,外公不得不說。你今日有勇有謀,實力魄力無可挑剔,不但重振雲家聲威,還讓小妖后都一直無可奈何的淮王都一敗塗地。但,你針對淮王一派,還有赫連等守護家族的大罵和羞辱,雖是暢快爽利,但也著實不該啊。」

    說到今日之事,眾人的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慕飛煙接著道:「淮王此人心機極深,手腕驚人,他所擁有的勢力之大,遠超你的想象,否則也不至於讓小妖后明知其野心,卻始終無法戳破與妄動。你今日本是可以婉轉為之,但卻是將之徹底觸怒,他如今必定對你懷恨在心,滿腹殺機,他雖不至於明著對付你,但一定會暗箭百出,唉。」

    慕雨白緩緩點頭:「澈兒,你外公說的對。今日你雖居功至偉,但卻也為自己引來莫大的危險啊。」

    雲澈卻是淡淡而笑,道:「忍字頭上一把刀,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方能一世安平,方能成為人上之人……這是教我醫術的師父從小便經常對我提及的話,也曾是我的人生信條之一。但是,師父最終,卻是死在那些他萬般退忍的人手中……」

    慕飛煙:「……」

    雲輕鴻:「……」

    「從那之後,我才真正明白,『忍』字頭上的這把刀,不但會讓自己疼和憋屈,有時還會要了自己的命。那麼,與其『插』在自己口頭,不如『插』在敵人的身上!」

    雲澈雖然臉上帶笑,但從他的聲音中,每一個都聽出了一種來自靈魂的淡漠與恨意。這些話,讓他們幾乎無法去相信竟是出自只有一個二十二歲的青年人之口,更無法想象……他究竟是經歷了多少的風『浪』和磨難,方才有今日的心境與成就。

    一時間,眾人都沉默了下去,無言反駁。雲澈接著說道:「淮王極不好對付,這一點我明白。他野心勃勃,我雲家衰敗至此,他必是幕後的推動者,若僅僅是關係著他對我是不是起殺心,那我沒有任何理由對他退忍!相反,他是個心思極為慎密之人,而這種人往往會過於謹慎,思慮太多。我今日不但將他,還有七族都徹底開罪,甚至當眾辱罵,讓他們顏面無存,淮王起殺機之餘,還會同時想到我這般姿態究竟是狂莽無知,自尋死路,還是有所依仗……而他今日在我手下一敗塗地,每次的攻擊都被我數倍反擊,那麼,前者的可能『性』自然排除,他會想到我如此的肆無忌憚,身後必然有著強大的依仗……足以不懼他殺機的依仗。」

    「再加上我所表現的實力,超出所有人認知的玄攻,以及竟能從天玄大陸不聲不響的到達幻妖界,這種可能『性』也會在淮王的心中無限的放大,他現在一定在極度懷疑著我的背後,一定有一個強大到極點,甚至超然塵世的師父甚至勢力。從而有所顧忌,投鼠忌器,在徹底查清我的老底之前,反而不會貿然對我出手。」

    慕飛煙用一種驚嘆至極的眼神看著雲澈,他今日分明只是和淮王第一次碰面,卻是將淮王的心『性』看的分毫不差。淮王的確是個心思縝密而又謹慎的人,沒有絕對的把握,絕不會輕易出手,他野心勃勃,所掌勢力更是早已遠超小妖后,卻是忍而不發,只待今日……今日他本是堪稱絕對的把握,結果卻遇到雲澈,慘敗收場。

    「說的沒錯!」慕雨青道:「說實話,連你舅舅我都非常懷疑你一定有個超凡入聖的師父罩著!否則一定不會強的如此離譜,更不會在淮王面前如此得瑟。」

    雲輕鴻沒有說話,卻是微微點頭。

    「澈兒說的的確沒錯。」慕雨柔道:「淮王一定會有此懷疑,從而有所忌憚,而且會如此想的一定不在少數。但是,淮王今天被澈兒罵的厲害,怕是一輩子都沒受過如此折辱,狗急尚會跳牆,就怕……所以還是要萬分小心的好。」

    「這一點我倒是不擔心。」雲澈反而笑了起來:「換做其他人,的確有很大可能會狗急跳牆,但他可是淮王!若他會如此輕易的衝動,也不會有今日之勢。這『忍』字頭上的刀,就讓他好好的挨著好了。我今後非但不會躲藏於家中,反而會大搖大擺的出現,我有九成九的把握……他不會對我出手,至少短期內不會。」

    雲輕鴻頷首:「我贊成澈兒所言,以淮王的心『性』,縱然對澈兒產生極強的殺機,也應該不會在短期內出手。如今澈兒又有天絕寒晶護身,就算真的遭遇足以致命的暗算,也可安然逃過一劫。」

    「嗯……但願如此吧。」慕飛煙輕皺著眉,微微點頭。

    「關於淮王,我有一個很可怕的猜測。」雲澈忽然正『色』道。

    「可怕的猜測?」

    雲澈的眉頭沉下,聲音大幅度的低沉了下來:「我懷疑,淮王的野心,並不是先妖皇和小妖皇遭遇毒手后才生出,而是先妖皇在世時便蓄謀已久!而且……是和天玄大陸的合謀!!」

    「啊!!」雲澈的話無疑如天外降炸雷,讓蕭雲失聲驚呼。

    「什麼!!」慕雨白三人也是臉『色』驟變。

    雲輕鴻迅速起身,雙臂閃電般的揮出,奔雷之力洶湧釋放,霎時在周圍布下一個強大無比的隔音結界。雖然,這是在慕家之中,還是慕飛煙自己的庭院,但云澈所說之事太過重大,斷然不能被任何人所聽覺。

    「說下去!」布下隔音結界后,雲輕鴻目視雲澈,沉聲道。

    雲澈看到雲輕鴻和慕飛煙都是面『色』沉重,但卻並沒有太大的驚詫之『色』,顯然,他們也早已有所懷疑,他微吸一口氣,繼續道:「我之所以如此懷疑,共有四個原因。」

    「其一,當年,天玄大陸忽然入侵幻妖界,為的,是奪取妖皇族至寶輪迴鏡!但,在此之前,天玄大陸與幻妖界基本從無來往,僅僅是知道對方的存在而已。他們為何會忽然知道輪迴鏡的存在?更奇怪的是,輪迴鏡雖然是妖皇族至寶,但從無人知道它究竟有何作用,亦無人知道如何使用,萬年以來都是無用之物。但天玄大陸的人卻不惜代價的想要將之奪取!似乎……是有人向天玄大陸的人告知了輪迴鏡的存在,並且刻意編造和誇大了輪迴鏡的作用,從而引發那些人的貪婪和野心!」

    「而這樣一個人,只有可能是幻妖界的人!」

    「其二,這裡分明是幻妖界的地盤,天玄大陸的入侵者卻能直搗妖皇城,而且來去自如,即使妖皇城做好充足準備,依然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似乎對妖皇城的一切,甚至應對計劃都了如指掌!最大的可能,就是妖皇城之中有他們的內應!」

    「而且這個內應不但是身處妖皇城,還有著極高的身份!」

    「其三,百年前,我爺爺帶雲家十位太長老前去營救先妖皇……十一位高級帝君,這是一股足以撼世的力量。十一個高級帝君聯手,縱然救不了先妖皇,也應該能全身而退才對……至少我絕不相信這世上有哪個勢力能留住十一位高級帝君的聯手!」

    「但……爺爺告訴我,他們初到天玄大陸時,便直接陷入了『天威鎮魂陣』!能封鎖住十一個高級帝君玄力的天威鎮魂陣,哪怕持續一息,都要天大的消耗!絕無可能一直存在於那裡,而分明是知曉了爺爺他們到來的時間與地點從而守株待兔……也就是說,在爺爺他們去往天玄大陸之前,有人用某種方法告知了那群人他們去往的時間與傳動至的地方!」

    「而能『精』准知曉爺爺他們的動向,並且有能力隔著如此遠距離傳音的,同樣只有地位不下於雲家的勢力!!」

    「其四,就是小妖皇的死,有著太大的疑點和蹊蹺!在今日的大典上,我雖然聲稱他是在對守護家族的極度失望之下親自去救先妖皇……但實則,我絕不相信小妖皇會做出酒後失控獨闖天玄大陸的事!他就算真的要去,也至少該和小妖后留下子嗣,否則,就是自斷妖皇血脈!身為妖皇之子,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愚不可及的事!」

    「小妖皇的死……極有可能是被人暗算!」

    雲澈抬起頭來,徐徐的道:「而這些,所指向的……便是淮王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