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妖皇城,慕氏一族。。更新好快。

    「雖然真相遠比我們以前所知道的可怕,但目前的狀況,也並不需太過悲觀。」慕雨白皺著眉頭道:「這百年來,淮王府之所以能收納如此多的勢力歸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小妖後身上。一來她是『女』『性』,二來手無妖皇璽,三來血脈無法覺醒,沒有壓倒一切,讓人敬畏的實力,再加上她後繼無人,所以在淮王府表現出足夠強大的實力,以及適當的『誘』『惑』與威脅,那些王府與守護家族自然會信念動搖……」

    「但眼下,天下皆知小妖后拿回妖皇璽,用不了多久,便會覺醒血脈,天下無敵,怕是現在,那些傾向於淮王府的勢力都已經開始不安和惶然了。再加上今日澈兒將天下群雄之心收攏到雲家這邊,並且向他們暗示了淮王府的野心……如此一來,至少二十年之內,淮王府絕不敢妄動!除非他們想逆天下之怒而行!」

    「的確如此。」慕雨青和慕雨空也是點頭同意。

    雲輕鴻看了一眼雲澈的臉『色』,道:「澈兒,你似乎並不這麼想。」

    雲澈微微抬頭,平淡的道:「但是,如果小妖后忽然死了……那麼對淮王府來說。妖皇璽的威脅,還有所有的顧忌,也就消失了!」

    雲澈的話,讓所有人一怔,雲輕鴻道:「你是擔心……淮王府會想要暗殺小妖后?」

    「這一點,絕無可能!」慕飛煙卻是大手一揮,道:「淮王府就是勢力比現在大上十倍,再給他加上十倍的膽子,也絕不敢對小妖后出手!小妖后自身實力極高,身邊更是強者如雲,就算是淮王府,想殺小妖后也是難於登天。相反,小妖后一直都還巴不得淮王府對她行暗殺之舉,如此,她便可拿住痕迹,堂堂正正的向天下昭示淮王府之野心和弒君謀逆之罪,讓淮王府成為天下所指……淮王要的是登頂妖皇,號令天下,他還沒能耐和膽量成為萬夫所指。」

    「這一點我知道。」雲澈的眉頭依然沒有舒展:「我擔心的是,如果小妖后只有孤身一人……被他們抓住機會,絲毫痕迹都不留下的話,就徹底糟了。」

    「這當然更不可能。」慕飛煙再次一撇手:「以小妖后之心智,絕不可能給淮王府這樣的機會。小妖后平時從不離開妖皇城三百里之內,她就算真的孤身在城外遭遇危險,玄力『波』動也足以第一時間驚動整個妖皇城。」

    這一點雲澈自然清楚……他和小妖后初見的那一晚,小妖后隨手一把火下來,十里皆成火海。($>>>棉、花『糖』小『說』)以帝君之強大,他們全力戰鬥時的玄力『波』動,都足以驚動到千里之外。

    但慕飛煙的話,卻依然沒有讓雲澈在此事上放心,他憋著眉頭,一邊思慮一邊道:「我來妖皇城的第一天,便聽蕭雲說起過金烏雷炎谷之中雷火密集『交』加,還活躍著很多的雷靈與火靈……那裡是不是一個規則與外界大不相同的世界?」

    「沒錯reads;。」雲輕鴻點頭:「金烏雷炎谷的存在無從追溯,一直公認的說法是:上古時代,神獸金烏曾降臨幻妖界,而如今的金烏雷炎谷,便是它當初停留之地,它離開之時,留下了自己的魂靈和血脈傳承,並以無上神力,將自己所停留的那片區域改造成了一個有著超然火焰法則的半**世界……至於那裡為什麼會有雷靈,一直以來都是個謎,普遍傳說其中的某處存在著強大的雷系異寶。」

    「原來如此……既然是法則與外界不同的半**世界,那麼其中的火靈、雷靈不會從那個世界逸出,其中的玄力『波』動和爆發,也不會影響到外界,在裡面,也無法向外界傳音……是不是?」雲澈的眉頭蹩得更深了一分。

    「的確如此。」雲輕鴻點頭,他隨之明白了雲澈的意思:「澈兒,你在擔心……小妖后今日忽然中斷大典離開,是獨自去了金烏雷炎谷?」

    「是!」雲澈鄭重點頭:「小妖后承受百年危機和重壓,最大的渴望便應該是能覺醒血脈,擁有無上玄力。今日是小妖后的首個百年大典,天下群雄齊聚,局面也已被我扳的極為有利於她,她在拿到妖皇璽之後,卻無比果斷急促的宣布大殿中止……然後更是毫無解釋的離開。她以妖皇璽祭拜先妖皇的理由,我始終接受不了。我試想了很多理由,唯有她為防止妖皇璽入手後節外生枝,第一時間去往金烏雷炎谷覺醒血脈,最為可能!」

    「另外,她離開時明明很是果斷匆忙,但卻提到了『還有半個月便是金烏雷炎谷開啟之日』這句完全沒必要在當時說的話,倒像是……在刻意提醒金烏雷炎谷半個月後才開,從而掩飾她馬上就能開啟金烏雷炎谷這個事實。」

    雲輕鴻的眉頭挑了挑,他終於完全明白為什麼在大典中斷後,雲澈會忽然問道他金烏雷炎谷除了自行開啟,有沒有其他開啟之法。他面向慕飛煙道:「岳父大人,你可曾聽說妖皇一脈有什麼強行開啟金烏雷炎谷的秘法?」

    慕飛煙皺眉苦思,然後緩緩搖頭:「從未聽說過。金烏雷炎谷向來是自行開啟,自行關閉,封鎖金烏雷炎谷的結界根本無人無法可破。妖皇一脈傳承萬年,也從未聽說過哪位妖皇,或者其他人在金烏雷炎谷關閉之期進入其中。這個擔心,應該是多餘的。」

    「世事無絕對!」雲澈沉靜的道:「以前沒有過,是因為妖皇一脈從未遇到過今時這般危機,也就根本沒有強行進入其中的必要,再加上對金烏之地的敬畏,也斷然不會無理由擅入……但不代表妖皇一族就一定沒有強行進入其中的方法。若的確有這個方法……我們守護家族不知道,卻不代表眾王府一定不知道,因為他們同屬幻妖王族,自然會知道一些只屬於王族的秘密。」

    「而若是諸王府也都不知道……卻也並不代表淮王府不知道。淮王府在謀逆之初,最先要做的事,必定是用盡一切方法手段,去『摸』清妖皇一族的所有隱秘、底牌。他們這些年害死先妖皇、小妖皇,讓守護家族勢力分崩析離,讓妖皇一脈凋零至只剩小妖后,但還將整個幻妖界『蒙』蔽於假象之中,無法不承認,淮王府的手段惡毒,卻也高超至極reads;。我絕對相信他們有能力獲知很多妖皇一族不為外人知的隱秘。」

    淮王府的強大,無人會否認。尤其是今日逐漸剝開真相,他們更是驚覺淮王府遠比他們所知道的還要可怕的多。雲輕鴻沉眉道:「所以,你的擔心是:小妖後有可能知道強行開啟金烏雷炎谷的方法,忽然中斷大典,就是要第一時間去往金烏雷炎谷。而且為了不驚動任何人,尤其是淮王府,必定會獨自前往……而淮王府也有可能知道這個秘密,並隨之猜到小妖后的去向,然後跟著進入其中,暗殺小妖后!?」

    「嗯。」雲澈緩緩點頭:「雖然只是猜測,但萬一……哪怕只是萬一猜中了,小妖后就危險了!小妖后一死,妖皇血脈徹底消失,那麼,勢力最大的淮王府,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接過妖皇之位!」

    「哈哈哈。」雲澈說的格外沉重,而慕飛煙卻是大笑起來:「不愧是我的外孫,心智果然不同凡響,簡直要比那淮王還謹慎縝密。不過,這個擔心,依然是多餘的?」

    慕飛煙毫不擔心的道:「澈兒,即使你的這些猜測全部是真的,小妖后的確知道強行開啟金烏雷炎谷的方法,然後孤身悄然去了金烏雷炎谷,並且淮王府也恰好如你所說知道這個秘密並猜到小妖後去向,並派高手也隨之進入金烏雷炎谷中……但,小妖后是第一時間進入,而淮王府的人就算是反應的足夠快,進入的時候也會是第二時間。以小妖后的實力,必定能在被他們追上之時,到達金烏祖地。金烏祖地只有身具妖皇血脈,並持有妖皇璽才可能進入,小妖後進入之後,淮王府的人就算全都有三頭六臂也根本奈何不得她,若是強闖……那更是有可能招來金烏魂靈的憤怒,將他們全部燒成灰燼。」

    「小妖后從金烏祖地中出來時,已是覺醒血脈,並有《金烏焚世錄》在身,就算淮王府上下全部出動,也別想能奈何的了她。」

    「所以,就沒必要向這個方向上去『操』心了。小妖后忽然中斷妖后大典,或許並不一定是去祭拜先妖皇,但定然有著特殊的緣由和不讓我們知道的原因。若真的是去了金烏雷炎谷,早日覺醒血脈,防止夜長夢多,更是一件大好事。」

    比起雲澈的皆是猜測,慕飛煙的話卻是在情在理,無懈可擊。小妖后若真的是想第一時間去金烏雷炎谷覺醒血脈,那麼必定會全速前往,中途不『浪』費一息的時間……

    雲澈又默然想到大典之後淮王的反應……他盈怒離開,對自己殺氣凜然,但離開時的腳步並不匆忙,眼神也是充滿殺意恨意,同樣並無焦忙之『色』。如果是自己所擔心的那樣,他應該會火速離開才對,畢竟安排人手本就很需要時間。

    難道自己的這些猜測和擔心真的都是自己想太多了?

    ——————————

    既然到了慕氏一族,那麼自然少不了被慕飛煙強烈留下一起晚餐。

    離開慕家時,夜幕已是披了下來。妖皇城的街道也已開始變得安靜,而且似乎比以往要更安靜一些。

    在離開慕家大『門』才不到一里,雲澈的腳步忽然停了下來,認真的道:「爹,娘,蕭雲,你們先回去吧……我想去一趟金烏雷炎谷。」

    「啊?為什麼?」蕭雲一臉驚訝的道。

    雲輕鴻皺了皺眉:「你還是在擔心你的猜測成真?」

    「澈兒,你外公不是說過了,就算你的擔心全部變成現實,小妖后也不可能有危險的。」慕雨柔輕聲道。

    「外公說的的確都沒有錯,可是,我總有一種不太好的直覺。」雲澈皺著眉頭道。

    「直……直覺?」蕭雲張了張口。

    「我從來不懷疑我的直覺。」雲澈肅然道:「因為它無數次的救了我的命!」

    「額……」蕭雲一臉懵然。

    本書來自l/15/15617/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