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色越來越沉。今天的夜晚格外昏暗,天空不見星光,一片暗雲飄過,遮蔽了殘月,霎時,整個世界變得漆黑如墨,伸手不見五指,就連空氣,都變得格外壓抑……似乎在用這無邊的黑暗預示著什麼。

    「今夜還真是黑的過分。」雲澈小聲自語,他抬頭看了一下天空,雲層並不低,似乎也沒有要下暴雨的跡象。

    許久,遮蔽月亮的暗雲緩緩飄開,暗淡的殘光射下,雲澈的前方,模模糊糊的映現出了兩座巍峨山峰的影像。暗夜之下,便如兩尊相依而立的擎天巨人。

    金烏雷炎谷的入口,便在這兩座山峰的交接之處。周圍百里,渺無人煙,就連玄獸都見不到幾隻。

    「快到了!」雲澈低呼一聲,身影開始降下,但速度卻慢了下來,氣息更是極大幅度的收斂,就連眉頭,也一點點的蹩起。

    以雲輕鴻傳到他腦海中的信息,封印著金烏雷炎谷入口的,是金烏魂靈親自設下的封鎖玄陣。這個玄陣有著十丈之高,並一直釋放著金黃色的玄光和熾熱的氣息。

    而如此漆黑的夜幕之下,即使還相隔著十幾里,玄陣的金黃色也應該是格外醒目的。但云澈目光所至,兩座山峰之間,唯有漆黑一片,根本沒有半點金黃色玄陣存在的痕迹。

    也就是說……封鎖金烏雷炎谷的玄陣,果然被打開了!!

    「看來我的猜測應驗了,小妖後果然是來金烏雷炎谷了……也果然有強行開啟金烏雷炎谷封印的方法。」雲澈低聲道。

    而且顯然,金烏雷炎谷的封印被強行開啟之後,也並不會馬上恢復,後面來的人,也完全可以自由進入。

    雲澈拿出傳音玉,準備告知雲輕鴻金烏雷炎谷的封印被打開的消息,但剛要說話,忽然又把傳音玉放下,自語道:「還是靠近了確認一下比較好。」

    十幾里的距離很快拉近,金烏雷炎谷的入口已是近在眼前,雲澈已清楚感覺到周圍的氣流變得越來越灼熱,在距離入口位置只有三里之距時,其灼熱便已到了常人無法承受的程度。這時,茉莉忽然低聲道:「馬上落下,入口的位置有人。」

    雲澈聞言,迅速從空中落下,然後緩步向前方行去。流光雷隱之下,他整個人無聲無息。當初就連小妖后在很近距離下都完全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更何況他人。

    大道浮屠訣每一次的提升,都會讓雲澈的五感極大的提升。他停步在兩里之外的一塊巨石之後,目光穿過層層夜幕,果然在金烏雷炎谷的入口位置,看到了一個清晰的人影。

    雖然看不清他的面貌,但這個人並沒有刻意的收斂氣息,他的玄氣,給了雲澈一種模糊的熟悉感。

    這個氣息,還有輕微的壓迫感,都並不陌生。這個人是……

    雲澈短暫的思索,隨之心中猛的一動——

    輝染!!

    淮王的長子,幻妖七子之首……在大典上被自己出奇制勝,一劍砸飛的輝染!!

    他怎麼會在這裡……

    雲澈稍一思索,心中便猛的一沉……輝染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唯一的解釋,就是淮王府的人如之前自己所擔心的一樣,知曉了小妖后的動向,並繼小妖后之後進入了被開啟的金烏雷炎谷之中!

    (本章未完,請翻頁)目的,自然是在金烏雷炎谷這絕佳之地,擊殺小妖后!!

    要做這件事,絕不能走漏半點風聲,不能留下絲毫痕迹,那麼行動的人,也必須是淮王最為信任的人……而這樣的人,首當其衝自然是他的直系親人!

    父親或兒子!

    要確保擊殺小妖后,憑淮王的實力斷然做不到。那麼,淮王最最可能帶上的人,便是他的父親,那個銷聲匿跡許久,卻極有可能一直隱藏在幕後,玄力登峰造極的那個……明王!

    而輝染會在這裡,顯然是在把風!防止有人靠近此處發現金烏雷炎谷封印已打開……若打得過,則殺人滅口,就算打不過,也能很清楚的知道誰曾接近過這裡。

    雲澈隱回身體,拿出傳音玉,凝聲向雲輕鴻傳音道:「我的猜測全部不幸應驗了……金烏雷炎谷的封印已經被打開,淮王府的輝染,正守在入口處。」

    說完,雲澈將傳音玉收起……他相信雲輕鴻在聽到這些話后,定然會第一時間到來這裡。

    「你準備怎麼做?」茉莉問道。

    雲澈稍稍一想,道:「暫時守在這裡吧。不要說明王和淮王,我連這個輝染都不是對手。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靜觀其變,等爹和外公他們到來。」

    「不過,外公之前說的沒錯,小妖后絕不是會掉以輕心的人,她離開妖皇殿後,必定是第一時間趕往金烏雷炎谷盡頭的金烏祖地,待淮王府的人反應過來時,想追上是基本不可能的。小妖后在金烏祖地之中斷然不會有什麼危險,而在其中覺醒血脈出來后,就算真的是那個明王親自出手,也不可能殺的了她。」

    說完這些話時,雲澈的眉頭卻是沒有鬆開,反而更加蹩緊。

    「哦?是嗎?」茉莉卻是淡淡哧鼻:「說完這些話,你是不是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對勁?淮王和那個幕後的明王都是何等精明的人,你外公能想到的,他們豈會想不到!他們能猜到小妖后的動向,並追至這裡,顯然他們如你擔心的那樣,早已掌握了妖皇一族的很多隱秘,知道的只會比你,比你外公他們更多!若真如你剛才所說,他們又豈會明知追不上還來這裡白費力氣……甚至還專門留一個人守在這入口處!」

    茉莉的話,也正是雲澈正在疑惑的事。茉莉聲音一頓,忽然音調一轉,微微冷笑著道:「關於金烏血脈,我倒是忽然想起一些有意思的事。」

    「有意思的事?什麼?」雲澈一怔。

    「在我所在的那個世界,有一片星界,名為『炎神界』。那裡是火焰的天下,那裡的人所繼承的力量與血脈,也全部都是來自上古火系神獸。有火麟、蒼鸞、祝融、九尾神狐、赤貂……幾乎所有上古火焰神獸的傳承,都集中在炎神界。而其中為首,也是最強的三個火焰勢力,自然是繼承了三大火焰至尊之神力和血脈的朱雀、鳳凰、金烏三族!」

    雲澈:「……」

    「我曾經說過,三大火焰至尊中,金烏雖然排位最末,但若單論火焰之威,卻是金烏為最。但在炎神界,金烏一族的綜合實力卻是遠遠不及朱雀與鳳凰,甚至連他們的一半都不到!你可知是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金烏的火焰太過熾烈,不但難以駕馭,而且會損焚損自身的關係?」雲澈稍

    (本章未完,請翻頁)稍一想,回答道。因為茉莉之前曾和他說起過類似的話。而且在幻妖界,有著最純正金烏傳承的歷屆妖皇壽命都很短,覺醒血脈后,都只能活一千多年。而歷屆妖后,卻無一人能活過千年。

    「哼,倒是沒錯。」茉莉低聲道:「在炎神界,修鍊金烏之炎的男人,壽元比修鍊朱雀、鳳凰之炎的人,要整整短上一半!而修鍊金烏之炎的女人,壽命更是比男人還要短上一倍甚至數倍,還時常要承受火焰焚心之苦!!」

    「那是因為,金烏火焰是至陽之火,容不得半點陰氣的存在!越是純凈的金烏血脈,越是如此!而女性的元氣本就為陰性,若承載金烏血脈,修鍊金烏之力,豈會不被金烏之炎焚損元氣!」

    雲澈猛的抬頭:「茉莉,你說這些……是想說什麼?」

    茉莉微微冷笑:「我是說,炎神界的女人尚且如此,小妖后不過一介凡體,單單是繼承的金烏血脈,就讓她終日痛苦不堪,而他們所謂的覺醒血脈,說的似乎是得到金烏魂靈賜予純凈的金烏之血。嘿,她可是個女人,若是體內真的湧入純凈的金烏始祖之血,那麼,就算她再怎麼努力的掙扎抵抗和駕馭,不出一年,她的元氣也必定會被焚滅殆盡!」

    「如果她還是處子之身,元陰都還在體內的話,那或許連一個月都活不到!」

    「什麼!!」茉莉的話,讓雲澈頓時大吃一驚,喉嚨中險些低吼出聲來。

    茉莉低低的說道:「不過說起來,那金烏魂靈若是有點腦子的話,應該也不會愚蠢到把珍貴的金烏之血就這麼白白浪費在一個女人的身上!估計那小妖后就算見到了那金烏魂靈,那會被馬上趕出去。」

    雲澈:「!!」

    雲澈心中激震……茉莉的話,從來不會有假!而這些既是事實,那麼,小妖后想要覺醒血脈的事,最終只會是一場空!她就算到了金烏祖地,唯一的可能,也只有被金烏魂靈給趕出……因為他也絕不相信繼承著神獸意志的金烏魂靈,會選擇將金烏血脈就這麼浪費在一個繼承了便很快就會因之死去的人身上。

    那麼,她在金烏雷炎谷中無法覺醒血脈的同時,隨之的遭遇的,便是隨後進入其中的淮王……

    雲澈一下子站起身來,他這個劇烈的動作絲毫沒有掩飾,就連玄氣也毫無顧忌的釋放而出,整個人瞬間捲起一道狂風,直衝金烏雷炎谷的入口。

    「什麼人!!」雲澈的這個舉動,毫無疑問讓守在入口處的輝染驚覺,他猛然站起,一股駭然的氣浪洶湧釋放,讓周圍百丈空間瞬間凝結。

    「你要做什麼!」茉莉沉聲道。

    「當然是衝進去!」雲澈咬牙道:「如果這一切是真的……小妖后便極度危險。已經等不及我爹和外公他們來了!小妖后無論如何都不能死,否則,整個雲家都要完蛋!」

    「憑你現在的實力,就算衝進去又能做什麼?能殺了小妖后的人,你連哪怕阻止一息的能力都沒有。」

    「……若能找到她,而且她還沒死的話,我自然有辦法!紅兒,出來!」

    雲澈低吼一聲,手間紅光一閃,劫天在手,半個招呼都不打,直接一劍轟向迎來的輝染。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