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嘿!」抓起手中的妖皇璽,明王的雙目微微眯起,露出很是平淡,卻會讓人看著極不舒服的淡笑。?.`

    「果然和父王預想的一樣完美。」淮王不再攻擊小妖后,施施然來到明王的身邊,雖然身上傷痕纍纍,但卻笑的無比愜意。

    「你的目的……是妖皇璽!」小妖后捂著胸口,臉色雖然一片平靜,但刺骨的殺氣已讓周圍的空間完全凝結。

    低級玄者存放隨身之物是用空間戒指。而到了帝君級別,可以開闢自己的小空間,將重要之物放置入自己的小空間之中,既不會像空間戒指那樣容易遺失,也幾乎不可能被人奪走。

    因為要奪舍一個人的小空間,要遠比殺了他難得多……而若真的殺了這個人,他的小空間也會隨之崩塌,裡面的東西或者被崩塌的空間撕裂,或者落入空間罅隙之中,再也不會出現。

    而明王一直沒有親自動手,反而讓淮王出手的目的,就是要趁小妖后全力對付淮王,無力分心抵禦時,奪舍她的小空間……得到裡面的妖皇璽!

    「你要感謝它,因為它讓你活到了現在。」明王手掌托起妖皇璽,聲音平淡如水,卻讓人聞之心悸:「本王可是知道,當妖皇一族的人有它在身時,如遇生命危機,它會自行飲你的妖皇血,來助你血遁,甚至有可能讓你直接離開這金烏雷炎谷,代價,不過是損失一些精血而已!」

    「本王為這一天,等待了太久……怎麼可能給你這樣的機會!!」明王將妖皇璽牢牢抓緊,本是平淡的笑,終於變得有些猙獰。

    小妖后的臉色出現了剎那的蒼白,她暗中咬牙,沉聲道:「你……為什麼會知道妖皇璽的秘密!」

    「哈哈哈哈!」淮王肆意的大笑起來:「小妖后,我父王知道的東西,可遠比你想象的要多的多!甚至有一些妖皇族的隱秘,連你都不知道,而我父王卻是一清二楚!」

    「本王就不妨告訴你。.?`大典忽然中斷,本王雖然懷疑你的目的,但也卻並沒有太明確的頭緒,但父王卻是清清楚楚的知道你的去向……因為我父王知道以妖皇血催動妖皇璽,就可以強行打開金烏雷炎谷的封鎖玄陣來進入其中。在金烏雷炎谷之中,也可以在進入的地點以妖皇璽強行離開。」

    小妖后:「……」

    「不得不說,小妖后,你拿到妖皇璽之後便直接中斷大典,第一時間來到覺醒血脈,真是高明的選擇,若不是父王指點,本王還真是想不到,就算猜到了,也早已來不及……若真被你覺醒血脈,對本王而言,可是多了一個巨大的麻煩。」

    「但可惜……」淮王的臉上露出嘲諷的笑:「小妖后,你終究只是個女人!而女人若敢覺醒金烏血脈,那後果,就只有死!歷來妖皇都是男性,所以從來沒有人會知道這一點,連你這個妖皇血脈的直系繼承者都不知道……但我父王,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你來到這裡,非但不能如願……反而是送了我們一個天大的大禮!」

    「你這個可憐的女人,又怎麼可能是我父王的對手!」

    小妖后雙手攥緊,小臉與嘴唇蒼白一片,但雙目卻是布滿著近乎金黃色的火光……她的憤怒,還有她的玄力,在這一刻,全部提升到了極致。

    「沒有了妖皇璽,無論血遁,還有空間遁……呵,你已經沒有任何活著離開的可能了。」明王笑眯眯的向小妖后伸出手掌,掌心之中,一小團赤黑色的火焰在晃動:「你已經,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到了黃泉之下,可別忘了代本王向你那可憐的父皇和皇弟問好……哦?」

    明王的聲音忽然一頓,面部傾斜,看向了南方,隨之不屑的一笑:「哦?似乎有隻小耗子闖進來了。綵衣公主,看起來你運氣不錯,死之前,居然還有人專門送上來陪葬。」

    明王聲音落下時,淮王和小妖后也已感覺到了一股氣息正在臨近,而且度極快……絕對是帝君級別的度,但傳來的氣息,層面卻是低的異常……只有天玄境而已!充其量,也只是天玄境的巔峰境界。.?`

    天玄巔峰的氣息,低等帝君級別的度,卻又分明是一個人……而這樣的人,無論是小妖后,還是淮王,平生就只見到過一個……而且這個越來越近的氣息,他們也並不陌生!

    「難道是……」淮王猛的轉頭,臉上露出深深的難以置信。

    這裡的元素無比之活躍,雲澈的大道浮屠訣所吸納天地之息的度自然也遠勝外界,所以雲澈從進入的地方一路飛至中心區域,度始終保持在最極限狀態,沒有絲毫的疲弱,甚至沒有太大的消耗。

    在淮王他們現雲澈時,雲澈也已牢牢鎖定了小妖后的位置……

    呼!!

    一陣狂風掠過,殘影消逝,雲澈的身影牢牢的站到了小妖后的前方,看到小妖后沒死,而且似乎連受傷都沒有,他的心已是瞬間落下了大半。

    「雲……澈!」之前是難以置信,但此刻,雲澈的面孔,卻是清清楚楚的出現在視線之中。淮王的眼瞳出現了一剎那的放大,隨之,他的喉嚨里溢出震驚、低沉,還帶著深深怨恨和殺氣的低吟。

    而他這般如臨大敵的反應,也證明著雲澈已是成為了他心魂之中的一道陰影。

    「哦?」明王頓時側目。意外的出現,年輕的面孔,與玄力全然不符的度,已是讓明王對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產生了興趣,而淮王口中喊出的名字,讓他目光之中的興趣頓時數倍的大增,微眯的雙目在雲澈的身上緩慢掃了三個來回。

    「你怎麼會來這裡!」雲澈的忽然出現,讓小妖后無疑大吃一驚,心中也更多了一層陰雲……因為他出現在這裡,明王和淮王就絕無可能會放他活著離開!

    「哦,晚上出來兜個風,忽然現金烏雷炎谷入口的封印居然消失了,所以就好奇進來看看。」雲澈一臉輕鬆寫意的道,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危險。他如此說,自然是為了放鬆明王和淮王的警惕……若是讓他們知道已通知了雲輕鴻他們封印打開的事,他們定然會無比果斷的下手……

    目前的局面,能多拖一息便會多一分希望……雲輕鴻已經意識到明王可能是真正的幕後之鬼,所以絕不會獨身趕來,而是會帶上足以與明王對抗的一隊強者!

    只要拖到那個時候,小妖后的危機便可以解除。

    「愚蠢!」小妖后自然不會相信雲澈的話,他之前那雷電般的度,已經暴露了他的焦急,她低聲道:「馬上滾離這裡,無論生什麼……都不許回頭!」

    說話之時,小妖後身上的火焰已是竄起數十丈高。雲澈訝異的看了小妖后一眼……這個給人感覺毫無感情存在的小妖后,居然會想要試圖全力阻擋明王淮王,來讓自己離開……

    原來,她似乎也沒有看上去的那般面冷心冷……

    不過顯然,她的這個設想是不可能成立的。雲澈聳了下肩膀,道:「我還是別白費力氣了……連你都逃不了的對手,我就更不可能了。」

    「……愚蠢!為什麼要蠢到來送死!」小妖后狠狠的道。那張明明如孩童一般稚嫩的少女面孔上,卻是寫滿了全然不符的憤怒與低沉。

    「哦……原來你就是雲澈。」明王打量完雲澈,臉上露出頗具意味的笑意。

    雲澈轉過身來,看著明王,似笑非笑的道:「大名鼎鼎的明郡王居然知道在下的名字,還真是受寵若驚啊。」

    淮王冷哼一聲,剛要上前說話,忽然面孔一僵……因為雲澈剛才的話中,竟分明提到了……「明王」二字!!

    這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會知道「明王」!就連妖皇城的人,都已一百多年無人見到他,幾乎都要忘記了他的存在,這個才來妖皇城三個月的雲澈……為什麼會一口喊出「明王」二字!

    小妖后的臉上,也露出了剎那的詫異。

    「哦?」明王的雙目頓時眯成了兩條狹長的縫隙,縫隙中射出的眸光毫無游移的落在雲澈的一對眼睛上:「有趣,你居然認得本王。」

    「當然認得。」雲澈雙手抱胸,面對這個實力冠絕幻妖界,勢力足以一手遮天,心機城府更是深不可測的恐怖人物,他卻是沒有絲毫的緊張感,反而笑眯眯的道:「我不但知道你是明王,我還知道……」

    「是你於百年前勾結天威劍域的人害死了先妖皇……更是你……親手殺死了小妖皇!!」

    雲澈的話,無疑是平地驚雷,小妖后全身劇震,猛然抬頭,視線出現了剎那的恍惚……而淮王,那一抹來不及掩飾的震驚清晰的現於瞳眸之中。就連明王,本是直線注視雲澈的視線,也出現了一瞬的動蕩。

    雲澈的眉頭頓時一沉……這個猜測,也完全成為了現實。

    「你在激怒他?這傢伙的玄力,可是達到了君玄境十級!他要殺你,一根手指頭就足夠了!」茉莉沉聲道。

    「……」在這個玄神只是傳說的世界,君玄境十級,便是玄者所能達到的最巔峰!無論在天玄大6,還是幻妖界,都是俯視整個天下,無可越的真正帝王!人類中堪稱神的存在!

    雲澈以往也從不敢想過,自己竟會這麼快……面對這等巔峰境界的強者……一個真正天下無敵的人!

    雲澈暗吸一口氣,回答茉莉道:「我當然不是想要激怒他……你要知道,好奇,是人類最大的弱點之一!這個世界上,能讓明王這等人物好奇的東西極少,但我剛才的話,絕對足以勾起他追問的**!!」

    「每多說一句話,就會多一分逃脫的希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