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也是擔心你遭了明王和淮王的毒手。」雲澈一臉無辜的道。

    小妖后怒聲道:「你既然已經知道是明王……為什麼還要闖進來!你的實力,不要說明王,即使是在淮王面前,都和一隻螻蟻無異……難道你就半點不愛惜自己的命嗎!」

    「……」雲澈平時若是遭人大罵,早就數倍的還了回去,但此時卻是怎麼都生不起氣來。小妖后字字盈恨,但這些恨意都並不是針對於他,甚至,在小妖后怒斥自己的聲音中,他聽到的更多的是不甘與自責。

    「你今日因我而死……我死後,還有何面目去見妖王……唔!!」小妖後身體劇烈一晃,口中再次吐出一大口血液,本就蒼白的臉色再次慘白了幾分。她捂著胸口,身軀輕晃,整個人已是搖搖欲墜。

    此時的她,便如一個身患重病,奄奄一息的孱弱少女,就連平日里寒若冰潭,讓人不敢直視的雙眸,也已是暗淡了下去,甚至不斷的呈現著渙散……任何人見了此時的她,感受到的不再是屬於小妖后的威凌,而是深深的心疼。

    「你……沒事吧?」雲澈試探著向前一小步,擔心的道。

    「她命脈已斷,活不了多久了。」茉莉淡淡的道。

    「什麼!?」雲澈心中大驚:「怎麼可能!她只是受了明王一擊而已……明王雖然強大,但小妖后也是中期帝君的玄力,怎麼可能……」

    「哼,你以為呢?」茉莉不屑的哼聲道:「到了君玄境界,一個小境界,便是天壤之別。而那明王,可是勝過小妖后整整半個大境界!再加上明王出手狠絕,剛才那一擊,即使不是他十成力,也至少是九成!再加上小妖后倉促擋在你面前,不但來不及全力抵禦,還被直中要害……別說還能苟延殘喘一段時日,就算是當場橫死都沒什麼可奇怪的!」

    「……」雲澈雙手緊握,心魂一陣無法控制的顫抖。

    明王的實力,竟然是如此的可怕。連強大的小妖后,居然都被他一擊重創至此……連小妖后都是如此,如果剛才不是小妖¢≯style_txt;后替他承受了明王的一擊,他必然已經喪命!

    呼……雲澈的心臟劇烈抽搐著,心魂最深處的某個地方,更是被狠狠的碰觸,在劇烈顫盪中無法停止……為什麼要替我擋那一下……是啊,你並不知道,我雲澈這輩子最無法承受的,就是欠女人命……

    因為那是苓兒在我懷中逝去時,我對她的承諾,還有對自己靈魂的暗誓……

    如果小妖后死了,而自己卻最終得以逃離,那麼,我的心魂之中,又會多一層終生無法釋去的枷鎖……我又該如何去面對苓兒……

    「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等死嗎?」

    「……我還從來不知道什麼叫等死。」雲澈咬牙道:「我的大道浮屠訣已是第四重……如果能逃出這裡,就算她命脈已斷,只要還能堅持十天,我就有六成的把握救下她的命!」

    「雲澈,我問你!」小妖后忽然出聲,她的聲音已很是虛弱,但依然努力以低沉的語調撐起著小妖后的威嚴:「當年妖王,還有雲家的十位前輩之所以命喪天玄大陸,是不是也是明王所為!」

    「是。」雲澈點頭道:「當年爺爺他們前往的時間,還有空間通道所指向的位置,都被明王清楚的告知了天玄大陸那邊……他們一到天玄大陸,便直接落入早已備好的天威鎮魂陣中……否則,以我爺爺和十位雲家前輩的實力,又怎麼可能就那麼全軍覆沒。」

    小妖后的身上,釋放著一股深到極致的恨意:「天威劍域還告訴過你什麼?明王還做過什麼!」

    「這個……」雲澈吐了一口氣,道:「關於明王的一切,其實並不是從天威劍域那邊知曉的。」

    「……那你又是如何得知?」小妖后凝眉。

    「是猜測……然後這些猜測已經全部變成了現實。」雲澈嘆聲道。

    「三個月前,初來幻妖界的時候,根據我的所見所聞,還有妖皇城的局面,天玄大陸入侵的原因和過程、小妖皇不循常理的舉動,再結合爺爺所告訴我他一入天玄大陸便中了暗算的事,我便想到妖皇城中,必有人和天玄大陸那邊勾結,而且九成九是淮王府。」

    「我把這些告訴了父親和外公后,父親提到若這些為真,那麼淮王府的野心便不是在先妖皇遇害之後,而是之前……然後,父親便提到了『明王』這個名字。而稍一梳理,所有的疑點,便全部指向了他……幻妖界這些年動蕩不休,他卻在這段時間徹底銷聲匿跡,本身就是個巨大的疑點。而事實,也果然如此!淮王的野心和一些列舉動,不過是幌子,真正的陰謀,要比妖皇城的人所看到的要可怕千萬倍。」

    妖皇城的人所看到的,是妖皇血脈被天玄大陸所斷,小妖後身為女子,又無法覺醒血脈,且是後繼無人,所以淮王滋生野心,拉攏勢力,想要取而代之。雖然本質上也是謀逆,但在世人看來,絕對算不上「人神共憤」,甚至對很多強者而言還會認同淮王之舉——妖皇血脈既已斷絕,只剩一個小妖后,他族為帝,不過是早晚之事。淮王有足夠的野心和能力,更有足夠的勢力,他若為帝,要比女人為帝更讓人接受。

    而且小妖後退位之後,有資格把控幻妖界的,也只有淮王府……所以淮王之舉,另一方面看,也只不過是操之過急了而已。

    也因此,效忠了妖皇族萬年的守護家族和諸王府,有一大半倒向了淮王。

    但真相,卻是淮王府勾結外勢力謀害了妖皇,謀害了小妖皇,斷絕了統一幻妖界,讓天下安和萬年的妖皇一脈!這是泯滅人性,禍害天下,人神共憤之舉!

    如果真相為世人所知,那麼,那些守護家族和淮王府就算再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投向淮王府。

    而淮王府,也會成為眾矢之的,天下之敵,人人憤之誅之。

    但是,如今小妖后和雲澈雖然都知道了這可怕的真相,但即使今天逃離金烏雷炎谷,也根本沒有辦法公諸於世。因為明王的手段高明無比,一系列毒謀和毒手都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妖皇是死在天玄大陸,小妖皇是死在天玄大陸,妖王也是死在天玄大陸……所有的一切,全都指向天玄大陸,沒有一個指向明王。

    若真的就這麼將真相公諸於世,反而會被淮王府倒打一耙。

    明王,當真是一個可怕到極點的人物。

    如果不是雲澈在機緣巧合和天意安排之下遇到了雲滄海,得知當年一入天玄大陸便遭遇暗算。那麼直到現在,或許都無法知道這一切真相……以及依然忽略著「明王」這個人的存在。

    小妖后目視著雲澈,眼眸深處微晃異光:「那你又是怎麼知道一直隱於幕後的明王會出現在這裡?也是你猜到的嗎?」

    「嗯,我猜到的。」雲澈頷首:「你在局面大好的狀態下,卻在拿到妖皇璽后馬上中止大典,我能想到的最合理解釋,便是你要在拿到妖皇璽后,第一時間覺醒血脈,隨之想到你可能有強行開啟金烏雷炎谷封印的方法,從而擔心萬一淮王府的人也知道,必然會抓住這個殺你的極好機會。」

    「這些我都和父親與外公說過,但他們卻並不擔心。因為即使這些都成真,你一旦進入金烏祖地,就算是明王親自出手,都不可能奈何的了你……後來我無法釋懷自己的猜測和擔憂,就自己前來金烏雷炎谷確認一下,在入口處,我沒有看到封印,卻看到了淮王府的輝染,我便知道所有的擔心全部成真!」

    「我從輝染那裡確認,淮王和我父親口中的明王都已進入金烏雷炎谷之中。同時還從輝染那裡得知你就算到了金烏祖地,也註定無法覺醒血脈……今日舉動,只是白白給了淮王府一個殺你的機會。所以,我等不及父親他們到來,便一個人進來了。」

    雲澈扯了個小謊,因為他總不能說小妖后無法覺醒血脈的事是從茉莉那裡知道的。

    「你的父皇是被明王明害,我之前並不知道。至於小妖皇是遭了明王毒手,我是在進入金烏雷炎谷之後才想到的。」雲澈一臉正色的道:「你有辦法強行進入金烏雷炎谷的事,我父親和外公並不知道,說明這是妖皇族之秘,而明王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連你都不知道女性無法承受金烏始祖之血,但明王卻又分明知道。」

    「你們妖皇族之秘,這個世界上知道的比你多的,只有可能是先妖皇和小妖皇。所以我想到的唯一可能,便是百年前,小妖皇是遭了明王的毒手,奄奄一息,意識渙散之時,明王對他進行了搜魂,奪舍了他的全部記憶…………而明王之前的話,也無疑是印證了這個事實。」

    小妖后的心中再次劇震。

    今日,明王對她來金烏雷炎谷的舉動,對她無功而返的結果,顯然都是了如指掌。甚至,他連妖皇璽能夠在危機時刻發動「血遁」都一清二楚……

    這等救命底牌,在任何種族,都是絕對不能讓人知的隱秘……

    但明王卻清清楚楚的知道。

    雲澈的話……小妖皇當年是遭了明王毒手還被搜魂……這個讓她幾乎心痛怨恨到窒息的猜測……根本就是唯一的解釋和可能!

    而一個人一旦被搜魂,將被直接變成一個沒有心魂的軀殼……變成一個可憐的活死人……

    「唔……」一束近乎漆黑的血流從小妖后的嘴角緩慢溢出,那不是她內傷的逆血,而是痛苦與極怒之下的心血……這些年,她時刻警惕提防著淮王府,但心中極度怨恨的,一直都是天玄大陸,甚至曾發誓有生之年,時機一到,縱然殞命,也必要血洗天玄,以報不共戴天之仇。

    今日方知,她這些年,都完全恨錯了人。

    她的父皇是一世妖皇,一掌幻妖,天下俯首,真正害死他的原來並不是天玄大陸,而是遭了最信任之人的暗算!她的皇弟,也是夫君,並不是為救父皇慘烈而死,而同樣是遭了暗算毒手……而且死的那般凄慘……

    這些年,她看到的,全部是假象,整個幻妖界,以為的也都是假象。所有的人,包括她小妖后,都被明王玩弄於鼓掌,就連那天玄大陸的四聖地,也終究不過是明王所利用的工具。

    「明……王……」小妖后恨滿心魂,她的雙手死死的抓著胸前的灰衣,緊攥的十指在顫抖中煞白無血:「明……王……明……王……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