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小妖后,你現在的狀況看上去好像很不好啊。心脈已斷,五臟皆傷,現在一定很痛苦吧?”淮王傲然的冷笑:“本王這麼多年都沒能真正奈何的了你,但我父王親自出手,就算你是小妖后,也不過是不堪一擊。”

    “哦?看你們的架勢,難道還在夢想着要逃出去?哈哈哈哈……”淮王狂笑了起來:“本王還以爲你們會剛烈的自行了斷,不給我們親手殺你們的機會,沒想到,居然是在做這種世上最可笑的白日夢。既然你們想逃,那就儘管逃啊,讓本王好好看看你們能逃到哪裏去,哈哈哈哈哈!”

    明王出現的速度,遠比雲澈預想的還要快的太多,他目光冷凝,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淮王的狂笑與狂言激起他的靈魂波動,他的精神力,全部集中在明王一人身上。

    “抱緊我……”

    小妖后的心魂之中,忽然傳來雲澈的聲音:“牢牢抱緊我,過會兒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鬆開,更不要出手……只要你還有一絲意識,就無論如何都不要鬆開!”

    “這是我們……逃出去的唯一希望!相信我!”

    小妖后一怔。

    他們如今所面臨的,是真正意義的絕境。不要說明王,單單一個淮王,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將他們置於死地。如今,就算是雲輕鴻在場,也絕無生路可言。

    至於雲澈,在這幻妖界在可怕的人面前,沒有人會相信他有逃離的可能……哪怕一絲一毫掙扎的能力都不會有。

    但幾乎是不由自主的,小妖后張開手臂,順從着雲澈的言語,緊緊的抱住了他的腰身……

    在妖皇大典上,他一次次將所有人認爲的不可能變成了最震撼的事實,一次次的將所有人的嘲笑諷刺變成了瞠目結舌……他一個人重振了雲家的聲望,讓淮王勝券在握的計劃分崩離析……讓她平生第一次,對一個人深深折服。

    也讓她現在,不由自主的想要去信任。

    抱緊這個只有二十二歲,實力孱弱,卻不惜性命之危衝進來要保護她的男子,她感覺到自己的心魂竟然一下子安定了很多,她失神於這種微妙、陌生又無法理解的感覺,唯有心海深處,模糊的飄蕩着一個聲音:這就是……依靠的感覺嗎……

    明王舉起雙手,擡頭仰天:“綵衣公主,你們妖皇族統治幻妖界已經萬年,也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今日之後,這個幻妖界再無妖皇。本王的兒子將不再是淮王,而是馬上登上帝位的淮帝王!至於你們妖皇一族,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幻妖界所遺忘,你綵衣公主,不僅是妖皇時代的最後一任妖皇,還會是妖皇時代恥辱的終結點。可惜這些,你都已經沒機會看到了。”

    “父王。”淮王出聲道:“就讓我來終結他們吧。這兩個窮途末路的可憐蟲,根本不配父王親自動手。尤其是雲澈……不親手殺他,難消我心頭之恨。”

    明王微微側目,淡淡的道:“你一中期帝君,馬上幻妖稱帝的人,居然主動,而且如此迫切的想要親手殺一個年齡、實力都遠遠遜於你的人,你在他面前,又豈止是一敗塗地。”

    明王那淡淡的言語,讓淮王全身一僵,隨之羞愧的垂下頭:“是孩兒無能……”

    “不,本王並沒有說你錯。”明王徐徐的道:“平生第一個讓你方寸大亂、情緒失控、顏面盡失的人,居然是一個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你自然難以釋懷。或許你連自己都沒有發現,你的心魂已經因爲他,而種下了心魔……而也唯有你親手殺了雲澈,才能徹底斷滅這心魔。”

    “殺了他們!”

    淮王猛然的擡頭,沉聲道:“是!”

    “還有!面對必殺之人,哪怕對方再弱小,甚至已是你的刀下魚肉,也永遠不要戲弄對方!要殺,就在最短時間內斬草除根!”

    “謹遵父皇教誨!”

    淮王一個瞬身,站到了雲澈的前方,一股龐大無比的氣勢也籠罩而下,牢牢的鎖定他。淮王一臉淡笑,悠然而傲慢的目光如同在藐視着兩隻可憐的幼蟲:“雲澈,本王在幾個時辰前,還拼命的想着有朝一日將親手要親手將你碎屍萬段,以泄心頭之恨,但現在已經不重要了。本王馬上就是這幻妖之帝,說起來,你別說讓本王記恨,根本連讓本王正眼相視的資格都沒有。倒是你死的時候有小妖后爲你陪葬,還真是不虧啊。”

    “那你就到地獄裏,繼續守護你的小妖后去吧!”

    明王的面目出現了剎那的猙獰,他雙臂擎起,狂笑聲中,一團骷髏頭狀的赤黑火焰在他頭頂凝聚,轉眼間已膨脹至十數丈,霎時,整個天地的光芒都暗淡了許多,周圍的火靈、雷靈如同受到了無比劇烈的驚嚇,都瘋了一般的向四周逃竄而去……

    淮王從不會忤逆明王的話,這一擊,竟是凝聚他整整九成的力量。這股墮炎之力對付一個只有天玄境界的玄者已經不單單是誇張……就連如今狀態的小妖后,都足以一瞬轟滅。

    “死吧!!”

    天地出現了一剎那的昏暗,龐大的墮落魔炎發出一聲魔鬼般的恐怖嘶吼,轟向了雲澈……今天他們到來金烏雷炎谷的目的是擊殺小妖后,但無論是明王還是淮王,攻擊的中心點都是雲澈,而不是小妖后。

    或許在他們的潛意識裏,雲澈對他們的威脅還要大於小妖后。

    如此可怕的攻擊,不要說天玄境,縱然是一個霸皇,也是觸之必死。

    小妖后身上玄氣暴漲,剛要不惜心脈粉碎的後果來抵禦,卻聽到雲澈一聲暴吼:“不要動!!”

    雲澈身體全力倒退,右臂死死的箍着小妖后的腰肢。但在淮王的威壓之下,他的行動艱難無比,瞳孔中的墮落魔炎越來越近……在墮落魔炎即將轟在他的身體的那一剎那,他猛然轉過身去,任由墮落魔炎轟向自己的後背……

    “封雲鎖日!!”

    轟!!

    隨着一聲轟天震地的巨響,來自淮王的墮落魔炎轟然炸開,一瞬間瀰漫了周圍十幾裏的空間,在彷彿一下子變成了災炎末日的世界裏,雲澈就如一片被颶風席捲的落葉,被帶飛到了十幾裏之外……

    而在看到那個十幾裏外的身影時,淮王臉上的笑驟然僵硬,就連明王的臉色,都出現了明顯的變化:“什麼!?”

    一箇中期帝君近乎全力的一擊,不要說一個天玄境,就是一百個,一萬個,也會被一瞬間轟滅成虛無,連一絲痕跡都不會留下。

    但云澈被狠狠轟飛到十幾裏之外,但他的軀體,卻依然完整,氣息雖然微弱了許久,但依舊存在!就連他的意識,也分明沒有潰散……而且還在帶着小妖后,以與他玄力氣息完全不符的速度向北方疾飛而去。

    “竟然……沒死!?”淮王的瞳孔呈現着久久無法縮回的放大狀態,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靈覺。

    他又哪裏知道,雲澈有着龍神的軀體,有着大道浮屠訣的庇護,又經歷了整整十八個月空間風暴的淬鍊,縱然不以玄力抵禦,一個普通的霸皇都難以傷的了他。

    再加上“封雲鎖日”的守護和對火系玄力的強大抵抗……縱然是他淮王的全力一擊,都別想要了雲澈的性命!

    “哼,雖然沒死,但已是重傷,至少五臟六腑已全部移位,經脈也斷了大半。”明王聲音平淡,但眼瞳中的驚色也是依然沒有完全消逝。一個天玄玄者硬抗了一箇中期帝君全力一擊而不死,還留有逃跑的能力……強如他明王,靈魂深處竟冒出了剎那的寒意。

    此人若是不死……待他長成,該是可怕的何等程度!

    好在,他今日必死無疑!

    “馬上追上……殺了他們!”明王低沉的道。

    雲澈的幻光雷極施展到極致,重傷之下,他的眼前時而清明,時而模糊,但速度,卻始終沒有絲毫的減弱。

    他們本就在這金烏雷炎谷的邊緣地帶,而此時,他們的下方,已是血芒芒一片——那是沸騰了整整萬年的熔岩之海。

    三千里死亡之海!

    溫熱的液體緩緩流淌在小妖后的手上,小妖后看向自己的手掌……兩隻雪白纖細的手兒,此時已被完全染上了猩紅的鮮血,如同剛剛在血池中泡過一般。

    小妖后的整個身軀輕微的顫抖了一下。

    她擡起頭,卻剛好和雲澈垂下的目光對視在一起,從雲澈的臉上,她沒有看到痛苦的神色,反而在她的目光下緩緩的笑:“放心,我沒事。”

    輕緩的聲音,還有溫和的笑,如同有着無法言喻的魔力一般,重重的觸及着小妖后的靈魂深處,讓她瞬間失神,忘記了如何言語。

    “有沒有覺得……我很了不起,嘿嘿!”雲澈咧開嘴笑,他們越來越深入死亡之海,拂過身旁的空氣滾燙的早已數十倍的超出常人所能承受的極限。

    小妖后:“……”

    身後,明王和淮王快速臨近,短短几息時間,便已拉近了一半的距離,但到了死亡之海的上空,他們的速度明顯緩慢了下來,或許是他們猜到了雲澈想做什麼,也或許是這死亡之海太過可怕,讓他們都不敢臨近。

    “他竟然在深入死亡之海!”淮王咬牙道。對於自己剛纔一擊竟然沒有殺了雲澈,他顯然無法釋懷。

    “看來,他是選擇剛烈的死!”明王淡淡的道:“哼!也好,也算省了我們的力氣。死在我們手裏,最終的結果,也同樣是化作這死亡之海的灰燼。”

    雲澈的速度也慢了下來,直至完全停滯。他沒有回身去看明王和淮王已離自己多近,而是有些茫然的看着前方一望無際的血色海洋:“我也不知道這樣選擇,能讓你活下來的可能是多少……但這是我所能想到的,唯一的選擇……”

    “抱緊我……閉上眼睛……”

    雲澈身上玄力釋放,鳳炎升騰,赤紅色的火焰包裹着自己,還有小妖后的身體,卻沒有帶給小妖后絲毫的灼熱感……唯有一種如同暖風拂身般的溫暖感。

    雲澈閉上了眼睛,重重的吸了一口氣,他雙手攬緊懷中的小妖后,收起了浮空的玄力,和她一起墜落而下……直直的墜入了下方的死亡之海,無聲的沒入彷彿無邊無際的血色海洋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