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亡之海上空的灼熱氣浪簡直要比一個普通霸皇全力釋放的玄火還要可怕,遊蕩在上空的火靈更是全部釋放着霸玄境的氣息。而據說死亡之海的深處,還孕育着君玄境界的火靈。

    眼睜睜的看着雲澈和小妖后墮入了死亡之海中,兩人的身形停止。明王長袖一揮,帶着淮王穿越空間,幾乎是一瞬間便從死亡之海的上空退離到邊緣。因爲時間久了,縱然強如淮王,也難以承受。

    “哼!就這麼讓他們死了……真是太便宜他們了!”墮入死亡之海,已經是必死無疑,絕對沒有哪怕一絲生還的可能。因爲就連他的父親明王若是墮入其中,最多十息的時間,便會被熔成灰燼。但淮王卻沒有太多的快意,反而一陣不甘心的咬牙切齒!

    因爲雲澈和小妖后本可以被他任意宰割虐殺,但自己全力出手卻無比意外的沒有能殺了他們,反而讓他們有了自我了斷的機會……尤其是雲澈!他雖然死了,就在他眼前徹底的滅亡,但壓抑在他胸腔整整一天的怒氣卻沒能完全發泄,讓他難受無比。

    “在你剛纔沒能殺了他們時,本王便知道他們定然會選擇這種死法。”明王淡淡的道。

    “是孩兒無能。”淮王垂首道。

    “罷了。”明王雙目漠然看着永遠在沸騰的死亡之海,隨之緩緩冷笑:“今日大典一敗塗地,卻是因禍得福!妖皇璽的迴歸,讓小妖后白白送我們一個殺她的機會!雲澈闖進來,更是一個額外的收穫!死於金烏雷炎谷,滅亡於死亡之海,沒有半點的痕跡留下,就算他的身後真的有一個強大的師父、或強大的勢力,也永遠別想追到我們身上。”

    “這都是天意……是天佑我們一族!”

    “沒錯,都是天意所歸!”淮王大笑一聲:“小妖后死,這世上已再無妖皇血脈!以後這幻妖界,便是我們的天下!恭喜父王……不,是恭喜我們一族終於順應天意,得償所願,從此一掌幻妖界!”

    “先不要高興的太早。”明王緩緩的道:“小妖后死,不過是妖皇之世的終結。你的成帝之路,可還有着諸多的絆腳石!那些死忠於妖皇族的守護家族以及王府,都是巨大的障礙。尤其是雲、慕兩族,依雲澈之前所言,他們也已經懷疑到了本王的存在。”

    “父王放心。”淮王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態:“小妖后在時,他們便被壓制的連妄動的膽量都沒有!如今小妖后已死,他們失了主心骨,更是一盤散沙,說不定,還會爭先恐後的向我們淮王府投誠……要說值得上心的障礙,哼,就憑一個活過來的雲輕鴻,還成不了氣候!”

    明王面無表情,緩緩點頭:“爲父短期之內,依然不能露面,路已順利鋪成,該如何踢掉最後的絆腳石,便要看你自己了。若你連這些都做不到……”

    “定不會讓父王失望!”不等明王說完,淮王傲氣滿滿,斬釘截鐵的道。

    這時,明王忽然轉過身,淡漠的看向南方,低低的道:“雲家和慕家的人已經進來了……共有十二人。哼,陣容足夠,可惜,太遲!”

    “那我們現在如何?避開他們嗎?”淮王道,神色間沒有絲毫的意外或慌亂。

    “不必。”明王伸起手臂,將妖皇璽托起:“你知道爲父在有絕對把握置小妖后於死地時,還要費力搶奪這妖皇璽麼?”

    淮王答道:“父王說過,妖皇族的人有妖皇璽在身時,若遇生命危險,妖皇璽會自行飲妖皇之血來發動血遁,而且這種血遁之力可以讓人逃脫到金烏雷炎谷之外……另外,若被小妖后找機會逃到她進來金烏雷炎谷的位置,能以妖皇璽直接脫離金烏雷炎谷……”

    說到這裏,淮王忽然有所悟:“父王,難道……”

    “沒錯。”明王抓起妖皇璽:“以之脫離金烏雷炎谷,需要的是妖皇血脈。但小妖皇的記憶裏,可是清楚的記載着擁有稀薄妖皇血脈的王族也同樣可以!只不過需要的血多一些而已。”

    “不過這個祕密,這世上如今只有我們父子知道。世人的認知,是想要出這金烏雷炎谷,唯有等封印重新生成,然後被強行排出,除此之外,再無他法!”

    “既如此,我們父子以妖皇璽直接脫離金烏雷炎谷,此後你現身妖皇城,便人人皆知你這段時間根本沒在金烏雷炎谷之中!小妖后消失於金烏雷炎谷的消息傳開之後,雲慕兩家若敢針對於你,你便可以藉此讓他們啞口無言,甚至倒打一耙!”

    淮王的眼睛猛的一亮,幾乎已經看到了雲輕鴻到時那難看到極點的神情:“父王英明!”

    “暫等半個時辰。”明王目光再次看向死亡之海,淡淡的道。

    淮王一怔:“難道父王是擔心……可落入死亡之海,絕無活命的可能。就算是父王,也……”

    “哼!”明王淡淡一哼:“雲澈此人身上透着諸多怪異!你全力出手都沒能殺了他,讓爲父感覺此人決不能以常理度之……甚至讓爲父有了剎那的危機感!”

    “就算小妖后不死,他也必須死!”明王冷冷的道:“這死亡之海,是翻騰了萬年的金烏熔岩!就算是傳說中的玄神,墮入其中也絕不可能撐過一刻鐘!那本王就等上半個時辰!”

    “也算是對他能讓本王有剎那危機感的獎賞!”

    “是。”雖然覺得明王謹慎的太過誇張,甚至荒謬,但淮王不敢有違。而半個時辰的時間,還遠遠不足進入金烏雷炎谷的雲、慕兩家人趕到這個地方。

    ————————————————

    墮入死亡之海,唯一的結果便是化作灰燼——無論是誰。

    小妖后閉上了眼睛……消逝於死亡之海,至少要遠遠好於死在明王、淮王手中。只是,這彌天之恨,卻註定無法再報,就連真相,也將永無人知,就連整個幻妖界,也將落入淮王府手中。

    她有着無盡的不甘,但此刻,卻又是無比的平靜。她不知道是因爲死亡近在咫尺,還是……因爲身邊的這個與她緊緊相擁的男子。

    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完全沒入了翻滾的岩漿之中,灼熱感從四面八方涌來,而比灼熱感更可怕的,是死亡的氣息。但,時間一息一息的過去,她卻沒有感覺到生命的消逝,沒有失去知覺,下沉的感覺格外清晰。周圍的灼熱感始終存在,但卻也始終沒有變的強烈,縱然以她重傷的軀體,也完全可以承受。

    小妖后疑惑的睜開雙眸,卻發現一雙明亮的眼睛正在看着她。雲澈咧嘴笑了起來:“嘿……你……是不是……以爲……自己已經……死了。”

    而視線中除了雲澈……便是一片深邃如血的紅色!

    無論前方、後方、上方、下方……全部是在緩緩滾動的岩漿!!

    他們正處在熔岩的世界,但偏偏這些熔岩並沒有碰觸到他們的身體。在他們的周圍,包裹着一層徑長約一丈的赤紅火焰,這層赤紅火焰很是單薄,卻是將周圍的無盡熔岩完全的隔絕在外……就連這些熔岩的炙熱,都極大幅度的隔絕!

    死亡之海的熔岩有多可怕,小妖后又怎會不知道。縱然說它是世間最可怕的東西,幻妖界都無人會否認。在死亡之海中隔絕熔岩……不要說她,就算是她父皇再世,都絕無可能做到。

    但那層火焰……來自雲澈的赤紅火焰,卻做到了。

    “這是……怎麼回事?”小妖后聲似夢幻,依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雲澈緊緊咬着牙齒。他擁有邪神之力,這死亡之海的岩漿再可怕上十倍,也別想傷了他。但他必須傾盡全力隔絕熔岩和可怕的熾熱來保護小妖后。他雖然有着無雙的控火能力,但這畢竟是來自神靈的金烏之火,而且周圍的熔岩蔓延千里,源源不絕,要做到完全隔絕,豈是容易的事。

    雲澈對小妖后說的那短短几個字都無比吃力。面對小妖后的疑問,他已是無力去解釋,而是咬着牙,艱難的道:“我不知道……這個狀態能堅持……多久……明王的心性比淮王還要謹慎的多……現在……一定還守在外面……所以我們短時間內……還不能離開……”

    “我現在……無法分心顧及你……如果你想親手殺了明王報仇……就拼命鎖住元氣……至少在我支撐不住之前……絕對不能死!”

    命脈斷裂,常人早已一命嗚呼。縱然是一個霸皇,被摧斷命脈,也頂多只能苟延殘喘幾個時辰便橫死……帝君被斷了命脈雖然也是必死無疑,但若全力支撐,以遠超凡人的玄體和強大玄力,卻有可能再活上數天,甚至十幾天!

    “…………”小妖后怔怔然的看着雲澈,看了好一會兒,在她閉上眼睛時,“死亡”兩個字已從她的心海中完全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強烈,又帶着太多太深複雜情感的求生慾望。她不再去感知周圍的環境,遺忘着自己所的地方,全身殘餘的玄力被她調動起來,全部用來鎖住自己最後的生命元氣……她必須活下去,就算不爲了報仇,也要爲了雲澈拼盡一切爲她博來的希望。

    “你個白癡,還不馬上調動大道浮屠訣!”茉莉有些氣急的道:“這個熔岩環境,元素的活躍程度根本不下於太古玄舟的空間風暴!你以大道浮屠訣在這裏每一息所吸納的天地之力,將是外界的數十倍!不但能讓身上的傷快速痊癒,恢復能力也將遠遠超過消耗……你居然還在懷疑自己能支撐多久!”

    “當然是想支撐多久就支撐多久!”

    雲澈一瞪眼……反應過來時,差點沒恨不得扇自己一個耳刮子……自己在明王的陰影下想的太多,居然忽略了這個死亡之海可是一個極端的元素環境啊!

    當初在太古玄舟的極端空間環境,他的大道浮屠訣吸收着幾十倍的天地之力,讓他被空間風暴肆意毀滅的軀體都可以保持不死……這裏當然更可以!!

    雲澈短暫凝心,淡金色的浮屠塔在他頭頂旋轉而現,霎時,清純的天地之氣如溪流般緩緩涌入體力……而僅僅一息的時間,這束溪流便已膨脹成洪流,以近乎瘋狂的程度涌向他的全身……雲澈的大腦頓時一片清明,身體的疲憊感快速減弱,外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就連他斷裂的經脈,也以常人根本無法相信的速度快速癒合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