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乒!!!

    一聲清脆響亮到刺耳的破碎聲響起,幾乎傳遍了整個天劍山莊。最新章節全文閱讀所有人正在練劍的天劍弟子,甚至長老級人物都下意識的捂住了耳朵,拚命抑制著那種直滲心靈的難受感,同時一臉驚異的看向聲音的來源。

    天劍祖殿,位於天劍山莊的核心之處,可以說是整個天劍山莊最為神聖的地方。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祖殿的大門被推開,凌月楓踏入祖殿,一眼便看到明明在閉關中的凌天逆正站在祖殿右側的一個玉台邊。

    「月楓,你來了。」凌天逆沒有回首,依然默默的看著自己身前的玉台。

    &n》;「父親,發生什麼事了?」凌月楓快步走了過來,剛才那異樣的聲響絕不尋常,而聲音的來源,便是此處。如今看到閉關一年的父親竟然出現在這裡,他便知道事情或許比預想的還要不簡單。

    他聲音剛落,視線便一下子落到了凌天逆所面對的玉台上……從他記事開始起,這個玉台之上,便一直放置著一枚徑長一尺,呈冰藍色的玉珠,這枚玉珠毫無氣息,唯一的異處就是夜晚時分也會釋放淡淡的冰藍色光華。

    從凌天逆那裡知道,這枚玉珠名為「冰吟琉璃」,是千年前,天劍山莊建庄之始,冰雲先祖沐冰雲贈予天劍先祖之物。至於它有何作用,凌天逆並未告訴他,他也從未放在心上過。

    而現在,這枚「冰吟琉璃」卻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堆鋪滿玉台,狀若冰晶的碎片。

    「剛才的聲音……是因為這枚『冰吟琉璃』碎了?」凌月楓道。如果單單隻是一枚玉珠破碎,縱然它是先祖留下之物,也算不得什麼大事,但凌天逆不惜破關而出,而且臉色極為凝重,他知道事情絕非如此簡單。

    「唉。」凌天逆重重一嘆,道:「冰雲仙宮出大事了……是足以滅宮的大劫。」

    「什麼?」凌月楓眉頭猛的一跳。

    凌天逆緩緩道:「這枚『冰吟琉璃』,是千年之前,冰雲先祖沐冰雲贈予我們天劍先祖,但它的意義,卻絕非是一件饋贈品。當年,冰雲先祖沐冰雲將其交予我們天劍先祖時,說過這樣的話:千年之後,冰雲仙宮必將遭遇一場大劫,這枚冰吟琉璃破碎之時,便是冰雲仙宮大劫降臨之時……」

    「也就是……冰雲先祖希望這一天到來時,我們天劍山莊可施以援手?」凌月楓道。

    凌天逆頷首:「沒錯。(這枚『冰吟琉璃』,與冰雲仙宮的最終守護禁陣『冰雪女神之幔帳』氣息相連。『冰雪女神之幔帳』是冰雲先祖當年以一人之力所設下,只有冰雲仙宮被逼入真正的絕境之時,才會開啟的禁忌守護之陣,而『冰吟琉璃』一旦破碎併發出長吟,便意味著『冰雪女神之幔帳』已經打開。接下來七天,冰雲仙宮便將處在『冰雪女神之幔帳』的守護之中。當年,冰雲仙宮便是希望這一日到來之時,天劍山莊可於七日之內施以援手。」

    「七天……」凌月楓的臉上露出複雜的神色:「能讓冰雲仙宮陷入絕境,那麼對方的實力一定無比強大,或許,會是霸皇級的人物。冰雲先祖和我天劍先祖當初都是高級王座,她所設下的守護玄陣,最高也是王玄級別,若真遇到霸皇級的敵人,應該也是不堪一擊,更不要說守護七天……我們就算現在出手相助,到達冰雲仙宮也要數日時間……根本不可能來得及吧?更何況,目前蒼風國的局勢……」

    「不……」不等凌月楓說完,凌天逆已是打斷他:「若真如你所言,我又豈會猶豫至此。」

    凌天逆默然了下去,許久,他轉過身來,面對凌月楓:「月楓,關於冰雲仙宮的一些事,我本想在壽元將近之前再告訴你,但冰雲仙宮的大劫之日到來,又牽扯到冰雲先祖當年所託……你為天劍莊主,如何做的決定權在於你,所以這些事,也必須現在和你說起了。」

    「……難道冰雲仙宮……還有什麼世人所不知的隱秘?」看著凌天逆鄭重的臉色,凌月楓凝重的道。

    「有隱秘的並非是冰雲仙宮,而是其先祖……沐冰雲。」凌天逆緩緩的道:「冰雲仙宮在接下來的七日之內,是絕對安全的。因為『冰雪女神之幔帳』一旦開啟,舉世之下,無人可攻破。就算是皇極聖域、至尊海殿、日月神宮、天威劍域四大聖地聯手,也絕無攻破的可能。」

    「什麼?」凌月楓大吃一驚:「這……這怎麼可能?就算是聖帝、海皇、天君、劍主四人聯手,傾盡全力,也沒有可能鑄造如此強大的玄陣……冰雲先祖身為高級王座,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能力……難道是藉助了某種無比強大的寶器?」

    凌天逆再次搖頭,微微仰頭,神色間,竟帶上了一種完全是下意識的敬仰:「錯……冰雲先祖沐冰雲的實力,遠遠不是你,還有世人所知道的那般。」

    凌月楓:「……」

    「千年前,我們天劍山莊尚未建庄之時,冰雲仙宮已然存在。我們的天劍先祖那時游盡蒼風,遍挑蒼風所有高手,從無敗績。后偶知冰雲仙宮的存在,便去挑戰冰雲宮主沐冰雲……先祖本自以為毫無懸念的一戰,卻是敗給了沐冰雲……聽說過當年之事的人所知道的,是我們先祖與冰雲先祖久戰而敗,而,我們先祖所留下的真實狀況,卻是他被沐冰雲一招而敗。」

    「這……」震驚之下,凌月楓的瞳孔都無法控制的出現了剎那的收縮。

    「冰極雪域曾經不叫冰極雪域,因為那裡幾乎從不見雨雪,唯有無盡的荒蕪和酷寒,但千年前卻是一場大雪連降七天七夜,從此雪封千里,而後便有了冰雲仙宮……先祖所留:那場七天七夜的大雪,是因沐冰雲而落reads;。」

    凌月楓:「!!!!」

    「冰雲先祖沐冰雲的實力之強,深不可測。先祖所留下的描述,是沐冰雲的實力,根本是他無法理解的層面。而這些,都是先祖向冰雲先祖發誓絕不告訴於他人的秘密。因為冰雲先祖創立冰雲仙宮,初衷是救養一些命運悲慘、無家可歸的女子,不願讓世人注意到她們的存在。」

    「……」凌月楓的大腦一陣發懵。天劍山莊是傲然蒼風的第一大勢力。千年前,創立天劍山莊的先祖傲劍天下,無人可敵,是公認的蒼風最強者,只有山莊內部的直系傳承者才知道他當年曾敗給過冰雲先祖沐冰雲……但只是惜敗。

    卻怎麼都想不到,冰雲先祖沐冰雲,當年竟是如此恐怖的存在。

    一招擊敗天劍先祖……若她有野心,天劍山莊又豈能稱霸蒼風千年。

    「那冰雲先祖究竟是什麼來歷?難道……也是和我們的先祖一樣,是來自四大聖地?」凌月楓帶著滿臉的驚詫問道。這樣的強大,也只有可能是來自四大聖地。

    「不。」凌天逆依然搖頭:「沒有人知道她的來歷,就連我們的先祖都不知曉。不只是她的人,她當年所用玄功……冰夷神功,強大無比,卻從未有人聽說過。別說先祖當年,便是直至今日,就連四大聖地,便從無人知曉冰夷神功究竟源自何處。」

    「我們天劍山莊所修鍊的『天威劍訣』是來自天威劍域,先祖說過,冰雲先祖的『冰夷神功』威力要遠遠勝過『天威劍訣』,絕不啻於四大聖地的核心玄功。而一種玄功若要達到如此層面,至少要幾千年、甚至上萬年的底蘊和傳承,但沐冰雲的『冰夷神功』卻如同是從天而降,縱然翻遍之前數千年歷史,也從未有過半點痕迹。」

    「而且由於『冰夷神功』層面太高,當時沐冰雲所收的那些女弟子資質都絕不差,卻無一人可練成。所以沐冰雲創造了『冰雲訣』……『冰雲訣』雖然弱於冰夷神功,但在蒼風,乃至整個天玄大陸,也絕對是上乘的玄功,而沐冰雲創此玄功,僅僅用了七日。」

    「……」凌月楓久久無言,隨之,他又不解的道:「若冰雲先祖真的如此之強,甚至有可能臨近聖地長老的境界,那為何她的壽元如此之短?若是到了那個境界,不應該有數千年的壽元嗎?」

    凌天逆閉目:「這一點無人知曉。冰雲仙宮所傳,冰雲先祖是在宮中的『冰夷神殿』仙逝。知曉沐冰雲實力層面的先祖當年親赴冰雲仙宮確認此事,得到沐冰雲是在冰夷神殿中散成漫天冰霧消逝,沒有留下遺體,留下的,唯有一些遺留之語而已。」

    「由於未見遺體,我們先祖一直懷疑沐冰雲並沒有仙逝……但她留給先祖『冰吟琉璃』,卻也意味著她今後的確將無法守護冰雲仙宮,也有著已不存於世的可能……所以,沐冰雲是生是死,先祖直到離世前都未能完全釋心。」

    「但這千年已過,世間再無沐冰雲的痕迹,她應該的確是已經仙逝了。她交給我們先祖冰吟琉璃,是應該察覺到自己壽元將近,否則,以她之能,又豈會需要主動求助於天劍山莊。」

    「冰雲先祖仙逝之後,冰雲仙宮存在的初衷也一直在變化。冰雲先祖創立冰雲仙宮之始,只收留一些孤苦無依的女子。但冰雲仙宮縱然沒有了沐冰雲,冰雲訣的強大依然讓其名聲漸盛,新進弟子也逐漸不再以孤苦無依為唯一準則,而是一代比一代嚴苛,直至最後,資質和容貌反而成為了首要條件……」

    「這種變化,也是無可厚非。」凌月楓道:「冰雲仙宮皆為女子,易受覬覦欺凌,所以她們必須做的,就是讓整體實力更加的強大。如此,才能保護仙宮中的所有人。」

    「你說的沒錯。」凌天逆緩聲道:「不斷的變化,也讓如今的冰雲仙宮,不再是千年前先祖所知道的冰雲仙宮。但,先祖離世前,要求把這枚冰吟琉璃一直存在於祖殿,直至破碎那日,意味著先祖對當年之諾極為重視和堅持。」

    「如今,蒼風命數將盡,冰雲仙宮又偏偏在這個時候遭遇滅頂之劫。是繼續閉庄,不問外事,還是遵先祖當年之諾,向冰雲仙宮施予援手……前者為保全千年基業不陷亂局,卻會失了信義和道義;後者為信義和道義,卻有可能將劫難引至山莊……」

    「月楓,你為天劍山莊的莊主,該如何做,由你而定吧。」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