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這一個月除了留了兩分意志用來保護小妖后,整個人完全進入了無我無心的深度修鍊之境,根本無法清楚的感受時間的流逝。」茉莉聲音平淡中微微帶著那麼點幸災樂禍:「你感知到才過了幾個時辰,實則已經是整整三十天。若不是你潛意識裡還有所牽挂,你沉浸在剛才的狀態幾年、甚至十幾年都並不奇怪。」

    「那你怎麼不叫醒我」雲澈幾乎抓狂。

    「我為什麼要叫醒你」茉莉不屑的反問道:「如此難得的修鍊狀態,我還巴不得你一直持續下去。」

    「」要不是根本不可能打過茉莉,雲澈真想把她抓過來狠揍一頓屁股。他連忙看向小妖后雖然過去了一個月,但他隔絕火焰的力量一直沒有消失過,所以小妖后從上到下沒有半點被燒灼的痕迹。也在這時,小妖后忽然睜開眼睛,與他視線相對。

    「你終於魂了。」小妖后冷冷淡淡的道。

    小妖后雖然語氣不善,但聲音和臉色都沒有虛弱之狀,這讓雲澈大舒一口氣,他有些訕訕的道:「這麼長時間你為什麼不叫醒我」

    「你分明是進入了無我無心的頓悟狀態,這種狀態一個玄者終生都難得碰到一次。除非我到了無法支撐的時刻,否則我當然不能打擾。」小妖后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你輸入我體內的玄氣竟然讓我的生命元氣整整三十天都沒有任何的潰散在這死亡之海中,你居然還進入頓悟狀態你簡直是個匪夷所思的怪物。」

    「謝小妖后誇獎。」雲澈有些無力的道:「現在你該相信,只要能離開這裡,我一定有辦法修復你的命脈了吧」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但從對方複雜的眸光之中,他們都知道彼此在想著什麼。不知不覺竟在這死亡之海中整整一個月,而幻妖界,必然已經傳遍小妖后已死的消息,妖皇城必定一片大片,而剛好因為妖后大典的緣故,天下群雄還齊聚在妖皇城

    如今,妖皇城的格局必然已經劇變。淮王府雖然不至於在這麼短時間內就登上帝位,但以他所掌控的勢力,定然能輕易的主導一切,傾向淮王府的勢力也必將暴增而死忠於妖皇一族,尤其是知道小妖后是因何而死的雲家慕家,會毫無疑問的受到淮王府再無餘力的打壓。

    再加上那隱於幕後的可怕明王

    「馬上離開這裡」小妖后道。

    「好」雲澈馬上應聲。既然已過了整整一個月,明王和淮王斷然不可能還在金烏雷炎谷之中。他猛提一口氣,身體向上疾竄而去在金烏熔岩中穿梭,這樣的場景僅僅是想想都能讓無數玄者不寒而慄,而雲澈穿梭其中,簡直要比在空氣中還要簡單隨意的多。因為縱然是最稀薄的空氣都會對他造成輕微的阻力,但這裡密集到極點的火元素,卻是在無窮無盡的給予他助力。

    死亡之海連綿三千里,龐大無比,亦無人知其深度。雲澈沉浸其中一個月,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正處在死亡之海的何處,他一路垂直向上,迅若雷霆,但眼前依舊是如煉獄熔岩般的世界。

    整整幾十息之後,雲澈終於開始感覺到火焰氣息稍微變得稀薄起來,下一瞬,隨著灼目光線的罩下,他和小妖后終於破焰而出,離開了他們停留整整三十天,足以讓強至帝君的玄者都死上無數次的死亡之海。

    死亡之海的熔岩是一直翻滾流動的,他們此時所在的方位,自然不會是他們當初進入時的位置。雲澈凝望四周,縱然以他的目力,四面八方儘是赤色熔岩,看不到任何其他事物的存在,就連天空,也不是金烏雷炎谷那般的深紫色,而是火焰一般的赤紅色。

    茫茫死亡之海,根本無法辨清方向。雲澈原地環視了許久之後,終於在極其遙遠的東南方向,天空與死亡火海幾乎相連的地方,看到了一抹極淡的紫色。

    死亡火海的天空是赤色,金烏雷炎谷的天空是紫色

    雲澈鎖定方向,直衝東南而去。幻光雷極之下,很快,視線中那抹微弱的紫色緩緩的放大,再逐漸變得濃郁。

    離開死亡火海,吸納天地之力的速度數十倍的下降,雲澈頓時明顯感覺到了小妖後生命元氣在流失,氣息也開始變得有些紊亂起來畢竟,她還是處在命脈斷裂的絕命傷狀態

    雲澈聚起全身玄力,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小半個時辰后,視線之中,終於開始映現出了死亡之海的邊緣,道道紫雷從天而落,伴隨著一片片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我們馬上到金烏雷炎谷了」雲澈低喊一聲,前方的金烏雷炎谷也在視線中越來越近,他身體一轉,周圍的灼熱氣浪被粗暴的排開,隨之俯空而下,落下之時,腳下,已是金烏雷炎谷的地面。

    「呼」雲澈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後看向小妖后:「你沒事吧」

    「沒事。」小妖後手掌一推,從他身上掙脫:「你之前親口說過,我妖皇一族的最大秘密,可以讓我成就半步神玄那個秘密究竟是什麼現在妖皇城一定已經大亂,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淮王府得逞」

    從死亡之海中脫離到現在小半個時辰的時間,小妖后的氣息已是衰弱了大半,說話都帶上了有些重的喘息。

    雲澈也不管小妖后的抗拒,伸出手按在她的肩膀上,運轉大道浮屠訣,將吸納的天地之息全部灌輸到她的身上,儘可能的維持著她的生命元氣:「那是你們妖皇一族的隱秘,我有義務告訴你,但在這之前,我們必須先離開這裡,然後修復你的命脈你放心,我至少有七成的把握將你的命脈完整修復,但在這裡不行因為我需要大量的紫脈天晶和十幾種靈玉,以及三十多種靈藥,金烏雷炎谷中不可能有而命脈都沒有修復,又談什麼半步神玄。」

    「你既然能強行開啟金烏雷炎谷的封印玄陣進入這裡,就應該也有出去的方法吧」雲澈滿是希冀的問道。

    「我能進來,是依仗妖皇璽。使用妖皇璽,也的確可以強行離開這裡。但妖皇璽已經被明王奪去他對妖皇璽的所有隱秘,都了如指掌。」小妖后微微咬牙道。

    「那還有沒有其他出去的辦法」雲澈皺眉問道。

    「金烏雷炎谷是**的世界,根本沒有了出口。若不依仗妖皇璽,出去的方法就只能是被封印玄陣重新生成時產生的力場所強行排出,但是」小妖后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聲音也越來越虛弱:「封印玄陣每開啟一次,下次自行開啟,要在五年之後,而且即使是用妖皇璽,百年之內,也無法再強行打開。」

    五年

    這個時間實在太過漫長

    小妖后目前的狀態,或許連五天都難以支撐而,若這五年的時間,全部沉浸在死亡之海中,以數十倍的天地之息,的確有可能保持小妖后五年不死。但五年不是一個月,五年能夠改變太多的東西足以讓淮王府徹底掌控整個幻妖界,足以讓雲家徹底沒落甚至灰飛煙滅

    甚至足以讓幻妖界逐漸接受,開始習慣妖皇一脈的斷絕。

    五年,會讓太多的東西無法挽,無論對於小妖后,還是雲澈,都絕無可能接受。

    「難道真的就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了」雲澈微微咬牙道。

    小妖后胸口起伏,稍稍沉吟道:「去金烏祖地求金烏神靈將我們送出去,這是唯一的方法了。我終究是擁有金烏血脈的人或許,會成功。」

    「好」

    雲澈帶起小妖后,沿著她所指向的方位,騰空而去。

    「小妖后,我記得明王稱呼你為綵衣公主,難道你以前,是喜歡穿彩色的衣裳你現在穿的這一身灰突突的衣服,一點都不好看。」

    小妖後面無表情,目無波瀾:「綵衣不過是我以前的名字。我妖皇一族以幻為姓,我姓幻名綵衣,不過這個名字,連我自己都快要遺忘了。」

    「我才不信只是名字這個簡單。」雲澈看著前方道:「如果沒有綵衣琉璃,又怎麼會被喊做綵衣公主呢你是因為血仇在身,重擔在背,才總是一身灰衣的吧。」

    小妖后:「」

    「唉,」雲澈輕輕一嘆,聲音中帶著一絲惆悵和深深的憐惜:「你畢竟只是個女子,沒必要這樣對待自己把曾經五彩斑斕的生命,變得只剩一片灰濛濛的死寂你這樣對待自己,也太過殘忍了。我聽他們說,在很多年前,你就是公認的幻妖界第一美人,即使你一身灰衣,你的色彩也依然掩蓋不掉。我真的很想看看你若是一身華貴的綵衣,該是多麼好看那可是幻妖界第一美人,最最耀眼的光彩。」

    小妖后的手掌冰冷冷的貼在了雲澈的胸口部位:「不許再胡言亂語我就算是這樣,要殺你也是易如反掌」

    雲澈卻是沒露出一點害怕的樣子,反而撇嘴笑了笑:「我才不怕你的威脅相反,我非常理解你這百年來的所做所想,因為我曾經有段時間,和你一樣,仇恨,成為了生命的所有。」

    「你」小妖後有所觸動,轉眸看向了他,卻發現他的眼瞳之中,分明閃過一瞬的痛苦。

    雲澈緩緩的道:「仇恨是一種可怕的毒,它曾經蒙蔽了我的雙眼,蠶食了我的理智,埋葬了我的情感我曾經以為我做的對的,是我必須要做的事,哪怕萬劫不復。我以為我不惜一切的報仇,可以告慰他的在天之靈,但,她在玉殞時,拼盡最後力氣說的話,是要我永遠不要報仇」

    「那一刻,我才明白。他們在天之靈,要的不是我為他們報仇,而是我能好好的活著,我活的越好,他們才越是欣慰我把自己埋葬在痛苦和仇恨的深淵中,只會讓他們更痛心,也讓還在世上,在身邊牽挂著自己的人痛心甚至到頭來,空餘下永遠無法挽的後果。」

    小妖后的手緩緩的從雲澈的胸口移開,眼神一片迷濛,須臾,她緩緩的道:「我們到了。」

    視線的前方,是一道山壁,山壁前方,一個燃燒著金色火焰的玄陣在緩緩的旋轉著。

    這裡便是金烏雷炎谷的盡頭,金烏祖地的所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