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雲澈帶著小妖后落在這金烏祖地的封印玄陣前。(-79-這封印玄陣之後只有山壁,顯然,金烏祖地應該是另外一個**的世界……甚至,有可能是金烏魂靈自己的小世界。這個火焰玄陣僅僅是一個傳送入口而已。

    「我們應該怎麼進去?」面對這留存著金烏傳承和金烏魂靈的地方,雲澈的心中還是唯有忐忑。因為茉莉說過,在三大火焰至尊中,金烏是最為暴烈的存在,金烏魂靈來自金烏的神魂,繼承著金烏的意志,『性』情上,也應該是極為暴躁……再加上,朱雀、鳳凰、金烏互不相容,互相排斥,若是真見到了金烏魂靈,自己身上的鳳凰血脈,還極有可能遭到反感。

    「你們果然來了!」

    &nbs--p;一個『女』子的聲音,在上空忽然響了起來……神靈之音,雲澈當然不是第一次聽到。鳳凰之靈的聲音平和而威嚴,邪神之音幽沉的彷彿來自遠古,龍神之音蒼茫無際,讓人不自禁的想要拜服在地……

    而此時響起在上空的聲音,卻是讓雲澈身體一抖,全身的血液瞬間劇烈翻騰……甚至那一剎那,雲澈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差點炸開。

    這是……金烏魂靈的聲音?

    這個聲音,簡直比死亡之海的熔岩還要暴烈!

    進入金烏祖地,需要妖皇璽。小妖后本還在憂心,此時聽到金烏神靈的聲音,她緩緩拜倒在地:「金烏聖神,你神通無邊,谷中所發生的事,都逃不過你的靈覺。我妖皇一族為金烏之後,卻受『奸』人所害,如今只殘存我一人,此仇此恨不共戴天。如今我已不奢求覺醒血脈之力,只求金烏聖神送我二人離開金烏雷炎谷,報族人血仇。」

    「報仇?你命不久矣,不過以玄氣撐著最後的生命元氣,憑何報仇?」

    深紫『色』的天空上,一雙赤金『色』的眼瞳在這一刻忽然張開,灑下一片如火焰般的熾熱光芒。這雙眼瞳的瞳光照耀之下,所有的火靈全部停止了游移,如同被空間所封鎖,再也不敢動彈半分,就連無處不至的落雷,也一瞬間全部消逝,甚至周圍百里之內,都完全聽不到落雷之音。

    「就算你能活下來,你的仇人實力遠勝於你,你又憑何去報仇?憑你身邊的小子和你所說的所謂『妖皇之秘』嗎!」

    顯然,這金烏雷炎谷中發生的所有事,甚至他們所說的話,金烏魂靈都一清二楚。畢竟,這是以金烏的力量所生成的**世界。

    「你們妖皇一族的最大秘密,的確可讓妖皇血脈的直系繼承者在短短時間內成就半步神玄!但你可知他為何一直推三阻四,始終不告訴你究竟該如何實現?因為你一旦成就半步神玄,三年之後,必死無疑!到時候,就算是遠古神帝在世,都救不了你!」

    金烏魂靈的話字字震魂,小妖后微微抬首,蒼白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的驚異,反而是一片死灰般的平靜:「我知道。從帝君直接踏入半步神關,幾乎是違逆天道之舉,若真能做到……必定會承受極為慘烈的懲罰與後果,否則,我妖皇一族也不會對直系繼承者都死守這個秘密。」

    「但我所有的至親都已逝去,傳承了萬年的妖皇一族,如今只剩下我一人。就連我們一族萬年為皇的榮耀,也即將被『奸』人奪走。我孑然一身,再無退路,此生唯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為了報仇……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若能讓我得到半步神玄的力量,不要說三年,哪怕是讓我十日之後就命殞魂散,我也心甘情願,絕不猶豫!」

    雲澈張了張口,心中頓時湧起複雜的情感。他一直躊躇著該怎麼和小妖后描述那個秘密,甚至潛意識裡,他並不希望小妖後為了報仇,而將自己置於只剩三年壽元的死地……面對雲澈所透『露』的妖皇之秘,小妖后雖然流『露』著極深的渴望,但也並沒有向他追問……原來她,早已預料到可能的結局。

    「那個……真的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嗎?」雲澈試探著問道。

    而金烏魂靈卻是毫不理會於他,對小妖后發出烈火般的聲音:「你雖為『女』子。覺悟倒是值得讚賞,也不枉為金烏之後。你們妖皇一族的隱秘,實則是本尊當年對你們的先祖所留下的一個承諾!本尊當年所言:你們一族若是瀕臨絕望之境,渴望逆轉之力,那麼可向本尊提出一次請求,本尊會賜予九滴金烏之血!同時以其生命元氣為引,燃燒金烏血脈中的所有源力,從而獲得強至半步神玄之境的力量!」

    「但三年之後,血脈源力與生命元氣會同時燃燒殆盡!到時唯有一死!世間無法可救!」

    「可惜,你們一族終究來的過於遲了。如今妖皇一脈只剩你一人,即使得到這股力量,雖然可助你復仇,但終究……卻是讓你們更快的滅族!」

    小妖后深深一拜,慘白的少『女』面孔上只有堅毅和渴望,而沒有一絲的猶疑與懼怕:「請金烏聖神成全!」

    「因你是『女』子之身,本尊先前拒絕為你覺醒血脈。今時本是同樣,這種方法只能作用於男子之身,若是『女』子,將瞬間殞命……但或許你天憐你妖皇一族,讓此事,以及你接下來三年的命運出現了轉機!」

    「轉機?」小妖后茫然。

    「就是你身邊的這個人!你可曾記得,本尊上次與你說過,你身為『女』子,想要安然覺醒金烏血脈的唯一方法,就是得到擁有朱雀或鳳凰血脈的男子元陽滋養!你若想得到復仇的半步神玄之力,也同樣唯有這一個方法!而你身邊的這個男人……他便是擁有鳳凰血脈的人!」

    「……」小妖後轉首,怔然的看向雲澈。

    雲澈嘴巴大張,心臟一陣『亂』顫……得到擁有朱雀或鳳凰血脈的男子元陽滋養……

    元陽……滋養……

    這是……什麼……鬼!!

    「雲澈!」

    金烏神靈的聲音如一團烈火從雲澈的耳際直衝心靈,金烏雷炎谷的一切都逃不過她的靈覺,雲澈的名字,她自然也是一清二楚:「你身上的鳳凰血脈,可是傳承自天玄大陸?」

    「……是。」雲澈有些僵硬的點頭……心裡反覆晃『盪』著金烏魂靈之前的那段話。

    「哼!難怪遙遠的北方一直隱約傳來鳳凰氣息,那果然不是錯覺!」金烏魂靈的聲音忽然帶上了隱隱的不屑:「你受天道眷顧,竟得邪神傳承,還成就了火靈邪體,可控鴻『蒙』之炎,不懼世間萬火,卻偏偏選擇了在金烏神炎面前只配被稱作下等神火的鳳凰炎!簡直是暴殄天物!」

    「額……」(靠!茉莉說的果然一點都沒錯……哦不!這才僅僅是金烏的一點魂靈,排斥鳳凰火焰的態度,就簡直比茉莉說的還要嚴重。這哪裡是排斥,簡直就是赤『裸』『裸』的鄙視和不屑。)

    「不過,你的鳳凰血脈現在對本尊來說倒是有那麼一點用處!」

    赤金『色』的眼瞳在這時忽然閃動了一下。

    嘶……

    一陣輕微的撕裂聲響起,雲澈的一身錦衣,以及小妖後身上的灰衣在一瞬間化作細小的碎屑,離體而去,然後被一股灼熱的風『浪』遠遠捲走。

    「我!#¥%……你要做什麼!」雲澈驚的慌忙後退,就在他的眼前,是小妖后比白雪還要細嫩,比瓷石還要柔滑的『玉』背。

    小妖后更是雙手護『胸』,臉上閃過剎那的失措。

    「怎麼?你擁有如此強烈的復仇之心,和不惜一切的覺悟,卻沒有勇氣去面對男人醜陋的身體嗎!你唯有得到他的鳳凰元陽,才能獲得三年半步神玄的力量,否則唯有瞬間殞命!而且,他不僅擁有鳳凰血脈,還擁有極為濃郁的龍神血脈!他元陽中的龍神之息,不但可淬鍊你的軀體,還會讓你斷裂的命脈在並不長的時間裡完整修復!你有何畏懼的理由!」

    金烏魂靈的話讓雲澈勃然大怒,幾乎忍不住要跳起來破口大罵……說誰醜陋!你才醜陋!!你全家都醜陋!!你八輩祖宗都醜陋!!

    他的眼前,忽然晃過一抹雪白的影子,還未等他反應過來,他已被一個全身『裸』呈,身材嬌小的少『女』緊緊的壓在了身下,兩隻手兒用力的按在他的『胸』膛。

    「小妖后,你……」雲澈一聲低呼,隨之聲音便卡在了那裡,再也無法發出。

    視線中的少『女』『玉』體瑩白如雪,又纖柔嬌弱的讓人心疼,雪肩窄窄,纖腰細柔,兩團鑲著嫩紅『玉』珠的雪脂就在眼前,他的鼻端都能嗅到一股酔心失魂的氣息。

    但,少『女』的臉『色』,卻是無比的漠然。沒有悲傷,沒有眼淚,沒有喜悅,沒有羞赧,沒有忐忑,更沒有一絲一毫的『欲』望『色』彩……唯一的感情『色』彩,只是一種空『洞』的渴望……對於力量,對於復仇的渴望。

    彷彿她在一刻,冰封了自己所有的情感,變成了一個沒有靈魂的布偶娃娃。

    「我是……有……老婆的。」雲澈目光直直的看著小妖后,口出發出微弱的抗議。

    小妖后壓在他『胸』口的雙手更加用力,修長雪白到晃眼的雙『腿』也緩緩的分開,呈「m」型跨坐到他的身上……她不會知道,自己的這個『淫』靡的動作足以讓世間最純凈的靈魂甘願墮入罪惡的深淵之中……

    錚!

    一團赤金『色』的火焰從空中落下,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焰屏障,籠罩了雲澈和小妖后所在的地方。

    「哈哈哈哈!」金烏魂靈在大笑:「你若想修復命脈,並讓軀體足以得到本尊的力量,至少要攫取他五百次元陽!本尊既然決定助你,那便助到底!本尊給你們兩個月的時間,兩個月內若是完成,這個屏障自然會消失!若不能完成,這個屏障就會永遠存在,你們兩個也就永遠別想出來了!哈哈哈哈……」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