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玄大陸,蒼風國,流雲城,蕭門。

    掛着幾片枯葉的古樹下,是一張有些陳舊的藤椅,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靜坐在藤椅上,閉着雙目,曬着午前的暖光。

    一個黑衣男子在這時走進庭院,他的腳步無聲無息,身影仿若鬼魅,僅僅是一次邁步,便從庭院門口來到了老人身前……眼前的老人其實並不能稱作是一個老人,他今年不過六十一歲,又是一名玄者,身上本該不會留下太重的歲月痕跡,但這幾年,他卻是快速老去,頭髮,也迅速染上蒼白。黑衣男子站在他的身前,感受到的不是一種安寧平和,而是一種寂寥和淡漠。

    彷彿連生死都已(小說)淡漠。

    似乎是察覺到了有人靠近,老人在這時睜開眼睛,他默默的看了黑衣青年一眼,又把眼睛閉上:“汐兒她沒有在這裏。”

    黑衣青年沒有說話,轉過身去,似要無聲離開。這時,庭院門口一個高大的人影走了進來正是蕭門門主蕭雲海。走進來的蕭雲海一眼看到站在那裏的黑衣青年,整個身體猛然一抖,全身的骨頭都在戰慄中酥軟,眼瞳中更是灌滿了極度的恐懼,彷彿看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張開着恐怖獠牙的惡鬼。

    蕭雲海沒有膽子離開,他硬着頭皮向前,才走了幾步,便因雙腿的痠軟和戰慄而幾次差點栽到地上:“拜……拜見……焚……焚公子。”

    “你來做什麼?”黑衣青年出聲,聲音冰冷淡漠,毫無感情,彷彿不是由人發出,而是來自一具冰冷的死屍。

    “鄙……鄙人……特……特來……給……給五長老……問安。”

    簡單的一句話,蕭雲海卻是哆哆嗦嗦的說了很久,期間可以清楚的聽到牙齒打顫的聲音。

    “哼!”黑衣青年冷冷一聲,未見他有什麼動作,身體忽然一虛,隨之整個人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那裏。

    蕭雲海全身一鬆,整個人如同一灘爛泥般癱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氣,全身的衣袍都被冷汗完全浸溼。

    這幾年,他,還有整個蕭門的命運,起伏的如同巨浪中的孤舟。

    六年前,蕭宗來迅,天大的恩澤降下蕭門,蕭雲海更是欣喜若狂,以爲終於可以從泥裏蚯蚓化作雲中蛟龍,爲了討好蕭狂雲,讓自己的兒子蕭玉龍進入蕭宗,他不惜設下陰毒之計,來爲蕭狂雲獻上夏傾月和蕭泠汐。

    沒想到,夏傾月竟是冰雲仙宮的弟子……陰毒手段的最終結果,卻是讓雲澈含恨被逼走……當晚,他本該第二日隨蕭狂雲回蕭宗的兒子被毀掉四肢、五官……沒多久,便悽慘死去。

    三年前,雲澈歸來討債,讓他們經歷了一場恐怖的噩夢。

    之後,整個蕭門都處在戰戰兢兢之中,尤其是蕭雲海等人,感覺自己就像是等待被審判的死囚……然而八個月後,他們沒等來雲澈,雲澈葬身太古玄舟的消息傳遍整個天玄大陸。

    蕭門上下長舒一口氣。但,半年前,他們又迎來了另一個魔鬼……一個比雲澈還要可怕的魔鬼。

    焚絕塵!

    帶着無盡仇恨,爲屠滅他蕭門滿門的焚絕塵……因爲這裏是雲澈的出生地!

    他到來蕭門,直接開始殺人……他一瞬一步,一步十人,他們尚未反應過來什麼,一百多人已死在他的手上,而且全部死無全屍。

    其中,還包括大長老蕭離與三長老蕭澤。

    整個過程,他一言不發,面無表情,就如來自地獄,只爲收割生命而來的死神。

    最恐怖的,是死在他手下的人……殘屍全部在一團黑氣中快速腐爛,化作一地焦屍……

    而阻止這個惡魔的,是蕭泠汐。

    當蕭烈和帶着滿臉驚恐的蕭泠汐出現時,這個惡魔停止了屠戮的步伐,那張冷硬的面孔上,終於出現了屬於人類的情感波動……

    於是,他停止了繼續屠殺蕭門的人,之後便一直留在了這裏……留下的原因,也是蕭泠汐。

    他成了蕭門惡魔一般的存在,每個蕭門弟子見到他,都會在恐懼中瑟縮,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好在,他很聽蕭泠汐的話,不再殺蕭門的人,甚至從未再出手傷過一人,也好在他幾乎所有時間都在自己的庭院……每天,他唯一一次出庭院,便是爲了看一眼蕭泠汐,哪怕只是遠遠的看一眼。

    當年,爲避戰亂,蕭烈帶着蕭泠汐回到了不會被戰爭波及的流雲城。由於皇室的警告,縱然沒有了雲澈的威懾,他們也再不敢對他們不敬,因爲畢竟身份上,蕭烈是當今女皇之夫的祖父。而焚絕塵到來,蕭門衆人對待蕭泠汐和蕭烈時簡直如祖宗一般,不敢有哪怕一絲一毫的怠慢。

    因爲誰都看的清清楚楚,那個可怕的惡魔對蕭泠汐言聽計從,蕭泠汐要他殺誰,誰就會馬上死。

    “五長老……”焚絕塵已離開,蕭雲海依然有些驚魂未定,面對蕭烈,他畢恭畢敬的道:“神凰大軍臨近,流雲城門已經……已經大開,宇文城主和司徒城主一個時辰前親自帶領城衛軍,出城三十里迎……迎接……並要我蕭門在神凰大軍入城後……千萬不可做出不敬之舉。就在剛纔,神凰大軍已經來了……請五長老放心,沒有駐軍反抗,他們應該不至於濫殺人的。”

    蕭烈眼眸睜開,眸光沒有沉痛、失望和不甘,唯有一片黯淡的死灰色:“也好……縱然屈辱,至少不會引得對方兇性,傷及無辜的城民。”

    遠處,陣陣的喧囂聲傳來,似乎越來越近。蕭雲海連忙拿出傳音玉看了一眼,然後小心翼翼的向蕭烈道:“五長老,神凰軍並沒有進城,而是……而是駐紮城外,把城嚴嚴實實圍了起來,不知道他們要……要做什麼。”

    “我馬上去通知門下弟子,讓他們這些天一定老實點,五長老,不……不打擾您休息了。”

    蕭雲海退後兩步,雖然焚絕塵沒有在側、但他依然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怠慢。因爲在他眼裏,焚絕塵要比幾十萬神凰大軍還要可怕的多,畢竟,面對神凰大軍,只要乖乖投降,乖乖聽話,他們應該不至於殺人屠城,但焚絕塵,稍有不慎,就可能死無全屍。

    這時,一個倉皇失措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不好了!五長老……不好了!!”

    一個年輕的蕭門弟子腳步踉蹌着衝了進來,看到蕭雲海,他大喘着氣道:“門主,原來你在這裏……不好了……蕭泠汐她……她……她……”

    急促的語氣,與“蕭泠汐”這個名字,讓蕭烈的眼眸一下子睜開,蕭雲海也是心裏一咯噔,吼道:“蕭泠汐她怎麼了……你倒是說啊!”

    “她……她……”蕭門弟子狠狠嚥了一口氣:“她被神凰軍的人攔住……那個神凰的大將軍,好像……要把她……”

    嘶!!

    “你說什麼!?”

    一道漆黑的影子在空中驟然劃過,之前離開的焚絕塵,已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那個蕭門弟子的面前,一手拎起了他的衣領,但馬上,手中的人又被他猛然丟開,他全身殺氣橫溢,身形一晃,一道漆黑的影子以恐怖到極點的速度衝向北方。

    流雲城城門前不到三裏的地方。

    鳳虎威,神凰帝國威名赫赫的虎威大將軍。他有着鳳凰血脈,隸屬鳳凰神宗,在鳳凰軍中有着極高的聲望和地位……而同時,他還有着極高的玄力修爲霸玄境一級,縱然在宗門之中,也足列長老之位。

    入侵蒼風國,他是主首領之一。

    而此次拿下流雲城的“重任”,則是由他來親自執行!

    和預料中的一般,在他率領的整整二十五萬大軍之下,小小的流雲城哪會有半點反抗的膽量,兩城主全部大開城門,主動出城相迎,一路卑躬屈膝。

    讓大軍包圍了整個流雲城,他騎着高大凶猛的火獒獸,帶着身後五百騎兵,在城主宇文拓和副城主司徒南點頭哈腰的帶領下,直入流雲城。就算沒有虎威大將軍的身份,他也很清楚一個霸皇在蒼風國意味着什麼……更不要說一個小小的流雲城。他目光傲然掃視着視線着流雲城……這裏的一切,他欲掌控起來,簡單的就如肆意蹂躪一隻指間的螞蟻。

    甚至,根本不需要在任何人看來都無比誇張的二十五萬大軍,他一個人,都可以隨隨便便踏平整個流雲城……而且身上別說傷,連半點灰塵都不會沾上。

    拿下流雲城,在最短時間內找到那個就在流雲城附近的巨大晶石礦,任務便圓滿完成……而這不僅僅是他此次的任務,更是神凰國強行進犯蒼風國的最終目的……毀掉蒼風國,更多的不過是掩人耳目!

    誰也不會想到,神凰國大軍進犯蒼風,爲的……卻是蒼風國最小,最貧瘠的流雲城!

    本以爲這個任務簡單到極點,也同樣會無趣到極點……直到一個女孩從他的視線中晃過。

    女孩一身淺藍長裙,遠遠看去,她的身材曼妙動人、纖儂合度。隨着她緩步的行走,衣裙微飄,玲瓏有致的身段時隱時現,腰、胸、臀的弧線雖然都只是剎那閃現,卻是姣美難言,釋放着讓人失魂的魅力。

    雖然只能看到側顏,但依然是美奐之極,稍稍裸露的脖頸肌膚雪白剔瑩,似能看透骨骼一般微帶透明……

    堂堂虎威將軍,又身爲強大霸皇,閱人豈止是無數,卻是直接看的呆了一呆……那一剎那,他感覺自己看到的彷彿是墮入人間的絕美精靈。

    女孩的腳步快了起來,顯然是想要儘快避開這些可怕的入侵者。鳳虎威目光灼熱,無比急切的一指前方:“去!把那個小姑娘攔下來,讓本將軍好好看看!”

    隨着一聲少女的驚叫,蕭泠汐被一羣騎着烈焰駒的人圍了起來,她無法前進,無法後退,一雙睜大的眼睛已經滿是驚恐:“你們……你們要做什麼……”

    流雲城民都遠遠的遁開,避之唯恐不及,又哪有人敢上前搭救。

    “哈哈哈哈!”鳳虎威騎着火獒獸,威風凜凜,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看清蕭泠汐的真顏,他的目光更是灼熱的彷彿要燃燒起來一般,甚至還下意識的舔了一下嘴角:“這小小的僻壤之地,居然能遇到如此極品的美人……嘶,看來本將軍這一趟沒有白來,哈哈哈哈!”

    流雲城主宇文拓連忙上前,弓着腰,一臉諂媚的笑:“這是我們流雲城最大的家族蕭門五長老的千金,名蕭泠汐,今年二十一歲,尚未婚配。虎威將軍果然眼光如炬,她可是我們流雲城第一美人啊。”

    “對對。”司徒南也連忙點頭賠笑:“要是虎威將軍看上她的話,那可是真的她這輩子最大的福分……對了,有句話,小的不知道當不當說……她還有一個身份,是……是雲澈的姑姑。”

    “什麼?”

    “雲澈”兩個字,讓鳳虎威臉色頓變,隨之猛一咧嘴,大聲狂笑起來:“這麼說,這個小美人,居然是那雲澈的家人……好!好!好……哈哈哈哈!簡直太妙!既然是那雲澈的家人,那就算是用搶,也要搶過來!把她給我拉到本將軍座駕上來!”

    這種強搶的惡行,他在這裏施展的完全肆無忌憚!因爲在彈丸之地,所有的一切都他面前都是卑微的,他無論想要做什麼,都沒有人可以反抗,更不可能有人能審判他……他們唯一能做的,唯有乖乖的服從和瑟瑟的發抖。

    至少鳳虎威是如此認爲。

    然後,就在他聲音剛落之時,一個冰冷的聲音……彷彿從地獄傳來:

    “你…們…誰…敢…動…她…一…下…試…試……”

    【攤上個大案,這些天都是徹夜調查,早上七點起,下班都是0點之後……唉,好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