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鳳虎威不但是霸皇境界的絕世強者,更是身經百戰的大將軍,他身上所沐浴過的鮮血,足以匯成一片看不到邊際的血海。($>>>棉、花『糖』小『說』)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起,他已經完全忘記了「怕」是一種什麼感覺。

    但,這個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僅僅是聲音,卻讓他全身的汗毛在一瞬間豎了起來,一股森然寒氣在他的脊梁骨里冰冷的竄動……

    嘶啦!!

    一陣刺耳至極的聲音嘶鳴而起,鳳虎威的瞳孔中,隱約的捕捉到了空間被粗暴撕裂的那一抹漆黑痕迹……在場所有人之中,也僅有他能看到那剎那的空間裂痕。一個全身黑衣,面色冷硬如屍的青年男子,就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女孩的前方,一雙毫無色彩的眼眸漠然的注視著火獒獸上的鳳虎威。

    整個世界,彷彿在這一瞬間被徹底凝結。

    在這個青年人目光的注視之下,已經一百多年未曾出現過的恐懼情緒,在這一刻如蘇醒的魔鬼一般在鳳虎威的心魂中瘋狂的滋生,膨脹,他感覺到自己胸口如同壓上了萬丈山嶽,心臟完全停止了跳動,就連血液都停止了流動,全身如同置於冰寒的地獄之中,每一個細胞,都在劇烈的戰慄著……這種恐怖甚至影響著他的五感,讓他明明在看著眼前的青年人,視線卻是一片恍惚迷濛,無法看清他的面容。

    他的身下,一陣劇烈的顫抖傳來……是火獒獸在戰慄!他的坐騎火獒獸是一隻強大無比的王玄獸,已跟隨他整整百年,無數次的馳騁戰場,踏過無數的骨山血海,死在它爪下的人與獸不下於十萬之數,它從來不知何為恐懼,縱然面對無法戰勝的霸玄獸,也會毫不猶豫的撲上去撕咬,不會有半點的退卻和畏懼。

    但此刻,它卻在劇烈的顫抖!

    身為霸皇,又是神凰國威名赫赫的虎威將軍,鳳虎威當然不會是個傻子。雖然這裡是他眼中的低賤之地,本不可能存在有資格反抗他的人……甚至連有資格讓他正視的人都不該存在,但他清楚的知道能僅憑氣息和眼神便讓他和火獒獸產生如此恐懼是一種怎樣↙style_;的概念。

    縱然是神凰帝皇鳳橫空的威壓,都從未讓他戰慄過。

    「喲呵!這小小的流雲城,居然還有不知好歹的蒼風賤民敢攔在我們大將軍面前,看來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鳳虎威心神戰慄間,一個輕蔑的聲音響起……發出聲音的還不是別人,正是他手下的第一副將,同屬鳳凰神宗的鳳千鈞。鳳虎威心中大驚,剛要出聲阻止,卻見那黑衣青年身影一晃,驟然向前,一隻慘白到不正常,又似乎隱約籠罩著黑氣的手掌直直抓向鳳千鈞的脖頸。

    他無論移動,還是出手的速度,在常人眼中極快,但在強者眼中,尤其是鳳千鈞這等八級王座的眼中,卻是格外緩慢,緩慢到讓他都懶得躲閃,任由他的手掌抓在自己的脖頸上……在黑衣青年的手箍在他脖頸上時,除了一絲絲冰涼,別說窒息、痛感,就連半點不適都沒有,馬上,連那絲冰涼感都已完全感覺不到reads;。[]而這在他看來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一個小小流雲城的下等玄者,就算使出百倍的力量掐在他喉管上,也絕無可能讓他一個鳳凰神宗的八級王座有哪怕一絲的不適感。

    「哈哈哈哈!」鳳千鈞大聲的狂笑起來,笑聲中充斥著輕蔑和鄙夷,他看著焚絕塵的眼神,憐憫的就如在看一隻不自量力的螻蟻:「這個世界上,果然最不缺少無知可笑的可憐蟲。本將軍原本大發慈悲,今天沒準備殺人,區區蒼風賤民,居然主動向本將軍出手,哈哈哈哈!來來來,使出你吃奶的力氣,快點掐死本將軍,本將軍就站在不動,隨便你用手用刀用槍,你要是能殺了本將軍,本將軍在陰曹地府喊你爺爺。來來來,你倒是使點勁啊,哈哈哈哈……」

    鳳千鈞在輕蔑無比的狂笑……而周圍所有的人,卻沒有一個人在笑,無論是神凰軍,還是流雲城民,每一個人的瞳孔都放大到幾乎要炸裂,臉上,是無盡的驚恐。

    鳳千鈞被焚絕塵用手掌鎖住的脖頸,冒出一層淡淡的黑氣,黑氣之下,鳳千鈞脖頸的皮肉以極快的速度腐爛萎縮,轉眼之間,已是露出白森森的喉骨,而下一瞬間,白森的喉骨竟變成了灰黑色……直至焦炭一般的漆黑色。

    而鳳千鈞竟是渾然不知,依然在張狂不屑的大笑……皮肉的腐爛以極快的速度向下蔓延,短短三息,他的大半個上身便再也沒有了一絲皮肉,從胸骨到肋骨,全部完完整整的呈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這恐怖到極點的一幕,與他肆意的大笑聲形成了無比森然的對比……恐怖到了讓所有人連驚呼聲都無法發出。

    一陣風吹來,鳳千鈞的王座之軀,便如一個塌陷的沙雕,無力的散落了下去。大笑中的鳳千鈞忽然發覺到自己的視線竟在不受控制的下移,他停止了大笑,然後……他看到了自己完全腐爛,只剩下漆黑骨骼的身體,而這些漆黑的骨頭正在散落……散成一片片細碎的粉末。

    「嗚啊啊啊啊啊!!」

    鳳千鈞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驚恐叫聲,這聲彷彿來自地獄的慘叫僅僅持續了一個剎那,便完全消弭……在他腦袋落地的那一剎那,便已化作一地漆黑的粉末。

    整個世界,再也沒有了一絲聲音,無盡的恐懼在整個流雲城的上空瀰漫,讓空氣都完全停止了流動。遠處的一些流雲城民身體在顫抖中一點點癱軟下去,再也無法站起,身體唯一能做的動作,就是劇烈無比,根本無法停止的顫抖。

    「嗚……」

    鳳虎威身下的火獒獸發出了一聲連鳳虎威都從未聽過的嘶啞吼聲,隨之,從不知畏懼為何物的它開始倒退,才倒退了兩步,便直接癱軟在地,巨大的身軀顫抖的如同篩子一般。

    鳳虎威今生所有經歷過的恐懼加起來,也不及今日之萬一,他嘴巴大張,卻是久久都發不出聲音來reads;。他這輩子殺過無數的人,就算一日殺上十萬人,也會面不改色,但方才在他眼前死去的僅僅一人,卻讓他靈魂瘋狂的顫抖。

    而死在這個黑衣青年手下的不是一個普通的神凰軍,還是一個本該在蒼風絕對無敵的八級王座!

    他甚至恍惚的感覺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根本是一個來自地獄的惡魔。

    而這時,焚絕塵的視線再次轉向了他,乾枯的聲音,如同惡魔的詛咒,冰冷的傳入他的耳中:「你…們…全…部…都…要…死…」

    聲音落下之時,焚絕塵的腳步緩緩向前邁步……僅僅一步,卻讓鳳虎威清晰無比的感覺到了死亡的臨近。

    「不要!」

    一個女孩的聲音焦急的響起,焚絕塵的腳步,也在女孩聲音響起的剎那停滯。

    蕭泠汐快步沖了過來,雖然臉上依然掛著沒有消逝的驚恐,卻是堅定的攔在了焚絕塵的面前:「不要……不要殺人……你殺他們,他們就會殺流雲城……殺更多蒼風國的人。你……你已經殺了他們一個人,警告了他們……就足夠了……不要再殺人了……流雲城已經淪陷……但好在,這些神凰軍說過不會亂殺人……我不想看到淪陷后的流雲城再變得滿地鮮血……」

    蕭泠汐聲音落下,焚絕塵本已抬起的手掌,也緩緩的落了下去……與此同時,鳳虎威感覺到籠罩著自己的死亡陰影,竟然就這麼消失了。他目光怔然的看向蕭泠汐……這個讓惡魔殺機漫天,又讓他瞬間消弭殺機的女孩。

    焚絕塵緩緩的側過身去:「今天,我暫不殺你們。但若你們敢殺流雲城一人,我便殺你們一萬人!你敢若殺流雲城十人,我便殺你們十萬人!」他目光側向蕭泠汐:「你們若敢觸犯她一根頭髮,我必讓你們……全部死亡葬身之地!」

    焚絕塵的手臂忽然抬起,轟向上空。

    轟!!!

    整個流雲城猛然顫盪了一下,沉悶到極點的轟鳴聲從上空傳來,讓所有人瞬間失聰。人們下意識的抬起頭來,卻驚恐的看到,遙遠的上空,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漆黑漩渦……不過轉瞬之間,這個漆黑漩渦便已消失,但鳳虎威卻是驚的連心臟都差點崩裂,口中發出失聲驚吼:

    「帝……帝君!!」

    只是他的聲音在驚恐下極度扭曲,沒有一個人聽清他在喊什麼。

    用玄力切出空間裂痕,王玄境便可以做到,而隨手轟出如此龐大的空間黑洞……這分明是君玄境界的力量!!

    在他們強大的鳳凰神宗,君玄境界的人也不過才十幾個。而這些帝君,是鳳凰神宗的基石,是鳳凰宗主鳳橫空見到了都要畢恭畢敬的人。且在天玄七國,也唯有他們神凰帝國擁有帝君。

    他做夢都不敢相信,在這蒼風國的偏遠小城,竟然存在著一個帝君……而且他的年齡,看上去不過二十齣頭reads;!

    他雖是強大的霸皇,但在帝君的面前,卻和一隻一捏就死的螞蟻根本毫無分別。

    「我們……只為佔領流雲城……絕不會殺任何一個無辜的……城民。」

    鳳虎威雖然在極力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以維護虎威將軍的尊嚴,但連他自己,都聽到了聲音中無法壓制的顫抖。

    「還不滾!」

    焚絕塵的回答,是毫無感情的三個字。

    縱觀虎威將軍的一生,誰敢對他說這三個字?但今天,鳳虎威別說怒火,連話都不敢再多說半句,他退後幾步,直接拖起癱軟在地的火獒獸,向反方向快步離去……而且腳步越來越快,跟隨他的神凰軍也全部如獲大赦,快步跟上,一直退離到了流雲城城門之外。在他們停住腳步時,才感覺到全身都已被冷汗打濕。

    「他……到底是……什麼人!」鳳虎威狠狠的吸了一口氣,握緊的雙手一陣顫抖。方才,他連詢問對方名字的膽量都沒有……

    流雲城主宇文拓和司徒南也都忙不迭灰溜溜的離開,圍觀的流雲城民更是沒有一個敢停留,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逃離。蕭泠汐手捂著胸口,向焚絕塵道:「焚大哥,謝謝你。」

    「……你永遠不需要謝我。」焚絕塵開口,雖然聲音依舊冷漠,但語調卻是在極力的想要緩著:「如果不是你,早在三年前,我就已經死了。你讓我做任何事,我都不會拒絕。哪怕你要我死……待我殺光四聖地的人之後,我也會把命給你!」

    「不,」蕭泠汐搖頭,類似的話,這半年,焚絕塵已經和她說過很多次:「你不需要對我這樣。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不屬於任何其他人。別人的命,也是一樣……如果,如果你真的想要為了我好,就不要再濫殺無辜的人!」

    「人一旦死了,就再也無法活過來……就再也無法看到他……會讓很多關心著他的人痛苦一生……我……」

    蕭泠汐的眼前浮現起雲澈的身影,讓她頓時淚如泉湧,泣不成聲。

    焚絕塵看到了蕭泠汐的眼淚,也清楚的知道著她為什麼會忽然流淚。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過身去:「這半年,我沒有殺任何一個人,剛才那個人,他想要冒犯你,死有餘辜。待我實力足夠,殺光我必須殺的那些人……到時,無論你說什麼,我都會聽。」

    一團黑霧瀰漫,焚絕塵已無聲無息的消失在那裡。

    周圍空蕩蕩的,再沒有半個人影。蕭泠汐雙手捂著臉龐,唇間溢出著讓人心碎的呢喃:「小……澈……」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