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幻妖界,妖皇城北,金烏雷炎谷入口。

    沉寂已久的守護玄陣在這時忽然閃動起赤金色的光芒,然後開始了緩慢的旋轉,兩個人影,也隨之出現在了金烏玄陣的光華之下。

    “終於出來了。”雲澈用力呼吸了一口不再灼熱的空氣。短短三個月,卻是恍如隔世。

    他的身邊,站着一個身長只及他肩膀,一身灰衣,玲瓏小巧的少女,她看上只有十二三歲,有着一張足以讓日月無光,天地失色的絕美容顏,但她的神色,還有眼神卻透着無盡的冷漠,幾乎找不到一絲屬於生靈的情感。最醒目的,是她的眉心處,閃動着一枚赤金色的火焰印記。

    覺醒了金烏血脈的妖皇,眉心間都會出現一個象徵着身份的金烏印記。往屆妖皇的金烏印記是淡金色,且可以隨時隱下……而她眉心的印記,卻是灼目的赤金色,而且永遠無法隱下。

    因爲這枚印記,燃燒的是她的生命。印記消失之時,便是她壽元殆盡之期。

    她整個人的氣息,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她的氣場,帶給雲澈的是沉重無比的壓迫感。而此時,她明明就在身側,只有一步之遙,但以雲澈的靈覺,卻絲毫都察覺不到她的存在……

    雲澈隱約的知道這些感覺意味着什麼。身邊的小妖后,她的強大,或許已經突破了這個世界的界限……強大到了虛幻。

    “居然一個人都沒有,有點不太正常啊。”雲澈看着四周,視線中沒有一個人影的存在,亦沒有任何生靈的氣息,他沉吟道:“難道是妖皇城那邊在進行着什麼大事?”

    “那個……小妖后,你的金烏焚世錄到第幾重境界了?”雲澈轉過身來。雖然他和小妖后的關係已是“今非昔比”,但來自她近乎虛無的氣息,卻讓他在面對時,無法控制的有一種窒息感。

    “三重。”小妖后目視前方,聲音淡漠如水,毫無波瀾。

    “哦……我半個月前就到第七境了。”雲澈一本正經,一臉平淡的道……同時迅速瞥過眼睛,等着看小妖后臉上露出的震驚、驚歎……嗯,甚至崇拜的神情。

    但讓他失望的是,小妖后的神情,沒有哪怕一絲的動盪,她灰暗的眼眸依然漠視着妖皇城的方向,無波無瀾,無喜無悲……直接連一絲迴應都沒有。

    雖然,他有邪神血脈這個超級外掛在身,不到兩個月時間修至第七境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在小妖后血脈完全覺醒,走出金烏祕境時,他便感覺到她的氣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這種變化或許還要早一些……也許,是在她強行將他按倒在地的那一刻……

    爲了復仇的執念和對力量的渴望,她似乎泯滅了自己的一切……包括情感與生命。

    她所渴望的力量已經得到,卻也冰封了情感,連生命都在快速的流逝……她靜靜的站在那裏,無聲無息,就像是一個最漂亮逼真的布偶娃娃。

    就在雲澈拼命想要怎麼撩撥她時,他的眼角灰影一晃,小妖后已瞬間遠去到了百丈之外。

    “啊……等等我!!”

    雲澈連忙施展幻光雷極,使出吃奶的勁追了上去。得到金烏血脈,邪神雷種,修得金烏焚世錄,又連續吸納了數月死亡火海的強大炎力,雲澈如今的玄力比之四個月前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此刻煉獄開啓,王玄氣息洶涌激盪,所施展的極限速度數倍於以往……但依然被小妖后越甩越遠。好在,過了一小會兒,小妖后的速度慢了下來,雲澈才終於勉勉強強追到了身後。看着她的纖弱的背影,雲澈心中默然一聲嘆息。從進入金烏雷炎谷,到今日終於離開,已是過去了四個月。四月的時間足以發生太多的事,她一定無比掛心如今的妖皇城已是怎樣的局勢……

    就如他,也在一直擔心着父母、蕭雲,還有整個雲家、慕家如今是否還安然……

    她的壽命,只剩下三年……

    三年……

    ——————————

    今日的妖皇城,的確如雲澈所猜想的那般,正在進行一件大事。

    因爲今天,是淮王……登基爲帝之日!

    四個月前,前來妖皇城參加妖后大典的天下羣雄依然全部在妖皇城,始終沒有離開。因爲妖后大典忽然中斷之後,他們卻沒有等到大典的繼續召開,卻是小妖后葬身金烏雷炎谷的驚天消息。他們苦等一個月,卻依然沒有小妖后的半點消息,也破滅了那些始終不願相信的人最後的僥倖與希望。

    一時間,皇城震盪,舉世皆哀。縱未見小妖后屍身,但妖皇……還是幻妖界最後一任妖皇的送葬之禮不得不舉行。小妖后的送葬之禮持續了整整一個月,而後的問題,便是小妖后之後,何人爲幻妖之皇?

    畢竟,無人爲皇,久之天下必亂。

    但隨着小妖后的“葬身”,世間再無妖皇一脈的繼承者。血脈最相近者,唯有幻妖王族。而幻妖王族之中,最有威望,最有勢力,最有資格的人……毫無疑問,是淮王府的淮王。

    而且,小妖后“葬身”後的這幾個月,妖皇城一切大小適宜都是由淮王府來主持,就連小妖后的送葬儀式,都是由淮王府來操辦。

    四個月的時間,淮王府的勢力爪牙以迅猛到讓人驚恐的速度延伸到整個妖皇城,幾乎所有的領域,都完全納入淮王府的掌控之中。在很多年前,妖皇城的人便深知忠於淮王府的勢力已超越小妖后,而此番淮王府真正露出獠牙,人們才真正知道淮王府已是強大到了何種地步……

    那些原本搖擺不定的勢力隨着小妖后的死訊傳來,全部爭先恐後的向淮王府投誠,唯恐晚了一步,一些本是忠於妖皇一族的勢力,也爲了保全自身,選擇向淮王府投誠。而之前就忠於淮王府的人,更是慶幸、得意到極限。

    依然死忠於“已滅亡”妖皇一脈的勢力,已是少的無比可憐……甚至被越來越多的勢力所遠離、孤立,甚至敵視。

    從兩個月前,“幻妖界不可一日無君”的呼聲便響徹整個妖皇城,隨之以極快的速度蔓延至整個幻妖界,淮王的忠名、美名更是鋪天蓋地的在整個幻妖界傳頌,妖皇城超過整整九成的勢力都紛紛聲明支持淮王爲帝。一時間,幻妖界的四海八方皆是“淮王”的呼聲,簡直被傳頌爲當世第一聖人,幻妖界新君的唯一之選,能讓幻妖界更勝妖皇時代的偉大新君……同時,還是目前擁有最接近妖皇一族血脈的人!

    到了今天,若是誰還反對淮王爲帝,簡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妖皇大殿,座無虛席。場面之盛,甚至要超過四個月前的妖后大典。來自幻妖界各大地域的城主、域主、宗主、羣雄做夢也想不到,他們不過是到來妖皇城參加妖后大典,卻停留了四個月之久,並經歷了小妖后葬身,新帝登基的波瀾起伏。

    天下羣雄齊聚妖皇大殿,他們每一個,都是幻妖界的中流砥柱,也足以代表着整個幻妖界。今日巳時,便是新皇加冕,淮王登基爲帝之時。而此時距離巳時,只剩不到一刻鐘,加冕儀式,近在咫尺。

    守護家族、各王府依舊處在大殿最核心位置,座次也和四個月前完全一樣。雲家、慕家也赫然在列。

    雲輕鴻就坐於雲家坐席之首,臉色一片異樣的平靜。慕雨柔就坐在他的身側,兩人的手一直緊緊相握,始終沒有鬆開過。相比較於妖皇大殿經久不息的喧鬧,整個雲家坐席,還有相鄰的慕家坐席死氣沉沉,整整半個時辰,卻始終沒有一個人說話。

    “淮…王…府…到!”

    隨着一聲尖長的叫喊,妖皇大殿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大殿之門。

    赤金色的大門被緩緩推開,淮王一身淡金色華服,在淮王府諸人衆星捧月般的簇擁之下,緩步踏進妖皇大殿。他神態從容,面帶微笑,明明舒展的眉宇之間卻又透着一股無形的威嚴……全身上下,赫然已頗具帝王威儀。

    沒有了小妖后,他赫然已是這幻妖之帝。

    “恭迎淮帝王!!”

    一聲高亢的大喊聲從核心坐席處響起,赫連家主赫連狂離坐而起,雙膝同跪,上身伏地,姿態簡直恭敬謙卑到了極點……當年先妖皇、小妖后在位之時,他都從未行過這等五體投地的大禮。

    這聲大喊也讓衆人如夢方醒,一時間,大殿中的人慌不迭的離席跪地,大拜相迎:

    “恭迎淮帝王!!”

    近十萬幻妖界頂級強者重疊在一起的喊聲直激盪的整個妖皇大殿久久發顫。淮王目光悠然的掃過大殿,將那些沒有跪地相迎的人和勢力全部記在心中,然後緩緩擡頭,姿態謙恭的道:“諸位快起,本王雖得衆位錯愛,推舉爲幻妖新君,但尚未進行加冕儀式,這聲‘淮帝王’還叫不得,這等大拜,更是受不得。”

    “小王斗膽……淮帝王此言差矣!”仲王拱手大聲道:“淮帝王爲我幻妖新君,是衆望所歸,天下所期,豈是‘錯愛’!小妖后駕崩之後,淮帝王維天下之序,平天下之亂,安天下之心,若無淮帝王賢能高德,妖皇城,乃至整個幻妖界如今必已大亂,在我等心中,縱然尚未進行加冕儀式,你也早已爲我等必將終生追隨效忠的帝王。今日之加冕……恕小王胡言亂語,不過是個昭告天下的形式而已!”

    “沒錯!仲郡王說的太對了!”

    “仲郡王所言,便是小王心中所想!”

    “淮帝王一統幻妖,壽與天齊!”

    “我等將誓死效忠淮帝王!!”

    ………………

    新皇加冕儀式尚未開始,淮王不過是剛剛現身,效忠的聲音已爭先恐後的充斥了整個妖皇大殿。而這,也無疑彰顯着淮王在小妖后駕崩之後,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與威懾力是何其的驚人……沒有人懷疑,幻妖界已是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可以阻擋淮王爲帝。向淮王效忠,這是最明智,也可以說是唯一的選擇。

    否則,無異於是在自取滅亡。

    “哈哈哈哈。”淮王手臂放下,長笑一聲,不再言語,大步走向了大殿盡頭的帝皇之位,在經過雲家坐席時,他雙目的餘光漫不經心的掃過雲輕鴻,嘴角,勾起一絲輕微的弧度。

    這四個月間,他爲正式爲帝之前,自然不好向身爲守護家族的雲家下狠手。

    但今日之後,任誰都可以想到,淮王必先針對的,便是雲家!到時,雲家輕則大衰,重則覆滅!

    雲輕鴻沒有向淮王下拜,整個雲家都沒有。他冷眼看着淮王和大殿中的一切,神情、眼神都冷漠的看不到一絲波動。從淮王踏進到他坐於皇座之上,他唯一的動作,就是緊了緊握着慕雨柔的那隻手。

    慕雨柔的手也同樣更加緊的握住了他,他們夫妻的心念,也早已緊緊的相連在一起。

    淮王爲帝已是無法阻止……就算拼上雲家所有人的性命也阻擋不了。但,眼前這個害死小妖后,害死他們兒子的人……他們豈能讓他就這麼輕鬆的如願。

    他們夫妻今日來到這裏,不是爲了妖皇一族,不是爲了雲家的尊嚴和意志……而是身爲父母,準備用自己的生命,來爲他們失而復得,讓他們思念、虧欠、喜悅、驕傲、悲傷的兒子……討回血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