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同淮王一起進入大殿的,皆是淮王府的人,雖然只到場百人,但其中僅僅是帝君,便多達二十個,實力之盛,讓強如守護家族都膽戰心驚。淮王府這些年所表現出的實力已是足夠驚人,但直到最近幾個月,他們才驚覺,淮王府之前所表現出的實力,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淮王府這數月以來又得到無數強者、勢力投誠,如今的勢力之大,已是無人敢想象。

    隨着淮郡王成爲淮帝王,淮王府,也自然將成爲“帝王府”,淮王府中每一個人的氣勢,也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輝染與輝夜隨同而來,兩人的目光,傲然的就像不可一世的孤鷹。因爲他們如今的身份,也是今非昔比。今日之後,他們將是幻妖界的皇子!整個幻妖界,都將以他們一族爲尊!

    淮王站在皇椅前方,在衆守護家族、王府、天下羣雄的注目下緩緩而坐。雖然在百年前,他便早已預料到這一天必然到來,但此刻登上這帝王之坐,承衆人之注目,看着天下羣雄匍匐在自己的腳下,他可以決定這裏所有人的生死,大殿外面,整個幻妖界未來的命運也掌控在他的手上……他依然不由得呼吸急促,血液在身體裏飛速的流動着。

    妖皇一族的時代已經結束,從今天時,這幻妖界,便是我淮王一族的天下!!

    他的身邊,四個衣着華貴的王族侍女捧着黃金之衣,與黃金之冠款款走近,立於左右。王族最高司儀緩緩走出,昂首而立,大聲宣讀:

    “昔太祖妖皇一統天下,幻妖萬年盛平。奈何,天降患禍,先皇薨逝,妖皇妖后皆遭遇厄難,妖皇一脈自此歸於五行,未留遺命,後繼無人,舉世皆哀。幻妖羣雄無首,久必生亂。幸得淮郡王心繫天下,展經天緯地之才,拔山超海之能,平慌亂,定人心,泯彌天恐慌於無形,萬民折服,天下歸心。且其身世之尊,無出其右,當爲新君,四海皆服!”

    “衆王當勠力同心,共戴新君;衆族當鼎力守護,尊爲天命;衆臣當悉心輔弼,同扶幻妖……”

    咚……

    一聲悠長的鐘鼓聲從殿外適時的傳來,司儀的聲音嘎然而止,隨之身體一側,聲音高亢了數倍:“巳時已到!新君加冕!”

    巳時加冕,午時祭神祭天,走過這個流程,淮王便會正式成爲這幻妖界的新一代君王。

    淮王傲然起身,雙臂張開,目光俯視着視線中的一切。身側的侍女向前,取下他身上的郡王錦衣,爲他披上繡着金烏聖神,象徵着幻妖帝皇的赤金皇衣。巳時加冕,午時祭神祭天,走過這個流程,淮王便會正式成爲這幻妖界的新一代君王。

    妖皇大殿衆人齊齊離座,屈膝下拜:“參見淮帝!淮帝天地同壽,日月同光!”

    有資格出現在這妖皇大殿的人,無一不是幻妖界最最上層的人物。看着他們的俯首臣服,便等同於看到整個幻妖界都跪服在腳下。等待這一天已經整整百年的淮王頭部微揚,盡情的享受着此刻的一切,享受着自己此刻帝王的風姿!隨着他目光悠然的遊移,他看到了大殿之中唯一不和諧的地方……整個妖皇大殿,唯有兩處坐席的人沒有下拜,一爲雲家,一爲慕家。

    “大膽慕飛煙、雲輕鴻!”司儀的怒斥聲也在這時響起:“新皇登基加冕,你們還不速速下拜!”

    這個司儀雖然也屬幻妖王族,但平時就是再給他一百個膽子,也斷然不敢呵斥雲輕鴻和慕飛煙。但今日可不同往昔……雲家和慕家本就與淮王府互相敵視,小妖后葬身後的這幾個月,雲家慕家更是“污衊”淮王害死小妖后,如今就算是傻子也該明白,淮王登基之後,必然會容不下雲家和慕家,而以淮王之勢,雲家與慕家又豈是對手。因而這司儀喊的是底氣十足,還生怕自己聲音小了。氣勢弱了讓淮王不滿。

    氣氛頓時冷凝,所有的目光頓時投向雲家和慕家的坐席。天下、蘇家、言家都是面露焦色,心中暗歎。

    “我爲何要拜!!”雲輕鴻猛然站起,一聲如雷霆般的怒吼炸響在所有人耳邊,讓每個人都嚇了一大跳。雲輕鴻忽然爆發的氣勢,又豈是一個小小司儀所能承受,他全身一抖,腳步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嘴脣一陣哆嗦,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雲輕鴻!”赫連狂大吼一聲,手指雲輕鴻,面帶怒色,眼眸深處卻是盈着嘲諷和冷笑:“新皇登基加冕,你卻做出這等分明藐視新皇之舉……你這是要造反嗎!”

    “造反?”雲輕鴻冷笑:“虧你還有臉在這妖皇大殿,當着天下羣雄之面說出這兩個字!造反……究竟是誰在造反!”

    “當然是你在造反!”九方奎起身,指着雲輕鴻大吼道。小妖后葬身,淮王登基,今後便是淮帝的天下,雲家本在四個月前的妖后大典上得勢,如今,卻是不足爲慮,而且一直在“自尋死路”,此刻,自然是落井下石,更是向淮帝表現忠心的時候:“雲輕鴻,你身爲守護家族雲家之家主,當以守護幻妖帝皇爲天命!今日新皇登基,你卻在這大殿之上……”

    “閉嘴!”九方奎話未說話,便被雲輕鴻怒聲打斷:“我雲輕鴻,還輪不到你一個無恥逆賊來教訓!我雲家當年隨太祖妖皇一起一統幻妖。若無太祖妖皇,便無鼎盛萬年的雲家!我雲家始終以守護妖皇一族爲天命,爲榮耀!萬年之間,從未有過片刻的異心!哼……他淮王算什麼東西!有何資格讓我雲家來守護效忠!你們同爲守護一族,卻將這害死小妖后的賊子奉爲新君……你們簡直讓列祖列祖黃泉蒙羞!!”

    “雲輕鴻!你好大的膽子!!”仲王跳了出來,一臉悲憤,甚至氣的全身哆嗦:“小妖后遇難之後,你三番五次污衊是新皇下毒手害死小妖后!但小妖后分明是在金烏雷炎谷遇難,而金烏雷炎谷封印開啓期間,新皇分明就在妖皇城,無數人親眼所見!世人皆知,一旦進入金烏雷炎谷,除非封印關閉,否則絕無出來的方法!你這污衊,根本是不攻自破,可笑之極!”

    “新皇寬宏大量,始終不與你計較,還要頂着你們雲家的無恥污衊主持皇城大事!而你雲輕鴻,竟如此不識擡舉,不知好歹,在這神聖莊重的神皇登基大典,不但辱罵新皇,居然還敢當着衆人之面,說出這可笑之極,根本無人相信的污衊之言!這不僅是逆君大罪,更是不將我們所有人放在眼裏!”

    仲王一邊說着,臉色已是氣憤的煞白,他向淮王一拱手,道:“淮帝,你對雲家寬容有加,奈何有人卻欺君太甚!小王身爲臣子,實在是看不下去!請淮帝下令,速將這謀逆之人拿下!”

    淮王卻是緩緩擡手,微微的搖了搖頭,輕嘆一聲,臉色露出些許的無奈:“雲家主,你對本皇素有偏見與誤會,本皇心知肚明。但你污衊本皇毒手害死小妖后,卻是滑天下之大稽。罷了,今日是本皇登基之日,本該大赦天下,不宜動怒,今日便依然不與你計較。待本皇祭天祭神,正式爲帝后,你若再如此冒犯……就算你是功勳累累的雲家之主,是妖王雲滄海之子,本皇也決不輕饒!!”

    雲輕鴻拒不下拜,大罵新皇,還當衆“污衊”新皇是害死小妖后之人……每一條,都足以被處以極刑。但淮王的處置,卻是寬厚之極。這當然不是他心胸廣闊到了如此地步,更不是他不想置雲輕鴻,置整個雲家於死地,而是雲家剛在四個月前,因雲澈而重振聲望,並且廣得人心。如今雲家在幻妖界的聲名之盛,要遠勝這萬年來的任何一個時期。他初登帝位,在完全穩固下來之前,在明面上對雲家動手絕不是個明智的行爲——即使是雲家主動觸犯。

    且此舉還能盡顯氣度寬宏,反襯雲家大逆不道。

    而云輕鴻又豈會買他的賬。他長笑一聲,忽然飛身而起,落在了大殿正中,手上紫光一閃,一把七尺長劍已抓於掌間,直指淮王:“不用等到那一日了,我雲輕鴻今日來此,就是爲了血濺妖皇殿!”

    雲輕鴻的舉動讓所有人大驚失色,整個妖皇殿頓時一片驚亂。包括淮王在內,他們做夢都想不到,一向沉穩、睿智到極點的雲輕鴻,竟會做出如此的舉動。赫連狂等人齊聲吼道:“雲輕鴻!你……你想幹什麼!!”

    “雲家主,不要衝動!!”蘇項南和言自敬驚聲喊道。蘇項南快速凝玄成音,苦苦勸道:“雲家主!馬上收劍!就算小妖后和令公子真的是被淮王所害……你要留得性命,纔有雪恨之日!這等不智之舉……不該是你雲輕鴻所爲啊!”

    對於蘇項南的傳音,雲輕鴻充耳不聞,毫無反應。他的身邊,慕雨柔與他並肩而立,全身寒氣激盪,眼眸中的寒意更是冰冷刺骨,聲音,充斥着她畢生最刻骨錐心的恨意:“淮王!是你害死了我的兒子……今日我夫婦就算拼上性命,也要你血債血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