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家主,快放下手中的劍……千萬不要衝動啊!!”天妖域主秦徵一邊前衝一邊喊道。任誰都聽得出,雲輕鴻夫婦的話中充斥的不僅僅是憤怒與怨恨,還分明帶着決絕的死志!

    他們今天……竟是要以命血濺妖皇殿!

    “衝動?”雲輕鴻劍指淮王,臉色一片冷毅的泰然:“我雲輕鴻,這一世從未如此冷靜過!我雲氏一族從萬年前開始,便爲守護妖皇一族而存在。但……短短百年,先妖皇、小妖皇皆被奸賊所害,如今,就連小妖后都遭了毒手……身爲守護一族,卻未盡守護之職,讓妖皇一脈徹底斷絕,如今,還要眼睜睜的看着害死妖皇族和我兒子的狗賊登基爲皇!我雲輕鴻身爲雲家之主,還有何面目苟存於世!”br/小說>

    “淮王,今日你若想爲皇,就先踩過我雲輕鴻的鮮血和屍體!”

    “雲家主!!”大殿之中驚聲迭起,任誰也沒想到這場登基大殿,竟會出現如此的場面。

    “雲輕鴻……你這是自尋死路!!”赤陽百烈大吼道。幾大家主已全部離座,在雲輕鴻夫婦的周圍形成合圍之勢,數十道強橫的氣息,也已悄然守護在淮王的周圍。

    “家主!!”雲家上下已全部驚慌失措,連他們也並不知道雲輕鴻今日會做出如此舉動。

    “不要過來!!”雲輕鴻卻是猛然擡手,阻止他們靠近:“這是我們夫婦的事,和雲家無關!雲外天,今晨我交給你的戒指,我雲家的家主令就在其中!從此刻開始,你便是雲家的新任家主!而我夫婦已脫離雲家,所做的一切事,都和雲家無半分干係!我只求今日之後,雲家能從此遠離妖皇城,縱然退避於世,也永遠不要效忠於這個狗賊!”

    “不!!”雲外天卻是斷然搖頭,然後飛身而起,在空中大吼道:“你纔是我雲家的家主!你的意志,就是我們整個雲家的意志!就算全天下人都說家主冤枉了淮王,但我們雲家子弟,絕不會懷疑家主的任何一句話!家主說是淮王府害死了小妖后,那就絕對不會錯!這等惡賊,不要說我們守護一族,即便是最普通的幻妖子民,也該以命相誅……”

    雲外天落在雲輕鴻身側,對淮王怒目而視:“淮王!你毒害妖皇,大逆不道!我的兒子,也是被你淮王府害死……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沒錯!家主之命,就是這世上最不容辯駁的鐵證!家主想要血染妖皇殿,怎能少了我們雲家子弟!!”

    “淮王!你害我雲家少主,害死小妖后……我雲家與你不共戴天!”

    “今日,我雲家便以鮮血和你的狗命,祭奠少主和小妖后!”

    ………………

    雲家子弟在最初的震驚和失措後,隨着幾個長老全部毫無猶豫的站到了雲輕鴻身後,準備以死相隨,他們全身的鮮血也隨之燃燒了起來。今日雲家到場僅百人,但全部恨火驟燃,站到了雲輕鴻的身後,沒有一個退卻與離開。

    “哈哈哈哈哈哈!”慕飛煙長聲大笑:“到底是雲家!就算被打壓了百年,也泯滅不了你們骨子裏的血性!好……好!!那我們今日,就好好的大殺一場!!慕家兒女們聽着!!”慕飛煙一轉身,雷霆般的吼聲直震顫的整個大殿隱隱發顫:“你們眼前的這個即將成爲我幻妖新皇的淮王,實則是害死小妖后,殘害妖皇一族的逆賊!這等逆賊,本該人神共憤,天誅地滅,但如今,卻在這妖皇大殿上受天下朝拜……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慕飛煙!!”嘯家家主嘯西風怒斥道:“十二家主中,你也算是最德高望重!沒想到竟然連你也如此污衊新皇!你既然說是新皇害死了小妖后……那你有何憑證!”

    “老子的話就是憑證!!”慕飛煙聲若驚雷:“你們同爲守護一族,卻早已不配此名!如今,更成爲這逆賊的走狗!一羣早已沒有了尊嚴和廉恥心的狗,有何面目在老子面前叫囂!”

    “你!!”慕飛煙這通大罵,讓圍着雲輕鴻的衆守護家主直氣的肺都要炸開。

    慕飛煙大手一揮,已是飛身而起:“慕家兒女!履行我們守護之命,向妖皇一族盡忠的時候到了……隨我痛痛快快的殺光這幫惡賊,將血灑遍這象徵妖皇榮耀的大殿,然後一起去另一個世界向妖皇一族請罪……怕死的,就給我滾到後面去!滾的越遠越好!”

    “哈哈哈哈!”慕雨白、慕雨青、慕雨空三兄弟齊聲大笑,臉上沒有半點對死亡的畏懼,反而充斥着徹底釋放,不許再隱忍的快意:“老爹,今天就讓我們一家殺個痛快!!”

    “淮王!就憑你也配在這妖皇大殿爲皇?就憑你也配穿上那身皇衣?還有你們這羣走狗,早已不配活在這個世上!你們犯下的罪惡和醜陋的嘴臉,蒼天和金烏聖神都清楚的看在眼中!我們今天的血只是一個開始……你們終將被天地所憤,不得好死!!”

    震撼整個妖皇大殿的咆哮聲中,慕雨白飛身而起,強橫到極點的帝君威壓毫無保留的釋放,他大吼一聲,手臂一揮,一條百丈冰索向合圍着雲輕鴻夫婦的人橫空砸下,

    慕雨白當先出手,而且是傾盡全力,毫無保留的出手……顯然慕家和雲家一樣,已是準備決絕的魚死網破!

    面對雲家和慕家的“自取滅亡”,淮王沒有半點“正中下懷”的快意,臉色一陣急劇的扭曲,他的憤怒絕不是裝出來的,而且他很清楚,雲輕鴻和慕飛煙這等瘋子般的舉動絕不是失去理智後的失控反撲,反而是他……最最怕出現的局面。

    因爲雲家和慕家現在絕不能動,否則這數個月以來,他早已動手……尤其是雲家!雲家之子、妖皇璽還有妖王遺體的歸來,不但讓雲家聲威大盛,還讓天下羣雄在感動與愧疚之下,心念都站在雲家這邊!他們雖不在妖皇城,卻代表着妖皇界各個地域的意志。這幾個月之間,幻妖界已是傳遍了雲家的忠貞之名。若他在登基初期動雲家,那必將遭受天下質疑,甚至憤怒。

    而今之勢,雲家已是決意魚死網破……雖然雲家對於是他害死小妖后沒有真憑實據,反而是他有“不在場證明”,但,雲家爲此,甚至不惜血濺妖皇殿……雲家偌大的萬年守護家族,若不是確定小妖后是被淮王所害,豈會如此!若不是對妖皇一族的忠誠,豈會如此!

    以淮王府之勢,雲、慕兩家縱然傾盡全力,也不可能殺的了淮王,反而會被淮王的勢力所滅。但這是他登基爲皇第一天!便滅手中家族中最忠誠不渝的兩族,他將要承受的輿論風潮可想而知!而“殺死小妖后的幕後毒手”,也會隨着雲家和慕家的滅亡,而深深的印入所有幻妖子民的心魂之中。

    雲家慕家無法拿出真憑實據,卻是以這種方式,在幻妖界所有人心中刻下對淮王的質疑,讓他的皇位,永遠別想坐的安穩。

    小妖后在時,他們萬般隱忍。而小妖后葬身,雲慕兩家萬哀之餘,沒有了退路,也反而沒有了顧忌!

    這不是他們不計後果的衝動之舉,而是身爲守護家族最後的榮耀!亦是身爲父母……對又一次沒有保護好自己孩子的錐心自責。

    “雲輕鴻……你真是太讓本皇失望了。”淮王全身一陣發抖,但事到如今,他已是別無選擇:“把這幫逆賊……全部拿下,格殺勿論!”

    轟!!!

    隨着慕雨白的出手,一團強橫至極的玄力在妖皇大殿的中心爆開。這是帝君級別,是當世最高級別的力量,在這樣的力量之下,那些來自妖皇城之外的人如一瞬間被捲入遮天風暴之中,被遠遠的震飛出去,全身氣血沸騰,幾欲昏厥。

    而這,還僅僅是帝君玄氣的餘波而已!!

    狂暴的氣流涌出妖皇殿,整個妖皇城,都可以聽到一陣沉悶的音爆聲。

    妖皇殿中驚呼連天,這個級別的力量,不是他們所能承受,更不是他們所能抵擋。

    帝君級別的交戰,在整個幻妖界都極爲少見。任誰都想不到,這等災難層次的戰鬥,竟會在妖皇大殿上演……而且還是搏命的死戰!誰都不會懷疑,這場帝君級別的死戰一起,縱然是堅如妖皇大殿,也會被很快完全摧毀。即使是偌大的妖皇城,也根本無法承受數十個帝君的恐怖力量。

    淮王那邊有七個守護家族,有數十王府,還有大量隱於暗處的絕世強者。而這邊,只有雲、慕兩家,實力無比之懸殊。七大守護家族,還有王府的強者從不同方位合圍而至,玄氣如海嘯一般涌至。但云、慕兩族全都是恨火燃燒,抱着決死之心,縱然勢弱,但每一個身上爆發的力量和氣息,讓那些被動而戰的人無不膽戰心驚。

    狂吼聲震耳欲聾,便如野獸的憤怒嘶吼,幾乎壓過了震天的氣爆聲。雲、慕兩家不過兩百人,在個個搏命之下,卻是硬生生將七大家族的合圍盡數割裂。

    “你們這些走狗!下地獄向妖皇贖罪去吧!!”

    暴喝聲中,慕飛煙整個人化作一道藍影,如一道流光般飛墜入七大家族的強者之中,霎時,一股冰寒、強橫到極點的玄力轟然炸開。

    這是來自七級帝君的憤怒之力,是足以摧毀小半個妖皇城的恐怖力量。震天般的巨響中,九方奎、嘯西風、林歸雁猝不及防,被震的飛身而退,脣角溢血,而幾十個霸皇以下的弟子軀體當成被轟成碎片。

    一個巨大的缺口在七家族的合圍隊伍中撕開,視線穿過這個缺口,便是直接看到了淮王的所在。雲輕鴻的目光一寒,全身雷光驟閃,整個人如一道奔雷般向淮王飛射而去……心有靈犀般,慕雨柔也是在同一時間驟然衝出,夫婦二人直取淮王!

    淮王站在那裏未有動作,目光一片低沉。他的前方,兩個慘白色的影子忽然如鬼魅一般閃現,隨着空間的戰慄,兩股幾乎一模一樣的冰寒的玄氣齊轟雲輕鴻夫婦。

    砰!!

    低沉無比的炸裂聲響起,一股幾乎凝化成實體的能量漣漪將雲輕鴻和慕雨柔遠遠震開。雲輕鴻伸手扶住慕雨柔的身軀,看着擋在身前的兩人,面露冷笑:“居然連你們,也成爲了淮王的走狗!”

    這兩個人一身白衣,面色慘白,長相卻是一模一樣,竟是一對孿生兄弟。能將雲輕鴻夫婦擋下,至少是帝君中期的玄力。這等實力,在幻妖界豈會無名。這對孿生兄弟一名白歸命,一名白歸魂,是幻妖界北疆無人可敵的最強者,在北疆是被奉爲神一般的存在,縱然在妖皇城,都幾乎無人不知其名。

    “各爲其主,何爲走狗?”白歸命面無表情道。

    “淮王之能之勢,比小妖后更適爲皇。何況小妖后後繼無人,不過是早晚之事。”白歸魂道。

    “若單純如此,你們尚可原諒!但淮王府害死小妖后,甚至先妖皇也極有可能是遭他們之毒手,你們依然如此,那便是泯滅廉恥和人性的走狗!”雲輕鴻沉眉道。

    白歸命冷冷道:“淮王野心雖盛,但絕不至於做出這等惡事。”

    “哈哈哈哈!”雲輕鴻大笑:“多說無益!今日無論是誰攔在我雲某面前,我都要他血濺當場!!”

    嘶啦!!

    雲輕鴻紫劍劈出,兩道湛紫色的致命劍輝切開空間,直轟白歸命白歸魂兩人要害。白歸命白歸魂臉色低沉,冰寒玄力對轟而至,隨着三人玄力的碰撞,一個徑長數十丈的紫色光幕瞬間形成,光幕之中,雷光玄力與寒冰玄力狂亂的碰撞轟擊着。

    雲輕鴻大喝一聲,青色的玄罡從左臂飛出,化作一道雷電紫劍,衝入了光幕之中,將白歸命白歸魂兩人的寒冰玄力不斷的切裂轟碎。

    雲輕鴻的玄力本就勝過白歸命白歸魂,再加上玄罡之力,雲輕鴻一人之力,便將對手直接壓制,甚至逼的兩人一時間手忙腳亂。本欲出手的慕雨柔動作一緩,在看到距離自己不過百丈的淮王時,目光頓時凝頓。

    “淮王……還我兒子命來!!”

    慕雨柔身影一轉,直取淮王,目光凝滿着刻骨的恨意,冰寒的玄力之中,甚至帶着一股連雲輕鴻都完全陌生的戾氣,她手掌的冰索就如毒蛇之牙,直點淮王的喉嚨。

    慕雨柔的動作讓雲輕鴻心中一驚,急聲吼道:“不要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