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在做什麼?」小妖后直接無視他的問題,冷冷的問道……她聲音中所帶的冰冷感近乎錐心,但並非是刻意為之,而是她向來都是如此。

    雲澈站起身來:「我在煉藥啊,你來這裡……」

    「煉藥?無鼎無爐無器,你如何煉藥?」小妖後面無表情的道。

    「別人不能,但不代表我不能。」除了最初那冷不丁的驚嚇,雲澈的神色已是恢復如常。要說目前整個幻妖界真正不懼小妖后的,也只有雲澈了,他一伸手,手指間夾著那枚他剛剛注視了很久的淡紅色丹藥:「小妖后,你來的正好。這枚丹藥,就是給你煉製的。」

    「給本后?」小妖后的眉角微微傾斜:「本后何需什麼丹藥!」

    「……這顆丹藥,融合了我能在這葯閣中找到的所有可以用來續命的靈藥和玄玉。」雲澈緩緩的說道,神色晃過一閃而逝的黯然:「我無法確定它能否延長你的生命,但至少……它的藥力很溫和,吃下去不會有什麼壞處。」

    小妖后目若寒星,毫無波瀾,神情間更是沒有絲毫的觸動,她長袖一甩,雲澈手中的那枚丹藥已她吸入手中,看也不看,直接丟入自己的空間:「念你一片苦心,本后便收下了。但今後不必再做這等毫無意義之事。本后的命數,是金烏聖神親口所言,連金烏聖神都如此斷言,這世間還有什麼力量可更改!這具身體的狀態,本后要遠比你清楚的多,你就算是用盡你們雲家萬年積累的所有靈藥,甚至耗盡這幻妖界所有的紫脈神晶,也不可能將本后的命延長哪怕一息……只不過是徒增無謂的浪費!」

    「你最需要做的,僅僅是為本后守住命數之秘便可,不告知任何他人!至於其他,不該你上心的事,你無需多事!」

    「不,」雲澈卻是直視著小妖后的眼睛,堅決的搖頭:「如果你只是小妖后,只要不涉及我雲家的利益安危,你是死是活我都懶得多管閑事。但……這件事,我無法不放在心上。我也絕不會允許你三年後便會命盡……因為你還是我雲澈的女人!」

    「……」小妖后眸光微漾,隨之驟然變冷:「放肆!雲澈,你可知就憑你敢對本后說出如此不敬之言,本后便可賜你死罪!」

    小妖后那恐怖的威壓,足以讓一個高等帝君都瑟瑟發抖,但云澈臉上卻是沒半點畏懼的神情,反而嘴角一扯,不緊不慢的道:「我就算相信世上有鬼,也絕不相信你會殺了我。你是小妖后……而我雲澈,是你小妖后的男人!而且嚴格上說,還是你主動強迫我的……」

    哧……

    尖銳的風將空間狠狠撕裂,雲澈眼前灰影一晃,一雙小手已牢牢的抓在他的脖頸之上……她抓的很緊,讓他徹底窒息,喉骨都幾乎要被捏斷。若不是小妖後身材太過嬌小,他已被雙腳離地的提起。

    「你真以為本后不敢殺你么!」小妖后的面容近在咫尺,她的眼瞳如星空一般深邃無盡,如冰獄一般冷徹心扉:「本后這最後三年,便是要用鮮血來

    (本章未完,請翻頁)清洗幻妖界。只要本后願意,無不可殺之人!而你,知道本后太多秘密,本就是該死之人!居然還敢在本後面前猖狂放肆!」

    一絲微微的血腥氣傳入小妖后的靈覺,她忽然看到,雲澈右臂的衣袖上,有著一道兩寸來長的血跡,而且從血腥氣來判斷,這道血跡出現的時間並不久。她雙眉微沉,隨之便移開目光。

    雲澈無法呼吸,全身更是如同被山嶽重壓,用不出半點掙扎之力,他的臉上逐漸浮上一層蒼白,但眼神,卻是沒有半點恐懼,用艱難,但清晰無比的聲音道:「我才……不相信……你會……殺我……」

    小妖后的眸光變得更加冰冷,聲音,也冷徹骨髓:「那你要試試看么!」

    「好啊……」脖頸上的小手在更加的收緊,讓他痛苦不堪,但他反而在笑:「讓我看看……你用什麼方式……殺我……」

    艱澀的聲音中,凝聚了雲澈所有可動用玄力的右手忽然閃電般的伸出,用力的抓在了小妖后微聳的胸脯上。

    頓時,一團柔軟的脂玉陷入了雲澈的手掌。小妖后的灰袍和裡衣都很纖薄,雲澈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受著掌間雪脂的形狀與柔軟……

    砰!!

    一聲轟雷般的巨響,雲澈的身體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然後「轟」的一聲砸在葯閣的牆壁上,直把用萬年玄玉堆徹的牆壁砸出一個三丈多的大洞,碎玉簌簌而落。

    雲澈在地上趴了好一會兒,才扶著碎玉勉強站了起來,捂著喉嚨,一邊咳嗽一邊得意的笑:「咳咳……還要逞強么……你根本就不可能殺我。」

    小妖后胸口起伏,身上盪動著凜然的殺氣。她轉過身去,冰冷無情的道:「本后不殺你,是因為你曾救過本后之命,更不願對不起雲家!金烏雷炎谷之事,本后不過是利用你的鳳凰與龍神體質來獲得可以復仇的力量,你竟以為本後會因此而對你產生男女之情?天真荒謬!」

    雲澈:「……」

    「本后今日不殺你,算是還了你當初救了本后那一命!但今日之後,若你再敢觸犯本后,再敢提到半句金烏雷炎谷之事,本后必將你……」

    小妖后的話在這裡忽然停頓,隨之,她冷冷的「哼」了一聲,身體周圍空間扭曲,整個人完全消失在了雲澈眼前。

    「呼……」雲澈的身體緩緩的滑下,然後重重坐倒在地。小妖后剛才那一下雖沒有下殺手,但出手絕對不輕,讓他全身氣血大亂,估計再稍微重一點,就足以讓他七竅溢血。

    「這女人……下手還真狠。」雲澈一手揉著喉嚨,一手按著胸口。他抬頭看著小妖后消失的地方,忽然有些失神的道:「茉莉,你說,我要不要給小妖后配製一些『仙脂玉液』?」

    「仙脂玉液?那是什麼?又是用來續命的么?」

    「倒不能用來續命。不過女子每天服飲一些的話,可以讓胸部變得更加豐滿,效果極好,而且不會有任何副作用。小妖后哪裡都好,就是胸有一點平……

    (本章未完,請翻頁)簡直和你的一樣平。嘶……」身上的疼痛讓雲澈一陣吸氣。

    「……」一股冰冷的殺氣罩住了雲澈的全身,茉莉低低的冷笑:「我本來還對你有那麼一點同情……現在真恨小妖后沒打斷你全身的骨頭!!」

    ————————————

    小妖后並沒有遠離,她再次現身時,出現在了雲家葯閣百丈以上的高空。

    小巧的玉手伸出,掌心之間,是那枚來自雲澈的淡紅色丹藥,她拿起丹藥,緩緩靠近自己的唇邊,驀地,她的動作忽然止住……從眼前的丹藥上,她忽然嗅到了一絲極其輕微的……血氣。

    她的眼前,瞬時閃過雲澈衣袖上的那道血痕……這絲血氣,和他衣袖上的血腥氣,完全一模一樣。

    小妖后的手臂垂下,一陣發怔,隨之身影一晃,消失在了那裡。

    雲澈總算是平復了氣血,站起身來,看著被砸爛的牆壁,一臉的鬱悶,這些萬年玄玉,可都是有價無市的寶物啊。這時,一股沉重的氣息從他身後傳來,他一轉身,看到小妖後去而復返,而她的臉上,分明盪動著……憤怒。

    「這枚丹藥,是你用自己的血煉製的?」小妖后拿起那枚淡紅色的丹藥,聲音無比低沉。

    沒等雲澈回答,小妖后已怒聲道:「你以為你的龍神之血是無所不能的嗎!你以為你有辦法忤逆金烏聖神都無法改變的命數么!」

    「……我不知道。但哪怕只有一點作用……」

    「你就會甘願不斷的用自己的血來為本后煉藥?」小妖后的眸光冰冷中透著淡淡的嘲諷:「你是否覺得如此做,本后就會感恩戴德,感激涕零?」

    「哼!你有時足夠聰明,有時卻又愚不可及!你以為這是在討好本后……」小妖后抬起手臂,手指間夾著那枚淡紅色的丹藥:「但對本后而言,若是不慎服下,那隻會被你的血污染了身體!」

    聲音落下,一團赤金火焰在她的掌間燃燒,將那枚用雲澈的血液所煉製的丹藥瞬間焚成灰燼。

    雲澈:「……」

    「哼!」小妖后甩下手臂,轉過身去,如霧化一般再次消失在他的眼前。

    「唉……」雲澈搖了搖頭,嘆息一聲,低低的自言自語道:「何必要這樣呢……我可是要比你……更加的了解女人啊……」

    ——————————

    雲家葯閣之上,小妖后伸出手掌,緩緩,將一枚淡紅色的丹藥納入唇間,輕輕的咽下……一股柔暖的氣息頓時蔓延、溢滿她的全身。她浮空而起,向妖皇城中心而去,茫茫高空,她形單影隻。這一百多年來,她也一直都是一個人,或許早已習慣。

    只是今天,她的孤獨之中,似乎隱約摻雜了一絲從未有過的落寞和酸澀……

    ——————————

    ——————————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