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小妖后歸來七日之後,四個月前中斷的大典如期繼續,被大面積損毀的妖皇大殿,也在這七日之間得到了足夠程度的修整。[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相比於四個月前大殿中私語不斷,兩派勢力激烈相爭,今日的妖皇大殿人數更多,卻是一片死寂,安靜到了基本連喘息聲都聽不到。核心坐席的位置也出現了顯著的變化,守護家族的首席,寫著大大的「雲」字,而四個月前居於首席的赫連一族……此時以赫連狂為首,所有家族頂層人物全部跪在大殿中央,連座位都沒有,那些投誠於淮王府的勢力,無論守護家族、還是王府、還是其他中大勢力、或者名震天下的絕世強者,全部老老實實的跪在那裡,戰戰兢兢的承受著小妖后冰冷的威壓。

    「蕭雲的封王儀式準備的如何了?」

    「回小妖后,已全部準備妥當,封王儀式明天便可進行。只是……蕭王王府安置何處,還請小妖后指示。」

    「自然是離雲家越近越好。」

    「是……微臣已明白。」

    「蕭王蕭雲今年二十有二,尚未婚娶,既已成王,這王妃之事,也確該早日思慮。」小妖后目光轉向天下一族:「天下家主的愛女天下第七今年剛滿雙十年華,花容月貌,天資不凡,且尚未婚配,本后素聞其與蕭王早已情投意合,兩情相悅,實為天作之合,本後有意將天下第七指婚蕭王,不知天下家主意下如何?」

    小妖后的話讓蕭雲嘴巴大張,半天回不過神來,天下第七更是直接「啊」的一聲,雙手緊緊捂住嘴唇,激動欣喜的滿臉紅霞。天下雄圖連忙離座:「小妖后親自指婚,是小女平生之幸,雄圖自然毫無異議……雄圖替小女謝過小妖后盛恩。」

    「天下第七謝過小妖后盛恩。」天下第七盈盈下拜,臉上久久不散的紅霞彰顯著她內心濃濃的羞喜。

    「喂……老七,矜持……矜持啊!」天下第五扯了扯天下第七的衣角,無力的說道。

    「矜持你妹!」天下第七低著聲音,惡狠狠的道:「你們以前欺負我雲哥哥的賬,我還沒和你們好好算呢,哼!」

    「你不就是我妹么。」天下第五小心嘀咕道,心中更是糾結萬分……誰能想到,當初妖皇城人人嘲諷的「天玄野種」,如今居然……唉,真是世事無常……不過以蕭雲那小子的性格,應該不至於記恨我們以前對他的對待吧……額,應該不會……畢竟拋開他那時的身份,他的性格,以及對待老七上還是極好的。[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蕭雲也連忙離座,強壓激動道:「蕭雲萬謝小妖后賜婚,蕭雲定一生不負七妹reads;。」

    說著,他不自禁的看向天下第七,兩人的目光碰觸在一起,天下第七向他一吐舌頭,做個鬼臉,縱然眾目睽睽之下,笑顏依舊燦爛的如百花盛開。

    小妖后微微點頭:「如此再好不過。雲家主,天下第七為天下一族最寶貴的明珠,你們雲家的聘禮,可不能輕了。」

    雲輕鴻起身,笑著道:「這是自然。雲某對天下家的公主本就甚是喜愛,此事若成,我雲家當真是雙喜臨門。待選得吉日,雲某攜重禮,親自登門為蕭兒提親。」

    一雙雙艷羨的目光落在天下雄圖的身上,天下雄圖雖然正襟危坐,但滿臉紅光卻是遮掩不住,心中更是一陣翻騰……當初,他一想到女兒和雲蕭的事,腦袋就炸毛,而如今,女兒能嫁給蕭雲,卻幾乎成為整個天下家族的造化。因為如今的蕭雲已今非昔比,如今的雲家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大典很快過去了兩個時辰,與淮王同流的那幫人也都跪了兩個時辰,整個過程跪在那裡一動不敢動,別說插話,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就如一群等待著審判的犯人……哦不,他們本就是罪人!

    這時,小妖后的目光,忽然轉向了大殿中心,原本平和的眸光,也霎時陰冷了下來。

    跪在那裡的人雖然都沒有抬頭,但小妖后的威壓卻如最陰寒的刀刃貼在了他們的喉管之上,讓他們全身一激靈,慌忙把頭更低的垂下,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本后要你們十日之內誅盡淮王九族!如今七日已過,你們做的如何了?」

    小妖后與他們說話的音調,和與雲家、天下一族時的全然不同,低沉的讓他們窒息。

    小妖后沒有指定問的哪個人,跪在最前方的幾個家主連忙爭先恐後的道:「回……回小妖后,淮王府父四族、母三族、妻二族已全部誅殺,一個都沒有留下……」

    「那些駐守在外城的,也都全部剿滅,請……請小妖後放心。」

    「屍首已按小妖后吩咐,全部在城門前公開焚滅……寸草未留。」

    「小妖后之命,我等縱然萬死也絕不敢怠慢……」

    赫連狂手忙腳亂的拿出一支玉簡,雙手高抬:「淮王府的地下深處,有一間未被焚毀的密室,在裡面找到這支玉簡……裡面銘印的是淮王府的『墮炎魔功』……小妖後身負神力,這墮炎魔功當然沒資格入您之眼。只是,這玉簡的最後,記載著一種血遁之術……應該,就是明王那日逃走時所用。」

    小妖后月眉稍動,一伸手,赫連狂手中的玉簡已飛到她的手中。坐在雲輕鴻身側的雲澈也將目光注視到那支透著陰氣的玉簡上。那日明王所用的血遁之術很是詭異,以小妖后之能,都沒能辨清他遁去的方位。但若參透明王所用的血遁之術,下次再落到小妖後手中,他便插翅難飛reads;。

    小妖后直接將玉簡鋪開,在其最後,果然看到了一門詭異的血遁之術,她淡淡掃了幾眼,便合上玉簡。

    「小妖后,白某在清剿淮王餘孽時,也有所發現。」白翳也連忙向前,雙手高抬起一支更大的玉簡:「這枚玉簡也是在淮王府地下密室所獲,上面銘刻著所有……所有……」說到這裡,白翳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才接著道:「所有投誠淮王府之人的名單,請……請小妖後過目。」

    在場不少人的心臟猛的一抖,全身冷汗涔涔而下。

    「不必看了!」小妖后卻是看也不看那玉簡一眼,沉聲道:「將名單交予刑王府。並傳令下去,所有在名單上的人,限三日之內,以自己的血寫下認罪書,釘於北城牆之上,公示三年!如此,本后可暫饒一命,不再追究。但若三日後,名單上哪個名字未在城牆上留下血書,則視為淮王府餘孽……格殺勿論!」

    又一道血淋淋的修羅令,從小妖后的口中無情的下達,也讓大殿的空氣驟然變冷。

    雲澈的目光頓時亮了起來。因為小妖后的這個命令很是高明。因為除了白翳,應該沒有人知道那名單上到底寫了哪些名字。那個玉簡雖然很大,但定然沒有寫全,但那「格殺勿論」的血令,卻是讓任何與淮王府有染的人都不敢抱有僥倖心理,會乖乖的將自己的罪行,用自己的血供認在城牆之上。

    如此一來,那些目前未知的曾經投誠淮王府的人,也將全部清清楚楚的暴露。

    不過對於眾守護家族和王府,卻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氣。只要一份血書,便可饒恕,這簡直是喜出望外的結局。但他們才剛大喘了一口氣,小妖后的下一句話,讓他們連心帶膽都猛的提了起來。

    「至於名單上的守護家族與王府,就不必寫血書了。」小妖后的聲音陡然轉厲:「他人依從淮王府,尚可視為隨波逐流。而你們作為幻妖界的支柱與棟樑,卻逆我妖皇,反心昭然!根本罪無可赦!若就此輕饒,本后豈對得起幻妖子民!豈對得起讓幻妖界有今日之安的列祖列宗!」

    如同一盆來自冰寒煉獄的水澆下,七家主和諸王從頭頂涼到腳底。一個年邁的郡王帶著哭腔哀喊道:「小妖后,小王自知有罪,但淮王府這些累累罪行,小王著實不知啊……」

    「不必再說了。」小妖后冷冷打斷他的話,站起身來,伸手在皇椅上一拍,頓時,隨著一陣轟隆隆的響動聲,皇椅右側,一扇隱蔽的石門緩緩而開,石門之後,是一間寬大,但光線有些昏暗的石室。

    這個石室平時很少打開,只有在商議機密大事時,才會偶爾動用。

    「大典至此,本后已無他事。」小妖后側著身體,面無表情的道:「眾位即刻散去吧,遠道而來的各位今日下午便可啟程返回。」稍一停頓,是變得冰冷的聲音:「有罪的守護家族和諸王留下reads;!」

    聲音落下,小妖後轉過身去,帶著一股寒風,走入石室之中。

    小妖后宣布大典結束,與上次中斷時一樣的突然和任性。一些人本還想說什麼,但一聽小妖后最後一句話,頓時全部閉上嘴巴,再也不敢多言,小心離開坐席,邁動身體,井然有序的走出妖皇大殿。

    「大哥,你不準備……走么?」看著端坐在那裡,老半天沒動的雲澈,蕭雲試探著問道。

    「哦,我還有點小事,想和小妖后單獨商議一下,不用管我了。」雲澈手托下巴,一臉神秘的道。

    「可是……」現在想到「小妖后」這三個字,蕭雲和大多數人一樣,都會不自禁的打個寒顫。小妖后明顯不讓其他人留下,要專門解決守護家族和王府的事,他生怕萬一雲澈再觸怒了小妖后……

    「都說了不用管我,趕緊找你的七妹去!」雲澈一陣甩手:「她離開的時候可是起碼朝你這裡回了七八次首,你再不追上去,小心她一生氣,不肯嫁你了。」

    「呵呵,」雲輕鴻淡淡而笑:「蕭兒,我們走吧,你大哥留下來定然有他的理由,不用過多擔心。還是先關照好自己吧,可是有不少人呆在外面沒遠離,專門等著向你這個新王搭話呢。」

    「啊?」蕭雲一轉頭,果然看到大殿門口,有不少人刻意的放慢動作,不斷的用眼神瞄向這邊。

    「走吧。」雲輕鴻拉著蕭雲起身,然後向雲澈微微一笑,卻沒有多問什麼,緩步離去。

    很快,人流散盡,大殿之中只剩下跪了一地的守護家族與諸王,沒有小妖后的命令,他們無人敢起身,每個人的額頭上,都布滿著細密的冷汗,他們不斷用顫巍巍的手臂擦拭,但剛擦拭玩,冷汗便很快再次成股的流下。

    雲澈掃了他們一眼,目光之中沒有半點憐憫,他施施然起身,不緊不慢的走向小妖後進入的石室。

    ————————————手機用戶請訪問m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