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十斤……哦不,二十五斤紫脈神晶入了雲家藥閣,雲家上下一片久久不息的歡騰。至於那一百顆霸皇丹,雲輕鴻還未公佈出去,因爲這是個簡直比三十斤神晶還嚇人的重磅炸彈,連他自己,都還未從百顆霸皇丹帶來的震驚中完全平息下來。

    原本,茉莉所需要的七十斤紫脈神晶,對雲澈而言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今日之前,他別說得到半點紫脈神晶,連是什麼樣子都沒見過。而今日,卻是一下子入手了整整三十斤。

    “這樣一來,就還差四十斤了。”雲澈滿足的道:“六年前,在你提到七十斤紫脈神晶的時候,我被嚇的夠嗆。沒想到,纔過去了短短六年,我竟然能一下子得到這麼多……畢竟我名義上,還是雲家的少家主,所以總要留下一半的。你放心,剩下的四十斤……一定不會需要太久的。”

    “……你的意思,這三十斤紫脈神晶,是留給我的?”茉莉用一種怪異的語氣說道。

    “當然啊。七十斤紫脈神晶,這可是當初我鄭重答應你的。”

    茉莉語氣平淡的道:“那你可知這三十斤紫脈神晶是什麼概念?它可以鑄造上百個對這個世界而言最高等的大型玄陣!可以讓一個大型玄舟持續飛行數百年!可以煉製無數最高等的靈藥。而且……你有龍神之軀,有荒神之力守護,完全可以直接吸收其中的靈氣!你就算再也不修煉,單純只靠吸收其力量,玄力都可以在十幾年之內,突破至君玄境巔峯,甚至超越小妖后,都不是沒有可能。”

    “你確定還要全部留給我嗎?”

    三十斤紫脈神晶是個什麼概念,茉莉要比雲澈清楚的多,尤其是對於雲澈,更是神物中的神物。由於紫脈神晶中的力量太過高等和強大,根本不可能直接吸收,強行吸收,輕則傷及玄脈,重則爆體而亡!一般玄者吸收紫脈神晶的力量,都要經過層層煉化,還必須有數個君玄境的強者在側輔助,整個過程還要小心翼翼,最終真正納爲自己力量的,尚不足一成……而一斤紫脈神晶縱然不足一成的力量,也抵得上普通玄者百年,甚至數百年的辛苦修煉。

    而云澈則不同,他有龍神之軀,有鳳凰和金烏血脈,有大道浮屠訣護身,完全可以直接吸收紫脈神晶的力量……十幾年的時間便可直接到君玄境後期,立於當世的巔峯,無需任何的修煉和歷練。這對任何一個玄者而言,都是根本不可能抵擋的誘惑。

    而云澈,卻是緩慢而堅決的搖頭:“在爲你攢夠七十斤紫脈神晶之前,除非涉及救命,否則,我是絕對不會動的。”

    茉莉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一聲淡淡的輕哼:“哼,算你還有點人性。”

    “~!@#¥%……有點人性是什麼意思?難道我以前在你眼裏是禽獸?”雲澈瞪眼叫道。

    “難道不是?在別人眼裏,你光環加身。但你那些禽獸、色魔、變態、卑鄙、無恥的行徑……難道還能瞞過我麼!”茉莉不屑的冷笑。

    “……”雲澈老臉通紅,半天憋不出一句話來,還頗有些欲哭無淚。茉莉的靈魂依附於他的命脈而存在,每一息都是形影相隨。如今整整六年,別說他的一切她都會看的清清楚楚,現在基本他在想什麼,她都能猜到**不離十。

    這世上,除了雲澈自己。茉莉無疑是最爲了解他的人……無論是他的正面,還是陰暗面。

    不過,這麼多年來,雲澈還是第一次從茉莉口中聽到了一個對他的正面評價,也算是個莫大的安慰了……如果“還有點人性”是正面評價的話。

    ————————————

    第二天,雲澈剛給雲輕鴻輸完天地之氣,便接到蘇項南帶着蘇止戰到來的消息。

    蘇家家主帶着少家主登門拜訪,雲輕鴻自然要親自接待。不過剛寒暄幾句,蘇項南略有些拘謹的道:“不知……令公子可在家中?”

    “澈兒?不知蘇大哥找澈兒何事?”

    “是這樣……家父百年前因一時衝動急躁,強行衝擊天門、地門、宮門三大玄關失敗,反造成三玄關重創,不但永久閉塞,而且玄氣運轉時若是控制不好,觸動這三玄關,便極有可能引發玄氣動亂……痛苦尚在其次,可怕的是會讓內腑頻頻受創。我們蘇家這百年也想過無數的辦法,請過上百位有着顯赫名望的名醫神醫……但天門、地門、宮門都處玄脈核心,若無絕對的把握,稍有不慎,就會造成玄脈受創,這些所謂的神醫也全部不敢妄動……家父之事,雲兄弟應該也有所耳聞。至今已是百年,我們仍是無計可施。”

    蘇項南之父蘇弘博,亦是蘇家的老家主,百年前,是位列幻妖界十大至尊強者之列。他玄關受創的事,雲輕鴻自然知道,妖皇城也基本人盡皆知,因爲那可是最有名的強行衝擊玄關而導致玄關重創的反面教材,偏偏這受創的三玄關又都是位於玄脈核心之位。

    雲輕鴻若有所思的點頭,緩聲道:“看蘇大哥神色焦急,莫非,蘇前輩玄關之創又有惡化?”

    “唉。”蘇項南一聲低嘆:“家父前些時日得知淮王府的毒謀,以及先妖皇、小妖皇慘死的真相後,悲痛自責,恨自己受玄關之創所累,妖皇一族承如此大難,卻百年之中無知無覺,毫無建樹,衝動之下,欲將壓制了幾十年未敢突破的玄力強行突破……結果突破過程中因觸及受創玄關,讓玄氣大亂,反噬自身,造成了極重的內傷……傷尚在其次,總有痊癒之日,但玄關之創讓家父百年身痛心疲,如今更是……唉。”

    “蘇前輩之傷,的確是一大憾事。”雲輕鴻也嘆了一聲:“蘇大哥此來的目的莫非是?”

    蘇止戰向前一步,躬身道:“雲叔叔,聽聞雲少家主有着卓絕不凡的醫術。您玄脈枯竭,身中寒毒二十年,所有神醫都束手無策,雲少家主卻只用短短兩月,便讓您痊癒。雲叔叔那日親口所言,他連精血受損,都能予以痊癒……如此醫術,說不定,可以有辦法醫好我爺爺的玄關之創。”

    蘇項南也拱手,懇求的道:“那日聽聞雲兄弟提及令公子醫術,當真驚爲天人。家父受玄關受創之苦整整百年,讓家父擺脫此苦,一直是我蘇家百年來最大的心願,直到百年已過,早已成爲奢望……若是令公子有辦法醫好家父,我蘇項南……定會終生感激不盡。”

    在他們提及蘇弘博之傷時,雲輕鴻就猜到了他們的來意,畢竟,雲澈有着卓絕醫術的事,可是他刻意傳播出去的:“蘇大哥言重了。我這就喊澈兒過來。不過澈兒方纔剛剛爲我完調理傷勢,應該有些疲憊了……”

    “沒關係,我現在精神好的很。”

    雲輕鴻話音未落,雲澈的聲音便已從廳外傳來,他大步走了進來,直接對蘇氏父子道:“蘇家主,蘇大哥,我的確是稍通些醫術,若能醫好蘇老前輩的頑疾,當然是義不容辭,我現在便隨你們去蘇家一趟吧。”

    雲澈適時出現,非但沒有半點推辭,反而直接應承下來,神情更是格外的淡然而篤定。若無足夠強大的醫術和自信,又豈會如此……抱着希望而來的蘇氏父子心中的希望頓時放大了數倍。蘇項南感激的道:“雲少家主,無論如何,蘇某先謝過了。”

    “蘇家主太客氣了,直接喊我雲澈便好……”

    當下,雲澈便隨着蘇項南和蘇止戰前往了蘇家。

    蘇家作爲十二守護家族中勢力排行前三的鼎盛家族,自然底蘊雄厚,氣勢非凡。還未臨近蘇家大門,一股凌厲的劍氣便已撲面而來,隱隱可以聽到陣陣低沉的風嘯聲。蘇家以劍爲武器,修煉的是極強的風屬性玄功。四個多月前蘇止戰敗赫連霸的那招“風神劍”震驚全場,也讓雲澈記憶深刻。

    進了蘇家大門,雲澈毫無疑問的遭到了蘇家上下的圍觀。畢竟,這段時間以來,“雲澈”已是整個幻妖界最響亮的名字,聲望之高,幾乎已超過了所有的守護家族。

    “父親,這位就是雲家少家主雲澈。”

    “晚輩雲澈,見過蘇前輩。”雲澈向前行禮道。

    蘇弘博從病牀上緩緩坐起,作爲一個強大無比的後期帝君,他的臉上卻是稍顯蒼老,臉色有些蒼白,氣息也極爲虛浮,在打量着雲澈時,本沒多少精神的眼睛才恢復了些許的光彩,他緩緩點頭,讚歎道:“好一個少年英傑。老夫這段時間,聽到的最多的,可就是你的名字。可惜身體不爭氣,兩次大典,都未能到場,未能親眼目睹你的光彩,實爲一大損失啊。”

    “前輩言重了。”雲澈向前一步,道:“晚輩在醫術中稍有造詣,這次是受蘇家主所託而來。先讓晚輩探視一番前輩的玄關如何?”

    “呵呵,唉。”蘇弘博先是一笑,隨之又黯然一嘆,道:“只怪老夫當年氣盛,又自視過高,方纔釀得苦果,如今已是整整百年了,那三大玄關已是從當初的重創,變得徹底毀廢,怕是已根本沒有辦法……你能爲老夫而來,老夫已是感激,如若事不可爲,你也無需勉強自責。”

    從蘇弘博的神情和言語上,顯然他對治癒傷廢的三大玄關根本早已不抱有希望。雲澈微笑一聲道:“蘇前輩無需悲觀,先讓晚輩看一下你的玄關傷勢吧。”

    雲澈來到蘇弘博牀前,站到了他的背側,伸出左手,微凝玄氣。這時,蘇項南出聲提醒道:“雲賢侄,可否需要脫掉上衣?”

    “哦……不用,隔衣就可以。”雲澈毫無遲疑的道,心中一陣嘀咕……騙傾月老婆和冰雲仙宮那些冰美人們脫脫衣服也就罷了,一個大老爺們脫個毛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