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輕鴻收斂氣息,放輕腳步,準備離開密室。在他走到密室出口時,一束灼目的紫光忽然閃爍而起,伴隨著一聲尖銳到刺耳的嘶鳴聲。

    雲輕鴻下意識的回首,赫然看到,雲澈的身體周圍,竟出現了十幾道扭曲閃爍的紫色雷光,而這些雷光在以極快的速度增多,不多時,已是達到百道……直至數百道……上千道,讓雲澈整個人,都沐浴在了混亂肆虐的雷光之中。

    而雲澈在這時,緩緩的伸出手來,掌心向上……一團球形雷電,在他的掌心之中快速的孕生,一直成長到拳頭大小,它呈現著極為深邃的紫色,所釋放的氣息暴躁而輕靈,但帶給人的感覺卻不像是純粹的力量體,就如一個鮮活的生命一般。

    「雷……靈!?」雲輕鴻震驚的當場失聲。

    雷靈,是自身的玄脈和雷電元素達到極高的親和力,才能衍生的雷之靈體,而一旦能衍生雷靈,便意味著雷電玄力的造詣到達了另外一個全新的境界,無論是雷電玄力的凝聚、釋放速度,還有其威力,也都將不可同日而語。它是雷電玄力的造詣之中,一個極其顯著的分水嶺。

    雲輕鴻修鍊紫雲功整整三十年之後,以自身的玄力成功孕育出第一個雷靈,同時還震動了整個雲家……乃至整個妖皇城。因為縱觀整個雲家歷史,三十年,是從未出現過的奇迹。

    而雲澈,今天才是剛剛接觸紫雲功,別說三十年……連三刻鐘都不到啊!

    這已經不是奇迹……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難道,他曾經修鍊過其他雷系玄功,所以玄脈對雷電元素已經有了極高的親和力?但……他之前在和他人交手時所施展的玄力,分明沒有絲毫的雷電氣息!他自己也曾說過從未修鍊過雷系玄功,再加之他的玄力主屬性為火,雷火相剋,本就對雷電之力有著本能的排斥才對……退萬步講,就算他真的修鍊過,而且從娘胎里就開始修鍊……滿打滿算也才二十年出頭……

    雲輕鴻心潮劇烈起伏,在那裡足足呆站了很久,才回過神來,離開密室,並在密室的大門前設下了一個只可出不可進的結界。

    ——————————

    隨著淮王府的覆滅,妖皇城的腥風血雨總算過去,城牆之上,掛滿了密密麻麻的血書,每一份血書上的署名,都曾赫赫有名,甚至名震幻妖。而被小妖后制裁的守護家族與王府,也全部變得老老實實,尤其是被小妖後下了奴印的那一些家主和郡王,向小妖后,向妖皇族效忠,成為了他們餘生的全部。

    妖皇城平靜了下來,在小妖后的命令之下,幻妖界各大勢力、城域都開始搜尋明王的行蹤。雲澈白天定時為雲輕鴻療愈身體,晚上則在密室參悟紫雲功……除此之外,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去「招惹」小妖后……雖然每次都是被以各種方式轟出來,但絕對風雨無阻。

    這一天,雲澈從密室中出來時,已是日上三竿。一走出密室大門,他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層面極高,還無比濃郁的靈氣。單單是接觸到這股靈氣,全身少許的疲憊感便直接一掃而出,五感都變得格外清明,就連玄脈中的玄氣也從安靜中蘇醒,變得興奮起來。

    「是紫脈神晶的氣息。」茉莉說道:「而且,是極大量的紫脈神晶。」

    極大量……紫脈神晶!?

    雲澈去過數次葯閣,但在其中,卻從未發現紫脈神晶的存在。畢竟,這百年以來,雲家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高級玄晶根本入不敷出。而今天,竟忽然出現了如此濃郁的神晶氣息,難道是……

    雲澈循著氣息,來到了家族議事大廳,看到雲輕鴻,還有一眾長老都在其中,大廳的中心,整齊的擺著十幾個黑玄玉盒。而縱然是最上好的黑玄玉,也無法完全阻擋那濃郁到極點的力量氣息。

    「澈兒,你來的正好。」雲輕鴻笑著道:「這是那七族送來的紫脈神晶,每一家五斤,不多不少,剛好三十五斤。另外,在淮王府的密室中搜出整整二十五斤紫脈神晶,小妖后全部賞給了我們雲家。加起來,一共是六十斤。」

    「六十斤……那可是紫脈神晶啊!我們雲家就算只入不用……也要積累整整數百年,甚至近一千年啊!」一個雲家長老激動的道。

    「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樣。」一個靠的稍近的長老雙手都直哆嗦。

    大廳中的所有人無不是臉色潮紅,激動的情緒久久無法平靜。他們屬於幻妖界最最頂端的家族,是幻妖界最上層的存在,但縱然是他們,也一生都未曾見過如此多的紫脈神晶。

    六十斤,這並不是一個很大的重量數字,但落在「紫脈神晶」上,卻是誇張到極點,能將一個玄道強者都驚到昏厥的天文數字!在整個幻妖界,對超過九成九的玄者而言,紫脈神晶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神物,終生連見到都是奢望。

    雲澈也是第一次見識到這傳說中的紫脈神晶。黑玄玉有著極強的隔絕能力,裝載紫脈天晶,都可不讓它的氣息泄露半分,但紫脈神晶在其中,都能溢出如此濃郁的靈氣,可想而知其中蘊含著多麼龐大和密集的力量。尤其是此時離的近了,更是濃郁的讓他幾乎如同處於靈氣的海洋之中……他毫不懷疑,這股靈氣,已將整個雲家都完全籠罩其中。

    這還是被封在黑玄玉中的紫脈神晶!

    「那七個家族已經拖了好幾個月,不讓他們交利息,算是對得起他們了。不過……這麼多紫脈神晶,為什麼不馬上放入葯閣?留在這裡,靈氣外溢,實在是有些可惜啊。」雲澈說道。

    「呵呵呵,」雲斷水淡笑一聲,道:「少家主,我雲家能忽然得到如此多的神晶,可都是因為你。若不是少家主,我們家族別說神晶,現在還能否存留於妖皇城都是未知。所以,包括家主在內,我們所有人都認為,唯有少家主,方有資格處置這些紫脈神晶。若少家主未發話,我們任何人都無權利妄動。」

    「沒錯。」其他長老也全部是跟著點頭,一副深以為然的神情。

    雲澈當初以紫脈神晶為賭注,當然不是隨意提出,因為他本就需要大量的紫脈神晶。他向前一步,道:「既然這樣的話,我也就不矯情了。我因為某個重要的緣由,的確是需要大量的紫脈神晶。那麼……這六十斤紫脈神晶,我想取走三十斤,其他三十斤歸於家族,不知各位……可否應允?」

    「哈哈哈哈。」雲外天大笑起來:「少家主這是哪裡的話,你就算是將這六十斤全部取走,也是天經地義,理所應當,我們全族上下,都不會有半個人有異議。而少家主只取三十斤,留了整整一半給家族……這對全族而言,已是莫大的恩賜,我們豈有不應允之理。」

    「大長老所言,便是我們心中所想。」其他長老也都笑了起來……對他們而言,雲外天說的半點沒錯,就算是雲澈全部取走,也是理所應當。而留下整整一半,這已是讓人無法不折服的魄力。

    (本章未完,請翻頁)「那我就卻之不恭了。」雲澈直接向前,取了剛好三十斤紫脈神晶……為防止被紅兒偷吃,他先把這三十斤紫脈神晶放入空間戒指中,再放入天毒珠之內。

    「另外,對於這三十斤紫脈神晶,我還有個提議。」雲澈面向所有道:「取其中二十斤分成四份,一份五斤,然後分別送予慕家、天下、蘇家、言家。」

    「啊?這……」雲澈的提議讓眾長老愣住,臉上紛紛露出難色,四長老委婉的說道:「少家主對這紫脈神晶如何處置,我們本都無資格干涉,只是,將這整整二十斤紫脈神晶就這麼白白送予他人,這實在是有些……」

    「我贊同澈兒的提議。」不同於眾長老的驚愕,雲輕鴻在短暫思索后,卻是笑了起來:「當日我們與淮王府勢力交戰,慕家、天下、蘇家、言家都與我們在同一戰線,而且也都派上了家族中年輕一代最優秀的人參戰。那一戰事關我們雲家的榮耀和去留,所以從某一個方面講,他們是為了我們雲家而戰。這些紫脈神晶是那一戰的賭注,所以,雖然當時說定的是輸給雲家,但分給他們一些,倒也算是理所應當。」

    「而這,當然並非是主要原因。」雲輕鴻接著道:「經過了這一段時間的波瀾起伏,在世人眼中,我們雲家如今的聲勢已遠超其他守護家族,無人可及。尤其是又得到了六十斤紫脈神晶,相信整個妖皇城目前都在討論此事。有了這些紫脈神晶,再加上小妖后的偏愛,任何人都可以預見到我們雲家用不了多久,無論聲望、實力、地位,都將遠遠凌駕於其他守護家族之上,而過於出類拔萃,卻反而會讓我們與曾經同氣連枝的家族之間出現斷層和無形的隔閡。」

    眾長老頓時似有所悟:「家主和少家主的意思難道是……」

    「沒錯。紫脈神晶是天地間最高等的神物,任何人得到,都會視之如命。而我們卻將之分予他們,足夠向他們表明我們雲家雖然重歸輝煌,但不會自驕自傲,更不會自視過高,依然重視著和他們之間的交情。而同時,這五斤紫脈神晶太過貴重,他們感於我們家族的示意,反而斷然不會收取,最終還是會回到我們雲家。」

    雲輕鴻微微一笑:「如此一來,我們並不會損失紫脈神晶,卻也向他們足夠表明了我們的態度,要做的,不是跑上幾趟而已,但對我們雲家今後的發展,卻是極其重要。」

    雲澈微微點頭,兩父子相視一笑。

    雲輕鴻的話,讓眾長老全部眼睛一亮,恍然大悟,雲外天折服的道:「還是家主和少家主想的周全。此事的確極有必要,我等現在這就親自去一趟。」

    事關紫脈神晶,他們當然也不可能放心讓他人去送。

    四個長老直接行動,一人攜五斤紫脈,分別前往天下、言家、蘇家、慕家。如雲澈所預想的那般,天下、蘇家、言家在感激感觸之餘,都不肯收下。但在慕家那裡,卻出現了意外……

    「哈哈哈哈!既然是女婿和外孫孝敬的,我當然不能不收。」慕飛煙眉飛色舞,暢快大笑,然後一招手:「老三,把禮收了,送到我院子里去。五斤紫脈神晶,這可是老子這輩子收的最大的禮,等老子捂熱乎了再放到葯閣里去……不枉老子把女兒嫁給他雲家,還給他雲家生個了八百輩子都求不來的少主,哈哈哈哈!」

    慕飛煙乾淨利索的收了,前去「送禮」的雲家二長老雲斷水當場懵逼……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