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伸出三根手指,點在蘇弘博的後背,位置精準的對應著他的天門、地門、宮門三關,玄氣隨之侵入,很快,這三個玄關的狀態清晰的映現在雲澈的腦海之中。

    蘇弘博的這三大玄關的確重創已久,不過並沒有到完全廢掉的程度。畢竟,百年前的蘇弘博便已是帝君後期,他的玄關豈是那麼容易完全毀廢。但創傷足以用「極重」來形容,而且傷及已久,三玄關都已完全閉塞,單單修復其傷,都難上加難。至於將之打通……更是難如登天。

    以雲澈的醫術,傾盡全力,倒是可以將這三玄關之創完全治癒,而且不慎傷及玄脈的風險很小,但周期卻是很長,就算每日不間斷的調理,也要半年之久。

    但,如果先將之打通,再治癒其傷的話,在自身蔓延而至的玄力之下,傷勢恢復就會變得極為簡單,甚至不需外力,自身就可以痊癒……但當年,這三玄關鬆動之時,蘇弘博強行衝擊,都以失敗而告終,如今不但完全閉塞,還處於重創狀態,想要直接將之打通,在任何玄者,包括任何德高望重的神醫看來,都是根本根本不可能的事。

    雲澈若是單憑自己所學的醫術,也完全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但……雲澈卻有著一件擁有逆天之力的玄天至寶天毒珠。

    在天毒珠強到極致的凈化之力下,這等違反醫理常理的事,對它而言,卻根本是輕而易舉。

    「雲兄弟,我爺爺玄關的傷勢如何?可有辦法?」看著雲澈的動作,蘇止戰緊張希冀的道。

    雲澈神情輕鬆的一笑:「放心,蘇前輩的玄關之創並無你們想象的那麼嚴重……蘇前輩,盡量放鬆精神,不要動用玄氣,過會有氣息進入你的玄脈時,千萬不要有任何抗拒。」

    雲澈的話,讓蘇氏父子的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蘇弘博呵呵一笑:「你儘管施為便是。」

    雲澈凝聚精神,左手掌心綠光微閃,頓時,三縷來自天毒珠的凈化氣息隨著雲澈的玄氣注入蘇弘博的玄脈之中,精準無比的碰觸在他受創的三大玄關中。

    蘇弘博的神情一直很平淡,平淡中甚至有些灰暗。因為玄關之創有多嚴重,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多,他早已不認為自己的玄關之創還有能痊癒的那一天,否則也不會承受整整百年之苦。而就在這時,他忽然全身一震,雙目猛的瞪大,瞳孔中放射出濃烈到極點的震驚和難以置信,就連整個身體,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蘇弘博的樣子讓蘇項南一驚,他這輩子,幾乎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露出如此劇烈的情緒波動:「父親,怎麼了?」

    蘇弘博轉過臉,激動的嘴唇一陣哆嗦:「通了……我的天門關、山門關、宮門關……全部通了!」

    「什麼??」蘇項南和蘇止戰全部驚愕在那裡,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蘇項南迅速向前,伸手按在了蘇弘博的身上,玄氣小心的湧入……隨之,他的臉上,露出了幾乎和蘇弘博一模一樣的神情……滿臉的無法置信。

    「這……這……這怎麼可能……」蘇項南失聲道。

    能將玄關之創治癒,已是他們這百年以來的極大渴望。而將這三玄關打通……他們別說奢望,連想都沒有想到。因為那本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但這不可能的事,卻無比真實的呈現在了他們眼前。

    雲澈收回手掌,好整以暇的道:「玄關雖然打通,但創傷依然在,不過這樣一來,這三玄關的傷,完全就可以在玄氣滋養下自愈了。不過蘇前輩接下來兩個月,最好不要動用超過七成以上的玄力,以免讓創傷加劇,兩個月後,基本也就痊癒了。」

    「兩個月……」蘇止戰張了張嘴巴。

    (本章未完,請翻頁)「哦,如果想要癒合的更快一點的話,當然也不是沒有辦法。」雲澈隨口道:「我回去之後,會即刻為蘇前輩配藥,你們明日清晨派人到我雲家取葯即可。到時,每日取葯一顆,放置於后心靠近受創玄關處,以玄力將藥力引導至玄關之中,持續百息左右,最多十五天,便可痊癒。」

    「十五……天!?」蘇止戰狠狠咽了咽口水,嘴巴張的更大了。他之前念叨了一聲「兩個月」,是覺得這個時間簡直太短了。因為蘇弘博的玄關之創已經百多年了,都毫無辦法。而雲澈似乎是理解成這個時間有些過長了……直接給縮短成了十五天。

    「雲賢侄……」蘇項南心中的震驚,還要遠遠的勝過激動:「雖從你父親口中得知你醫術卓絕,但沒想到,竟是……簡直是驚世駭俗,震古爍今!妖皇城所有神醫加起來,都不及你毛髮。」

    蘇項南這句話雖然說的誇張至極,但卻發自肺腑。身為守護家族,能請到的醫者,自然都是整個幻妖界最最頂級,當之無愧的神醫,但整整百年,請到的醫者無數,耗費靈藥玄玉無數,卻全都是無濟於事。而雲澈,他竟是直接將重創的玄脈打通……這比單純的治癒,要艱難何止千萬倍,結果更是天壤之別。

    而他做到這一切,僅僅用了十幾息的時間而已。

    他完全不知道雲澈是如何做到的,也不會不識趣到去明問。但就憑這個結果,雲澈在醫道的造詣之高……怕是已根本超越了他的想象和理解的範疇。也難怪,那日雲輕鴻會說他的醫道造詣,還要超過他的玄力。

    「蘇家主謬讚了。」雲澈客氣的道:「蘇前輩已無大礙了,晚輩幸不辱命,便不多打擾了,告辭。」

    「等等!!」一聽雲澈要走,蘇弘博「嗖」的從床上跳了下來,一把抓住雲澈,之前蒼白的臉色,現在已是激動的一片通紅。重創的三玄關直接通暢,不但百年之苦完全消弭,他玄力修鍊的速度,也將要高於之前……這不僅僅是治癒了他的傷,簡直是讓他獲得新生一般。尤其是玄脈闊別百年的通暢感,幾乎都讓他熱淚盈眶。

    「小兄弟,你予老夫如此重恩,怎能就這麼走了。至少讓我們蘇家了表謝意。」

    「不用了。」雲澈一擺手,洒脫的道:「能讓前輩傷愈,是晚輩的榮幸。而且這對晚輩而言,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當不得『重恩』二字。晚輩近期諸事纏身,就不多留了,改日再來拜訪前輩……告辭。」

    雲澈行了個晚輩禮,乾淨利落的轉身離開。

    見雲澈走的毫不拖泥帶水,蘇弘博雖然心潮起伏的無比劇烈,但也不好再出言挽留,對著他的背影鄭重的吼叫道:「你這可不單是治了老夫的傷,還是救了老夫的半條命,讓老夫下半輩子總算可以活的暢暢快快!你聽著,就憑你救老夫這半條命……以後這妖皇城裡要是誰敢欺負你,告知老夫一聲,老夫親自去拆了他們全家!」

    蘇項南在一側苦笑道:「父親,他之前可是連淮王都給砸傷,玄力修為很可能已經不下於雲輕鴻,小妖后對他的態度也與他人大不同,他的城府、心機之可怕,更是無與倫比,再加上這堪稱逆天的醫術……這妖皇城裡,誰能欺凌得了他。」

    蘇弘博一轉頭,一瞪眼,一聲咆哮:「你們還呆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去送送!」

    「是是……」蘇氏父子這才如夢方想,連忙慌不迭的追雲澈而去。

    第二天,百多年裡極少走出蘇家的蘇弘博大搖大擺的走在妖皇城中,接連拜訪了七八個舊友,整個人紅光滿面,意氣風發,簡直如同又年輕了數百歲,那爽朗的大笑聲,幾乎都要傳遍整個妖皇城。同時,他在雲澈的醫術之下,重創的玄關不但已無礙,還被全部打通的消息,也在一天之間傳遍妖皇城……

    (本章未完,請翻頁)再結合之前關於雲澈醫術的諸多傳聞。關於雲澈的「神醫」之名,在城中傳的如暴風一般的狂烈。

    後面會發生什麼,顯而易見。從蘇家回來的第三天,便出現了大量向雲家求醫之人。而敢於向雲家相求的,自然都是王公貴族級別。妖皇城是幻妖玄界層次最高的存在,所擁有的醫者,也同樣是幻妖之最。若是幻妖城的神醫都無計可施,那就意味著根本無法可救……

    就如雲輕鴻和慕雨柔的玄脈枯竭,還有蘇弘博的玄關重創。

    而這些求醫者中,很大一部分也是這種「無法可救」的絕症,在聽到傳聞之後,匆匆抱著一分希望前來……有所準備的雲澈來者不拒,然後,無論是什麼「不治之病」、「不治之傷」、「不治之毒」……全部以驚人的速度好轉,再以更驚人的速度痊癒。

    無一例外!

    讓一個又一個名震天下的權貴霸主瞠目結舌,情緒失控。

    對於雲澈,感激和千恩萬謝尚在其次……簡直都是視若天人。

    隨著被雲澈完美治癒的「絕症者」越來越多,他的醫術,也逐漸被傳的近乎神話。而事實也是如此……在他手上,竟是似乎沒有不可愈之症。至少,從未聽說過他所醫治的人中有醫治失敗的結果出現。而且這些人,有一大半,都是被妖皇城的那些「第一神醫」、「醫王」定為不治之症的人。

    強大的實力或勢力,可以讓別人欠自己人情,而強大無比的醫術,卻可以讓別人欠自己命!

    妖皇城是何等地方?妖皇城的強者何其密集?而若這其中,有相當於一部分欠著雲澈半條,甚至一條命,那是什麼概念?

    而且,身為玄道中人,誰都有可能遭遇重創、劇毒、甚至致命之創,誰都有可能再修鍊、突破時遭遇不測,而若是可以和雲家交好,尤其是和雲澈交好,那豈不是等於讓自己多了一道……甚至數道免死符!

    這是任何玄者,都無比清楚的淺顯道理。

    這也是雲輕鴻之所以會刻意將他的醫術散播出去的原因。

    雲澈的醫術本就極強,再加上有著逆天之力的天毒珠。雲輕鴻雖對雲澈的醫術本就驚嘆,但短短几天,他便發現,自己依然遠遠低估了自己的兒子……無論怎樣的絕症、重傷,在他手下都是輕而易舉的好轉痊癒,竟是真的到了無所不醫的境界!

    足以讓一直公認為幻妖界第一神醫的某人羞愧欲死。

    雲澈有著雲家少家主的身份,在妖后大典上的驚艷表現讓他本就名揚天下,隨小妖后一起回來,再加上重傷淮王……如今又神醫之名盛傳,不知不覺間,雲澈個人的名望,無論是妖皇城內,還是妖皇城外,都已完全超越了十二家主。他的名字,也成為被提及頻率最高的兩個字。

    就連雲家的聲望,也隨著雲澈醫術的被神話,也再度攀升。

    到了後來,雲澈走到哪裡,就連守護家族的長老級人物,王府的郡王見到了他,都會馬上主動相迎,極力示好,斷然不敢有半點的怠慢和得罪……因為怠慢別的晚輩,那都可以說是天經地義,而怠慢雲澈……那是和自己的命過不去。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