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

    「不許插嘴!」雲澈神色一肅,快速的繼續說道:「你是不是偉大的有些過了頭!你在勢力日漸衰弱,守護家族和王府都為私心大量背叛之下,抗衡了淮王府整整百年……雖然看似一切風平浪靜,但我很清楚有明王在幕後,你能守住妖皇族最後的尊嚴整整百年已是堪稱幻妖界史上最了不起的事!這其中的每一天,都必定有著常人無法想象的艱難、重壓和驚險……」

    「從金烏雷炎谷死裡逃生,所做的第一件事雖然是復仇,但卻也自己一個人扛下了淮王府九族的累累血債!淮王府雖罪不可赦,而涉及九族,卻有大半以上是無知和無辜之人,但這些人卻又不得不殺!對於一個真正殺伐果斷的帝王,會殺的心安理得。但對於根本做不到絕情冷血的你,必定會因為那些在自己命令下慘死的無辜婦孺而讓自己處在長久的灰暗壓抑之中,這也是為什麼那之後我每天都去找你,甚至各種方法撩撥你、觸犯你……我無法替你分擔,只能用這種方法讓你分心,期望你可以早點從中脫離,寬恕自己。」

    小妖后:「……」

    「不要覺得這些只是我的臆斷。我非常清楚不得不牽連眾多無辜之人,讓他們因自己而陪葬后的感覺是什麼!因為我做過同樣的事,在我的毒手下被牽連的無辜之人要遠比你多得多!雖然後來,我做了太多同樣的事,已經徹底麻木,但第一次……那種灰暗、壓抑、痛苦的感覺,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而你,在位百年雖然也親手殺過很多的人,但我仔細的查閱過,這些人中,沒有一個是無辜之人,這次誅滅淮王九族,是你平生第一次……那之後你會承受什麼,或許整個幻妖界都沒有人知道,但我卻無比清楚!」

    「不是他們想不到,而是不會去想。因為他們關注關心的是結果和自己的前程,而我,關心的是你!」

    「入金烏雷炎谷之前,我為你做的所有事,包括與淮王正面抗衡,包括不惜冒著性命之危去救你,為的是我死去的爺爺,我的父母,我的家族!那時候的你對我而言只有一個身份……就是小妖后!我自認心比天高,骨頭比磐石還剛硬,絕不會效忠於任何人,但為了爺爺的遺志和家族的安危,我那時對你算是盡到了最大程度的忠義!」

    「但從金烏雷炎谷出來之後,我對你所做的一切,都和『小妖后』三個字完全無關,而是在意這你這個人!在意著所有關於你的一切……我甚至開始痛恨你『小妖后』的身份!因為它讓你太苦太累,還讓我連關心你,甚至靠近你、幫助你都變得無比艱難!」

    「……」小妖后的嘴唇輕動,卻是沒有發出聲音。

    「『小妖后』是你的身份,也是你在小妖皇死後,被迫承受的宿命,讓你不得不背負起你們妖皇一族最後的尊嚴和榮耀,雖然我痛恨這個重壓落在你的身上,但,任何人,包括我,都沒有資格干涉你為妖皇族做的任何事、任何決定、任何犧牲……哪怕只剩三年,你依然不為自己而活,而是依然為了妖皇族。」

    「但是,你與我之間,你對我……這種關係到我的事,我總有權利不忿吧!」雲澈皺緊眉頭道:「你明明也在意我,為什麼卻要偏偏要對我露出一副不屑一顧,有時甚至是厭惡的樣子!你不要試圖否認,或許你自己覺得自己掩飾的很完美……換做一個人,或許也早已對你避而遠之。但在我眼裡,你所有的一切根本都是欲蓋彌彰!」

    「你那天當著我的面毀掉的丹藥……根本就不是我交給你的那一顆!那顆葯的成分,我比你清楚一千倍,我對葯類的嗅覺,更要比你敏感一萬倍,你拿出的雖然是我交給你的那一顆,但你焚毀的,根本只是一顆普通的清心丹!你所有的憤怒、呵斥、所謂對你血脈的玷污,還有當著我的面將它焚毀,不過是心疼我,怕我再為了你做出損傷自己氣血的事。」

    「那段時間我每天去見你,你雖然都是冷冷淡淡,但從不會連見都不見就直接轟走,而一個月前,你卻這麼做了……因為你那天在雲家看到了我和蘇止兮,一定還聽到了我家裡關於我和蘇止兮的談論,所以你心中壓抑煩躁!如果你不在意我,又怎麼會這樣!」

    「你有時精明的可怕,但在男女之情上,你卻白痴的連個十幾歲的小女生都不如!」

    雲澈胸口一陣起伏,聲音更重了幾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裡一直在想的什麼!你是不是覺得你的身份、你的年齡,若和我的感情為世人所知,會對我的名望造成巨大的影響?讓我承受無盡的質疑?那你也太小看我雲澈了!初來妖皇城,我就敢與龐大的淮王勢力徹底撕破臉,我覺得我會去在意那些庸俗之人的質疑和目光?」

    「你是不是以為,自己只剩三年壽命,所以沒資格擁有感情……怕自己會成為我的拖累!?」雲澈忽然向前,小妖后失神間,一下子被他抓住肩膀,瞳孔中閃現剎那的失措,雲澈繼續低喊道:「你是不是覺得,就這樣拒我於千里之外,我就會斷了對你的所有念想,待你三年之後,我就可以不會因你的死而難過,之後也不會有心傷?你太天真了……」

    「小妖后,我告訴你,從我們一起離開金烏雷炎谷那天起,我就認定你這輩子只能是我的女人!無關乎你是什麼身份,只因為你是你!還有,我在意你,和你是否在意我和是否假裝不在意我毫無關係!如果我對於你的情感那麼容易就質變,那我也沒資格做你小妖后的男人!如果你能坦誠對我的情感,讓我可以走進你的世界……三年之後,假如我真的無能……沒能保住你的性命,至少,我每次想起你時,是短暫卻永恆的美好。而如果你一直就這麼逼迫自己對我冷漠下去,甚至這三年再不相見……到時,留給我的,只有一輩子的遺憾和壓抑!你以為是壓抑自己而為我好,實則是痛苦了你自己,也痛苦了我,你明白么!」

    小妖后眼眸晃動,她身軀微晃,已將雲澈的雙手掙脫,有些踉蹌的退後幾步。

    「小妖后……」雲澈直視著她的眸光,從她有些混亂的眸光中,他知道,自己的話已經進入了她的內心:「我還知道,你努力的排斥我,還有一個原因是要維護妖皇族,尤其是小妖皇的聲譽,因為你畢竟是小妖皇的皇后……只要你不願意,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我們之間的事,只要你在我們獨處的時候,讓我們可以擁有彼此,讓我可以成為你心靈的依靠就好。為了妖皇一族,你已經付出太多太多了,甚至已經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你已經無數倍的對得起你的家族,你的所有先輩親人……你就不能在這生命的最後,稍稍的有那麼一部分,是為自己而活嗎!」

    「我……難道真的就真的沒有資格成為你稍稍自私一點的理由嗎?」

    小妖后:「……」

    雲澈一口氣說了很多很多,把這段時間胸腔里壓抑的東西對著小妖后全部釋放了出來。他畢竟不像小妖后那般,在男女之情上是一張無比單純的白紙,小妖后是否對他有情,他可以足夠清楚的感受到,她的那些冷漠,那些掩飾,在他眼中甚至……拙劣到可愛。

    但是……她終究是小妖后。她的肩上,不是一個家族,不是一個國度,而是一片大陸!她同時在背負的,還是一個萬年皇族的尊嚴。

    所以,那句「痛恨你小妖后的身份」,發自雲澈的肺腑。

    面對雲澈這番發泄般的言語,小妖后在整個過程中的確沒有打斷和插口,最後,也沒有任何的回應,而是轉過身,飛身而去……就這麼無聲的,安安靜靜的走了。

    「你連死都不怕,在我面前卻一次次的逃走……你還敢說心裡沒有我!」

    看著小妖后遠去的身姿,雲澈「砰」的一跺腳,直把地板踏裂一大半,口中大吼道:「小妖后!要不是因為我打不過你,就算是被整個幻妖界追殺,我也非把你擄到天玄大陸不可……讓你再也當不成小妖后!!」

    雲澈的吼叫聲頗有些氣急敗壞……在任何時候,實力都很重要,包括男女之間。當初,因為不是楚月嬋的對手,他無法將她強行留下。如今,又出了個傲嬌屬性比楚月嬋還高一個境界的小妖后……偏偏她的實力更是絕對的恐怖級,他就算想強來都沒有辦法。

    雲澈剛吼完,視線中就出現了慕雨柔的身影,她急急的飛向這邊,擔心的喊道:「澈兒,發生什麼事了?你剛剛說……要被整個幻妖界追殺……擄走小妖后?到……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別嚇唬娘啊。」

    「額……」雲澈嘴角一抽,連忙迎上去道:「娘,你聽錯了。我剛剛說的是要終生效忠小妖后,為了小妖后哪怕被整個幻妖界追殺也無怨無悔……嗯,原話就是這樣的話,剛剛風大,所以娘肯定聽錯了。如果我真的說了娘口中那樣的話,小妖后還不直接把我一掌斃了,哪還會毫髮無傷的站在這裡,是不是……哈哈……」

    「……那就好。」心中雖依然有著疑慮,但云澈最後幾句話,讓她算是打消了擔心,微微舒了一口氣:「澈兒,你爹說他感覺小妖后這段時間心情似乎並不好,再加上妖皇城風雨未定,你可千萬不要因為有大功在身,就在小妖後面前沒大沒小,小妖后自從覺醒血脈后,實力大增,但性情也變的比以前更威冷,還有些變化無常,你可千萬不要觸怒她。」

    慕雨柔一連說了兩個「千萬」,雲澈也接連點頭,一副十足的聽話乖兒子模樣。

    接下來三天,風平浪靜。這三天雲澈沒有走出家門,在家裡睡睡覺,練練功,煉煉藥,偶爾給人治治傷,調戲調戲族裡那些情竇初開的少女……就這麼悠然而過。

    第四天天剛亮,他便被雲輕鴻從酣睡中喊起來:「澈兒,今日中午,小妖后在妖皇大殿設下宴會,要我們守護家族和諸王府必須全部到場……而且,小妖后特別指明你務必到場。」

    「額?」雲澈的睡意頓時散去大半,想了想道:「午宴……特別指明我?那小妖後有沒有說是什麼事?」

    「不清楚。」雲輕鴻搖頭:「小妖后只說,是有一件關係著幻妖界未來的大事要宣布。」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