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皇大殿。

    時間已是正午,十二守護家族的家主和諸王府的郡王們全部到場,無一敢缺席。隨同而至的也都是首腦人物,畢竟,小妖后親口下令必須全部到場,而且有“大事”要宣佈。

    午宴開始,觥籌交錯間,原本還有些緊張的氣氛頓時熱鬧了起來,而云家也無形間成爲了宴會的核心,不斷有家主或郡王主動湊上來敬酒。不過所有人飲酒之後,都會第一時間馬上以玄力將酒氣化解,以免酒力之下在小妖后面前失態。

    “大哥,這場午宴,究竟是爲了什麼大事?”蕭雲小聲的向雲澈問道。

    “不知道。”雲澈回答道:“不過,總感覺似乎和我有關?”

    “啊?和大哥有關?”蕭雲瞪了瞪眼:“爹說今天要公佈的可是關係着幻妖界未來的大事……大哥爲什麼會這麼覺得?”

    “兩個原因。”雲澈看了一眼小妖后道:“第一個,爹今天早上喊我的時候,說過小妖后指明要我必須到場,我那個時候就有預感,不過這只是次要原因。”

    “那主要原因是什麼?”蕭雲馬上追問道,對於雲澈的話,他一向極爲信服。

    雲澈點了點下巴:“更重要的原因是,從午宴開始到現在,小妖后從來沒正眼看過我一次。”

    “額?”蕭雲頓時一愣:“就……就這個原因?”

    “對!”雲澈無比認真的點頭:“我可不是開玩笑,以我對女人的瞭解……她肯定馬上會有一件針對我的事。”

    “可是,小妖后又不是一般的女子。再說……她好像也沒有正眼看過我啊。”蕭雲弱弱的道。

    雲澈默默的瞟他一眼,道:“再怎麼不一般,也還是女人。她不看你,和不看我,概念是完全不一樣的。就好比……你的七妹始終沒看我一眼,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她如果整場宴會也從沒看過你一眼的話……那可就要有‘大事’要發生了。”

    “哈?”蕭雲張大嘴巴,一臉茫然……顯然完全不理解雲澈在說什麼。

    不知不覺,午宴已過去了大半,小妖后一直端坐於皇椅之上,全程幾乎未曾說話,也一直無人敢出口詢問今日所要宣佈的“大事”。這時,雲輕鴻放下酒杯,起身行禮道:“小妖后,如今淮王之亂已平息,明王雖逃離在外,但全力搜尋之下,相信用不了多久便會認罪伏誅。我等身爲臣子,在淮王之亂中卻出力甚微,全靠小妖后一人才力挽狂瀾,甚是自愧。小妖后今日召我們來此,定有大事……無論是何吩咐,我等定萬死不辭!”

    大殿之中,的確沒有比雲輕鴻更適合出面的人,他這番話一出,其他人也都連忙收斂聲音和表情,放下酒杯,齊齊行禮道:“小妖后之命,我等定萬死不辭。”

    小妖后目掃全場,也終於瞥了雲澈那個方向一眼……所有人都在躬身行禮,惟獨雲澈還坐在那裏悠哉的品茶。她臉上無波無瀾,緩緩起身,淡淡的道:“本後今日的確是有大事要宣佈。此事,關係着我幻妖界的未來!更關係着我妖皇一脈的延續!”

    妖皇一脈的延續?小妖后的這句話讓衆人齊齊一愣。雲澈也眉頭一簇……嗯?

    “在淮王勢力的野心和毒手之下,本後的父皇和皇弟相繼遇難,本後身爲女子,卻也是妖皇血脈最後的繼承者。若本後之後,妖皇血脈斷絕,幻妖界必定生亂。如今淮王勢力已被剷除,如何延續妖皇血脈,已是本後不得不思慮的大事。”

    小妖后的話,讓衆人面面相覷。妖皇一族只剩小妖后一人,真正的延續血脈,已是根本不可能。若硬說延續的話……那自然只有小妖后所生的子女。一個年邁的郡王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出聲道:“小妖后,您的意思……莫非是準備……廣納男妃?”

    小妖后目光一寒,隨之又恢復淡然,冷冷的道:“小妖皇未能留下子嗣,那我妖皇一脈的血脈傳承,自然只能由本後來完成!本後百年灰衣,已是爲父皇和皇弟守孝百年。如今,也到了本後另擇夫君的時候了。”

    “另擇夫君”四個字一出,直驚得這些守護家主與郡王目瞪口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小妖后今日要宣佈的,竟是這樣一件事,他們潛意識裏,甚至都從未想過會有這種事發生,並非因爲小妖后是小妖皇之後,而是以她的性情……這天下,怎麼可能存在能讓她入眼的男子!以她的容顏、她的身份、她的玄力、她的血脈……這幻妖界,又有誰有資格做她的夫君?

    所有人聽的無比清楚,她說的是“夫君”,而不是“男妃”……這是兩個截然不同,天差地別的概念。

    “小妖后,莫非……你的心中已有人選?”雲輕鴻雖然同樣心中驚詫,但察言觀色間,他隱約猜到了什麼:“不知是哪位天人般的人物,竟能有幸得小妖后垂青。”

    小妖后卻是沒有回答他,忽然重聲道:“琅勳王聽令!”

    一個全身青衣的郡王連忙出列,重重躬身:“小王在。”

    “黃昏之前,昭告妖皇全城,並傳音各大城主、域主,七日之後,雲家少主雲澈入我妖皇一族,與本後在這妖皇大殿完婚……”

    噗……雲澈一直含在嘴裏的半口茶被他狠狠噴出了出來,直噴了蕭雲一臉……後者本就被驚的瞠目結舌,被雲澈一噴,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就連他身側的雲輕鴻都全身一抖……要不是他意志力足夠強大,估計都會被驚的一屁股坐到蕭雲腦袋上。

    妖皇大殿久久死寂,隨之又如沸騰了一般譁然一片,那誇張和聲音和神情,簡直就如大白天見到了鬼……任誰都想不到,今日小妖后要宣佈的竟是這件事,更是做夢都想不到,小妖后所選擇的那個人竟是……

    “全部閉嘴!”面對忽然爆發的聲浪,小妖后雙眉一斜,一聲冷斥,霎時,衆人全身一冷,所有的聲音瞬間消失。小妖后目光冷了下來:“怎麼?衆位都有異議?”

    衆人都是面色抽搐,目光閃爍,但面對小妖后驟然爆發的威勢,卻是無人再敢隨便出聲。這時,一個年邁的郡王站出,滿臉激動的道:“小妖后,這……這……這於理,並無不可,畢竟小妖皇離世,若要傳承妖皇血脈,唯有這不是辦法的辦法,但云家少主……這……這於禮,卻是萬萬不合啊!”

    “有什麼不合的!”老郡王聲音剛落,九方奎就第一個跳出,指着他的鼻子就一頓罵:“小妖后說什麼,就是什麼!你一個半身入土的老不死,難道還要質疑小妖后的決定不成!”

    比之在當初的妖后大典上,這九方奎的表現無疑是天壤之別。被小妖后下了奴印,如今九方奎就是完全聽命於小妖后的忠狗,要是誰敢觸犯小妖后,他絕對會不惜豁出命也要把對方咬死。

    又一個郡王出面道:“小妖后,此事請務必三思啊!雲澈雖各方面都絕才驚豔,縱觀幻妖界都無出其右,未來之成就,更是不可限量。但……但他如今畢竟只有二十二歲,還是雲家少主,雲輕鴻之子,雲滄海之孫!當初先妖皇與妖王雲滄海還是兄弟相稱……雲澈與你……這輩分……萬萬不可啊!否則,豈不是亂了……”

    “住口!”

    小妖后一聲怒斥,直嚇得正說話的郡王全身一哆嗦,當場跪了下去。小妖后的目光徹底低沉了下來,整個妖皇大殿也驟然變得陰冷:“好……真是好的很啊。當初淮王野心昭然,你們一個個畏首畏尾,沒膽量爲本後與之拼死相爭!甚至爲了保全自己,不惜背棄反逆!淮王之亂,是本後親手所平!先妖皇和小妖皇之仇,是本後親手所報!你們如今能安然處在妖皇城中,也是本後所賜!本後算是對得起蒼天和幻妖,對得起你們所有人!如今,本後已是在位百年,今天,纔是爲真正爲自己做的第一件事,你們便一個個跳出來指手畫腳,口誅筆伐!”

    “本後要你們這些庸俗的廢物何用!!”

    “小王……小王不敢……小王不敢!”剛站出來反對的兩個郡王頓時嚇的全身哆嗦,磕頭如搗蒜,因爲那刺骨的冰冷不僅僅是小妖后的憤怒,還分明帶着冰冷的殺意:“是小王愚昧無知,請小妖后贖罪……小妖后和雲少家主是……是……金童玉女,天……天作之合……小妖后贖罪……小妖后贖罪……”

    “小妖后息怒。”衆人也全部慌忙下拜,再沒有敢說話半句反對之言。

    “哼!”小妖后殺意未減,聲音冰寒刺骨:“本後剛剛告知琅勳王的是馬上便昭告天下的命令,而不是和你們商議!卻偏偏有人要跳出來當本後眼前的蒼蠅。看來,本後殺的人還不夠多,不聽話的,依舊大有人在!”

    “小妖后饒命……小王……腦子愚鈍,無意失言……小妖后饒命啊……”跪在地上的兩個郡王頓時全身抖的如篩子一般。大殿裏的人也都是站在那裏一動不敢動,不少人汗流浹背,暗自慶幸着剛纔自己還好沒跳出來。

    雲輕鴻連忙站到兩郡王面前,急聲道:“小妖后息怒,陝山和紫英王也是擔心小妖后和妖皇一族名聲受污,所以纔出言勸諫,絕非有不敬之意,還請小妖后饒恕他們失言之過。”

    陝山和紫英王都微微擡頭,滿臉感激。如今在諸王和諸守護家主中,雲家家主雲輕鴻無疑有着最高的話語權,他出面維護,應該足以保他們性命無憂。

    “哼!”小妖后轉過身去,背對所有人,沉聲道:“你們,可還有人有異議?”

    妖皇大殿鴉雀無聲,如今別說“異議”,所有人連屁都不敢放一個。他們現在都已看明白,小妖后對於這件事分明看的很重,絕不是單純的“納妃”,在她提到“夫君”二字,而非“納妃”時,他們就應該想到……卻是有兩個人在激動之下沒想太多,撞到了槍口上。

    長久的安靜之後,小妖后繼續道:“本後知道你們心裏在想什麼。你們一定覺得本後與雲澈成婚,是壞了綱常,亂了倫理?哼,你們是不是已經全部忘了,我妖皇一族的血脈,是何種血脈!?這種血脈,目前普天之下除了本後,不是還有一個人嗎!”

    小妖后的這番話,頓時讓不少人如夢方醒,蘇項南失聲道:“對了!雲澈那天轟傷淮王所用的,是金烏炎……他的身上,有着金烏神靈親賜的金烏血脈!”

    “啊……本王竟把如此重要的事給忘了,雲少家主,同樣是有着金烏血脈的人啊。”

    “若是雲少家主和小妖后結合……後代,可是,將同樣是純正的金烏血脈……也就是妖皇血脈啊!”

    “這纔是小妖后要雲少家主入妖皇族的原因?”

    ………………

    耳邊頓時議論紛紛,之前的極度的震驚,在這個“理由”之下,似乎有些變得合情合理。

    蕭雲一直在愣神,這時,他的耳邊忽然傳來雲澈的聲音:“蕭雲,馬上按我說的去說,聽好了!”

    “啊……啊?”

    “啊什麼啊!別的什麼都別管,總之聽清我的話,然後按我說的去說!給我好好聽清楚了……”

    “啊!!”一聲放的很大的驚叫聲忽然響了起來,硬生生的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蕭雲的表情很誇張……不過並不是裝出來的,而是他的確糾結的一塌糊塗,他磕磕絆絆的道:“原來,這竟然是真的……額,大哥前些天還和我說過,金烏神靈之所以賜他金烏血脈,是因爲不忍心看到妖皇血脈斷絕,讓小妖后可以和大哥延續妖皇血脈……那時我還不信……原來是真的……啊!這個……這個……是金烏神靈的旨意啊!”

    小妖后:“……”

    “金烏神靈的旨意”……那無疑是神之意願,亦是神的恩賜!什麼人世間的俗禮輩分,哪怕綱常倫理,在神靈的旨意麪前連屁都不算,頂着這個光環,整個幻妖界,都絕無人會反對,若真的有反對質疑之人,反而會受到唾罵和敵視……因爲那是在忤逆神靈!

    “這竟是金烏神聖的旨意啊!”

    “難怪金烏神聖會賜予雲澈金烏血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看來金烏聖神從來就沒有放棄過妖皇族,從來沒放棄過幻妖界!妖皇一族雖然凋零,但新的血脈降生在另一人身上……小妖后和雲家少主,這是神之旨意,真正的天作之合啊。”

    “如此一來,妖皇血脈將得以完美延續,再無需憂心斷絕之患。妖皇一族將再度完整,幻妖界,也將永久興盛……”

    妖皇大殿的氛圍徹底的變了,由之前的震驚和不敢說出口的牴觸質疑,變成了一邊倒的讚歎和激動不已。在“神靈旨意”的光環之下,如果此時再跳出一個反對的人,根本無需小妖后出面,其他人都會爭先恐後,義憤填膺的指着他的鼻子罵。

    只剩下小妖后的妖皇一族……雲澈……金烏血脈……金烏神靈親賜……這些稍稍聯想結合,之前所有的驚詫都一掃而空,一切都變得那麼合乎情理,甚至完美無瑕。

    雲澈一直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屁股始終沒有挪動過。他耳邊的聲音噪雜無比,心魂深處,更是早已咆哮了無數次:

    雖然說女人是很善變的動物……但這女人轉變的也太誇張了吧!!

    重點是……

    這麼大的事,爲什麼她事先都沒有和我提過!

    我明明就在這裏……爲什麼自始至終沒有人過問過我的意見!我好歹是當事人啊!!

    當我是透明的麼!

    你們好歹有個人問問我同不同意……問我現在什麼心情,什麼感受也好啊!

    “既然此時諸位已無異議,那便如此定下了。琅勳王,本後要你做的事,你可有聽清。”小妖后轉向琅勳王……依然沒看雲澈一眼。

    “小王全部記下了,只是……”琅勳王狠狠嚥了咽口水,大着膽子道:“只是,婚期定在七日之後,這實在是過於倉促。小妖后貴爲幻妖之帝,又是金烏神靈之意……這場婚事該是普天同慶,驚天動地,就算是準備上七個月,都毫不爲過……”

    “本後說七日,便是七日!”

    “是!”琅勳王連忙應允,額頭上冷汗直冒,再不敢多說半個字,然後倒退兩步,腳步匆匆的離開,一邊跑一邊在心中呻吟:我的天……只有七天……全城籌備,拼死拼活的話,七天或許勉強足夠,但那些在南疆北域的大佬們……在接到傳音後,估計要屁滾尿流,含着眼淚拼命往這趕啊……還不一定能趕得上。

    小妖后面向衆臣:“接下來七日,你們所有他事全部暫且放下,全力籌備本後與雲澈的大婚儀式!雖然只有七日,但絕不得有半點疏漏和馬虎!不一定要驚天動地,但也要足夠風光,絕不可敷衍了事……至少絕不可比百年前簡陋半分!”

    “是!”

    “從即刻,便開始籌備!全部退下!”

    “是!”

    此事無疑大過於天,由衆守護家族和諸王府全部聯合起來籌備半點都不過分和誇張。而七天時間,太過緊迫,他們退離時的腳步也都是匆匆忙忙,一出妖皇大殿,更是疾飛而去,唯恐自己在籌備中出力少於他人……這不僅僅是小妖后的大婚,更是“金烏聖神的旨意”啊!

    唯一一個沒離開大殿的……便是明明身爲幻妖界前無古人的當事人,卻似乎完全被遺忘的雲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