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散去,妖皇大殿中只剩小妖后和雲澈。小妖后始終站在皇椅之側,背對雲澈,兩人都是一動不動,一言不發。

    這個奇怪的狀態一直持續了很久,最終是小妖後轉過身來,淡淡的盯了雲澈一眼,又馬上把目光撇開:「這下你滿意了?」

    「有什麼好滿意的!」雲澈站起來,抓狂的道:「這麼大的事……還是關係一輩子的大事啊!你居然沒和我商量,連提前對我說一聲都沒有!!在金烏雷炎谷,你把我強上了也就算了,這種婚姻大事,你居然也來個強上!你你你你……就算你是小妖后,也不能這麼霸道蠻橫不講理!」

    「……哼!這不正如你所願么。」小妖后別過臉去,目光有些躲閃。

    小妖后的樣子,讓雲澈心下一陣莞爾。小妖后的行事作風的確強橫,但這件事,她沒有和雲澈商量,甚至沒有事先告知雲澈,並非是她要「獨斷專行」,而是以她的性格,以她男女之情完全蒼白的經歷,還有之前對雲澈保持了很久的「冷漠」,讓她無法做到去對雲澈啟齒……她在對待他這件事上,忽然之間有了如此大的轉變,對雲澈而言已是太過巨大的驚喜。

    雖然著實讓他有些措手不及……甚至到現在都有些恍惚。

    畢竟,從對他冷漠無情,絕不表露半分……到忽然昭告天下,要和他成婚,而且就在七日之後……就算雲澈的神經再強大,也半天都扭不過來。

    他確信,普天之下,再也不可能找到第二個像小妖后這般的女人。

    小妖后此時明明心中慌亂,明明已是承認了對他的感情,卻依然要裝作一副冷酷淡然的君王模樣……只是那躲閃的目光,飄忽的眼神,和微微有些亂的呼吸,讓雲澈在她的身上,清楚了看到了一分如普通少女般的嬌態。他微微而笑,然而又掛著一副很是不忿的表情喊道:「你總算是老老實實承認喜歡我了,這一點呢,作為你未來夫君,當然應該好好的誇獎你。但是呢,夫妻之間至少應該互相尊重互相包容互相恩愛如膠似漆親密無間……」

    「……你到底想說什麼!」雲澈的話,讓小妖后呼吸更亂,直接出聲將他打斷。

    「我是說,你嫁給我之後呢,不能再像以前,還有現在這樣裝~~作~~對我冷冰冰的,而是應該……」

    「你似乎搞錯了一件事。」小妖后再次出聲打斷了雲澈,鄭重的道:「不是本后嫁給你,而是你……嫁給本后!」

    「呃?」雲澈頓時一怔。

    「哼!」小妖后側過臉頰,淡漠的道:「本后剛才說的很清楚,七日之後,你入我妖皇一族!此後,你便是我妖皇一族的人,今後我們……所生的孩子,也必須以『幻』為姓,你難道還以為本后與你成婚,是嫁到你雲家么?」

    「……」雲澈的腦中,迅速過濾了一遍小妖后之前對琅勛王所說的話,臉色稍稍而變,然後向前一步,堅決的道:「不行!」

    「不行是什麼意思?」小妖后側目。

    「因為我是男人!」雲澈沉著氣道:「一個再普通的男人,就算做不到頂天立地,又豈能入女人之門!我雲澈……絕不能接受這種事!你若要和我成婚,只能是你嫁給我……嫁到我雲家!」

    「笑話!我妖皇一族是統領幻妖界的帝王之族,入我妖皇一族,難道還委屈了你!」小妖后沉聲道。

    「那我還是雲家少家主呢!」雲澈毫不相讓的道:「我雲家家主一脈世代單傳!我爺爺只有我父親一個兒子,我父親只有我一個兒子!我做為這一代唯一的家主血脈繼承者,如果卻入贅女方,連兒子都不能以『雲』為姓,那我雲家豈不是成了幻妖界的笑話!我又怎麼對得起家族,對得起死去的爺爺……」

    「誰敢笑話你們雲家!」小妖后打斷他道:「雲家少主成妖后之君,整個雲家的地位也將徹底凌然於幻妖界所有勢力之上!這非但不是讓雲家蒙羞,反而是讓你們雲家前所未有的榮華!在你雲家,你的兒子未來是雲家家主,而入我妖皇一脈……我們的兒子,卻是未來的幻妖帝王!要尊貴何止千萬倍!」

    「這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總之就是不行!」雲澈用力的晃了晃頭,他是個極度心高氣傲的人……這一點他自己也清楚。一直以來,在他的意識里,「入贅」的背後,是男人的懦弱或無能,對這種事向來都是嗤之以鼻,從未想過……也絕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

    即使對方是小妖后,是妖皇一族。

    「我在天玄大陸已有妻室!對方還是一個國家唯一的皇女!如果讓我入你們妖皇一族,我回到天玄大陸,都根本無法向她交代……總之,這件事已經突破了我的底線,我絕對不能接受!」雲澈無論聲音,眼神,還是神情,都始終無比堅決。

    小妖后的胸口一陣起伏,她盯著雲澈,眼神不斷變幻,默默的,她轉過目光,緩緩的道:「本後知道,以你的性情,這樣做,

    (本章未完,請翻頁)的確會讓你難以承受……但是,本后的身後,終究是妖皇一族,而且本后還是妖皇一族的最後一人……這件事,由不得本后,如今又已昭告天下,也已經由不得你!」

    ————————————

    今日的妖皇城,顯得比平時熱鬧喧囂了許多,街道中人群攢動,上空更是一片又一片的人影快速飛過。

    小妖后將在七日後,與雲家少家主雲澈大婚的消息讓剛剛平靜不久的妖皇城徹底的沸騰了起來。

    雲家本就在籌備一個月後蕭雲與天下第七的大婚,如今,竟是橫插進了少家主的婚事……還是和小妖后!雲家上下被這驚天的消息嚇掉了一地的下巴……然後簡直如瘋了一般的忙碌起來。雲家上至長老,下至小廝,全部放下了手中所有事,五日後的族比直接取消,蕭雲婚事的籌備也全部擱置,所有人全部投入到少家主婚事的籌備中,都忙碌的像被瘋狂抽打的陀螺。

    少家主……小妖后……光是想想都……太特么刺激了!!

    雲澈回到家中,一進大門,便看到雲輕鴻正背對著他,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澈兒,你回來了。」雲輕鴻轉過身來,表情格外的平靜,他站在這裡,似乎是在專程等他回來。

    「……我娘她……是什麼反應?」雲澈頗有些忐忑的道。

    「呵呵,」雲輕鴻淡淡一笑,道:「你娘她剛剛去了慶王府,親自為你準備七日後所用的衣飾去了。」

    「她……沒有生氣?」

    「生氣?」雲輕鴻的面孔多了一分古怪:「為什麼要生氣?你要娶的是這幻妖界身份、容貌、玄力都無與倫比的女子,她作為母親,高興都來不及,又怎麼會生氣。如果你覺得我們會介意年齡問題的話,那你想太多了。到了君玄境界,一兩百歲的年齡差,和一兩歲其實並無什麼本質的差別。何況就外表而言,小妖后看上去比你還要小的多。」

    「那就好。只是這件事……」雲澈微微猶豫,還是說道:「小妖后是要我入妖皇族,而不是她嫁到我們雲家。」

    雲輕鴻:「……」

    「不過,爹你放心,我不會容許這種事發生的。」雲澈馬上道:「雖然她是小妖后,但無論對於我個人,還是對於我們家族,這種事,我都絕不會接受。但小妖后的態度,也同樣很堅決,偏偏又已經昭告了天下……唉,畢竟還有七天時間,或許足夠我想到一個萬全的對策。」

    對於雲澈的話,雲輕鴻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因為這在小妖后命令琅勛王時,「入我妖皇一族」幾個字就已說的清清楚楚。而且就算她沒有這句話,也只有可能是雲澈入妖皇族,而絕無小妖后嫁到雲家的可能。

    關於這件事,他在等待雲家回來的這段時間,也已思慮了很多。

    「澈兒,」雲輕鴻沒有對雲澈的決定表示肯定或否定,反而無比的平靜:「你告訴為父,小妖后還能活幾年?」

    雲澈目光頓時一顫,喉嚨中的聲音湧上一半,又被他死死的壓了下去。

    「如果是向小妖后承諾了不能說的話,那便不要說了。」雲輕鴻淡淡笑了笑,內心卻是一聲長長的嘆息。不需要雲澈的回答,從他的反應上,他就印證了心中所想。

    「爹,你為什麼會……這樣問?」雲澈道。

    雲輕鴻悵然道:「因為小妖后在幾個月間的實力跨度,實在太大了,大到了絕不正常的程度。你可還記得,兩個月前,在明王現身的那一天,他曾對小妖后喊過她實力變化太過誇張,不可能沒有副作用這類的話……這些話,我當時全部放在了心上。」

    雲澈:「……」

    「前段時間,我忽然想起了你爺爺在一百多年曾經和我說過的一段話,那時我和你娘還沒有成親,他在指點我修鍊紫雲功時,暗嘆過幻妖界平靜的太久了,而太久的平靜安和,也在逐漸的消磨著十二守護家族的忠心和凝聚力,並不是什麼好事,之後又忽然大笑一聲,說妖皇一族縱然沒有了十二守護家族,一旦翻開最後的底牌,同樣能一手遮天……只是付出的代價會過於慘烈。」

    「我當時追問,但你爺爺並沒有細說。因為那是他為妖皇一族,和先妖皇一起守護的秘密。」雲輕鴻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而這個秘密,你們在天玄大陸相遇時,他應該連同家主令和妖皇璽,一起交給了你。」

    「……是。」雲澈緩緩點頭。

    「小妖后太過異常的玄力,那天明王所喊的話……還有你爺爺當年偶然提及的『慘烈代價』,都讓我無法不往那個悲觀的方向去想。如果真是那樣……真是苦了她了。」雲輕鴻輕輕而嘆。

    「爹,你是不是想對我說什麼?」雲澈感覺雲輕鴻一直在這裡等他,絕不是單單為了確認這件事。

    雲輕鴻微微點頭,直視著雲澈的點頭,問道:「澈兒,以你的性情,你會無法接受入妖皇一族,為父絲毫不覺得意外。但有個問題,你一定要認認真真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回答我……與小妖后成婚,你是否心甘情願?或者,我用另一個方式問你……你和小妖后之間,是否早已有了男女之情,你們想要成婚,是否是兩情相悅,而絕非是所謂的『金烏神聖的旨意』?」

    雲澈驚訝的看著雲輕鴻,後者淡淡而笑,道:「你不用覺得奇怪,這兩個月以來,我其實早已隱約有所察覺,只是始終在自我否定而已……一個月前,你幾乎每天都會去見一次小妖后。當初我和你娘從天玄大陸重傷歸來,小妖后大致一個月來親自探望我們一次,而我如今的精血之傷遠遠輕於當年之傷,而且還可痊癒,小妖後來探望我的頻率,卻要遠遠勝過當年,而且每次臨走之前,都會有意無意的詢問你的去向……最近一個月,你似乎並沒有再去主動見小妖后,而我每次見過她,她都必問起關於你的事……」

    「小妖后單論相貌,這世上,幾乎沒有男人可以抵擋,而我的兒子,又是這幻妖界最優秀的男兒,你們在金烏雷炎谷共同患難整整四個月,會彼此吸引,互相生情,現在想來,甚至都可以說是在情理之中。」

    雲澈默默的想了一會兒,道:「她在我心裡,的確有了一個不可磨滅的位置。從金烏雷炎谷出來之後,我每天都會記掛著她的一切。只是,我太弱,而她,無論哪個方面,都太過強大。我縱然想守護她,想幫助她,為她分擔些什麼,都根本無法做到,所以,一直以來,都有些無所適從。今天她忽然宣布要與我成婚……我和你們一樣驚訝。」

    「你如果想要幫助她,想要替她分擔什麼的話,眼下,不就是最好的機會嗎。」雲輕鴻微笑起來。

    雲澈一怔。

    「如果,你只是因小妖后的命令而與她成婚,那麼,為父會支持你剛才的決定。而如果你是真的喜歡她,想要讓她成為你的妻子……那麼,為父希望,你可以如她所願,入妖皇一族。」雲輕鴻平靜的道:「而且你娘,也是這樣的意思。」

    雲澈面露驚訝,他無法接受入妖皇族,一部分原因,就是顧及父母和死去的爺爺的感受。對於父母而言,又有誰希望自己的兒子……還是唯一的兒子入他人之門,還是雲家這等巔峰家族。卻沒想到,自己的父親竟是說出了這樣的話:「你和娘……真的完全不介意?」

    「如果其他的女子,無論是誰,至少為父無法做到完全釋然。但惟獨小妖后……為父絕不會反對。」雲輕鴻無比坦然的道:「她雖然依舊是『小妖后』之名,但實則,卻是這幻妖界的最高帝王。如果她只是妖皇族的公主,她或者可以下嫁守護家族,但她卻是俯視天下的帝王……豈能下嫁,否則帝王之尊何在。而且,她還是妖皇一族最後一人,她在位一日,妖皇一族便依舊榮耀一日,但她若是嫁入我雲家……妖皇一族,就真真正正的覆滅了,永遠消失於幻妖界。」

    「而你入妖皇族,與她有了後代,至少名義上,那是妖皇族的後代,妖皇族的血脈,就可以如此延續下去……」

    「後者,是妖皇一族的血脈,以及榮耀的延續。而前者……代表的是妖皇一族的覆滅啊!你讓小妖后如何選擇。」

    雲澈:「!!!!」

    「而澈兒你,卻全然不一樣。」雲輕鴻繼續道:「你雖入妖皇一族,與小妖后的孩子,也以『幻』為姓,但,你還有另外兩個妻子,將來甚至可以再有別的妻室,你和她們的孩子,都是我雲家之子。我雲家家主一系的血脈絕不會斷。你在天玄大陸已經成婚的事,小妖后很早之前,就已經知道,但她應該從未對你提起過,更沒有因為要與你成婚,而要你休掉你如今的妻子。」

    「她以小妖后的身份,卻對你許以『夫君』之名……這兩個字對普通人來說很平常,但對於小妖后而言,卻是對你極重的重視,和在告知著天下你會是她的唯一一人,你之後,再無他人。而且,還沉默的容許著你有其他妻室的存在……這一點,換做任何一個稍微有點勢力的世家之女都幾乎不可能做到,而她小妖后,卻是做到這一步,為父都無法不為之動容……她習慣著冰冷淡漠,但是這些,卻比任何熾熱的表達都要珍貴,她對你的用情,或許要比你想象的還要深重的很多很多。」

    「……」雲澈的呼吸,開始有些混亂起來,眼神也是一陣激蕩。

    「而你,如果真的喜歡小妖后,想要讓她成為你的女人,那麼……入妖皇族這麼簡單,卻可以完成她的夙願,不讓她成為妖皇族萬古罪人的妥協都做不到么?」雲輕鴻的語氣重了幾分:「還是,在你的世界里,屬於男人的那點尊嚴,要遠遠比自己喜歡的女人還要重要?」

    「當然不是!!」雲澈猛的抬頭,他抬手狠狠的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恨恨的道:「我竟然被『入贅』兩個字刺激了神經,蒙蔽了雙眼,一頭扎進可笑的死胡同里……爹,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雲澈咧嘴向雲輕鴻一笑,快速轉身,「嗖」的化作一道光影,直飛妖皇大殿而去。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