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哪……哪個雲澈?”

    “蒼風皇室的駙馬……當年一人挑翻我鳳凰神宗……還能是哪個雲澈!!”鳳非恆嘶聲道。

    “可是,他不是在三年前,就葬身太古玄舟了嗎!”齊鎮滄和段青航一臉的無法相信:“而且當年雲澈的玄力境界爲地玄,實力堪比王玄後期……但這個人的實力,卻是連四十三長老都……”

    “我比你們更想知道爲什麼!”鳳非恆咬牙吼道,眼瞳更是一直處在極度放大的狀態:“但他就是那個雲澈……絕對不會錯!!”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如果他真的是一個帝君的話……”

    “撤退!!當然是撤退!!”鳳非恆沉聲吼道:“難不成,你們還天真的以爲幾十萬大軍能與一個帝君境界的人抗衡!!”

    原本,他還準備狀着膽子,以自己鳳凰長老的身份和鳳凰神宗的威名,去和這個忽然冒出的可怕帝君交涉。但在發現這個人赫然是雲澈時,他再也沒有了一絲一毫這樣的想法……三年前,他便敢獨自在鳳凰神宗的地盤上,一個人面對整個鳳凰神宗。縱然面對鳳凰宗主和一衆鳳凰長老,氣勢上卻是絲毫沒有落於下風。

    他的天資、實力都無比之強大,而他性情之強橫、剛烈,更是達到了極致。

    當年只有地玄境的雲澈都敢於一人面對鳳凰神宗,如今的他……又豈會像尋常人一樣忌憚於鳳凰神宗的威名!

    更何況他身上所釋放的那股讓天地都在戰慄的怨恨氣息!

    齊鎮滄臉色抽搐,卻是毫不猶豫的拿起傳音玉,大吼道:“全軍撤退……全速撤退!!”

    齊鎮滄這個急促的命令,讓絕大多數的首領都呆愕當場,幾乎以爲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各種疑問的聲音傳回給了齊鎮滄:“撤……撤退?就因爲這……一個人?”

    “王八蛋!!”齊鎮滄憤怒的咆哮道:“他不是一個人……他是個帝君!帝君!!四十三長老剛纔都毫無抵抗之力的死在了他的手上,你們眼睛都瞎了嗎!全軍撤退……馬上以最快速度撤退!!”

    齊鎮滄還未放下傳音玉,忽然感覺全身一冷,他下意識的擡頭,看到那個金色的身影從城牆之上緩緩的飛了下來……一股憤怒、怨恨、狂暴的氣息驟然壓迫向他的心魂,讓他全身的血液都在極度的壓制下瞬間停止。整個戰場之中,六十萬的神凰大軍,凋零至不到五萬的蒼風軍,都在這同一個瞬間全身驟冷……就連天下第一,臉上都露出了深深的震驚和驚恐。

    這是雲澈在天玄大陸……第一次毫無保留,徹徹底底的釋放出了自己的全部殺氣,強烈的猶如化成了實質,暴戾到讓人所有人都全身毛髮豎起,從身體都心魂都冰冷的如同泡在寒潭之中。

    “全部……死吧!!”

    雲澈手中紅光閃動,劫天劍出,橫掃前方。

    轟!!!

    雲澈僅僅是一劍掃出,毫無花俏,更沒有用任何玄技,卻是帶起宛若天崩地裂般的巨大轟鳴,雲澈的前方,大地完全崩裂,漫天飛塵中,整整數千神凰兵在這強橫無比的玄力風暴中被瞬間轟飛出去,還未來得及發出一聲絕望的吼叫,便已化作猩紅的血花,伴着殘肢肉末的飛濺在空中華麗的綻放着,廣闊的土地很快被刺目的鮮血染紅。

    僅僅一劍,三千神凰兵……死無全屍!!

    處於中軍位置的齊鎮滄等人雖隔的很遠,但這一幕,依然驚的他幾乎魂飛魄散,他手掌攥緊傳音玉,用盡全身力氣咆哮道:“撤退……全軍……啊啊!!”

    在齊鎮滄一下子驚恐了數十倍的吼叫聲中,雲澈的身影已在瞳孔中已不可思議的速度臨近,手中那把巨大的硃紅之劍帶着赤紅色的玄光和狂暴到無法形容的氣息,轟擊在了還未從剛纔的一幕中回過神來的神凰大軍之中。

    轟!!!!

    一聲震世玄雷般的轟鳴完全淹沒了所有人的聽覺。瞬時,光線變得格外昏暗……那絕不是天空忽然多了暗雲,而是周圍整整數裏的土地完全被掀了起來,帶着數以十萬計的神凰軍,被拋向了千丈高空,一時間,天與地彷彿被完全顛覆,地面在崩裂中塌陷,漫天都是漆黑的土地和驚恐嚎叫的神凰軍,但這驚恐的嚎叫聲只持續了那麼短暫的一瞬,他們的身體在這狂暴到極點的重劍風暴中被徹底粉碎,粉碎的比沙塵還有細小。

    譁……

    漫天的沙土黑壓壓的落下,但被揚起的近十萬神凰軍卻沒有一個能落下……因爲落下的只有細碎到極點的血肉,別說一具屍體,就連一根算得上完整的手指都看不到。

    當被掀起的土地終於全部落回時,土地的顏色已不再是灰黃色,而是觸目驚心的暗紅色,並夾雜着無數同樣被粉碎的赤甲、武器。土地上方,道道空間裂痕在依然沒有完全散盡的重劍之力下“嘶啦嘶啦”的扭曲着。

    龐大的戰場,一瞬間……真的只是一瞬間,變成了血腥、恐懼、尖叫哀嚎的煉獄。死的人死無全屍,沒死的人在發抖、尖嚎、心膽欲裂……那些沒有被波及的神凰軍有不知多少人癱倒在了地上,瑟縮着瞳孔,不要說站起,連心魂都已被驚駭的完全離體。

    窒息,極致的壓抑和窒息,城門前的蒼風軍無不是眼睛圓瞪,疑在夢中。他們無比仇視的神凰軍被一瞬間毀滅大片,他們本該興奮纔對……但眼前的畫面,卻讓他們承受着幾乎不下於神凰軍的駭然和恐懼。就連早已視死如歸的封雲烈,也是眼睛圓瞪,久久無法回神。

    蕭雲看着漫天灑下的血雨,無盡的碎屍,和瞬間被染紅的大地,本是下了極大決心的他身體一陣搖晃,然後猛的轉過身去,手掌死死捂着自己蒼白如紙的臉:“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啊……”

    天下第七連忙抱住他安慰道:“沒關係……完全沒關係的。我所喜歡的雲哥哥,本來就是善良到連一隻小動物都不願傷害的人,如果你真的變得像雲大哥那樣,我……我反而會害怕,所以……真的沒關係的。”

    天下第一的臉色也已變得無比難看,他別過臉去,甚至不敢去看那變成血色的戰場,低喃一聲道:“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可怕的殺氣……呼……”

    身爲軍隊統領,段青航和齊鎮滄大部分時間都在**之中,從未見過真正的帝君之威。他們眼睜睜的看着十萬軍……整整十萬軍,在雲澈的一劍之下……僅僅一劍,全部橫死!!

    沒有哪怕一絲一毫掙扎和反抗的機會……甚至連全屍,連葬身之地都沒有!!

    可以橫徵天下,橫掃六國,有着天玄最高等配備,最頂級資質的神凰軍,在這個人面前,根本連一羣螻蟻都算不上!!

    縱然他們身經百戰,心若磐石,在這一刻也是心靈崩潰……齊鎮滄在驚恐中後退,然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後瘋了一般的狂吼道:“撤……快撤!!”

    齊鎮滄的咆哮幾乎撕裂了喉嚨,那些在驚恐中發抖的神凰軍也如從噩夢中驚醒,發出聲聲的怪叫,瘋狂的向後方遁去……心靈防線一旦崩潰,連統領都已經被嚇破了膽,這數十萬神凰大軍哪還顧得上什麼軍紀,一個個如沒頭蒼蠅般逃竄,只想以最快的速度遠離那個從天而降的恐怖惡魔,轉眼之間已是潰不成軍,不知有多少人在互相踩踏中喪生。

    但恨滿乾坤、殺機失控的雲澈又豈會因他們的潰逃而停止,他赤紅着雙目,騰空而起,金烏之炎在空中快速凝聚,轉眼間已膨脹至數十丈,遠遠看去,就如在空中出現了另一輪赤紅之日。

    “炎陽爆裂!!”

    高空的赤色“太陽”爆裂,灑下漫天的毀滅之炎。這是金烏之炎,是連鳳凰長老鳳非鷹都沾之即死的毀滅之炎,又豈是普通的神凰軍所能承受。赤紅火焰遮天而落,所有被火焰碰觸到的神凰軍,無不是瞬間赤炎燃體,化成一地焦炭……甚至直接被焚滅成虛無。

    慘叫、哭喊、咆哮、恐懼、還有焚燒的聲音……在這戰場的上空交織着恐怖絕倫的地獄送葬曲。

    他們身爲“天下無敵”的神凰軍,一路橫掃蒼風,兵臨皇城之下,拿下蒼風皇城,本是簡單如探囊取物,他們做夢都想不到,竟會遭遇這樣一個強大,卻又殘忍到極點的惡魔。鳳非恆全身鳳凰玄力瘋狂運轉,速度已是達到了極致,耳邊的聲音讓他猶如處在噩夢之中。這時,他忽然感覺到全身一冷,下意識的回首,竟赫然看到雲澈就在他深後不到十丈之距。

    鳳非恆的瞳孔驟然放大,猛一咬牙,一招“鳳炎焚天”,將全身的鳳凰炎轟向了雲澈。

    雲澈面色陰沉的如同來自地獄的奪命死神,面對鳳非恆的攻擊,他手中劫天劍輕描淡寫的一甩……鳳非恆強大的鳳凰火焰碰觸到重劍之力,一瞬間便被摧成了漫天飛散的火花,而重劍所激盪而起的玄力風暴所幾乎未受到任何影響,在破空呼嘯聲中,狠狠轟在了鳳非恆的胸口之上。

    砰!!

    鳳非恆連吐三口血箭,滾落到了地上,他還未來得及站起身來,他整個人,已被雲澈抓着後領提了起來,冰冷的死亡感也從後方傳來。

    “我……我是鳳非恆……是鳳凰神宗十九長老……你不能殺我……”鳳非恆全身的每一塊肌肉、每一根神經都在劇烈的顫抖:“否則……否則鳳凰神宗不會放過你的……嗚啊啊啊!!”

    轟!!!

    在鳳非恆絕望淒厲的慘叫聲中,一團火焰在他後背炸開,讓這不可一世了半生的神凰長老化作了漫天飛散的火焰碎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