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夜青盛和夜紫義連忙回過身來,一臉震驚的看向這個忽然出現,速度快若鬼魅的人,同時心中更是狠狠的突了一下……如此驚人的速度,對方的玄力,必然要凌駕於他們之上!!

    眼前之人看上去二十歲左右,一身金紋輕衣,臉『色』平靜中帶著『陰』沉。()-79-兩人齊聲道:「你是什麼人!!」

    話一出口,他們也已感知到了對方的玄力氣息……臉『色』同時錯愕,隨之剛剛生出的緊張感一下子消散無蹤。夜青盛的下一句話也頓時輕蔑了起來:「哼,居然冒出個不知所謂的小鬼。」

    因為對方的玄力氣息,不過是王玄境三級。雖然就對方的年齡而言,這樣的修為足夠驚人,但在他們面前,根本不堪一擊,完全不可能對他們造成絲毫影響或阻礙。

    至於他的速度……大概是專攻於身法玄技或借用了某種玄器吧。

    雲澈一路風馳電掣,在夜青盛破開天磐大『門』時,他便已來到了冰夷神殿的上方。之後夜青盛等人說的話,他全部聽的清︽79,m清楚楚,也瞬間明白了個大概……冰夷神殿皆是天磐『玉』所鑄,這一點他很清楚。天磐『玉』之堅韌,當年他也拿龍闕試過……全力轟擊之下,連點渣都沒掉。顯然,是冰雲仙宮在為難之下,全部避入了冰夷神殿之中。而這些人,用了很長的時間,硬是將這冰夷神殿的大『門』給轟開。

    而自己,也剛好在這最後的一刻趕來。

    當初,他曾經暗忖冰雲先祖用奢侈的天磐『玉』整這麼個地下大殿簡直莫名其妙……而今,它竟是救了幾乎所有冰雲之『女』,救了整個冰雲仙宮。

    雲澈低沉的目光掃過眼前的十二個人……全部是陌生的面孔,而且這些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衣打扮,衣著不要說標識,連雜『色』都沒有,顯然是在有意的隱藏身份來歷。玄力……是兩個霸玄中期,十個八級以上的王座!

    雲澈的目光從他們身上移開,面孔淡漠,沒有回應他們半個字,直接轉過身去,看向了被慕容千雪和君憐妾攙扶著的宮煜仙。

    這個忽然出現的男子,也讓冰雲仙宮的所有人全部錯愕。而在他轉過身來,所有看到他面孔的『女』子全部瞬間獃滯,一雙美眸在震驚中閃動著難以置信的光彩。

    「雲……雲澈!?」

    視線掃過冰夷神殿的角落,一口飄動著稀疏冰靈的冰棺之中,雲澈看到了已經含恨而逝的太上宮主封千悔。()他緩慢邁步,在她們怔然的注視中來到宮煜仙身前。宮煜仙的臉『色』白中帶青,生命氣息更是無比之微弱,他一眼就看出,宮煜仙的內傷不但很重,而且已經持續了數月之久,若不是冰雲七仙一直以玄氣強行為她續命,再加之她不甘心就這麼死去,死死吊著最後一口氣,早已喪命……若她這最後的執念斷了,幾乎會短短几息便命逝而去。

    而且,她的身上,已幾乎沒有了半點的玄力氣息……全身玄力,都已散盡。縱然痊癒,玄力,也要從頭練起。他很明白,這對一個曾經傲視蒼風,又是一宮之主的人而言,要比橫死還殘酷的多。

    雲澈長長的吸了一口氣,蹲下身來,伸出手臂,隔空將一股天地之息灌輸向宮煜仙的身體,愧疚的道:「宮主……我回來晚了。」

    宮煜仙艱難的伸出手掌,極度震驚和『激』動之下,蒼白的臉上映出一抹不正常的紅『色』:「你……你……雲澈……真的是你?你不是……不是……」

    「是我。」雲澈很用力的點頭,他張開手掌,一棵袖珍的冰夷之樹在掌心成長:「有冰夷神功為證。我並沒有如世人所言在三年前葬身太古玄舟,只是被太古玄舟帶到其他的世界,直到今日才回來。」

    這世上有冰夷神功在身的人,唯有雲澈和夏傾月。看著雲澈掌心的冰夷之樹,她們縱然再不敢相信,也清楚的知道著眼前之人並非只是個和雲澈長的相像之人,而真的就是所有人都以為已經死去的雲澈。

    宮煜仙嘴『唇』嗡動,眼眸中閃動著微弱的異彩,但馬上,這抹異彩又暗淡了下去:「你竟然……還活著……真是……奇迹……只是……咳……咳咳……你今天……不該來……不該來啊……」

    雲澈明白「不該來」三個字的意思……因為讓冰雲仙宮陷入絕境的,是兩個太可怕的霸皇。他來……只是送死。

    「不,」雲澈搖頭:「我也是冰雲仙宮的弟子,宗『門』有難……我早都應該回來了。宮主放心,我既然回來了……就絕不會再允許任何人踐踏我們冰雲仙宮。」

    「嘖,哈哈哈哈。」雲澈的背後,一聲不屑的狂笑響了起來,雲澈剛才的低語,在夜青盛聽來,無疑是可笑至極的笑話:「真是讓人笑掉大牙,這不知從哪個窟窿縫裡蹦出來的野小子居然在大言不慚的想保下這冰雲仙宮?哈哈哈哈……這卑微低賤的土地,果然盡出一些可憐的笑料。王玄境三級,在這蒼風小國的確可以橫著走,可惜,你們這些賤地之民在本大爺眼中永遠只是笑話。你的身法玄技倒是不錯,有資格讓本大爺獎賞一句,但本大爺要你一息死,你絕對活不到第二息。」

    「雲澈?這名字可有點耳熟啊。」夜紫義淡淡的道,

    「嘿,當然耳熟。」夜青盛冷笑道:「不就是當年在七國排位戰打了神凰國耳光,還膽敢觸怒少主那小子么。嘖嘖,聽說他好像是隨著那個什麼太古玄舟一起消失了,沒想到居然活著回來了……少主當年可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提起『雲澈』這個名字,就恨的咬牙切齒啊。他若是知道這小子居然還活著……一定會高興的很!」

    少主?太古玄舟?

    這兩個人,讓雲澈心中猛的一沉,一個名字和一張讓他厭惡的面孔瞬間出現在腦海之中……

    日月神宮……夜星寒!!

    這些竟然是日月神宮的人,而且似乎還是夜星寒親自派來!

    怎麼回事?日月神宮為什麼會讓人攻擊冰雲仙宮?日月神宮和冰雲仙宮……這分明是兩個世界、兩個層面,毫無『交』集的存在才對!

    夜青盛一臉的戲虐和憐憫:「好不容易撿了條命回來,居然又急著來送死。」

    他眼眉一沉,一揮手:「將這小子給我拿下!可別下太重手打死了,該怎麼讓他死,少主一定更感興趣!」

    他聲音一落,身後一個黑衣人閃電般衝出,一把抓向雲澈……十個人,也只出動了這一個人。他們十人,玄力修為最低的也是王玄境八級,對付一個區區王玄境三級,一個人都是手到擒來。

    「雲澈小心!」慕容千雪和楚月璃齊聲驚喊道,同時迅速抓起冰劍,想要向前和雲澈一起抵擋。她們可都是親身領教過這些人的實力。後面的十個黑衣人雖只是隨從,但每一個,都要勝過她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

    面對驟然撲來,釋放著強大玄力氣場的黑衣人,雲澈『陰』沉的臉『色』毫無變化,腳下更是紋絲不動,唯有手掌,輕描淡寫的一揮。

    轟!!!

    一聲如驚雷般的轟鳴忽然炸響,距離雲澈還有三丈之距的黑衣人在這聲巨響中……竟是瞬間消失在了半空,出現在了後方十丈之外的石壁上,然後狠狠彈落,癱軟在地,全身染血,一動不動,就如一條被打蔫了的土狗。

    整個地下空間,都有了一剎那的劇烈顫『盪』。

    冰夷神殿瞬間變得一片死寂,夜青盛、夜紫義……還有冰雲仙宮的所有人全部怔在了那裡……那個黑衣人是一個九級的王座,縱然是冰雲七仙,也無人可匹敵。他沖向雲澈時所釋放的玄力威壓強橫無比,不要說王玄境三級,就是王玄境五級,也會被轉眼間拿下。

    而雲澈……僅僅是……甩了一下手背!!

    「昊空!!」其他的黑衣人在獃滯之後,連忙沖了過去,在碰觸到那個黑衣人身體時,他們所有人都眼眸一顫,『露』出深深的驚恐。

    「經脈全斷……骨頭盡碎……死……死了……」一個黑衣人顫抖著聲音道。

    「什……什麼!!」夜青盛和夜紫義大驚失『色』,背脊同時一陣發冷。

    九級王座……死了……而且全身經脈盡斷,骨頭盡碎……而對面,只是個三級王座,還只是隨手一揮!真的只是隨手之一揮,那之前,他們沒察覺到雲澈有半點凝聚玄力的動作,甚至連微小的玄力『波』動都沒有……更沒有釋放什麼玄技!

    而且還是隔空……隔著至少三丈之遠!

    以他們兩人的中期霸皇的修為,自然也可以做到將一個九級王座一擊轟殺……但前提,是他們必須動用至少八分力,而且絕無可能做到雲澈這般舉手投足……更不可能做到單純以玄氣隔空擊殺reads;!更不要說碎其全身經脈骨骼……

    本要出手的慕容千雪和楚月璃呆在了那裡,所有冰雲仙宮的『女』子也全部瞪大著瞳眸,張大著嘴『唇』,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所到的畫面。宮煜仙的眼眸出現了無比劇烈的顫『盪』,呼吸,也變得格外局促起來……雲澈沒死,她相信以雲澈那無比驚人的天資,三年的時間,實力必定會有著巨大的成長。

    但就算成長的速度再快,也終究不可能短短三年,達到足以匹敵霸皇的層次……所以,雲澈歸來,她先是震驚、驚喜……隨之卻是惶然。

    但她也做夢都想不到……如今的雲澈,竟已可以隨手之間,秒殺一個強至九級的王座!

    她雖然從未能碰觸過王玄之上的層面,但也足以知道,要做到這一點……至少該是霸玄境後期的修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