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夜青盛的記憶中得知,擄掠夏傾月之事的確是夜星寒授意,他的父親,神宮之主夜魅邪都並不知曉。而且,夜星寒對夏傾月還極爲重視,當初本欲親自冰雲仙宮,只因玄功瓶頸忽然鬆動而不得不閉關,才讓夜青盛和夜紫義兩人前來。

    夜星寒到底爲什麼要抓夏傾月……

    而且,由夜青盛的記憶可以確定,夜星寒的確是從未見過夏傾月!在半年之前,甚至從未提過“夏傾月”這個名字。

    天威劍域……長老?

    雲澈默然良久,一個名字,忽然閃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凌坤!!

    “茉莉……”雲澈沉眉問道:“當初在蒼風排位戰,你告訴我夏傾月擁有‘冰雪琉璃心’和‘九玄玲瓏體’時,曾說過她的‘冰雪琉璃心’不應該在這個位面出現,所以無人可識。但‘九玄玲瓏體’,卻有被人發覺的可能……”

    “所以你認爲那夜星寒要擄掠夏傾月,是因爲她的‘九玄玲瓏體’?”茉莉不鹹不淡的道。

    “沒錯。”雲澈點頭道:“夜星寒是從一個天威劍域的長老那裏知道了夏傾月的存在。而……冰雲仙宮基本常年與世隔絕,弟子極少離宮,與四大聖地更是毫無交集!不過,四大聖地中,卻的確有一個人見過夏傾月……而且也正是天威劍域的人!”

    “那就是五年前在天劍山莊舉行的蒼風排位戰上……來自天威劍域的凌坤!”

    “在這叫夜青盛的人的記憶裏,關於這個‘凌坤’的記憶,要多於天威劍域的任何一人。在天威劍域,只有踏入君玄之境,纔有資格成爲長老。但這凌坤的玄力只有霸玄境六級,卻在天威劍域被任命爲正式長老。原因是他雖玄力稍低,卻足智多謀……或者說無比狡詐,城府極深,在天威劍域擔當着‘智囊’的角色,極受劍主軒轅問天信任器重,天威劍域的衆長老不但不因他的玄力低微卻同爲長老而蔑視他,反而都刻意的與之交好……另外,他亦是天威劍域在外時間最多之人,見識無比廣博。天威劍域因大事需有人出使時,大部分都是這個凌坤!”

    夜青盛記憶中關於凌坤的信息,讓雲澈暗暗心驚。他和凌坤有兩次交集……一次在天劍山莊,一次在神凰帝國。在天劍山莊時,凌坤曾主動當衆對他發話,邀請他加入天威劍域。當時,雲澈玄力低微,更是毫無背景,毫無名氣,凌坤卻是做出了這種另所有人震驚和不解的舉動。雲澈此時想來,那何嘗不彰顯着凌坤眼力毒辣無比。

    而在神凰帝國的七國排位戰,皇極聖域到場的是地位極高的古蒼真人,日月神宮是少主夜星寒親至,至尊海殿到場的是讓鳳橫空、夜星寒都忌憚三分的姬千柔,唯有天威劍域,派了凌坤這樣一個“低等長老”……此時想來,那不是天威劍域對太古玄舟沒興趣,而是凌坤有着足夠匹配的能力。

    氣質內斂、目光毒辣、極深城府、見聞廣博……那麼也很有可能知道你“九玄玲瓏體”的存在。茉莉說過,“九玄玲瓏體”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無視法則……而夏傾月在和凌雲交手時,面對凌雲的劍靈分身,以地玄境的玄力,施展了王玄境才能施展的冰雲領域……在場的凌坤,自然完整的目睹!

    如果是他發現了夏傾月的“九玄玲瓏體”,那麼一切,就很好解釋了。

    茉莉淡淡的道:“九玄玲瓏體可是極好的練功爐鼎,若真是那凌坤發現了夏傾月的九玄玲瓏體,爲何不取了自己享用,或者交給天威劍域的人,反而要透露給日月神宮的人?”

    “很簡單。”雲澈低低的道:“九玄玲瓏體萬年難遇,他若是自己用了,被發覺後,必遭天威劍域高層的不滿甚至憤怒!而若是交給天威劍域的絕頂強者,那也不過是下屬對上屬該有的孝敬,頂多是得到些‘獎賞’。但交給夜星寒,則全然不同!”

    “夜星寒修煉着一種雙修邪功,這一點知道四大聖地存在的人幾乎人盡皆知。他每年都會暗中擄掠大量女子作爲練功爐鼎。而若聞‘九玄玲瓏體’,必定會欣喜若狂,不惜代價!所以凌坤沒有對夏傾月下手,也沒有告知天威劍域,而是告知了夜星寒……夜星寒之所以半年前才知曉,應該是凌坤當初只告訴了他‘九玄玲瓏體’的存在,卻沒有告訴夜星寒擁有‘九玄玲瓏體’的人是誰,並提出了一個極高的籌碼。直到半年前,夜星寒才終於湊齊了籌碼,並從凌坤那裏得到了傾月的名字和所在!”

    雲澈一邊說着,眉頭也越皺越緊,因爲他越是向這個方向想,便越是覺得可能。

    “凌坤……”雲澈低低的唸了一聲這個名字,並在心海中打上了危險的印記。

    另外,從夜青盛的記憶中,雲澈還得到了一個讓他意外的信息……鳳凰神宗的鳳神居然沒死,並在三年前太古玄舟消失後再度現身,釋放遮天威壓震懾四聖地的人,還懲戒了夜星寒。

    怎麼回事?鳳雪児親口說過鳳神早已消逝。鳳凰神宗的大長老鳳非煙也是因爲鳳神的消逝而勾結夜星寒……

    難道其中還有什麼隱情?

    但……無論如何,就算鳳神真的還在世,神凰帝國對蒼風國的踐踏……也必須讓他們十倍償還!!

    “日月神宮……爲什麼會是日月神宮。”慕容千雪的臉色有些泛白,她憤怒、不解、還有無法壓制的恐慌……那可是日月神宮,是天玄大陸四聖地第一,整個天玄大陸最最巔峯的存在,不要說面對,單單是聽到它的名字,都會感覺到一股沉重無比的威壓:“我們和日月神宮無冤無仇,甚至連最簡單的接觸都沒有過,它們爲什麼要對我們下毒手!?”

    “日月神宮……怎麼會是這樣……”楚月璃目光茫然若霧。不僅僅是冰雲仙宮……這是一個足以讓天玄大陸幾乎所有勢力絕望的名字。

    “日月神宮的目的,暫時還比較模糊,但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雲澈面對衆女,平靜的道:“兩位宮主都因這場劫難而逝,你們現在對日月神宮必定恨之入骨,而日月神宮派來的這些人,也都死在我手上……目的未達到,反而折損,日月神宮也絕不會就此罷休。事到如今,我們冰雲仙宮想要在日月神宮的陰影下存在下去,唯有兩條路可走。”

    “請宮主明示。”聽着雲澈的話,每一個人的目光都變得凝重而認真。

    “第一條路,撤離冰極雪域。”雲澈緩緩的道:“那十二個人全部死在這裏,以夜星寒的脾性,必定暴怒,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更多日月神宮的人到來,讓冰雲仙宮陷入更大的險境。所以,這個地方已不適合停留。”

    離開冰極雪域……

    看着視線中無邊無際的冰雪,看着熟悉的冰花雪瑚,她們都目光顫蕩,久久無言。

    慕容千雪輕輕嘆息一聲,道:“宮主,你的話,我們都明白。如同繼續留在這裏,更大的災難隨時都會到來,面對日月神宮,我們的力量根本沒有辦法去抗衡。但是……我們冰雲仙宮千年歷史,千年,都是這裏。資源、記憶、功法、傳承、底蘊、甚至先祖的遺體都在這裏,而且就環境而言,這世上,或許再也找不到比這裏更適合修煉冰雲訣和冰夷神功的地方。我們如果全部離開,這裏,也必定會被盛怒之下的日月神宮完全泯滅……縱然我們全部保住了性命,我們冰雲仙宮……卻也已是名存實亡……”

    “宮主,你所說的第二條路,又是什麼?”木藍依希冀的問道。

    冰雲衆女的反應,和雲澈所預想的相差無幾。這裏,是與世隔絕的冰寒之地,拋開宗門的尊嚴和根基,她們也早已習慣了這裏的一切,早已習慣了無盡冰雪和寒冷,對於外界之人的抗拒近乎成爲本能,對於融入到外面的世界,更是有着發自心魂的排斥。他正色道:“第二條路很簡單,那就是直面日月神宮,用我們自己的力量來守護這裏……甚至有一天,要日月神宮血債血償!”

    雲澈的這番話,又一次讓她們目光怔然,久久無聲。

    因爲……那是日月神宮。

    在蒼風國,她們是超然的存在,哪怕面對天劍山莊,她們也不會有絲毫畏怯。但日月神宮……那是她們的實力縱然提升十倍、百倍都絕無可能抗衡的龐然大物。

    縱觀整個天玄大陸,有誰敢觸犯日月神宮,有誰敢與日月神宮爲敵……又有誰敢說出“要日月神宮血債血償”這樣的話。

    “可是……”風寒月怯怯的出聲,但馬上就被雲澈打斷:“沒有可是,我們依然留在這裏,絕不是無謂的等着送死,我剛纔的話,也絕不是癡人說夢!”

    “目前的局面,其實也並不是那麼悲觀。”雲澈認真的道:“那十二人在攻擊我們冰雲仙宮時,一直都在刻意的隱藏自己的身份,顯然不想暴露。畢竟,日月神宮可是以‘聖地’爲名,無故對我冰雲仙宮下毒手,傳出去必定讓他們名望受污。而且,這件事是日月神宮少主夜星寒所授意,神宮之主天君夜魅邪並不知道,所以夜星寒的後續動作,也應該不會太大,甚至會極力遮掩。”

    “以你們現在的實力,日月神宮即使是幾個小嘍囉,也難有抵抗之力,但是,如果你們相信我的話……”雲澈的目光變得凝實起來:“我有辦法,讓所有師姐、師妹的玄力在半年之內,全部達到王玄境!”

    “讓六位已爲王座的師叔師伯……全部成就霸皇!”

    風寒月與風寒雪水晶般的眼眸瞪到了最大,嘴脣更是大大的張開……所有的冰雲之女,也全部都在震驚中呆滯。

    因爲雲澈此時口中所說出的話,比“要日月神宮血債血償”更要虛幻千百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