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驚雷之音震顫百里,最後,卻是一片徹底的死寂。

    隨著金色光芒的消逝,蒼風皇城西南方已是一片空曠。無論是神凰軍、還是龐大的玄獸群,全部消失不見……沒有屍體、沒有血跡、沒有碎甲,甚至連一絲痕迹都完全找不到。唯有無數道漆黑的空間裂痕在扭曲中快速縮小、消失。

    這是今天到來的第二波神凰軍,他們的結局,竟和第一波……一模一樣!

    數十萬神凰大軍,在雲澈的怒焰之下,被一瞬間全部焚燒成灰燼,整整七十里空間被毀滅成空白……那一幕所帶來的極致震撼,讓所有親眼目睹的人直到現在都無法完全平息。因為他們::::3看到的是神話一般,真正毀天滅地的力量!

    而這樣的力量,這樣的畫面……竟在同一天,第二次呈現在他們的眼前。而這一次並不是雲澈,還是另外的一個人。同樣相同的,是他們毀滅的,都是蒼風國的死敵……他憤怒的氣息和咆哮,也都絲毫不弱於之前怒火爆燃的雲澈。

    天下第一手上的碧綠巨弓已經消失,他心中無盡震撼,卻再無驚慌……這個「巨人」的實力恐怖無比,幾乎不下於雲澈,但他一定不會是敵人。因為他怨恨的目標是神凰軍,而且剛才力量隨著怒火釋放時,還刻意控制著力量以免波及到後方的蒼風皇城……否則,縱然只是餘波,也足以將皇城南部毀成一片廢墟。

    天下第一深吸一口氣,向蒼月問道:「你剛才喊的『元霸』,是這個人的名字?難道你認識他?」

    「他叫夏元霸,是夫君和我的師弟……更是夫君的親人。」蒼月激動萬分的道。

    「師師師……師弟?」天下第一和蕭雲眼睛大睜,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他的年齡……比大哥還要小?」

    「嗯,他比夫君,要小上一歲多。」蒼月輕輕的道。

    「!#¥%……」天下第一和蕭雲幾乎聽到了自己下巴砸在地上的聲音。

    空中,隨著神凰大軍的完全覆滅,夏元霸的怒火在發泄之下,總算有些些許的平復。他緩緩的轉過身,一眼,便看到了蒼月和他身側的秦無傷,已覺醒霸皇之心,早已不再懦弱的他依然眸光顫動,眼眶有了輕微的濕潤感。

    「雪若師姐……秦府主……」他低念一聲,全速飛了過去。在蒼風玄府的那段時光,除了雲澈,便是蒼月對他最好,秦府主也是對他諸多關照。看到他們兩人平安無事……再沒有比這更好的安慰。

    乒!!

    一絲微弱的碎裂聲,似乎是在心魂深處響起,讓心情煩躁的鳳橫空一下子睜開了眼睛,目光一陣混亂的變幻……他只能期望剛才只是錯覺。

    但馬上,一個急促的腳步聲便從外面傳來,隨之是失措的喊聲:「宗主,不好了!五十二長老的魂晶……剛才也忽然碎裂了!」

    「傳音給五十二長老和與他一起的韓統領,也全部沒有回應!」

    鳳橫空緩緩的站起身來,臉色一片陰暗。就在不到半個時辰前,韓興朝還給他傳音,告知蒼風皇城前一片詭異的安靜,不但沒有神凰軍的蹤跡,連激戰過的痕迹都沒有……如今,竟和那神凰主軍一般,變得無法聯繫,再無音訊!

    蒼風皇城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冰雲仙宮。

    雲澈以身體里的冰雲仙魄打開一個特殊的禁制,和冰雲眾女一起,進入了冰雲秘地,將靜躺著封千悔和宮煜仙遺體的冰棺放置在盡頭的冰室之中。冰雲仙宮歷任宮主的遺體,都長眠在這裡。

    慕容千雪、君憐妾、木藍依、楚月璃、風寒月、風寒雪跪在冰棺前,身後,是所有的冰雲弟子。她們一直長跪了近一個時辰,直到雲澈輕嘆一聲,道:「我們出去吧,讓宮主好好安眠。她為冰雲仙宮勞苦一生,也該好好休息了。」

    帶著冰雲眾女離開秘地,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冰雲仙宮雖遭遇一場大劫,但前有結界守護,在結界消失之前,她們又全部遁入冰夷神殿,所以並沒有發生慘烈的激戰,因而冰雲仙宮也沒有遭到太嚴重的摧毀。

    夜幕微染的冰雲仙宮有著夢幻般的美感,映雪冰輝,晶瑩琉璃,恍若冰雪仙境。雲澈看了一眼天空……蒼風皇城那邊一直沒有傳音過來,看來並沒有其他神凰軍攻過來。

    不過,他並不知道,冰雲秘地的特殊禁制不但可以隔絕外界的氣息……連傳音也可以隔絕。

    「拜見宮主!」

    雲澈剛要回身說話,他的周圍,冰雲眾女……包括冰雲七仙已全部跪了下去,螓首垂下,鄭重下拜。他連忙道:「起來起來,你們不用拜我。雖然我暫任宮主,但你們對我不需要這麼多規矩。」

    慕容千雪認真道:「冰雲仙宮,還有我們的性命,都是因宮主而獲救,你又是先宮主親自委傳的新任宮主,於情於理,我們都要屈膝而拜。今後,我們姐妹、弟子,都會遵從宮主之命。」

    冰雲女子每個都有著傾世之顏,卻又都心如冰雪,讓人難以靠近,曾經讓他暗中牙痒痒,大怨冰雲仙宮簡直是暴殄天物的罪惡之地……而如今,他卻成為了這冰雲仙宮之主,所有的冰雲女子都拜倒在他的身下,這種感覺,說不出來的複雜微妙……

    「……好吧,你們趕緊起來吧,這算是我身為宮主的第一個命令。」雲澈努力正了正臉色道。

    冰雲眾女隨之起身,她們看著雲澈,眸光中依然帶著劫后的凄傷,但對於雲澈這個男性宮主,卻並沒有太多的排斥。三年前,在他作為史上第一個男弟子入冰宮時,引發了幾乎所有冰雲弟子的不解……包括宮煜仙。但之後,他為慕容千雪等人打通所有玄關,成就六個驚世駭俗的天靈神脈,再加上以比夏傾月更快的速度領悟了冰夷神功,冰雲仙宮便沒有了對他的排斥和質疑,連戒心也在減弱……幾個月後,基本都習慣了他的存在。

    如今他在冰雲仙宮絕境之時歸來,將她們從原本必死的絕境中救回,所展露的實力,更是讓她們無法不折服……冰雲仙宮的劫難沒有完全解除,而擁有著君玄層面力量的雲澈,無疑是她們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強大保護傘。

    經歷了那噩夢般的六個月,對於這個男性宮主,她們如今更多的,是一種強到她們自己都沒有察覺的依賴。

    「師伯、師叔,還有各位師姐師妹,」雲澈聲音平緩而真誠的道:「三年前,我以男弟子的身份入冰雲仙宮,已經是打破千年門規。如今成為宮主,終究有著很大的不妥,會為我們冰雲仙宮帶來諸多的非議。先宮主把宮主之位傳於我,也是出於無奈之舉,所以,我只是暫代宮主之位,待找到傾月之後,我會馬上把宮主之位還給她。不過請大家放心,我始終都是冰雲弟子,答應先宮主的話,一定不會食言……除非我死,否則絕不會再讓任何人欺凌我們冰雲仙宮。」

    宮煜仙傳給他的「冰雲仙魄」,裡面承載著歷代宮主的重要記憶和冰雲仙宮的大部分隱秘。根據其中的記載,夏傾月所使用的那個逃生玄陣,是個隨機傳送陣,根本無從得知傳送到了哪裡,就連它的傳送最大範圍都無從知曉。

    他也已經得知,夜青盛他們攻擊冰雲仙宮的目的……赫然是夏傾月!

    這是讓他極為不解和警戒的地方。夏傾月十六歲前都在流雲城,幾乎不出香閨,連與之有婚約的他十六年都沒見過幾次。之後便基本一直在冰雲仙宮,極少在外……鮮有的幾次,也從未離開過蒼風國。

    為什麼日月神宮會忽然針對夏傾月?

    難道是夜星寒看上了夏傾月的美貌?

    也不對……夜星寒應該根本沒見過夏傾月才對!

    「宮主,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慕容千雪輕聲問道,冰眸中帶著深深的黯然和憂心。她們直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從來不與世相爭的冰雲仙宮,竟會遭遇這樣的劫難。

    一雙雙美眸都落在雲澈的身上。這樣只有二十二歲的青年人,在這劫難面前,已悄然間成為了她們的依靠。畢竟,這個世界實力為尊,無論在哪裡,都是如此。

    雲澈微微沉吟,道:「我們先來審問審問那個該死之人吧!!」

    雲澈一伸手,寒風捲起,一個穿著黑衣的人在呼嘯聲中被遠遠的卷了過來,重重落在他的腳邊。

    夜青盛已經被雲澈廢了玄力,斷了經脈,別說反抗或逃走,就是想自殺都不能。在冰天雪地之下,沒有了玄力護身的他被凍的瑟瑟發抖,極致的酷寒每一息都有無數冰錐在扎刺著他的身體,讓他痛不欲生。他看著雲澈,瞳眸中已是沒有了哀求,只有恐懼……卻是連一個最簡單的字音都無法發出。

    看著他,所有冰雲女子的臉上都露出了憤怒和怨恨。雲澈向前一步,懶得和他多廢話一句,手掌一伸,玄罡飛出,直侵心魂,瞬間完成了玄罡攝魂。

    夜青盛全身一顫,雙目快速失去了焦距,變得空洞一片。

    「你叫什麼名字。」雲澈收起手掌,淡淡的道。

    「夜…青…盛……」夜青盛用被凍的哆嗦的聲音回答。

    夜?

    雲澈的眉頭微微一動……果然是日月神宮!日月神宮雖非家族式勢力,但所有入日月神宮的人,都需改為「夜」姓。他緊接著問道:「你所屬的宗門,可是日月神宮?」

    「……是……」夜青盛木然回答。

    「啊!!」

    意料中的驚呼聲在雲澈的耳邊響起。「日月神宮」這個名字,讓冰雲女子無不花容失色。

    能調遣霸皇的勢力,整個天玄大陸也沒有太多。這六個月間,「聖地」二字也曾偶爾出現在她們的猜測之中,但馬上就會被否認。因為對於冰雲仙宮,對整個蒼風國來說,四大聖地是立於青雲之上,如神府一般的存在,永遠不可能和她們冰雲仙宮有所交集……更無可能和理由會對她們下這樣的毒手。

    但她們此時所聽到的名字,卻分明就是屬於那神話般只能仰望的四大聖地。

    「那是誰派你們來的?」在她們充斥著太多震驚、不解和惶然的聲音中,雲澈直視夜青盛,繼續問道。

    「是少主……夜星寒……」

    「夜星寒要你們來冰雲仙宮,就是為了帶走夏傾月?」雲澈沉下眉頭道。

    「是……還要保證夏傾月……完好無損……」

    「他為什麼要你們來抓她?夜星寒對夏傾月有什麼圖謀?」雲澈的聲音更沉重了幾分。

    夜青盛空洞的雙目一陣茫然,好一會兒才道:「我不知道……」

    玄罡攝魂之下,絕無可能說謊。他既然回答不知道,那就的確是不知道。

    最讓雲澈疑惑的問題卻沒有得到回答,雲澈重重的吸了一口氣,又忽然道:「那夜星寒又是在哪裡見過夏傾月?或者,他是從哪裡知道夏傾月的存在?」

    「少主……沒有見過夏傾月……少主所言……夏傾月這個名字……是來自天威劍域的一個長老……」

    「天威劍域的長老?」雲澈雙眉緊蹙:「哪個長老?」

    「我…不…知…道……」

    雲澈已是再無耐心,他一腳踏在夜青盛的胸口,雙掌按在他的腦袋上,玄罡釋放,快速的讀取著他的全部記憶……短短几息之後,他的手掌從夜青盛頭上移開,臉色一片凝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