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看着雲澈冷笑的面孔,夜星寒心裏說不出的怨恨和厭惡,當年,就是這個對他堂堂日月少主而言連爬蟲都不如的小人物,卻在太古玄舟上壞了他的大事!若不是雲澈,他已經得到了鳳雪児的鳳神之體,如今的實力必已突破帝君,未來的成長速度也將遠非如今可比……都是因爲這個雲澈!

    當年雲澈死在太古玄舟,卻也無論如何都無法泄他心頭之恨!

    而三年過去,他才方知雲澈竟沒有死!還殺了他的人,又一次壞了他的事……就連他的玄力,都突飛猛進……甚至,似乎已經超越了他!

    在接到夜青盛的死亡魂印時,他那一……小說瞬間的憤怒、怨恨、殺意……劇烈到了幾乎讓他的胸腔炸裂!

    如果不是理智告訴他自己或許已經不是雲澈的對手,他早已如瘋狗般衝上去,以最殘忍的手段將雲澈虐殺。他盯着雲澈,目光從冰冷、怨恨,緩緩的化成了惡毒的冷笑:“你竟然還活着……真是給了本少一個莫大的驚喜!這些年,本少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親手把你碎屍萬段。沒想到你居然又從閻王那裏滾回來,乖乖的送本少這個大禮。”

    說話之時,夜星寒的目光向後,落在了冰雲衆女的身上。霎時,他的眼眸一下子瞪大,目光變得無比灼熱,臉上的表情也從陰冷轉爲毫不掩飾的淫邪:“雲澈,本少忽然有些感激你了,若不是因爲你,本少還不知道這冰雲仙宮竟是如此的美妙之地!沒想到這馬上就要灰飛煙滅的彈丸小國,居然有着這麼多絕世美人等着本少來享用,嘖……”

    夜星寒伸出舌頭,緩緩的舔了一下嘴角,喉嚨甚至響起“咕嘟”的聲音,那淫邪的目光和氣息,強盛到了連怒意和殺意都完全掩蓋了下去。而這些絕不是夜星寒裝出來的。他修煉邪功,御女無數,對美色貪婪的同時,目光之高自然也是遠超常人,尋常的美女根本不會入他眼。但冰雲仙宮的女子都是冰雪爲膚,寒月爲容,氣質更是冰冷卓然,每一個,都如在風雪中綻放的天山雪蓮,又如臨世的冰雪謫仙,傲然於世,美奐絕倫。

    這千年之中,蒼風國曆代第一美人都是出自冰雲仙宮,從無例外!

    而冰雲仙宮之中任意一個女子……哪怕是最普通的那一個,在凡間都是百萬裏挑一的絕世美人,其冰雪氣質更是絕非尋常女子可比。

    所以,縱然是御女無數的夜星寒,面對一個冰雲女子都會露出餓狼般的淫態……何況眼前整整兩千冰雲女子!毫不誇張的說,此時的夜星寒每一個細胞,每一根神經都在興奮的發抖。整整兩千冰雲女子,幾乎隨便挑出一個,都能讓他目前“圈養”在日月神宮的所有女人都黯然失色。尤其是最前方,身上玄力氣息最爲強盛的那六個人,讓他垂涎到口水都幾乎無法控制……

    對於冰雲仙宮,他在很久之前就偶然聽說過,但,一個蒼風小國的女子勢力,別說讓他關注,根本連讓他記住的資格都沒有。若不是因爲得到“夏傾月”這個名字,而且她就在冰雲仙宮之中,他應該永遠都不會“屈尊”到這種地方來。而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裏竟是這般“人間仙境”!

    這個視女色如命的日月少主,赫然有了一種前半生都白活了的感覺。此時,他的注意力已從雲澈身上完全轉移到了他身後的冰雲女子身上……相比於這些個個美如冰仙的美人,雲澈的死活簡直不堪一提!

    日月少主夜星寒以女子修煉邪功的惡名,冰雲衆女們也都有所耳聞。她們今日所見,簡直要比傳聞的更加不堪。面對他淫邪的神情和目光,冰雲衆女的臉上都露出深深的厭惡。慕容千雪、楚月璃等人月眉緊蹙,全身冰靈飛舞,手中更是緊緊握住冰劍……今日,她們就算自我隕滅,也絕不會讓夜星寒玷污半分。

    “哈哈哈哈哈!”聽了夜星寒的話,雲澈沒有露出哪怕半點的忌憚和怒意,反而雙手抱胸,大聲的狂笑起來:“夜星寒,你死到臨頭,居然還在做着這春秋大夢,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啊,哈哈哈哈……”

    “本少死到臨頭?”夜星寒眼眸一斜,同樣仰頭大笑起來,笑的比雲澈還要大聲和肆意:“看來你雖然多活了三年,卻活成了可憐的白癡啊,居然連誰已經死到臨頭都分不清了。”

    “少主!”夜石向前一步道:“這小子見了少主,顯然已經被嚇的失心瘋了。哼,以少主的身份,沒必要和他廢話,我現在便把他拿下,任憑少主處置!”

    “有勞十五長老了。”夜星寒悠然的道:“十五長老下手可要稍微輕點,千萬別把他弄死了。”

    “看我先打斷他的雙腿!”夜石冷笑一聲,全身玄力激盪,便要向前,忽然前方身影一晃,已被夜孤影擋在那裏,他低聲道:“等等!先不要出手!你們難道沒發現狀況不太對勁麼!”

    “我們來的時候,他們已在這裏列陣,還一口喊出了‘日月聖舟’的名字,分明是早就知道我們會來,卻非但沒有逃跑,卻反而刻意等在這裏!”夜孤影冷聲道:“若沒有什麼依仗或陰謀,他們怎麼會如此!尤其是那個雲澈……你看他的樣子,哪有半點擔心和害怕,反而是一副勝券在握,獵物上鉤的姿態!”

    狀況豈止是不對勁,他們到來之後,找到雲澈後的情景和他們預想的完全不一樣,夜石迴應道:“的確不同尋常。但我剛纔全力探識過四周,根本就沒有什麼強者的氣息。玄力氣息最強的,也不過只有王玄境八級而已,這雲澈,也不過是王玄境三級!雖然不知道他們爲什麼會提前得知我們會來,但他們沒逃走,顯然是知道在我們日月神宮的手下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沒有用。而那雲澈的樣子根本就是裝出來的……虛張聲勢而已!”

    “你真覺得他是裝出來嗎?”夜孤影沉眉道:“我們都是活了近千年的人,而云澈不過二十歲出頭,他是不是裝出來的,難道還能逃過我們的眼睛?”

    夜石眼皮微跳,夜翛然和夜捲雲也都是眉頭微皺……眼前的雲澈不但是在這裏主動等着他們,而且面對他們日月神宮,他卻是鎮定自若,無論從他的神情、眼神、姿態之上,看不到半點的緊張和忌憚,反而不斷的透露着狂妄甚至蔑視……他們這些活了幾百年,甚至近千年的老妖怪,絕不相信一個才二十歲出頭的青年能在他們面前“裝”到如此程度。

    他們的內心深處也早已確定……雲澈的背後,必有所依!

    “那又如何?”夜石卻依然是輕蔑的一笑:“就算他真的有什麼大靠山……難道還有能強過我們日月神宮?這天玄大陸,除了其他三聖地,難道還有配讓我們日月神宮忌憚的存在?”

    夜石的話狂妄無端,卻又是鐵錚錚的事實。作爲天玄大陸最巔峯的勢力,除了同列聖地的皇極聖域、至尊海殿、天威劍域,根本不存在足以讓他們平視的東西。哪怕是雲澈把整個蒼風國所有玄者都召集起來,他們也根本不會放在眼中。

    “一個以一人之力讓鳳凰神宗挫敗,修玄六年就能殺了夜青盛和夜紫義的人,我沒有理由認爲他是在這裏單純的等死!”夜孤影無比慎重的道:“而且你沒聽到他剛纔說的話麼……他說我們少主已死到臨頭!他或者是在虛張聲勢,但,如果他背後的那個靠山真的有這樣的實力,哪怕只有億萬分之一的可能……你敢冒着這個險嗎!!若是少主真出了什麼事,不但我們要死,我們全家老小,甚至所有子孫後代都要陪葬!!”

    夜孤影的話讓夜石全身微顫,夜翛然和夜捲雲也是面色劇蕩。看着雲澈那篤定到半點破綻都沒有的神情,他們這幾個日月神宮的長老級人物,傲視天下的強大帝君,卻是一時之間再無人感貿然向前,而是全力凝聚精神,探尋周圍區域有沒有隱藏的玄力氣息。

    “他一條賤命,死活與否又豈能和少主的安危相提並論。非我過於小心謹慎,而是他的樣子……絕不尋常,背後一定有什麼暗謀,少主在,我們斷然不能冒這個風險。”夜孤影眼眸半眯,平靜的道:“讓我先來探探他的底!在揭了他的老底,確認毫無威脅後,再殺他不遲!”

    “哦?怎麼一下子安靜了,不是喊着要把我拿下麼?你們倒是動手啊!”雲澈散漫的伸出手指,勾了勾手指頭,那輕蔑的動作和眼神,別說對面是日月神宮的長老,就算是一個最低等的玄者都會被氣的怒火衝頂。

    雲澈的表情傲慢而輕蔑,但實則他的後頸卻早已冷汗一片。剛纔茉莉告知了他這四個人的實力:一個君玄境三級,兩個君玄境五級,而那個看上去最年輕的,赫然是君玄境七級……臨近後期,匹敵他雲家太上長老的恐怖存在!他預想過夜星寒必然會帶帝君層面的強者前來,但他所帶的陣容之強大,依然遠超了他的預料。

    就連夜星寒自己,玄力也已突破至霸玄境八級,遠勝三年前。

    如果剛纔夜石真的就這麼衝過來,他唯一的選擇就是帶着冰雲衆女以太古玄舟逃走……後面的所有計劃都將無法展開。而好在,他已成功的讓對方起了很重的戒心,讓這開頭有驚無險。

    夜孤影緩步向前,身上一股並不強烈,但浩瀚如無邊海洋的氣息釋放而出,在轉眼之間幾乎充斥了整個冰極雪域,這股氣息之強大,之恐怖,讓冰雲衆女無不駭然失色……因爲這是一種無數倍的超越了她們的認知,甚至想象的力量。

    “雲澈,”夜孤影淡淡開口:“你雖然天資不俗,但在我日月神宮眼中,卻是根本不堪一提。我們若要殺你,不過是覆手之間。只不過在這之前,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你,你若老老實實回答,我們倒是可以考慮饒過你後面那些女人的性命。”

    夜孤影的最後一句話顯然是屁話,因爲就算他們要出手要冰雲衆女,夜星寒也絕對不會同意。雲澈淡淡的瞥他一眼,卻是仰頭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殺我?就憑你們一個三級帝君,兩個五級帝君,一個七級帝君也想殺我?哈哈哈哈,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你們日月神宮莫非都是一羣自以爲是的蠢貨麼!”

    雲澈的話,讓四大長老,還有夜星寒都臉色猛的一變……不是因爲雲澈對他們狂妄刺耳的言語侮辱,而是他竟準確無誤的說出了夜翛然、夜石、夜捲雲、夜孤影的玄力等級!

    說的分毫不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