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要準確的探知一個玄者的玄力等級,必須是自己的玄力高於對方!但云澈卻是準確無誤的將這四大帝君的玄力等級一口喊出,包括臨近帝君後期的夜孤影!

    以雲澈只有王玄境的玄力氣息,絕然不可能做到!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這裏的某個地方存在着一個玄力修爲極強,甚至要超過夜孤影的人!

    之前只是有微小的疑慮,而隨着雲澈這句話,這個疑慮無疑瞬間放大了數十倍……甚至可以完全確定雲澈的身後的確有一個巨大“靠山”存在。並且這個“靠山”的實力之強,也要大大超出他們的預料……因爲對方能準確探知出他們的玄力,而他們卻分毫感覺到對方的存在!能隱匿的如此完美——對方的玄力不但要超過他們,還極有可能是遠遠超過!

    難道……竟然是君玄境後期?

    不可能……除了四大聖地,這世間,根本不可能還有高級帝君的存在!

    此時再看雲澈那毫無畏懼的淡然表情,以及讓人不爽的冷笑,“虛張聲勢”的想法已消弭大半。

    夜孤影迅速隱下一閃而過的驚色,淡笑着道:“先不論我們今天要不要殺你……看你的反應,似乎早就知道我們會來?”

    “呵呵,”雲澈很是不屑的冷笑一聲,眼神更是一下子變得輕蔑,看着這個日月神宮強大九長老的目光,竟猶如在看一個白癡:“這般侮辱自己智商的話,居然是出自日月神宮的長老之口!我殺那個夜紫義的時候,可是藉助夜紫義的死亡魂印,將我殺他的情景完完整整的傳回給了你們的少主夜星寒,要的就是讓夜星寒馬上帶人趕過來殺我……你現在卻在疑惑我居然知道你們會來?哈哈哈哈哈!日月神宮長老的智商……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雲澈的話,讓夜孤影眼瞳劇蕩,但臉色不變,更沒有惱怒,只是淡笑一聲:“這麼說,你在殺夜紫義的時候,早就發現了他的身上有死亡魂印,卻故意藉助死亡魂印,讓少主知道是你殺了他?”

    “不然呢?”雲澈嘴角傾斜,嘲諷的道:“你們難道就沒用你們的腦子稍稍想想,爲什麼夜紫義和夜青盛都死了……卻沒有接到夜青盛的死亡印記呢!”

    日月神宮所有人的臉色齊齊微變……之前在日月聖舟之上,夜孤影便一臉慎重的說過這個疑惑,甚至提出這會不會是對方刻意保留夜紫義的死亡魂印來引誘他們前來。因爲一個人既然能抹掉夜青盛的死亡魂印,就不可能發現不了夜紫義身上死亡魂印的存在。但他們卻是半點都不相信,他們所能想到的解釋,是夜青盛的死亡魂印早已自行消逝。因爲這世上有膽子挑釁“引誘”日月神宮的人還不存在……除非是自己找死!

    但現在,這些話從雲澈口中說出來,讓他們無法不心中一驚,不該存在的不安感也有了剎那的萌生,卻見夜捲雲向前一步,輕蔑的笑道:“那又如何?雲澈,你在我們眼裏不過是一隻可憐的井底之蛙,又怎麼會知道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你當真以爲就憑你身後的那個‘師父’,就能和我們日月神宮叫板?哈哈哈哈……”夜捲雲狂笑了起來:“真是天真可笑!我們日月神宮的強大,你永遠想象不到,也根本不配知道!你的底氣和自以爲是的靠山,在我們日月神宮眼裏,根本只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哦?”雲澈微微低眉:“你們居然知道我的師父?”

    “嘖嘖,敢在我們日月神宮面前這麼囂張的人,要麼死的很慘,要麼活的比死還慘……”夜石手託下巴冷笑:“雲小子,別說你一個師父,就是一百個師父,今天也別想能保住你的命!”

    “呵呵,是麼?”雲澈淡淡的笑,聲音從傲慢,逐漸變得低沉:“我師父平時都在自己的小世界裏,我平時從不敢打擾他的清修,更不願藉助師父的力量。”雲澈的眼神瞬間變得陰冷:“但冰雲仙宮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卻下此毒手,不但將冰雲仙宮逼入絕境,還接連害死了兩任宮主……此仇此恨,不共戴天!若不能報此仇,我枉爲冰雲仙宮的新任宮主!!”

    “今日,我便藉助我師父的力量,以夜星寒……以你們所有人的血來祭奠兩位宮主的在天之靈!”雲澈擡起左手:“你們馬上就會知道,誰纔是井底之蛙!待我師父屈尊親臨,你們可要好好的把持住……千萬別嚇尿了褲子而污染了這片冰雪淨土!!”

    雲澈聲色俱厲,字字怒恨,他聲音剛落,夜星寒臉色一陰,剛要說話,便換看到雲澈身上光芒一閃,隨之……整個人竟瞬間消失在了那裏!無論身影,還有氣息,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夜孤影等人都猛的一驚……他們絕不會相信一個帝君以下的玄者能在他們的眼皮之下逃脫。但以他們君玄境界的龐大實力,靈覺所能覆蓋的區域,卻是分毫都感覺不到雲澈的存在,就這麼在他們的眼前,在一瞬間,徹徹底底的消失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夜石目光橫掃,沉聲問道。這在他們的認知裏,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別說只是一個王座,就算是同層面的帝君,也不可能在他們的視線範圍內一下子消失的如此徹底!

    夜孤影眉頭沉下,他忽然想到雲澈剛纔說的那一句“我師父平時都在自己的小世界裏,我平時從不敢打擾他的清修……”,心中陡然一震……自己的小世界?難道,他的師父,竟是那傳說之中能開闢自己小世界的人?雲澈之所以完全消失,是進入了他師父所在的那個“小世界”?

    在他們的震驚之中,眼前忽然光芒一晃,雲澈的身影重新出現在了那裏。而重新出現的雲澈卻沒有看向他們,而是半低着頭,就連他的氣息也大幅度的收斂,神態更是完全沒有了之前的狂妄傲慢,反而一副小心、恭謹的樣子。

    “雲澈,你的師父呢!”夜石吼聲道:“你可千萬不要告訴我們,你那個所謂的師父聽到‘日月神宮’四個字,嚇的屁滾尿流的逃命去了,哈哈……”

    夜石的大笑聲忽然嘎然而止,臉色驟然大變。

    “唉……”

    一聲蒼老悠長的嘆息,帶着無法言喻的沉重,和彷彿來自遠古的滄桑。而伴隨着這聲嘆息的,是一股蒼茫、磅礴到無法形容的威壓。這股威壓彷彿是從天地的盡頭涌起,在一剎那之間,充盈了整個蒼穹與大地。

    彷彿一瞬間,蒼穹從頭頂上傾覆而下!整個世界,都完全陷入了死寂之中。

    日月神宮的四大帝君——夜石、夜翛然、夜捲雲,還有最強的夜孤影,在這股威壓降下的那一剎那全部窒息,胸口如同壓上了萬丈山嶽,別說喘息,連心臟的跳動都幾乎完全的停止,軀體徹底的僵硬,但身體裏的每一個細胞,卻又在不受控制的劇烈戰慄……怎麼都無法停止。

    他們艱難的擡起頭,瑟縮着瞳孔,看向了半空忽然出現的那個身影……他一身寬大的黑袍,在微嘯的寒風中飄蕩搖曳,黑袍遮住了他大半的面孔,無法看清他的真顏……而在那恐怖絕倫的威壓之下,強如他們,竟都不敢去用目光碰觸到他半掩的面孔,就連他身上的黑袍,都似乎透着山嶽般的沉重。

    這個世上,最不可能造假的,便是氣場。而這個黑衣人的氣勢,根本已是強大到了他們無法形容,甚至無法想象的地步。他們是立於世界之巔的強大帝君,這世上,本不該存在能讓他們戰慄的氣場……但,在這股氣勢之下,他們卻感覺自己就如滄海前的沙塵般卑微,他們甚至在恍惚中不敢相信這是屬於人類的氣場……而應該是屬於遠古神話中真神的覆天威壓!

    更可怕的,是這股氣場磅礴無際,卻並不狂暴,反而平穩無波……也就是說這僅僅是這個黑衣人自然狀態下的威壓,而不是全力催動玄力下的刻意外放!

    “師父!”雲澈單膝跪地,頭部深深垂下。這個面對日月神宮都傲慢無端的雲澈,此時聲音充滿着深深的恭敬……甚至還有那麼一分的忐忑。

    夜星寒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四大長老也已無人笑得出來,他們互相對視,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震驚和不安……能讓他們帝君都深深恐懼戰慄的氣勢,單憑這一點,這個人的實力,絕對要超越他們日月神宮的天君!

    這就是……雲澈那個神祕的師父?

    這世間……怎麼會有這等魔神一般的存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