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日月聖舟速度極快,茫茫雪域很快便被甩在了數百里之外。

    直到脫離了蒼風國境,日月神宮諸人的心緒才總算平靜了一些,他們抹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上面依然遍布著細密的冷汗。

    「想不到這世間,竟有如此恐怖之人!」夜捲雲深吸一口氣,心有餘悸道。

    「唉,天玄大陸地域何其遼闊,大千世界更是無奇不有或許,我們真的是坐井觀天了。」夜孤影嘆聲道。自從入了日月神宮后,整整數百年,他還是第一次受到如此驚嚇回想那個黑衣老者的恐怖絕倫,著實像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豈有此理!」夜星寒狠狠一拳轟出,帶起一股震耳欲聾的氣爆聲,他恨恨的道:「當世最強者,除了鳳凰神宗的鳳神,根本不可能有人超越我父親的那個層面怎麼會忽然冒出一個這樣的人!!這樣的人為什麼之前完全是默默無聞!!」

    「少主息怒。」夜孤影輕聲撫慰道:「到了那樣的層面,他若是想默默無聞,這世間將根本沒有人有能力知曉他的存在。少主可還記得他是如何出現?他的氣息本是沒有絲毫,卻在一瞬間遮天蔽日,他整個人也是在半空之中忽然出現,就連雲澈去將他喊出時,也是人與氣息忽然完全消失,又忽然出現,少主可知這是為何?」

    夜星寒牙齒緊咬,低沉的道:「自成世界!」

    「沒錯!」夜孤影滿臉的震驚還有敬仰:「到我們帝君層面,可開闢自我空間進行儲物。而到了某個至高無上的境界,就可以任意操控空間,開闢屬於自己的小世界!這絕不是虛妄的傳說,像至尊海殿的神海秘境,以及少主三年前去過的太古玄舟,它們其中的世界,都是遠古時代的強大人物用無上神力所開闢的**小世界。嘶本以為擁有這等境界的玄者早已滅絕於世,再也不可能出現。沒想到,今日竟親眼目睹了這樣的人物!」

    「他的境界之高,是我們連理解都不能的。」想到同為中期帝君的夜石被那個黑衣老者隨便甩了下手指,丟出點火焰就焚成虛無,夜翛然狠狠打了個哆嗦,聲音有些發抖的道:「他要殺我們,簡直易如反掌。就連他藐視我日月神宮我都感覺他並非是在虛張聲勢。若不是他想借我們來訓教,我們根本不可能還活到現在。」

    他看了一眼夜星寒,后怕的道:「我們死就死了,但若是少主我們當真萬死難贖!」

    「我感覺他根本是不屑於對我們出手,連殺死夜石,都只是一個意外。」夜孤影重嘆一聲道:「雲澈當年敢一個人面對鳳凰神宗,如今又殺我日月神宮之人,還故意讓死亡魂印傳給少主,我早就想到他必定有所依仗但絕沒想到,他的依仗,竟是此等驚天駭地的人物。」

    「夜石身死,天君大人那邊必定第一時間知曉,我們這次回去該如何交代?」夜捲雲皺著眉頭,憂心的道。

    「還能如何?當然是全部如實彙報。」夜孤影道:「奪天這個名字,我們聞所未聞。不過他曾提到過萬年二字,說明他是個活了至少萬年的老怪物,說不定在萬年以前曾經名震天下,我們沒聽聞過再正常不過。但天君大人有著日月先祖代代傳承下來的記憶,他或許會知道這個名字。」

    夜孤影回首看向蒼風國的方向,無比鄭重的道:「少主,我知道你絕不甘心,但作為我日月神宮的未來之主,你必須要學會忍一時甚至一世之氣,以雲澈的靠山之強,與他為敵,絕不是明智之舉!而有這樣的靠山庇護,再加之他驚人無比的成長速度呼,六年之後足以踐踏整個日月神宮,或許真的不是虛言何況還是那個叫奪天的人親口所言。所以」

    「所以,在有把握撼動他的靠山之前,非但不能與他為敵。」夜捲雲面色沉重,介面說道:「還必須儘可能的與他化解之前的恩怨此事,當真非同小可啊。」

    「雲澈一事該如何處置,還是速回神宮,由天君大人定奪吧。」

    雲澈面對日月神宮的時間雖然並不長,但催動龍魂之下,每一息都伴隨著極大的精神消耗。如此的消耗,若是換做普通玄者,要修養至少數天才能緩和,半個多月才能恢復,還有可能會產生不可逆的後遺症,而雲澈有著龍神魂源,精神力恢復的速度也絕非常人可比,縱然如此,他直到正午時間,才從凝心歸神中醒來。

    「啊!宮主,你終於醒了各位師姐,宮主他醒了!」

    雲澈剛睜開眼睛,耳邊便傳來少女驚喜的呼喊聲。他從寒床上起身,看到一個雪裳少女正俏生生的站在那裡,比雪蓮還要瑩白絕美的臉頰上帶著喜悅和輕微的紅霞,一雙美眸一眨不眨的看著他因他驚退日月神宮的壯舉,她看向他的眸光,比之之前有了顯然的不同。

    雲澈坐起身來,查視了一番自己現在的精神狀態,向著少女道:「寒雪師姐,現在是什麼時間了。」

    「已經是正午啦。」風寒雪脆聲答道,隨之美眸一訝:「哎?宮主,你為什麼會知道我是寒雪呢?我和姐姐無論哪裡都是一模一樣的,就連最熟悉我們的弟子、師姐還有先宮主都從來無法分清我們,宮主居然一下子就喊出我的名字,還很確定的樣子。」

    「其實很好區分啊。」雲澈笑著道:「你們雖然外表、聲音就連神態都幾乎一模一樣,但體香上,還是有一點點差別的。」

    「體香?」風寒雪一臉茫然的張了張嘴唇。

    雲澈緩緩的道:「要成為一個合格的醫者,辨識百草是必須學會的。很多藥草的外表是幾乎一模一樣的,要辨識它們,就要靠它們的味道。所以醫者的嗅覺要比平常人靈敏的多。寒雪師姐和寒月師姐的體香很像,但寒雪師姐的體香中帶著些許近似雪薇花的味道,而寒月師姐呢,則有一點點寒凌花的味道。不過這些尋常人是分辨不出來的,但對我而言,卻是一下子就可以分辨出來。」

    「雪薇花是什麼花呢?還是第一次聽說。」風寒雪眨了眨眼睛,沒等雲澈說話,她自顧自的道:「不過名字很好聽,味道應該很香才對!宮主,你真的好厲害,感覺這世上好像就沒有你做不到的事的。怪不得就算你是男人,先宮主也一定要把宮主之位傳給你。」

    「那是當然!我會的東西呢,還有很多很多,如果寒雪師姐想的話,我以後可以單獨展示給寒雪師姐看。」雲澈毫無謙虛,笑眯眯的道,不過他的笑意裡面似乎有那麼一點點不懷好意?

    「啊?好!這可是宮主自己說的,不許反悔!」風寒雪開心的道:「不過,說過好多次了,是師叔,不是師姐!!」

    「知道了。對了,寒雪師姐,蕭雲現在在哪?」

    「他在雪曇廳。宮主,他和你真的是結拜兄弟嗎?可是你們的性格根本完全的不同,蕭雲他一直都低著頭,都不敢和我們說話,把他安置在雪曇廳后,他整整一個上午都沒有出來過。」風寒雪嬉笑著道,然後忽然注意到了什麼,努力板起臉道:「是師叔師叔師叔!不是師姐!就算就算你現在成了宮主,輩分也不可以亂!」

    「知道了師姐。」

    「你就從來沒有聽過師叔的話!!」風寒雪跺了跺腳,別過臉頰,一副生氣了的樣子。

    這時,門口的封印雪幕被抹開,慕容千雪、君憐妾、木藍依、楚月璃、風寒月五人快步走了進來,看到雲澈,她們同時美眸一亮:「宮主,你醒了。」

    無論她們的言語,還是眸光,都帶著深深的擔心和關切。而三年前,在冰雲仙宮之中,他所聽到的幾乎所有聲音都是冰冷寒心,沒有感情的。當初,他幫她們打通全部玄關,成就以往不敢奢望的天靈神脈,讓她們對他認可,還有些許感激,至少不再追究他的褻瀆和反對他加入冰雲仙宮,但也僅此而已。

    而到了今天,卻已全然不同。他先解冰雲之難,再嚇退日月神宮那是日月神宮,整個天玄大陸,堪與日月神宮抗衡的勢力都屈指可數!而這些,他本可撒手不理,卻是以生命為賭注,直面日月神宮,化解了這場滅頂之難。她們縱然一片冰心,也無法不深深的感激溫暖。

    對於他的宮主之位,更是沒有了絲毫的排斥。

    「嗯,讓你們擔心了。」雲澈從冰床上一躍而起,目光轉向窗外:「冰雲仙宮承受了這半年劫難,重整起來也需要不短的時間,這段時間就要辛苦你們了。我還有其他重要之事,暫時不能在這裡長時間停留。」

    「宮主,你現在就要走?」慕容千雪下意識的向前:「可是,你剛剛昏迷了那麼久,還是再修養一段時間為好。」

    「不用,之前只是精神有所損耗而已,現在已經完全無恙。」雲澈的眉頭微微沉下,低聲道:「蒼風國被神凰帝國踐踏成如今的樣子不要說我有著蒼風駙馬的身份,就算僅僅只是個最普通的蒼風子民也絕不能原諒!」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