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唉,看來可能會有些小麻煩。”雲澈頗有些無奈的道:“我們下去吧。”

    作爲流雲城最大的修玄家族,上空俯視,蕭門在整個城中顯得格外醒目。雲澈所落向的方位並不是大門所在,而是幾乎下意識的,落在了蕭門東側,臨近後山的一個庭院。

    這裏很安靜,整個蕭門都很安靜。眼前的庭院很小,只有簡單的佈置,簡單的房屋,庭院的角落,是一片翠綠的葡萄架,掛滿了串串青中帶紫的葡萄,葡萄架旁,放置着一張簡單的石桌和兩個顯得稍小的石凳,右側那個石凳上,還佈滿着好幾道長長的裂紋。

    站在庭院的中心,看着眼前的一切,雲澈的眸光微微蕩動,一時失神。

    “大哥,這裏是?”看着雲澈的樣子,蕭雲好奇的問道。

    “這裏,是承載了我十六歲前幾乎所有記憶的地方。”雲澈開口,輕聲的說道。

    “啊?這裏……就是雲大哥的家?”天下第七看着周圍,驚訝的道。在流雲城,能擁有這樣一個庭院,對普通人來說也算得上奢華了。但對於出身守護家族,還是天下一族唯一公主的天下第七而言,這樣的家,實在是太過簡陋寒酸……他是雲家少主,是幻妖界的妖君,甚至是可以說拯救了整個幻妖界命運的人……她無法想象,雲澈成長的地方,竟然會是這樣的簡陋。

    “對,是我的家。”雲澈微微而笑:“從我記事開始,我就住在這裏。不過那時候,這裏還不是隻屬於我的地方,而是屬於我和小姑媽。那時候,我們日日夜夜都在一起,我去哪裏,她就去哪裏,她去哪裏,我也會去哪裏,就像是彼此的影子一樣……直到十歲的時候,爺爺說我們不可以再住同一個院子裏,併爲小姑媽找到了新的庭院。因爲這件事,小姑媽大哭了好多天,我也用盡全力的向爺爺抗議。但平時裏對我們百般寵溺的爺爺卻在這件事上怎麼都不肯鬆口。”

    “那之後,住進新院子的小姑媽經常會偷偷的跑回來和我一起睡,但被爺爺發現後,都會狠狠的罵一頓……直到後來,彼此逐漸知道了男女授受不親,小姑媽就再也沒偷偷來過了。”

    雲澈輕輕的訴說,淡淡的微笑,他此時的笑發自靈魂,毫無雜質。那些年,他雖然經常被人嘲諷,偶爾被人欺凌,承受的永遠都是蔑視和憐憫的目光,但那時,因爲有小姑媽,他快樂的時間遠遠的大過於悲傷,就連自卑感都很淡。

    這些年,他不再是那個玄脈盡廢,沒有未來的廢物,他的實力越來越強大,被越來越多的人所仰望甚至恐懼,所在的高度,比蕭門奉若神明的蕭宗都高出了太多太多,卻也讓他的世界永遠充斥着風雨,再也無法回到那個只有小姑媽的幸福世界。

    距離上次來到這裏,已經過去了六年多。但這裏的一切,卻又和記憶裏的幾乎完全重疊,沒有任何的變動……無論是門、窗、石桌、葡萄架……甚至六年前和夏傾月成婚時所掛在那裏的燈籠,都依然存在着,只是已被風化的不成樣子。

    整個院子無比的整潔,沒有絲毫雲澈預想中閒置六年,破敗髒亂的樣子,就像是每天都會有人掃到這裏。雲澈擡步向前,站到了石桌前,手輕輕的按在石面上划動。擡起手指……上面沒有沾染一絲灰塵。

    這裏……剛剛被人清掃過……

    雲澈的心一陣顫動,難道……難道是……

    “小澈……是你嗎?”

    這個世界上,已經極少有什麼聲音能直接觸動到雲澈堅若磐石的靈魂,但蕭泠汐的聲音絕對是其中之一。雲澈的心魂劇烈一動,幾乎是瞬間轉過身來……庭院的門口,蕭泠汐一身淡綠色衣裙,星辰的美眸中溢着一層厚厚的水霧。

    “小姑媽……”雲澈輕輕的出聲,他的手臂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向前擡起,想要穿過空間,去觸摸這個生命中最親近、最熟悉、最重要的女孩:“我回來了……”

    “啊……”蕭雲不自禁的出聲,他看着蕭泠汐,怔怔的道:“她就是……就是……”

    雲澈喊的那聲“小姑媽”,向他證明着這個少女的身份……這個有着絕美的外表,楚楚的氣質,年紀看上去比自己還要小的女孩,就是……小姑媽……是自己血脈相連的……親人……

    蕭泠汐的小手重重的按在脣瓣上,晶瑩的眼淚如斷線的玉珠簌簌而落,時間在定格了短短的剎那之後,她一聲低吟,灑淚撲向雲澈,重重的撲到他的胸前,雙臂緊緊的抱住他,奔瀉的眼淚很快將他的胸口打溼大片。

    “小澈……小澈……小澈……”她一遍一遍的呼喊,很快便已泣不成聲。

    “對不起,小姑媽……我答應過你一個月就會回來,卻是……卻是讓你苦等了三年。”雲澈雙臂環起,輕輕抱着懷中的女孩。她的腰肢,比之三年前更加纖柔,身體,也更加的嬌弱……就連玄力,也是不進反退。三年時間,雲澈的身高長了半尺左右,讓懷中的女孩在他面前顯得更加嬌弱玲瓏。而最讓雲澈心痛的是,是她的哭泣……他熟悉的小姑媽,笑會大笑,哭會大哭,尤其是在他的面前,會把自己的情緒毫無保留的全部釋放。

    但眼前的小姑媽,她雖然在哭泣,但卻努力壓抑着不發出泣音,唯有肩膀在無比劇烈的抽動着,她的身上少了幾分靈氣,取而代之的,卻是濃重到讓雲澈幾乎心碎窒息的憂鬱。

    這三年,自己的“死訊”,蒼風國的大難,在她心間刻印下了多少殘忍的傷痕……

    雲澈的雙手默然的握緊,他擡起頭,眸中蕩動着絲絲痛苦……當我一無是處,玄脈還是殘廢的時候,每天看到最多的,就是小姑媽的笑顏……現在我一天比一天強大,爲什麼帶給小姑媽的,卻是一次次的心碎心傷……

    我追求力量……到底是爲了什麼!!

    蕭泠汐用力的搖頭,雙臂把他抱的更緊,她所依靠的胸膛比以前更加的寬厚,而他的胸腔,也是這世上唯一讓她內心真正安定和滿足的地方,她帶着泣聲,輕輕的道:“我知道……小澈不是故意的……小澈回來就好……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小澈了……我的小澈……終於回來了……”

    一聲聲低喃,帶着思念的痛苦和失而復得的喜悅。雲澈長長的吸了一口氣,他低下聲音,無比堅定的道:“小姑媽,我向你保證,我以後再也不會讓你……”

    雲澈的聲音嘎然而止,全身猛的一僵,一瞬間變得冰冷的目光驟然掃向後方,身體帶着蕭泠汐快速轉過。

    因爲那一瞬間,他忽然被一股陰寒到極點的氣息鎖定……他身具水靈邪體,根本不懼冰寒。但這股氣息籠罩他時,卻是讓他有了一瞬間錐心刺魂的冰冷感,全身汗毛都在一瞬間倒豎而起。腦海之中,甚至隱約映出了一對漆黑如深淵的惡魔之眼,整個人,都在恍然間彷彿忽然置身於了恐怖森然的暗黑地獄之中。

    這種從未有過,冰寒陰森,讓人極其不舒服的氣息,難道就是茉莉所說的……魔氣?

    究竟是誰!?

    轉過身的那一剎那,雲澈的目光已牢牢鎖定一個飄在空中的黑色身影……他身材比雲澈略矮瘦,一身黑衣,長髮更是黑如晝夜,垂至半腰,臉色僵硬而蒼白,雙眸死氣沉沉,看不到一絲明光。從他身上散發得氣息帶着一股直滲骨髓的陰寒,但云澈卻從中感覺不到絲毫的生命氣息……彷彿飄浮在那裏的不是一個活人,而是一具死屍。

    在看清這個黑影的面孔時,雲澈的眉頭猛的一動,臉上露出深深的詫異。

    “焚絕……塵!?”在喊出最後一個字時,雲澈的聲音帶上了明顯的遲疑。

    他的外貌,還有眼神,都和他記憶中的焚絕塵一模一樣。但他所認識的焚絕塵絕沒有這樣的氣息。而且……從這個黑衣人身上,他分明感覺到了清晰而冰冷的危險感!以雲澈如今的境界,能讓他產生危險感的,至少也要初期帝君的實力,而三年半以前他放走焚絕塵時,他的玄力纔是靈玄境,短短不到四年,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達到足以威脅到他的境界。

    “嗯?居然是這個人。”茉莉的聲音裏,也同樣帶着詫異。

    “雲……澈!!”他的面孔依然僵硬,說話時無論表情,還是昏暗的瞳孔,都沒有絲毫的蕩動,而聲音之中,卻是帶着冰寒刺骨的怨恨:“你還活着……你居然還活着!!”

    “……”籠罩雲澈的氣息在一瞬間陰寒了數十倍,而這個黑衣人一開口,雲澈便確定……這個人,真的就是焚絕塵無疑!因爲這樣的聲音,這樣的語氣和這樣的怨恨,都和當年他放走他時,一模一樣!!

    “你可知,當年我聽到你的死訊時,是多麼的恨,多麼的痛苦!這些年,我做夢都在渴望你能活過來,讓我可以親手撕碎你!!”

    焚絕塵的雙手在顫抖,兩團黑氣在他手掌周圍浮動,並變得越來越濃郁。雲澈的眸光瞥了一眼那兩團黑氣……僅僅是瞥了一眼,全身便泛起一股極其不舒服的感覺,他目光轉回,毫不退讓的直視焚絕塵:“看來你的美夢已經成真了,不過……你難道真的以爲現在的你就能殺了我嗎?”

    焚絕塵還沒答話,雲澈心海之中便傳來茉莉一聲冷笑:“他現在的玄力等級是君玄境五級,再加上魔玄力的特殊性,正面交手的話,他絕對能殺了你!”

    “~!@#¥%……”雲澈的眼角一陣極大幅度的抽搐:“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當年,他滅了焚天門,卻唯獨放過焚絕塵,主要原因是他的確救過蕭泠汐,再加之蕭泠汐的求情,次要原因,是他潛意識裏,完全不認爲焚絕塵苟活下來能對他造成什麼威脅。那時,一千個焚絕塵都不可能傷害得了他,再加之他無人可及的成長速度,焚絕塵的天賦就算再高十倍,也只會與他越來越遠,直至淪爲他眼中與螻蟻無異的存在。

    他所擁有的血脈、神力,是常人百世都不能奢望的!他的師父,更是超脫這個位面存在的茉莉。在天玄大陸,論成長速度,絕無人能比得上他纔對。

    夏元霸能有那般驚人的成長速度,是因爲他身具霸皇神脈!而也是這等逆天的天賦,讓位列聖地之首的皇極聖域都將他奉爲至寶。

    當年只有靈玄境的焚絕塵……他怎麼可能在短短不到四年的時間裏,成就中期帝君!!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麼?”茉莉冷冰冰的道:“不過,你也不用太詫異。他的力量並不是修煉來的,就連他的魔氣,都不是由自己的意志衍生。而是靈魂之中,被注入了一個魔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