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魔源?那是什麼?」

    「你還是先想想怎麼應對現在的局面吧!這個人對你的殺氣,可是重到了極致!哼,斬草不除根,必留後患!倒是沒想到竟是這麼大的後患!」茉莉冷聲道。,

    「大哥,這個人是」

    「不要過來!」雲澈向後猛一伸手,一股氣浪衝出,將快步走過來的蕭雲和天下第七強行推離,另一隻手把蕭泠汐反手抱住,牢牢護在自己身後。

    「你以為我還是當年的那個廢物么!」焚絕塵的眸光與音調無比陰森低沉,他抬起纏繞著黑氣的雙手,一股讓人心悸的幽冷氣息在空間中盪動開來,就連光線,都在以可以辨識的速度逐漸暗了下來:「你放心,我不會馬上就殺了你我會讓你償盡我這些年所承受的所有痛苦!!」

    焚絕塵的瞳眸之中陡然放射出比黑夜還要深邃的黑光,他手臂抓出,一團黑氣直衝雲澈的喉嚨而來。

    雲澈眼前的光亮急劇暗淡,陰寒的氣息還未靠近,便已直滲骨髓。這種玄力,這樣的氣息,雲澈兩世都未曾見過。在幻妖界和輝夜交手時,他的墮落魔炎也帶有陰森氣息,但就其純粹與濃郁程度上,和眼前的力量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這個焚絕塵他這些年到底遭遇了什麼!!

    雲澈手臂橫起,鳳凰炎瞬間燃燒,便要直轟迎面而來的陰寒黑氣而這時,隨著一聲急促的呼喚,蕭泠汐驀然從他身後衝上,張開雙臂擋在了他的面前。

    「不要!!」

    「!!」蕭泠汐忽然的舉動讓雲澈大吃一驚,一把抱過蕭泠汐,鳳凰炎熄滅,凝聚起的玄力在倉促間全部轉為防禦。

    「封雲鎖日!!」

    而臉色變幻的不僅僅只有雲澈,焚絕塵也是臉色驟變,伸出的手臂急促扭轉,沖向雲澈的黑色玄力被他瞬息之間強行收回了大半,剩餘的小半轟擊在了雲澈身前的邪神壁障上。

    哧!!

    無色的邪神之壁瞬間被染上了黑色,一息之後,黑暗的氣息被完全抵消,而邪神之壁上,也赫然出現了數個拳頭大小的孔洞。

    這一幕,讓雲澈暗暗心驚。剛才的黑暗氣息,顯然只是焚絕塵隨手轟出,竟如此輕易的破了他的封雲鎖日!封雲鎖日作為邪神之力所形成的防禦壁障,在無法支撐時都是直接崩裂,而此刻,封印鎖日並沒有崩潰,但竟被侵蝕出了大量的孔洞!!

    那股黑暗的玄力竟有著如此可怕的侵蝕之力!難道這就是茉莉所說的,魔玄力的可怕特性之一!?

    而焚絕塵的心驚,絕不比雲澈的少。他最為清楚自己如今擁有著多麼可怕的力量。雲澈身上盪動的是王玄境的氣息,雖然短短几年,他有如此的進境極為驚人,但區區王座,在他眼中已和卑微的螻蟻無異,他要將之毀滅,不過是揮手之間!

    但剛才他在情緒失控之下釋放的力量,就算是一個霸皇都極難擋下,卻竟然被雲澈完全擋了下來而且雲澈使用的,還分明是倉促間強行化攻為防的力量!

    這抹驚異只在心間一閃而過,他的目光所直視的不是雲澈,而是蕭泠汐,在確認她毫髮無傷之時,他的氣息微微平息,隨之,又變得更加冷厲。

    「小姑媽,你沒事吧?」雲澈連忙把蕭泠汐攬到身後。蕭泠汐搖頭,反手抓住他,焦急萬分的道:「我沒事小澈,你快走!快走!他已經不是當年的焚絕塵了,他現在變得好厲害,你不可能打得過他的你快走!不然,他會他會殺了你的,你快走!!」

    「雲澈!你終於落到我手裡我必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看著蕭泠汐不顧命的相護,焚絕塵瞳眸中釋放出更加狂躁的恨火,身上黑氣驟然膨脹,霎時間天昏地暗,空氣完全停止了流動,陰森的如同忽然墮入了九幽煉獄。

    「這是這是什麼?」蕭雲緊緊護著天下第七,驚聲道。眼前的世界在快速變得灰暗,光線像是在被什麼快速的吞噬著。這樣的奇景,縱然他是生長在幻妖界層面最高的妖皇城,也從未見過。

    「不要!!」蕭泠汐一聲疾呼,轉過身來,張開手臂擋在雲澈的身前,他看著全身黑氣升騰的焚絕塵,顫動的眸光中帶著深深的哀求:「焚大哥,求你求你不要殺他!」

    「我必須殺他!」焚絕塵一聲低吼:「他一次次把我的頭顱,還有尊嚴踩到腳底他殺了我的父親,殺了我的爺爺,殺了我的師父殺光了我所有族人是所有!彌天之恨,覆海之仇,我怎能不報我可以不枉殺一人,但他必須死在我的手上!!」

    「焚大哥」蕭泠汐緩緩的搖頭,聲音中帶著更深的哀求:「雖然,所有的人都害怕你,但我一直都知道,你根本不是一個喜歡濫殺無辜的惡人,反而是一個有著善良之心的很好的人。你不但救了我,還救了流雲城所有的人。可是,你為什麼就不能放下所有的仇恨,也放過你自己!你總是背負著仇恨,難道不累,不痛苦嗎!」

    「累?痛苦?這些又算得了什麼」焚絕塵的聲音變得幽冷而沙啞:「就是因為他,我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為了能得到殺他報仇的力量,我承受了你們永遠也無法想象的痛苦!!包括我現在,也在無時無刻不再承受著巨大的痛苦!這些痛苦,每一息都在提醒著我永遠不要忘記仇恨!」

    雲澈:「」

    焚絕塵緩緩的伸出手掌,掌心之中,是一團深邃如黑洞的漆黑漩渦:「我說過,你的任何話,我都不會拒絕!只要是你的要求,就算是死,我也絕不會猶豫!但惟獨我的仇恨誰都不能阻止!」

    漆黑的漩渦,幾乎要把人的靈魂都吸入其中,就算是一個強大的玄者僅僅以目光碰觸,都會產生髮自靈魂的戰慄。蕭泠汐卻依舊牢牢擋在雲澈的身前,眸光中的哀求緩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決絕:「小澈殺了你們全族,究其原因,還是因為我!你如果要殺小澈就先殺了我吧。」

    「」焚絕塵的胸口猛烈起伏,伸出的手臂有了輕微的顫抖:「不所有的事都和你沒有關係,我不會殺你的我就算殺了我自己,也絕不會傷害你。我只求你不要再阻攔我殺雲澈!你該知道你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阻攔的了我。」

    「我的確無法阻攔,」蕭泠汐的眼神依舊堅定而決絕:「但如果你真的殺了小澈我會恨你一生一世!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焚絕塵僵住,黑暗氣息也在這一剎那忽然停滯,隨之,他的瞳眸、手臂,還有全身忽然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黑暗氣息也恢復了盪動,只是盪動的無比混亂眼瞳中的恨意,被一抹深重的痛苦代替。

    沒有人可以理解蕭泠汐這簡短的幾句話,對他的心魂造成了多麼強烈的衝擊。

    也沒有人知道,為了復仇而來到流雲城的他,為什麼會選擇一直留在這裡,未有一天離開

    更沒有人知道,原本不惜一切,寧肯承受數倍痛苦也要以最快速度吸收魔源來複仇的他,卻在到了流雲城之後,不斷的減緩著吸收魔源的速度。

    因為她是他被灰暗充斥的世界里唯一的溫暖,唯一的明光,早已在不知不覺間或許要比冰冷刺骨的仇恨變得更為重要至少要遠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嗯?」一直冷眼看著焚絕塵的雲澈目光一動,面露詫異。因為焚絕塵原本陰寒到極致的氣息忽然變得混亂起來,眼神和表情也變得格外扭曲和痛苦,就連那股一直鎖定著自己的冰冷殺意都在混亂中快速逸散。

    「噗」焚絕塵的臉色忽然一片蒼白,一口暗紅色的血液從他口中疾噴而出,灑下一大片暗色的血霧。

    「啊!」蕭泠汐一聲驚呼,不知所措。

    「怎麼回事?」雲澈眉頭緊鎖,向茉莉問道:「你剛才說過他的魔玄力並非是以自己的意志所衍生難道是他的力量忽然失控?」

    「不!」茉莉低低的道:「他是玄氣攻心。哼,看來他是心魂受到了刺激而且是對他而言極大的刺激。」

    「雲澈!!」焚絕塵猛的抬頭,目光死死的射向雲澈,掛著暗紅血痕的面孔慘白而猙獰,他口中喊出了兩個字,帶著遠勝之前的洶湧怨恨和殺意。

    「」雲澈把蕭泠汐輕輕推到身後,然後緩步向焚絕塵走去。

    「小澈!!」蕭泠汐連忙拉住雲澈的手臂:「不要過去!他」

    「不用擔心。」雲澈微笑著握住她抓在他肩膀上的手,側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和他的恩怨,無法化解,更無法勸阻,只要我還活著,就註定不可能避的開,唯有正面解決。」

    「可是」

    「小姑媽放心,他的確已經不是當年的焚絕塵了,不過我也不是當年的雲澈,他想要殺我,可沒他想的那麼容易。」

    雲澈聲音落下,卻也沒再繼續向前邁步,而是昂首看向焚絕塵,平淡而平靜的道:「焚絕塵,你做夢都想殺了我,而我,也希望能馬上解決你這個忽然冒出來的麻煩,省的以後夜長夢多。不過,今天這時機似乎並不對。於我而言,我眼下有不少大事要處理,暫時沒有時間浪費在你身上。與你而言」雲澈意味深長的淡淡一笑:「有我小姑媽保護我,你想殺我,似乎有些難啊。」

    焚絕塵的雙眸一下子瞪大,全身黑氣劇烈激蕩起來。但沒等他開口,雲澈的臉色,還有聲音瞬間變得低沉下來,他伸出右手,指向東方:「但你我的恩怨,卻又非解決不可!而且只能由我們二人來解決!三個月後的午時,東方三百裡外的東海之上,你我決一生死!!」

    「到時,我會孤身前往,不會帶任何他人!至於你」雲澈的眼眸微微一眯:「若是怕永遠葬身東海的話,要帶多少幫手隨你的意!」

    兩人的目光在冷凝的空氣中激撞,一邊恨滿乾坤,一邊卻是淡若死水忽然間,焚絕塵的身上爆開一團深邃無比的黑芒,讓所有人眼前出現了剎那的絕對黑暗,在黑暗散去之後,焚絕塵的身影已完全消失在了視線之中,他的氣息,也徹底消散無蹤。

    雲澈手臂緩緩放下,暗暗舒了一口氣,但眉頭依舊緊鎖。

    從幻妖界歸來之後這兩天,各種麻煩接踵而至而且一個比一個大。他當真沒有想到,當初被自己放走,很快就拋之腦後的焚絕塵,竟會以如此驚人的姿態重新出現在他的面前。

    「果然斬草不除根,必有後患啊!」雲澈抓了抓額頭,在心間呻吟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