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澈,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焚絕塵離開,蕭泠汐總算舒了一口氣,她連忙抓起雲澈的手臂,確認他有沒有被剛才的攻擊傷到。畢竟,她親眼見識過焚絕塵如今的可怕。

    「我沒事,放心好了,一根頭髮都沒有傷到。」雲澈笑著安慰道。

    「那就好。」蕭泠汐稍稍安心,嬌顏之上依然覆著一層過度驚嚇下的蒼白,馬上,她又焦急的道:「小澈,三個月後你千萬不要去找他,他現在變得好厲害,要遠比你想象的還要厲害。無論如何都不要,否則,你真的會被他殺死的。就連神凰國那麼龐大的軍隊,都沒有一個人敢去惹他。」

    「小姑媽,你剛剛提到他救了你和整個流雲城,是怎麼回事?」雲澈問道。

    蕭泠汐努力平靜下思緒,輕聲道:「一年半前,焚大哥他他為了找你復仇,來到了這裡,殺了蕭門好多人,我阻止他以後,他就停手,之後,就一直留在這裡,但也沒有再殺過任何人半年前,神凰國二十萬大軍忽然到來,他們的首領入城之後,我剛好被遇到,他忽然下令將我擄走」

    「下令將你擄走?」雲澈的臉色陡然低沉下來。

    「嗯還好焚大哥及時出現救了我,還殺了那個首領身邊的一個人。他之後沒有再殺人,但警告神凰軍不能殺流雲城任何一個人。也正是因為他的威懾,神凰二十萬大軍在這裡駐守半年,從來沒有殺過流雲城一個人,就連大軍都極少進入城內。否則,以神凰軍的殘暴,流雲城就算不會被屠城,半年的時間,也一定已經會被踐踏的不成樣子。」

    「他那時沒有繼續殺神凰軍的人,一定是小姑媽阻止了他的吧?」雲澈說道,他的眉頭傾斜,瞳眸中盪動起一股難以察覺的戾氣。此刻,他對當年沒有殺了焚絕塵的懊悔開始摻雜上了慶幸若不是因為焚絕塵的出手,小姑媽極有可能

    二十萬神凰軍的首領不管你是誰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你也必須死!!

    「嗯,如果他對神凰軍出手,原本還算平和的狀況就會完全失控,流雲城極有可能會被捲入巨大的災難之中,所以我必須阻止他他也沒有再殺任何一個人。焚大哥他雖然看上去很冷血,所有人都怕他,但他真的不是壞人,我對他一直都很感激。但是但是你們之間,為什麼卻又會是這樣」蕭泠汐黯然無措的低喃。當年在焚天門,他拚命為她阻擋了焚絕城,在流雲城,他又救了她一次,還同時為了她,保護了整個流雲城。

    可是,他和雲澈之間,卻又有著滅族之恨。

    「小姑媽,」雲澈輕聲安慰道:「你放心好了,我會好好處理和他之間的事。」

    「大哥。」蕭雲帶著天下第七腳步緩慢的走了過來,他偷偷看了蕭泠汐一眼,又一臉緊張的轉過目光,擔心的問道:「剛剛那個人是誰?是大哥的仇家嗎?」

    「嗯,可以說是血海深仇。」雲澈很直接的道。

    「那個人的氣息好可怕。」天下第七心有餘悸的道:「雲大哥,你不是說你成長的地方玄力層面很低很低嗎,怎麼會有那麼厲害的人我這輩子都沒感受過那麼嚇人的氣息。」

    蕭雲也用力點頭,表示贊同。

    「一言難盡。」雲澈半鬱悶半無奈的道:「好了,先不用管他了,他自尊極強,既然應了三個月後再戰,那麼這之前應該不會再出現找我了。」

    「小澈,你還沒有給我介紹,他們是」蕭泠汐看著蕭雲和天下第七,露出一個禮貌和熙的微笑。

    「我我我我叫蕭雲。」面對蕭泠汐的疑問和直視,蕭雲緊張的舌頭打結,因為他聽著雲澈一直在喊她小姑媽,在幻妖界時,他也從雲澈的口中聽到了太多次這個稱呼,對於雲澈,她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而對於他蕭雲她是他在這個世界唯二的親人之一!

    一個是他的爺爺,一個,雖同樣是他的長輩,但年齡卻比他還要小一歲的小姑媽。

    天下第七重重捏了緊張的不成樣子的蕭雲一下,落落大方的道:「我是蕭雲哥哥的妻子,大家都喊我七妹。雲大哥經常在我們面前提到小姑媽,今天終於見到啦小姑媽真的要比想象的更好看,更有魅力呢。」

    「歡迎你們來到流雲城。抱歉剛一到來,就讓你們受到了驚嚇。」蕭泠汐微笑著道。若是三年前,她被雲澈帶來的人這樣誇讚,一定會毫無顧忌的歡喜雀躍,但滄桑巨變的三年,她已不再是那個天真靈動和孩子氣的少女,一言一笑,都帶著曾經極少出現在她身上的平和與婉約。

    「他叫蕭雲,是我的結拜兄弟,和我同歲,這是蕭雲的新婚妻子,他們兩人才剛成婚不到一個月。除此之外呢,他們還有另外一個更重要的身份。」雲澈一臉神秘的道。

    「另外的身份?」蕭泠汐疑惑。

    「馬上你就會知道了。」不等蕭泠汐詢問,他輕聲道:「小姑媽,爺爺在家裡嗎?」

    「嗯,他就在自己的庭院里。」提到蕭烈,蕭泠汐的神情變得急切起來,她抓起雲澈的手:「公主姐姐告訴我們你回來了之後,你爺爺就一直在等著你,他看到你之後,都不知會高興成什麼樣子。」

    「我也一直很想象爺爺我們這就過去!」雲澈用力點頭,和蕭泠汐向庭院外走去。

    「還不跟上!!」天下第七用力拽了一下發愣的蕭雲,後者如夢方醒,連忙跟在了雲澈身後。

    蕭門之內沒有太大的變化,爺爺的庭院所在,他更是沒有半點的模糊遺忘。不斷在視線中出現的一張張面孔也都依然能讓他第一時間想到名字而對方看到他,都會或獃滯,或驚喊,如見鬼神。

    腳下一步步的靠近著蕭烈的所在,蕭門中人誇張無比的反應全部被他無視,雲澈帶著深深的擔心問道:「這三年,爺爺過的還好嗎?」

    蕭泠汐輕輕咬了咬嘴唇,這個下意識的動作,讓雲澈的心頭頓時一緊,她幽幽的道:「三年前,在接到你的死訊后,老爹他很平靜,一直都在努力的安慰我,還有安慰先皇,始終沒掉一滴眼淚。但是我知道,他心裡很難受比任何人都難受。老爹在蒼風玄府的時候胃口一直很好,但那之後,他每天最多都只吃一餐飯直到今天都是這樣。」

    「後來先皇遇害,老爹幫著公主姐姐料理完先皇後事,便提出要帶著我回來流雲城。回來之後的當天,老爹就忽然昏迷,昏迷了一天一夜,之後又大病了很久,後來雖然總算病癒,但他的身體卻是一天不如一天,而且蒼老的好快好快。從一年前開始,甚至甚至都已經不能**行走」

    「」雲澈雙手緊握,重重的吸了一口氣。在幻妖界的時候,他最擔心的,就是蕭烈的身體。在三年前,蕭烈就曾因心無可戀而產生死志,雲澈用堅定的語氣給了他「親生孫兒一定還存活於世,並平安長大成人」的希望,才消除了他的死志。

    而得到他的死訊,蕭烈可想而知會遭受多大沉重的打擊他這一生受到的殘酷打擊實在太多,這一次,會是熄滅了他所有的希望之火,足以讓他萬念俱灰。而事實,要比他預想的還要嚴重,因為伴隨而至的,還有蒼風的滅國之難讓他身體每況愈下的,分明是他灰暗而沉重的死志。

    「爺爺他會好起來的一定會好起來的!」雲澈用力的說道,急切的腳步更快了幾分。

    蕭烈所居的,依然是原來的那個庭院,院門已經卸下,這應該是蕭烈之意。站在曾經幾乎每日都會到來,如今卻已整整六年多沒有踏足的院門口,雲澈一眼看到了坐在庭院中間,那張陳舊竹椅上的老人他閉著眼睛,沐浴著還算溫暖的陽光,平和的面孔帶著淡然那是一種近乎死人般的淡然,他的頭髮一片花白,幾乎找不到一抹黑色的殘留。

    酸澀的感覺從雲澈的鼻端蔓延至全身,心中盈起著深深的心痛、愧疚和自責,蕭烈如今的年齡,才六十多歲,再加上臨近地玄境的玄力修為,本該絲毫不顯老態。而三年不見,他卻彷彿老了三十多歲。六十來歲之齡,卻呈現著十歲般的龍鍾老態。

    他們緩緩走進,蕭泠汐剛要出聲呼喊,蕭烈在這時緩緩的睜開了眼眸,他看著雲澈,臉上微微露出欣然的微笑:「澈兒,回來了。」

    蕭烈很平靜,蒼老的雙目透著喜悅欣慰的色彩,但更多的,依然是濃重到極點的灰暗。雲澈快步向前,重重的跪在蕭烈的面前,手掌扶在他的雙膝上:「爺爺,澈兒不孝,讓你受苦了。」

    蕭烈搖頭,微微而笑:「看到你平安的活著,爺爺又怎麼會苦。澈兒吉人天相,每次總能化險為夷,將來必定萬福。呵呵,只要你和泠汐能一直平安,我這一生,都不會有什麼遺憾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