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玄大陸邊緣,常年靜謐之地。

    「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漂浮於空中的神秘空間,安靜的彷彿一切都被完全的凍結。巨大的日月圖騰之下,靜立著一個身材高大的人,他一身白衣,身上毫無氣息,來自日月圖騰的明光與暗光映照著他平淡無奇的面孔,年齡看上去三四十歲上下,但一雙瞳孔,卻沉澱著常人無法理解的深邃。

    他的面前,日月神宮第九長老夜孤影身軀前傾,頭部深垂,他的氣息,甚至就連呼吸都在極為努力的收斂著……而普天之下,唯有一人能讓他露出如此的卑謙之態。 日月神宮的宮主……夜星寒的生父……與聖帝、海皇、劍主並列天玄大陸當世四大霸主……有著「天君」之稱的夜魅邪!

    面對白衣人的疑問,夜孤影的身軀下意識的更加前傾一分,畢恭畢敬的道:「回天君,孤影剛才所言,無一字是虛言!自成世界、破碎虛空、遮天氣勢、點火化虛……這些堪稱神話的玄力,孤影若若單單隻是聽聞,也決然不會相信。但這些,都是孤影親眼所見!少主、捲雲、翛然也都在場,絕無半分虛假。孤影就算再有千倍的膽量,也絕不敢以這種事來欺瞞天君。」

    夜魅邪背對著夜孤影,頭部微昂,看著高聳入雲,釋放著永恆光華的日月圖騰:「孤影向來沉靜謹慎,心細如髮,既是你親眼所見,親口所言,吾自然不會懷疑。倒是沒想到,這世間,竟還隱藏著如此的存在。」

    「若非親眼所見,孤影也是不敢相信。」腦中浮現冰雲仙宮前的一幕幕,夜孤影的臉上無法控制的出現深深的敬畏:「那雲澈六年前只是廢人,這一點千真萬確,但三年前,卻以地玄之境,一人挫敗了鳳凰神宗十個年輕一輩,都有著王玄境界的最強者,如今也才過去三年,卻可以在舉手投足之間滅殺我日月神宮兩個中期霸皇!我在得知時,本就滿腹的震驚和不解,見識了那個可怕的高人,我反而瞭然……也唯有此等世外高人的指點,才有可能出現雲澈這等完全違背常理的怪胎。」

    夜魅邪的神情無波無瀾,他微微側首,淡淡的道:「那你可有探得那個人的名號?」

    「是!」夜孤影緩緩點頭:「我冒著觸怒他的風險,詢問了他的名號。他並無避諱,直接告知我他名為『奪天』……」

    「奪天」二字出口時,夜孤影明顯感覺到夜魅邪的身上陡然出現了剎那的玄氣波盪,夜魅邪一直半閉的瞳孔一下子睜開,猛然回過身來:「你說什麼?奪天!?你確定是奪天!?」

    夜魅邪的反應,讓夜孤影嚇了一大跳,整整千年,他都從未見到這傲視天下的天君竟露出如此劇烈的反應,他連忙道:「這是他親口所言,以他的境界,既然告知,就定不屑於使用虛假之名。」

    夜魅邪的眼波起了不正常的動蕩,氣息的微亂也一直在持續:「那他可有說過,他如今已活了多少歲?」

    「並沒有。」夜孤影道:「但,他曾無意間提過『萬年前』三個字……以他的可怕境界,說不定,真的已經活了萬年以上。天君,難道,你曾聽說過『奪天』這個名字。」

    夜魅邪直視著夜孤影,從他的靈魂動蕩上,他足以確認夜孤影的確沒有說半個字的假話。良久,他轉過身去,聲音緩慢而悠遠:「在極其久遠的年代,那至少是萬年之前,因為那時,世間還沒有日月神宮之名,我神宮的創始太祖夜泣魂才剛滿百歲,玄力,也只是初入君玄境。在那個時候,無論是凡人,還是玄道中人,無人不知一個名字……」

    「奪天老人!」

    「奪天……老人?萬年之前……」夜孤影猛的抬頭,驚聲道:「難道就是……」

    「在如今世間玄者的認知之中,君玄境是人之巔峰,神玄之境是一個只存在於傳說,卻永遠不可能達到的境界。但,在先祖世代傳承下來的記憶中,『神玄境』之名,卻不是在五千年前鳳凰神靈現世后所出現,而是在萬年之前便流傳而下。因為那時,『奪天老人』,便被傳說為是超然了君玄境界,半隻腳踏入神玄之境的人!」

    「神玄……之境!」夜孤影輕輕低喃。

    「在那個年代,奪天老人的修為登峰造極,已臻化境,世間不要說能與他抗衡之人,連對他能造成些許威脅的人都絕不存在,更不可能有人能殺了他。」

    「那這個奪天老人後來如何?既然無人能殺了他,那他最終是壽元燃盡而死,還是……還是……」夜孤影的心中一驚開始有了越來越清晰的猜測……雲澈的師父自稱「奪天」,有著驚天駭地的神通。天君口中的人被稱為「奪天老人」,前者至少已活了萬年,後者萬年前名震天下……

    「奪天」,就是萬年前的「奪天老人」!?

    「不!」夜魅邪微微搖頭:「他是在某一天忽然銷聲匿跡,此後再也沒有人見過他,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就像是忽然從天玄大陸徹底消失了一樣。不久之後,天玄大陸有了這樣的傳說:奪天老人一朝頓悟,從半步神玄,正式踏足入了神玄之境,成為天玄大陸歷史上第一個玄神,獲得無上神力,窺得至高法則,從而破碎虛空,飛升至更高層面的玄道世界。」

    「從那之後,再未出現過奪天老人,也未出現過第二個『奪天老人』,唯一達到半步神玄的鳳凰神靈也非人類。長達萬年的歲月,足以讓任何神跡都被遺忘,『奪天老人』那個時代的人也都早已連枯骨都煙消雲散,奪天老人也徹底被人遺忘,君玄境是人類極限的傳說,也越來越根深蒂固。若非先祖記憶代代傳承,不會遺失,包括我在內,這世間早已無人知曉『奪天老人』這個名字。」

    夜魅邪的臉色逐漸變得沉重,一個本以為無敵於天下的人,忽然得知這世間竟一直隱藏著某個更高層面的存在,心情自然不會舒暢,他低聲道:「若僅僅都名為『奪天』,還可以是名字的巧合,但萬年以上的壽元,匪夷所思的實力,就絕非是巧合那麼簡單……那個奪天,極有可能就是先祖記憶中的『奪天老人』!」

    雖然早已此想,夜孤影的眼皮依然劇烈跳動了一下。一個萬年前就無敵於天下,半隻腳踏入神道,甚至很有可能已完全進入神道的人……再隔萬年,完全難以想象會恐怖到何種程度!!

    難怪,他動動手指燃起的火焰,都能讓一個強大帝君化成虛無。

    「以你的描述,這個猜測,有超過七成的可能就是事實。」夜魅邪沉眉道:「沒想到,萬年之前的奪天老人並非是飛升到更高的世界,而是一直都沒有離開天玄大陸!或許是他某日大徹大悟,從而隱匿行蹤,不問世事……直到今日,還存活於世間。而若他真的達到了傳說中的那個境界,那麼,超過萬年的壽元,絕非沒有可能!」

    「不會錯的,那絕對是完完全全超越君玄境的境界!」一向沉著謹慎,很少把話說滿的夜孤影,用著一種無比肯定的語氣說道:「孤影修鍊千餘載,距離君玄境後期只有一步之遙,自認可以傲視整個天玄,但在那個人的氣勢面前,我感覺自己就如孩童般渺小,全身不受控制的戰慄,連保持平靜都無法做到。若不是絕對境界的壓制,絕不可能如此!」

    「皇極聖域合十數個帝君之力,耗大量時間心血,方才築起能從太古玄舟逃離的空間玄陣,封入手環之中……卻也只能使用一次!而那個人,他卻是以肉身進入已離開的太古玄舟之中,將雲澈毫髮無傷的帶回!這也分明是傳說中的神才有的破碎虛空之力!」

    自己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結合夜魅邪親口所述的「奪天老人」之名,夜孤影越想越是心驚,額頭上冷汗涔涔而下……他們竟然大搖大擺的招惹了這樣一個人物,能活著回來,簡直是祖上連燒了八輩子高香。

    夜魅邪久久沉吟,然後平靜的道:「稍後告知全宮,任何人,在我解除命令之前,不得招惹雲澈,包括與他相關之人。」

    「是!」夜孤影俯首聽令。此時就算再給他三個膽子,他也絕不敢再踏入冰雲仙宮。他一番猶豫后,謹慎的道:「天君,我們可否有必要緩和一番與雲澈的關係?畢竟,少主與雲澈已結下極深的仇怨。而雲澈背後是那奪天老人,此怨若不化解,恐怕……」

    夜魅邪面孔側過,眸若寒劍:「你在怕?」

    夜孤影苦笑一聲,道:「回天君,孤影這一生有幸成為神宮之人,立於當世之巔,如今一千三百歲,從未知『害怕』為何物。但那個奪天老人,卻是真的讓我怕了。」

    他對雲澈的「師父」已是直呼「奪天老人」,顯然潛意識裡都已經基本完全確信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