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凰軍所在區域的正中,一個狀似火焰的赤紅大帳格外醒目。

    作爲神凰帝國駐流雲城軍總統領,鳳虎威這段時間的心情一直很不錯。因爲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所執行的“任務”有多重大。能被委以如此重任,足以說明宗主以及長老會對他的信任與看重。任務完成之後,他在鳳凰神宗的地位也極有可能會有所提升。

    不過這兩日,隨着進攻蒼風皇城的中軍忽然音訊全無的消息傳來,他一直有些心神不寧。

    “主軍還是沒有消息嗎?”

    大帳之中只有兩個人,鳳虎威一身輕衣,斜坐在木椅之上,手裏抓着一壺烈酒,皺着眉頭聽着自己副將的彙報。

    “不僅是主軍,西軍統領韓興朝昨夜與五十二長老親自帶五萬軍前去蒼風皇城一探究竟,但同樣再無音訊。他們帶去的,還有數萬火焰戰駒和飛行玄獸,本應該進退自如,但……”鳳虎威的第一副將田懿一邊說着,臉上露出了深深的驚悸之色。馳騁戰場百餘年,他們從未遭遇到如此悚然之事。那幾十萬大軍,就如在一息之間從世間蒸發了一般。

    鳳虎威沉眉靜思,少頃,他緩緩的道:“讓幾十萬大軍,包括三位鳳凰長老在內在短時間內消逝,連傳音的機會都沒有,要做到這一點……除非,蒼風皇城那邊出現了一個君玄境界的守護者!”

    “君玄……帝君!?”副將田懿擡頭,驚聲道:“這怎麼可能!蒼風國王玄已是極限,千年歷史連霸皇都未出現過,又怎麼可能出現帝君!而且,有着君玄境之力的玄者,都是整個大陸絕世帝王般的存在,又怎麼會爲了一個區區蒼風國出手。”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可能,相信宗主和衆長老也定然如此之想。”鳳虎威沒有遲疑的道:“若說蒼風國沒有帝君……流雲城裏那個可怕的黑衣人又是什麼!”

    田懿語塞,想到半年前那驚悚的畫面和地獄的氣息,他的心臟依然劇烈揪緊了一下。

    “相信宗主和衆長老應該也是如此之想。”鳳虎威將手中已經空了的酒壺一扔,平靜的道:“不過就算是有一個帝君在守護蒼風皇城,也只能守得一時!我鳳凰神宗可是有着十二帝君!那個人,真當自己有着帝君之力,就能挑釁我神凰帝國了麼!!”

    “將軍說的是,敢挑釁我神凰帝國,就算是帝君,也是自尋死路!”田懿點頭道:“七十萬大軍的損失,還有三位鳳凰長老的血賬,相信吾皇定然會讓他十倍奉還!”他頓了一頓,拱手道:“末將還有一要事,需將軍定奪。”

    “講!”

    “是!”田懿靠近兩步,壓低了聲音:“就在今日上午,我軍又少了十一人,屍首全部在數裏之外找到……”

    “呵。”鳳虎威別說憤怒,連驚訝都沒有,因爲這半年之中,相似的事已發生過數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士兵忽然消失,屍首被找到時,都有着被殘酷折磨的痕跡,顯然是遭受了拷問。他一聲不屑的冷笑:“不用管他,任憑他們什麼手段,都別想問出什麼來了。”

    “不,這次情況有所不同。”田懿馬上道:“這次找到的屍首身上並無外傷,但表情都是清一色的僵硬呆滯,極有可能……遭受了搜魂!”

    “搜魂?”鳳虎威眉頭大皺,隨之一聲冷哼:“有能力施展搜魂之法……看來他們這麼長時間捉摸不清後,總算派出些高手來了。”

    “末將認爲,將軍一定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田懿道。

    “無須擔心。”鳳虎威一揮手,毫不在意的道:“四大聖地又如何?我鳳凰神宗有偉大的鳳神守護,他們有膽子殺我們的兵士,還沒膽子對本將軍動手,本將軍可是身具鳳凰血脈,受鳳神大人庇護!”

    “是末將多慮了。”田懿恭敬的道,看着鳳虎威篤定的神色,他一陣猶豫後,終於鼓起勇氣道:“將軍,我們屯兵此處,每日‘練兵’,究竟是爲何?末將不敢妄加揣測,但數月如此,將士們都頗有……”說到這些,他忽然感覺到鳳虎威投來的目光變得冰冷而森然,他全身一凜,不敢再繼續說下去,慌忙道:“是末將失言,將軍贖罪。”

    “知道是失言就好!”鳳虎威重哼一聲,將目光移開,淡淡的道:“這個問題,你永遠不要再問,只需要知道這是宗主親自下的命令!做好了,你我都可載譽回國,搞砸了,後果,就算是本將軍都承受不起!不該問的問題,老老實實閉嘴,你可以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

    “是!”田懿連忙應聲,再不敢多言。

    “是麼?可惜,你們似乎沒機會載譽回國了。”

    一個帶着清晰嘲諷與傲慢的聲音忽然傳來,彷彿是從虛空之中響起,田懿猛然從地上彈起,長劍瞬間出鞘:“什麼人!!”

    這是大軍主帳,外面有着重軍層層守衛,拋開這些,鳳虎威可是一個強大的初期霸皇,田懿也是一個三級王座,而這個聲音,卻就這麼在他們耳邊響起,之前竟是毫無察覺,兩人雖然反應極快,但全身的汗毛都在驚駭中瞬間豎起。

    田懿手握長劍,快速的旋身四顧,卻是沒看到半個身影,他轉回身來,準備靠到鳳虎威身邊,赫然看到,就在鳳虎威的身後不到一步的距離,一個全身金衣的青年人無聲的站在那裏,面帶森然冷笑,瞳眸漆黑如幽潭。而強至霸皇的鳳虎威全身玄氣釋放,雙目怒然……卻對身後的青年人根本毫無察覺!!

    田懿拿劍的手一陣劇烈,驚吼道:“將軍,你……你身後!!”

    鳳虎威下意識的回首,頓時對上了一張近在咫尺的面孔,瞬間,他瞳孔驟縮,如彈簧般後退,站定身體時,全身上下已是蒙了一層冰冷的虛汗,他伸手指向青年人,剛要說話,忽然覺得這張面孔竟是有些熟悉,微一發怔後,臉色驟變,失聲道:“你……你是雲澈!!”

    “哦?”雲澈雙手抱胸,斜眼冷笑:“聲名赫赫的神凰帝國虎威大將軍居然認得我,還真是莫大的榮幸啊。”

    “雲……雲澈?”田懿轉頭看着鳳虎威:“哪個雲澈?他不是已經……在三年前就已經死了嗎?”

    鳳虎威身爲鳳凰神宗中人,不但有着虎威大將軍身份,玄力也強至霸玄境,自然有資格出現在七國排位戰的賽場。這張把鳳凰神宗的尊嚴踩在腳底的面孔,他又怎麼會忘記。

    “你居然還活着!”鳳虎威沉聲道。若是三年前的雲澈,鳳虎威當然不會懼怕。但,方纔雲澈就在他身後不到一尺之距,他竟毫無察覺!他就算是個傻子,也該知道何等層面的實力才能做到這一點。而且,雲澈身上毫無玄氣波動,但僅僅處在他的注視之下,他便感覺到一股深深的心悸。這些,無不在證明着眼前這個本該早已死去的雲澈,有着遠比三年前恐怖的力量。

    “而你……馬上就要死了。”雲澈低沉的冷笑着,一束冰冷的殺氣,已將鳳虎威牢牢的鎖定。

    “休想傷我將軍!!”田懿一聲暴吼,橫劍擋在鳳虎威身邊,然後一咬牙,直刺雲澈胸口而去,他心中卻是越來越驚,這裏這麼大的動靜,帳外的守衛居然毫無反應……難道已經被他全部解決?但剛纔外面分明也沒有任何的動靜!!

    而此時,大帳之外,層層守衛都是面色冷峻,目不斜視……而一層無色無形的“冰夷幻鏡”將整個大帳籠罩其中,在雲澈可控範圍內,任何聲音、氣息,都別想逸出。

    田懿劍尖所至,將空間刺出一個觸目驚心的漩渦,這一劍看似平實無華,卻是傾盡了他的全力。雲澈卻是動也未動,任由劍尖刺向自己的胸口。

    見雲澈毫無避開之意,田懿眼中微現喜色,全身的玄力更是蜂擁而上,凝聚劍尖,狠狠的刺在雲澈的心口……

    凝聚一個王座全力的一劍,就算是精鋼,也能輕易刺穿,但這一劍結結實實的刺在雲澈的胸口,卻是沒有帶起半點的聲響,田懿感覺自己的劍像是忽然刺在了虛空之中,全力釋放的玄力也全部爆發在了這“虛空”之中,消失的無聲無痕……

    田懿長劍抵着雲澈的胸口,如石化一般怔在了那裏,而下一瞬,他手中的長劍一輕,劍身化作了無數細小的粉塵,散落而下,只剩劍柄殘存於他的手中。

    田懿眼神呆滯,目光毫無焦距,全身一動不動,隨着劍身粉塵的完全落下,他整個人也如一塊木頭般向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眼睛圓瞪,再也沒有了動靜……全身上下看不到半點傷痕,卻是再無生命氣息。

    “田懿!”鳳虎威向前一步,但馬上又迅速後退,他直視雲澈,臉色陰沉無比……他根本完全沒有看清,雲澈究竟是如何殺了田懿。

    “虎威大將軍,”雲澈冷笑看着鳳虎威,他的殺氣,讓鳳虎威全身痙攣,幾乎一動不敢動:“聽說幾個月前,你在帶兵進入流雲城時,曾下令要擄走我小姑媽?”

    雲澈的聲音陡然陰寒:“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啊!!”

    雲澈的話,讓鳳虎威眼皮猛的一跳。他很清楚雲澈說的人是誰,因爲當初在流雲城碰到蕭泠汐時,那兩個城主可是一臉殷勤的向他們介紹那是雲澈的小姑媽,也讓他當時變得更加興奮。他頓時知道爲何這“死而復生”的雲澈爲什麼會忽然找上他,還對他產生殺機……他已經不止一次的聽說,當初蒼風國最強宗門之一就是因爲擄走雲澈的小姑媽,偌大一個千年宗門被他殘忍滅門,寸草未留!

    鳳虎威沉住氣,壓下心中驚懼,臉上卻是露出了冷笑:“你想殺我?那倒要看你有沒有那個膽量?”

    “哦?”雲澈眼角一動。

    “你現在或許有能力殺了我,但……”鳳虎威伸手,指向了自己的太陽穴部位:“但我的心魂之中,可是有着宗主親手打下的魂印!你若敢殺我,我死亡前三十息的記憶宗主就會瞬間知曉!呵,敢殺我鳳凰神宗的人,你到時會死的更慘,所有與你有關的人,也會全部慘死!有膽量,你就來殺啊!”

    “是麼!”沒有鳳虎威預想中的臉色微變,雲澈的眼神反而變得玩味起來,那抹冷笑更是帶上了更深的嘲諷:“那真是……太好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