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話音一落,身影忽然變得虛幻,全身神經緊繃的鳳虎威猛然警覺,但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一隻手掌已經死死的鎖在了他的脖頸之上,速度快到了他肉眼根本無法捕捉的程度。

    鳳虎威驚然之下,迅速催動全身玄力,但他的玄氣剛要爆發,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已狂暴的湧入他的體內,將他的玄力一瞬間死死的壓制,讓他剛要湧起的玄力氣息消失的無影無蹤。

    鳳虎威駭然失色,雲澈無聲無息出現在他身後,又能無聲無息滅殺田懿,足以讓他知道雲澈如今的實力極有可能遠超過他,但他絕沒想到自己與雲澈實力差距竟是如此之大。身為在神凰帝國都有著極高地位的虎威將軍,他對自己的實力一向極為自傲,但在雲澈的玄力壓制之下,他的玄力別說爆發,竟連運轉都不能!

    「你……」鳳虎威瞳孔放大到幾乎要炸裂,他原本還在盤算著自己就算打不過雲澈,至少也有六成以上安然遁走的能力,但被雲澈單手卡住喉嚨,他連一點掙扎的力量都無法提起,就連發出聲音,都艱難無比。

    「你是不是依然想說我沒膽量殺你?」雲澈輕蔑的冷笑:「你好歹也是所謂的虎威大將軍,居然和蠢豬一樣天真。」

    轟——

    隨著雲澈力量無情的湧入鳳虎威體內,沉悶的轟鳴在鳳虎威體內響起,他全身劇顫,七竅滲血,意識也快速渙散迷離,而雲澈的玄罡在這時瞬間湧上,直入鳳虎威的心魂,快速的讀取著他的記憶。

    神凰軍究竟在這裡做什麼,一個普通的神凰兵不知道很正常,但作為總統領的鳳虎威不可能不知道。

    鳳虎威的記憶源源不斷的被讀取,但,就在他即將讀取到關於「流雲城任務」的記憶時,鳳虎威的記憶空間,竟是忽然出現了一片異樣的空白!

    更準確的說,是一處陰影!!

    這抹陰影分明是由極強的精神玄力所形成,無論氣息,還是強度,都絕不屬於鳳虎威,而是由他人施加。陰影的所在,剛好完全覆蓋有關「流雲城任務」的核心記憶,讓他無法讀取。

    「這是以強大的精神力所設下的記憶囚籠!」茉莉緩緩的道:「處在囚籠中的這部分記憶,依然屬於鳳虎威自己,他自己知曉的清清楚楚,但他無法用言語、玄力傳音、筆墨……以及任何方式將其告知他人,若他有這樣的念想或行動,這道精神力就會瞬間觸發,毀滅他的這部分記憶。他人若想用搜魂之類的方式來讀取他的這段記憶,也是不可能做到!你的玄罡也同樣不能!」

    茉莉既然說不能,那便一定不能。而且,雲澈也清楚的感覺到,這抹陰影已是和鳳虎威的這部分記憶相連,若是以玄罡強行抹掉陰影,與陰影相連的記憶也會被隨之抹去,讓他依然無法獲知。

    短暫猶豫后,雲澈沒有強行嘗試,將鳳虎威的其他所有記憶讀取完畢,收回玄罡。

    「看起來,這二十萬神凰軍,也只有這個鳳虎威知道我想要的答案。」雲澈沉吟著道:「很顯然,鳳凰神宗之所以對鳳虎威設下這樣的記憶囚籠,是擔心四大聖地的人會對鳳虎威出手,對他強行搜魂。」

    畢竟,天玄大陸能威脅到鳳凰神宗的,也只有四大聖地。

    在潛入這個大帳時,他也的確聽到鳳虎威和他的副將田懿提到「四大聖地」,他們很清楚的提到,偶爾消失的兵士,就是四大聖地下的手。

    「要設下這樣的記憶囚籠,不但需要極高的精神力,而且會伴隨著無法預料和控制的風險。」茉莉冷笑一聲:「這鳳凰神宗,似乎還真藏了一個大秘密。」

    「的確,至少要比我預想的大的多……」雲澈的目光微閃:「我一直都在疑惑為什麼神凰帝國會忽然對蒼風出手,或許,吞併蒼風國只是幌子,這裡……才是真正的目的!!」

    「我忽然都有些好奇了起來。」茉莉饒有興趣的道:「你準備什麼時候出發去往神凰國?」

    女人身上最旺盛的東西,永遠是她的好奇心……茉莉也毫不例外。

    雲澈回答的毫無猶豫:「就在今天!」

    「討債這種東西,當然一天都不能耽擱。」

    「哼。」茉莉哧了哧鼻子,大致是「果然如此」的意思。

    依然被雲澈提在手裡的鳳虎威在這時總算恢復了意識,他睜開眼睛,一眼便看到了雲澈布滿冷笑的面孔,霎時全身冰冷,顫聲道:「你……你剛才對我做了什麼!」

    一出口,他發現自己的聲音竟是孱弱不堪到了極點。

    雲澈沒有回答他,他直接撇開面孔,看著前方,唇間溢出的聲音,帶著冰冷的殘酷與殺機:「鳳橫空,看到我還活著,你是不是覺得很失望啊!」

    「鳳雪児對我有恩,三年前你因血脈之事找我麻煩,攪我安寧,后又讓鳳非煙在太古玄舟上伺機暗殺我的賬,因為雪児,我本都打算遺忘腦後,不再追究……」

    「但你真是給了我好大一個驚喜啊!!」

    雲澈的聲音,陰寒的讓近在咫尺的鳳虎威遍體發涼……他一下子明白過來,雲澈這不是在自言自語,而分明是要通過他的死亡魂印……向神凰帝王、鳳凰宗主鳳橫空說話!!

    也就意味著,雲澈的話說完之後,便是他的死期!

    他所恃的死亡魂印非但沒有威懾到雲澈,反而被當成工具一般利用!

    「你現在一定很疑惑那幾十萬大軍去哪裡了吧……沒錯,就是我做的。不過,這僅僅是開始……哦不!連開始都算不上!」

    「殺我父皇,踐踏我蒼風土地,屠我無數同胞,讓我的故土變成了恐懼、絕望與逃亡的地獄!這筆賬,我會要你神凰帝國……千百倍的奉還!給我洗好脖子等著吧!!」

    砰!!

    一聲爆響,鳳虎威被雲澈狠狠的砸落在地,身體瞬間破碎,飛濺起大片細碎的肉沫血星……但沒有一滴濺落到雲澈的身上。

    誰也不會想到,這個在神凰帝國有著赫赫威名,讓六國聞風喪膽的虎威將軍,竟是死的如此凄慘,別說屍首,也一根完整的手指頭都沒能留下……只因他觸犯了雲澈的逆鱗!

    雖然沒得到想要的答案,但已經殺了該殺的人,而且鳳虎威身為鳳凰神宗的重要人物之一,他的記憶里,可是有著太多關於鳳凰神宗的事……包括一些機密。

    收了冰夷幻鏡,雲澈無聲離開,返迴向流雲城。而他剛才所在的大帳之外,層層守衛齊齊整整,面色肅然,全然不知道他們的大統領鳳虎威已是死無全屍。

    「你選擇在三個月後約戰焚絕塵,是為了在這段時間報復神凰國?」茉莉不輕不淡的問道。

    「對!」雲澈極速飛行,視線中的流雲城越來越近:「三個月的時間,足以讓我血洗神凰城!就算不能血洗……至少也要把鳳凰神宗搞的天翻地覆!否則,難消我心頭之恨!」

    「另外,鳳凰神宗畢竟強大,我無法與之正面對抗,這場血洗會有或大或小的兇險,也定會讓我的玄力有相當幅度的提升。到時,我應該有把握和焚絕塵一戰!」雲澈篤定的道。

    「如果你這麼想的話,那就大錯特錯!」茉莉冷冷的道:「約戰之下,這三個月內,焚絕塵的成長速度,絕對要遠遠的勝過你!如今的你很難是他的對手,但勉強尚可一戰,但若再等上三個月……你在他面前極有可能連勉強的抗衡之力都沒有。」

    「什麼?」雲澈飛行的速度頓時一緩:「為什麼?」

    「我之前和你說過,他的魔玄力並非以自己的信念衍生,而是來自於他人!他的體內……更準確的說是靈魂與玄脈之中,被注入了一個強大的魔源!他之所以變得今天這般強大,便是因為吸收了那個魔源的力量。但,這絕非是他完全吸收魔源之後的力量,如果我的感知沒有出現偏差的話,那個魔源的力量,他才吸收了三成而已!」

    「三成?」雲澈面露驚色,四成,便已有了帝君中期的強度,若是全部吸收……該是何其恐怖!

    「他對你恨之入骨,你主動定下三個月後決戰,那麼,為了能確保殺了你,這三個月之中,他必定會盡全力吸納魔源之力!這種方式下的實力提升速度,是你無論如何修鍊都不可能追及的。」

    「……」雲澈的飛行速度更加緩慢了下來,心頭驀然有了一股沉重的壓力,他皺眉沉默了一會兒后,低低的道:「在傳說或記載之中,某些玄功或許存在著某種特殊的傳承之法,可以通過一個人,傳承給另外一個人。但是,玄力這種東西,都要靠自己的刻骨修鍊或從天地靈寶中吸納煉化,日積月累,循序漸進而成,絕無可能從一個人傳給另一個人……這可以說是玄道最基本的常識之一!否則,若玄力可以傳承,一個壽元將盡的強者可以把畢生玄力傳給一個孩童……甚至可以幾十個霸皇將玄力全部傳給一個人,強行催生帝君……那整個玄界豈不是都要大亂!」

    「你所說的魔源,分明就是別人所修鍊而成的魔玄力!這種東西為什麼能直接進入另一人的體內,而且可以被直接吸收為自己的力量?」雲澈不解的道:「難道這是魔玄力的特性?」

    「當然不是!」茉莉直接否認:「若魔玄力有這樣的特性,整個鴻蒙,都早已是魔的世界!!」

    而茉莉的下一句話,讓雲澈心中暗驚:「焚絕塵身上的魔源,就連我……也極為不解。」

    「連你也不知道?」雲澈直接停在了半空,眉頭極大幅度的擰緊。能讓茉莉不解……焚絕塵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你所能看到的世界,要遠遠比你想象的小,而玄道的極致,更是如今的你連想象都不能。永遠不要天真的以為你所知道的所謂『基本常識』就是真理!玄力傳承的確極難,但絕不是不可能……你可知,我的玄力,是如何來的嗎?」

    茉莉用毫無感**彩的語氣,說出了一個雲澈一直想問,但從未敢問出過的問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