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難道,你的力量就是……通過傳承?”雲澈低聲問道。他初遇茉莉時,她親口說過自己的年齡是十三歲。不過那時,他對於茉莉的強大並沒有足夠的概念。而隨着他實力的成長,他也越發清晰的感覺到茉莉的實力是何其的恐怖。如今他的實力已經可以與低級的帝君一戰,卻依然無法感知到茉莉實力的界限。

    十三歲,便有那麼可怕的實力……若說是自己修煉來的,他實在無法接受。

    “沒錯,我的力量,的確是傳承而來。”出乎雲澈的意料,對於這個她從不允許雲澈問起的問題,她此刻卻是迴應的很是乾脆:“但是玄力傳承這種事雖然的確有做到的方法,但遠遠比你想象的困難的多,條件更是苛刻到極點。即使是我在的那個世界,數千年,都不一定能出現一次成功的玄力傳承。並且,即使是整個大千世界最完美的玄力傳承,在傳承過程中都會伴隨着至少一半的玄力流失!而我之所以能成功的接受傳承……”

    茉莉的聲音忽然停止,顯然,她意識到自己在敘述中差點說了不該說的話。短暫停頓,她冷哼一聲,繼續道:“天玄大陸在這大千世界之中處在極低的位面,本是絕無可能出現玄力傳承這種極高位面的玄道。而焚絕塵身上所出現的,應該也並非是玄力傳承。”

    “不是玄力傳承?”雲澈驚訝:“那是什麼?他所吸收的魔源,不就是他人所修煉的魔玄力麼?就性質上而言,根本就是在一點點的吸納、繼承他人的力量!”

    “最初見到焚絕塵時,他暴增的實力和身上的魔玄氣息,讓我以爲他的身體是被魔魂所奪舍,但之後又發現他顯然擁有完整的自我意識。我隨後探視了他體內的魔源,發現那個魔源的靈魂氣息和焚絕塵的靈魂氣息,居然無比之契合!”茉莉平靜的聲音中帶着淡淡的疑惑:“這就是讓我不解的地方。”

    “一個帶着源力的魔魂強行進入一個人的身體,本該只會有三個結果:將這具身體毀滅、將這具身體奪舍、被身體的主人以更強的玄力或魂力擊潰而消散。而焚絕塵身上,卻是出現了他自己的靈魂與進入他體內的魔魂完美契合,非但沒有互相毀滅與奪舍,反而像是兩個原本被分裂的靈魂,在緩慢的重新到融合到一起!”

    “~!@#¥%……”如果茉莉直接說是玄力傳承,雖然不可思議,但云澈瞬間就能理解,但茉莉的解釋,卻是讓雲澈的腦子混成一鍋漿糊。他甩了甩頭,重新動身飛向流雲城的方向:“越聽越複雜了,算了……我還是三個月後去問焚絕塵吧。”

    “你沒聽清楚我方纔和你說的話嗎?”茉莉冷冰冰的道:“如今的你不是他的對手,三個月後,你更沒有可能是他的對手。你準備去送死嗎?”

    雲澈很淡定的一撇嘴:“我有太古玄舟,打不過可以跑啊!而且……”他臉上的淡笑微微收斂,眉頭微凝:“而且就算我不跑,他要殺我,也沒那麼容易!我可不會允許自己……敗給曾經的手下敗將!”

    “……”茉莉懶得再回應他。她靜靜漂浮在天毒珠的空間,引導着整個世界濃郁到極點的淨化之力來淨化着靈魂之中最後的魔毒,過了少許,她忽然微微睜開眼眸,低聲的自言自語:“難道是某種輪迴禁術?”

    ………………………………

    回到蕭門,蕭烈的院裏依舊是滿院的歡聲笑語。短短不過幾個時辰的時間,蕭烈的臉色與精神狀態和之前已是判若兩人,這種失卻了二十多年又復得的欣喜,讓他一次又一次的老淚盈眶。

    “小澈!”雲澈剛從空中落下,蕭泠汐腳步匆匆的迎了過來,緊緊的抱住他的右手臂,彷彿生怕他又飛走了,馬上她又想起蕭烈和蕭雲他們還在,又連忙鬆開了一些,微垂的臉頰染上了一層嬌媚的紅霞……和以前一樣的親暱,但不同的,卻是心境。

    “澈兒,回來了。”看着自己從小撫養大的雲澈,蕭烈滿足而感激的微笑着。

    “大哥,那邊情況怎麼樣?又沒有探查清楚他們到底在做什麼?”蕭雲向前問道。和之前相比,他的眉宇間透着數倍的急切。因爲那時,流雲城對他而言是個與他有關,但卻陌生的存在,而如今,在自己出生的地方,與自己的至親相認,對於流雲城,他已經開了有了一種扎於心間的歸屬感。

    雲澈搖了搖頭:“神凰軍的確在執行着什麼祕密的任務,但他們的保密措施做的很極致,我即使動用了玄罡攝魂都沒有查到結果。”

    “玄罡攝魂都不行?”天下第七一臉的驚訝。在妖皇城,還無人不知玄罡攝魂的霸道。但若連玄罡攝魂都不能,那事情就太不尋常了。

    “嗯,”雲澈慎重的點頭:“所以這件事,要比我們預想的還要嚴重。無論如何,都必須探查清楚。”

    雲澈一邊說着,看向天下第七的目光忽然變得有些怪異起來,他目光的變化讓天下第七疑惑的低頭看了看自己:“雲大哥,我身上……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你爲什麼這樣看我?”

    “把你的手伸出來。”雲澈忽然嚴肅的說道。

    “啊?哦。”雲澈的樣子,讓天下第七一下子緊張起來,連忙把自己的右手伸出,她身邊的蕭雲比她還要緊張:“大哥,七妹她……怎麼了?”

    雲澈沒有答話,伸出手指捏在了天下第七的手腕上,停留三息後,他收回手指,緩緩的吐了一口氣,慢吞吞的道:“蕭雲,七妹,我接下來的話……你們要有所心理準備。”

    雲澈的表情、語氣,還有他吐氣的動作都讓蕭雲和天下七妹屏住呼吸,心臟收縮,大氣都不敢喘。蕭雲有些結巴的道:“七妹的身體,難道……難道有什麼問題?”

    雲澈的醫術,他們可是知道的足夠清楚……絕不是鬧着玩的。

    “有,而且很嚴重。”雲澈伸出兩根手指,分別指向心臟都快嚇停的兩人:“七妹……已經有了身孕,也就是說,你們馬上就要做爹孃了!”

    “……啊!”蕭雲和天下第七懵在那裏,然後同時發出一聲驚呼。

    “真……真……真的嗎?”蕭雲一手抓着天下第七,一手抓着雲澈,激動的滿臉通紅。

    “啊……我……我……”天下第七的手下意識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位置,臉罩紅霞,在驚愕和本能的惶恐喜悅下幾乎語無倫次。

    “當然是真的,我可是神醫,難道連這種事都會弄錯?”雲澈眼神怪異的看着他們:“你們兩個效率也太高了點吧,這才成親多久?居然就搞出人命來!你們該不會成親之前就……”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蕭雲慌不迭的擺手。

    “天啊!”蕭泠汐一陣驚呼:“老爹,你聽到了嗎!小七她有身孕了!你馬上就要做曾祖父了!”

    雲澈的聲音那麼大,蕭烈又怎麼會沒有聽到。他的手臂舉在半空,全身微顫,激動、喜悅的幾乎無法言語。雲澈快步走到他的身邊,大聲道:“爺爺,再過幾個月,你可就要榮升爲曾爺爺了!嘿嘿,你看,蕭雲不但一根頭髮不少的回來了,帶回一個這麼好的孫媳婦還不算,連曾孫兒都給您帶回來了。”

    “好……真好……”蕭烈顫聲點着頭,眼裏閃動着喜悅的淚光,這時,一陣微涼的風吹過,蕭烈眉角一緊,連忙道:“雲兒,快帶小七回屋,外面風涼,可千萬別傷了胎氣。”

    “哈哈!”雲澈笑了起來:“爺爺,你放一萬個心好了,七妹雖然年齡很小,但她的玄力可是霸玄境,就連天劍山莊的莊主凌月楓,都不是她的對手。而且七妹修煉的玄功無比純淨,她腹中的胎兒有這麼強大又純淨的玄力保護,就算想出事都難。”

    “倒是爺爺你,我才離開三年,你的身體就變得這麼差,要是再不好好調養,到時候可能連曾孫兒都抱不動了。”

    “哈哈哈哈,”蕭烈大笑一聲,手扶着椅子,緩慢但剛直的站了起來:“我這骨頭還硬的很,再活幾十年,看到這小娃娃長大,再生小娃娃都沒問題。”

    “老爹……”看着蕭烈一下子旺盛了不知多少倍的中氣和精神,蕭泠汐由衷的喜悅着。她相信,這樣的狀態之下,蕭烈的身體一定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過來。

    天下第七有了身孕的消息讓這一家人陷入了沸騰般的喜悅之中,待這股喜悅之情總算稍稍冷卻下來後,雲澈終於找到機會說出他一直想要說的話:“爺爺,小姑媽,蕭雲和七妹這段時間就暫住流雲城,由你們照顧了。雖然纔剛剛回來……但接下來我要去一個必須去的地方,所以又要離開你們一段時間了。”

    “你要去哪?”蕭泠汐的神情變得緊張,她一下子抓緊雲澈的手:“你纔剛剛回來,怎麼又要走?是不是……是不是又要做什麼危險的事?”

    “我要去一趟神凰國,今天黃昏之前就走。”雲澈反握住蕭泠汐的小手,輕鬆的笑道:“不過完全沒有什麼危險,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到時候,小姑媽想要我陪多久我就陪多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