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凰國?爲什麼要去那裏!”蕭泠汐的神情變得更加焦急,因爲對於現在所有的蒼風國民來說,這是一個噩夢般的名字,她緊緊的抓着雲澈的手:“三年前,你就是在神凰國出的事,怎麼能……怎麼能……”

    “放心好了,”雲澈自信滿滿的道:“三年前讓我出事的可不是神凰帝國,相反,三年前的我,神凰帝國都不能將我奈何,現在就更沒有可能。”

    “不行……總之就是不行!我絕不要你再做任何危險的事!”蕭泠汐堅決的搖頭,求助的目光看向蕭烈:“老爹,你快阻止小澈,他又要出去做危險的事了。”

    蕭烈直視着雲澈,隨着他心態的變化,他的眼眸,也比之之前清明瞭太多,他緩聲道:“澈兒,你如此急切的要去神凰帝國,是要讓他們退兵嗎?”

    “是!”雲澈點頭:“於小,我是蒼風國的子民,於大,我是蒼風皇室的駙馬,故土被踐踏,父皇遭到毒手,無論如何,我都不能沉默。神凰國在我蒼風一日,我蒼風便多一日之災,所以我必須在最早的時間內去往神凰,城東的二十萬神凰軍也處處透着詭異,若不能及早查清,我更是難以安心。”

    蕭烈緩緩的點頭,然後淡淡的微笑:“無論如何,都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就算是爲了我和泠汐……千萬不要再把自己置於險地。”

    “嗯!”雲澈用力的點頭:“我一定會的。”

    蕭泠汐頓時急了起來:“老爹,你……”

    “泠汐,我們阻止不了他的。”蕭烈呵呵一笑,悵然道:“澈兒已經完全的長大了,他如今所能接觸的世界,比我們用眼睛所能看到的還要大上太多。何況,他這次不是爲了自己的恩怨,而是爲了整個蒼風國。若是真的能解救無數的蒼風同胞於水火,我們唯有引以爲傲,又哪有阻止的理由呢。”

    “老爹……”蕭烈的言語,讓蕭泠汐的堅決融化成軟弱,她垂下螓首,輕咬嘴脣:“可是,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五年前的天劍山莊……三年前的太古玄舟……兩次失而復得的背後,卻是兩次沉重到讓她崩潰的打擊。這些年心境的一次次變化,也讓她越來越清楚對自己而言什麼是心底深處最重要的存在,如今和他再次相聚,她只求他能一直安好,再無風險磨難,其他的……都可以不重要。

    “小姑媽,你放心好了。”雲澈輕輕的安慰道:“三年前,我已經對你失言了一次,讓你爲我傷心了整整三年。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對小姑媽失言了……最多一個月的時間,我就會回來,而且這次雖然是去的神凰國,但一定不會有什麼實質的風險。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問蕭雲。”

    “對對對對!”蕭雲當然是一個勁的點頭:“大哥現在超級厲害,無論去哪裏,就算想有危險都很難。而且,大哥有一艘很神奇的玄舟,可以瞬間穿梭空間,就算真的有什麼危險,大哥也可以馬上逃走,誰都不可能追上的。所以,我對大哥是完全放心的,小姑媽也真的可以放心的。”

    蕭雲並不是在刻意幫着雲澈安慰蕭泠汐,而是一種從心底對雲澈的崇拜與信任……畢竟,他可是讓籠罩整個幻妖界的明王勢力一敗塗地,拯救了妖皇族的人。明王的心機、勢力、野心何其可怕,幾乎就差一點就取代妖皇族霸統幻妖界,卻因雲澈而功虧一簣,滅族收場。還有在幻妖界都威名赫赫的日月神宮,氣勢洶洶而來,卻被雲澈給耍的團團轉,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逃離……

    再加上可以穿梭空間的太古玄舟……雖然雲澈的實力並非頂尖之強,但蕭雲很堅定的相信,這個世上,想要取他的性命,絕對要比殺一個巔峯帝君都難。需要擔心的,反而是他所針對,或者與他爲敵的人。

    “……”蕭泠汐嘴脣咬的更緊,抓着雲澈的手始終不願鬆開,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擡起臉頰,一雙明眸看着雲澈:“那你……可以明天你再走嗎?你纔剛回來,我都沒來得及好好看看你……對了,蕭雲和小七明天要去後山祭拜父親,你剛好可以帶他們一起去,所以今天先不要走,好嗎?”

    這樣的軟語相求,雲澈又怎麼可能拒絕的了,他輕輕點頭:“好,那我明天再走……嗯,已經好多年沒吃到小姑媽做的飯了。”

    “嗯……”蕭泠汐淺淺的微笑,她靜靜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孔,眼神、和笑意都變得迷離癡癡。

    蕭烈的眸光一直都停留在蕭泠汐的身上,看着蕭泠汐此時的樣子,還有她看着雲澈的眼神,眉頭輕輕的蹙了蹙,隨之馬上又舒展開來,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

    夜幕降下,一桌豐盛的晚餐,其樂融融。一向食難下嚥的蕭烈整整吃了三大碗飯,臉上也愈加的紅潤,爽朗大笑的聲音,更是比這三年加起來還要多。或許,他從來都沒有敢奢望過自己還能和親生孫兒一起,在同一個桌上吃着團圓飯。

    晚餐過後,雲澈喊住蕭雲:“蕭雲,你跟我過來一下,我有件事需要單獨和你說。”

    蕭雲被雲澈一直拉到院外,看着雲澈滿臉鄭重的樣子,蕭雲有些緊張的道:“大哥,是什麼很重要的事嗎?”

    雲澈擡手敲了敲下巴,然後靠近一步,壓低聲音道:“其實,我今天下午所說的七妹有了身孕這件事……是假的。”

    蕭雲一愣,隨之整個人直接跳了起來:“什麼!假……假的!?”

    “噓!!小點聲!!”雲澈一把按住蕭雲的肩膀:“我那樣說,當然不是爲了騙你們玩,而是爲了爺爺!”

    “爺爺的身體狀況你也看到了!”雲澈的臉色變得肅重起來:“一個半生修玄的人,三年時間變成今天這樣,只因他長久以來都是心生死志!我聽一些蕭門的人說過,爺爺當年和奶奶感情極深,奶奶當年在生下小姑媽不久,就因爲蕭叔叔……也就是你父親的死而鬱鬱而終,爺爺若不是爲了撫養我和小姑媽,早就跟着一起去了。後來隨着我和小姑媽長大,爺爺的精神狀態就明顯越來越低迷,那個時候我用報仇,還有你還存活於世的希望來支撐他……結果三年前我死訊傳來,讓爺爺這三年徹底萌生死志,若不是因爲還有小姑媽在,說不定早就自我了斷了。”

    “現在我回來了,你也回來了,爺爺雖然很開心滿足。但即使如此,盤踞了三年的死志也很難根除,幾乎都形成了慣性,他期盼了這多年的心願一旦了了之後,了卻此生,去陪伴奶奶和兒子的心有可能會更重,所以,我不得不編造七妹已經有孕的事,來給爺爺巨大的驚喜和期盼。”

    聽着雲澈的話,蕭雲也快速的冷靜下來,他想了想,點着頭,滿臉擔憂的道:“大哥說的很有道理,可是,這種事,很容易就會被戳穿的。而且,欺騙七妹和爺爺,總歸……總歸不太好,他們明明那麼開心,如果知道是假的,一定會……會很傷心的。”

    “這一點,你就完全不需要擔心了。”雲澈神祕的一笑,然後伸出手來,手心之中是兩顆指甲大小的藥丸,一枚白色,一枚紅色:“拿着這兩顆藥,紅色的你自己吃,白色的給七妹,然後……七妹今晚之後就會有身孕了。”

    “啊?真……真的?”蕭雲張大嘴巴,伸手把雲澈手中的藥丸拿過,一把好奇的看着,驚訝萬分的道:“竟然還有這麼神奇的藥?真的……一定會成功嗎?”

    “霸皇丹我都能隨手練一大把,何況這種再簡單不過的夫妻用藥。”雲澈很隨意的道:“只要你家七妹今天不是姨媽期,就絕對不會有問題。”

    “嘿嘿,大哥的醫術,我當然一萬個不會懷疑,太好了。”蕭雲把紅白藥丸小心的握緊,然後一擡頭,疑問道:“大哥,你剛纔說的‘姨媽期’,是什麼意思?”

    “……”雲澈快速回想了一下天下第七今天的面色和隨手試的脈象,道:“這是醫道用語,你就不需要知道了,總之只要你和七妹把兩枚藥丸吃下,就一定沒問題。”

    “哦!我這就去!”蕭雲點頭,剛一擡腿,又收了回來,有些扭捏忐忑的道:“可是……可是我該怎麼和七妹說呢?如果和她說有身孕是假的,她可能會傷心生氣,但如果不說的話……又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這個藥丸的事……我從來沒有騙過七妹的,這個這個……”

    雲澈一翻白眼,一伸手,把蕭雲手中的白色藥丸抓了過去,原地跳起,大喊一聲:“七妹!”

    院裏的天下第七轉身:“雲大哥,什麼事?”

    雲澈一彈手指,那枚白色藥丸“嗖”的飛向天下第七:“你剛來天玄大陸,我怕水土不服對你腹中胎兒有影響,給你配了顆安胎藥,趕緊吃了吧。”

    天下第七伸手接過,看了一眼,想也不想就吃了下去,笑嘻嘻的道:“謝謝雲大哥。”

    在幻妖界,雲澈可是人人皆知,無病不醫的神醫。他的一顆藥萬金難求,她就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會懷疑雲澈配得藥。

    雲澈輕飄飄的落下,對蕭雲道:“好了,解決了。”

    蕭雲不好意思的傻笑了一下,然後自己連忙把紅色的藥丸給吃了。

    雲澈看着蕭雲,忽然說道:“城東那二十萬神凰軍的統領被我殺了,他們現在沒有統領,應該都不會妄動。明天我去神凰國後,無法預料會是什麼結果,那二十萬神凰軍的動向也無法預測,但絕不排除會有接到命令襲擊流雲城的可能……所以,這段時間,流雲城就要靠你和七妹保護了。而如果你不願意像我一樣手染鮮血的話,就第一時間帶着爺爺和小姑媽安全離開……或者,直接傳音給我,有太古玄舟,我可以隨時回來。”

    “大哥放心,無論如何,就算拼上性命,我也不會讓爺爺、小姑媽還有七妹有事的。”蕭雲斬釘截鐵的道。

    雲澈轉過身,看向南方,目光逐漸變得低沉下來:神凰帝國……鳳凰神宗!準備承受我的憤怒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