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凰神宗的總宗位於神凰城的中心偏西,而正中位置坐落的,是黑月商會。

    黑月商會的總會縱橫都足足有數十里,如此規模,堪比一個小城,若非親眼所見,任誰都難以相信這居然只是一個商會的駐地。

    黑月商會共高八層,每一層的高度都驚人無比,雖只八層,疊加之下卻是直頂蒼穹。最高處,一彎巨大的黑色殘月聳入雲霄之中。在這龐大神凰城的任何一個角落抬頭,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商會前方的巨大廣場上依然是人頭攢動,每天都有無數的玄者嘗試著想要進入其中,但能成功者,十中無一。那些能進入的,也十之**都只能進入前兩層。 一個一身黑色長身,面色冷峻,相貌毫不起眼的青年人來到了黑月廣場中心的七色玉台前,抬起頭來,看向前方高聳入雲,遍體反射著純凈玉石光華的高大建築,這雖只是一個商會,但一磚一瓦,卻要比之蒼風皇室都奢華的多。頂端的巨大黑月之上,一股磅礴恢弘之極的氣勢籠罩而下,讓人仰望之時,幾乎有一種要頂禮膜拜的衝動。

    「比鳳凰神宗還要悠長的歷史,雄厚到無法揣測的底蘊……希望不會讓我失望吧。」青年人低聲自言自語,走向了玉台前的玄陣之一,靠近之時,他的身上紫光泛起,然後在周圍人驚異無比的注視下,直接進入了玄陣之中。

    黑月商會的第一二層、三四層、五六層,每次進入,都需要轟擊一次玉台來獲得進入資格,但第七層卻和前六層不同,一旦獲得進入的資格,傳送玄陣便會將其氣息所記住,之後便可直接進入……除非黑月商會將其氣息印記抹去。

    因為相比於前六層,第七層,是全然不同的世界。能進入第七層的人,和不能進入第七層的人,對黑月商會而言是兩個世界的人。

    玄光散去,雲澈睜開了眼睛,看向前方,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園林,翠綠中點綴著各種色彩斑斕的奇花異草,還有棵棵大樹高高聳立,道道溪流縱橫其中,帶起不絕於耳的流水潺潺,讓人無法相信自己是進入了一個商會的內部,而是忽然走入了一個仙境之中。

    眼前,三個身著不同裙裳的美貌少女裊娜而至,婷婷行禮:「歡迎雲公子光臨黑月商會。紫先生已親自恭候,請隨奴家來。」

    雲澈此時處在易容狀態,聽著這三個少女對自己的稱呼,雲澈也並不詫異,畢竟,那個傳送玄陣很明顯能記憶進入者的氣息。他在臉上一抹,露出自己的真顏,微笑道:「那就勞煩三位妹妹了。」

    三個少女嫣然一笑,帶著雲澈穿過大片的翠林花叢,甚至還有一個小山群,來到了上次的雅緻庭院前,依然是那個長亭之下,坐著一個面色溫和帶笑的紫色老者。

    「你來了。」紫極緩緩起身,靜水般的眸光打量著眼前的年輕人,微微點頭,臉上露出著意味深長的笑容:「三年不見,風采更勝往昔何止十倍……唉,當真是後生可畏啊。」

    「晚輩雲澈,見過紫前輩,前輩謬讚了。」雲澈向前一步,抬手一拜。

    「呵呵,請坐吧。」紫極向自己的對面伸手,然後和雲澈同步坐下:「青塵,去重新泡一壺茶,要今晨新採的『醉紅塵』。」

    「是。」青色衣裙的少女盈盈一禮,飄然而去。另外兩個少女分列雲澈兩邊,螓首微垂,唇帶淺笑,姿態恭謹,一副任由雲澈差遣的樣子。

    「紫前輩似乎早就料到晚輩會來。」雲澈微笑著道。他在來這裡之前,就確信黑月商會必定已經知道了自己活著回來的消息……若是不知,他反而會失望。

    「老朽料到你會來,但未曾想如此之快。」紫極淡淡一笑,相比於三年前,他看著雲澈的目光,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以老朽所探得的訊息,你一個時辰前尚在流雲城。如今,卻已經出現在老朽身前。」

    黑月商會的情報網果然了得,觸角都伸到了流雲城……當然,也可能是神凰軍在那裡駐軍的關係。流雲城與神凰城相距極遠,當初他從較近的蒼風皇城出發,日夜兼程,都用了十數天的時間。而短短一個時辰,卻從流雲城到了神凰城……這的確是太過於驚世駭俗,縱然是天玄大陸最強大的玄舟都絕對無法做到。

    這一點,雲澈也自然不會想不到,但他沒想過要解釋,剛要一笑而過,卻聽紫極用一種極為景仰的音調道:「若換做他人如此,老朽怕是已經驚的魂不守舍,疑見鬼神,但尊師,可是在萬年前就叱吒寰宇的奪天老人,穿越太古玄舟的空間都輕而易舉,以尊師的遮天神通,流雲城與這裡的十萬里之遙,不過是彈指之距而已。」

    奪天……老人?尊師?

    什麼鬼!?

    雲澈的眼眸深處閃過一抹詫異,而這抹詫異落在紫極眼中,被自然而然的理解成另外的意思,他笑呵呵的道:「你不必驚訝,非是我黑月商會神通廣大到能探知尊師的存在,而是日月神宮並未將在冰極雪域得遇尊師一事保密,如今,皇極聖域、至尊海殿、天威劍域也都已知曉。」

    「『奪天老人』雖已銷聲匿跡萬年之久,但四大聖地都是始於萬年之前,先祖記憶代代傳承,從不丟失,因而當世依然有人知曉尊師之名。只是任誰都無法想到,萬年前無敵於世的玄界之尊,竟不是傳聞那般的破碎虛空,飛升入更高層面的世界,而是一直存於天玄大陸,俯視著茫茫眾生。聽聞尊師自成一世界,點火化帝君,怕是我們這些所謂的世間強者,在尊師眼中皆為草莽螻蟻。」

    紫極的聲音、神情之中沒有試探和虛假,唯有對強者深深的敬仰、忌憚和驚嘆。雲澈一臉平靜的聽他說著,內心卻是一片懵逼……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說……曾經還真有個叫「奪天」的人存在過?還是遠古超級**ss級別的人物?

    看紫極的樣子……這個意外的「巧合」非但沒造成破綻,反而更加坐實了他「強大師父」的存在!?

    「恩師已不過問凡間之事多年,從不願被人提起,還望紫前輩海涵。」雲澈很是平淡的一笑,心中卻是想到:我對這個什麼「奪天老人」完全一無所知,若是聊起來,搞不好就會露出破綻……看起來,有必要想辦法了解一下那個萬年前叫「奪天老人」的傢伙。

    「老朽對尊師唯有敬仰,絕無探究之意。」紫極誠懇的道。

    那個名為「青塵」的青衣少女緩緩走來,手中提著已泡好的新茶,尚未靠近,一股泌人心脾的茶香便已拂面而至,讓雲澈不自禁的輕嗅一口,道:「說起來,晚輩兩次拜訪,都頗為幸運,都是正值紫前輩清閑之時。以黑月商會之盛名,紫前輩平日里定是格外忙碌。」

    「呵呵呵,」紫極笑著搖頭:「並非如此。老朽在此,已是百多年,倒是從未有忙碌之時。天玄大陸能人異士無數,但有資格進入這第七層者,千萬中難有其一。算下來,這裡平均一個月方有一位貴客臨門,其他時間,皆為閑暇。」

    「一個月?」雲澈面露詫異,隨之道:「紫前輩玄力修為深不可測,見識之廣博更怕是無人能及,縱然到了四大聖地,也必將會有著極高的地位。若是如紫前輩所言的話……那對前輩之能,豈不是一種極為嚴重的荒廢?還有這第七層明明是居空樓閣,卻廣博無際,猶若仙境,單單這造價,估計還要遠勝六國任何一國的皇城,卻只用於一月僅有一次的待客?」

    「並不然。」紫極微微而笑,他拿過青衣少女手中的茶壺,親自斟滿雲澈身前的茶盞:「黑月商會能存世數千載,久盛不衰,自有成熟的生存之道。這第七層的客人之量,不及前六層之萬一,但這一層的造價和每年的維護耗費,卻比前六層加起來還要多上百倍有餘。那是因為……能進入前六層者,是我黑月商會的貴客,而有資格進入這裡者……卻是我黑月商會的命脈所依!」

    「相信以你的才智,定能明了老朽之言。」紫極平和的笑道。

    雲澈微微閉目,短暫沉吟后睜開眼睛,緩緩點頭:「原來如此。晚輩一向自認見識還算廣博,但兩次到來,如此仙境,又有紫前輩這等絕世高人親自接待,都頗有一種受寵若驚之感。如此,每次到來,都是一種承情,而能讓這天玄大陸幾乎所有至高強者、勢力都承情的,怕是也只有你們黑月商會了。」

    「呵呵,喝茶。」紫極微笑抬手,端起茶盞,淺酌一口,面露回味。

    雲澈端起茶盞,卻是一飲而盡,他晃了晃茶盞,笑著道:「紫前輩的茶,定是世間真品,只是晚輩一向不懂品茶,倒是暴殄天物了。」

    「再好的茶,能經你之手,那怕是被你灑掉,也是萬幸之至,又談何暴殄天物。」紫極笑著道。

    「晚輩可當不得前輩如此誇讚。」雲澈似笑非笑的道。他本是帶著煞氣來這神凰城,而到了這裡,短短不到半刻鐘,他的內心已是一片寧靜空明。眼前的紫極,他的氣息平和、古樸,海納百川……宛若一口萬年靜水無波的古井。

    「你若當不得,怕是這天玄大陸無人當的起了。」紫極他語氣依舊,卻轉向了另外一個有些突然的問道:「你此次到來,準備對鳳凰神宗如何呢?」

    雲澈的眼睛微眯,全身瞬間盪起一股煞氣,瞳眸里凝聚的殺機也毫無遮掩的呈現在紫極的面前:「前輩認為晚輩該如何呢?」

    周圍的空間在剎那間毫無預兆的變得森然,讓身側三個少女嬌軀同時一個寒顫。紫極依舊是一臉平和的淡笑,神情沒有因雲澈的氣息有絲毫的變化:「老朽只待看結果。」

    「那前輩認為結果會是如何?」

    紫極緩緩搖頭:「無法預料。三年前老朽與你初見之時,雖驚訝於你的天資和遠超年齡的氣勢與城府,但直至你離開,老朽始終認為,你若去到鳳凰神宗,會有九成以上把握葬身在那裡,剩下一成,縱然留得性命,也絕不可能如你所願。因為我了解鳳凰神宗,遠甚於了解你。」

    「老朽自從停留在此地,百年來所見無一不是人傑,自認看人、看事從未走過眼。但,惟獨在你的身上,老朽萬萬沒有猜到結局。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以地玄境界的玄力,卻在鳳凰神宗的領地中,讓鳳凰神宗一敗塗地卻又無力反制。這些年來,讓我完全看走眼的,你是唯一一人。」

    「鳳凰神宗屹立五千年,其底蘊之深厚,縱然是四大聖地都難以捉摸。你如今雖然實力遠勝三年前,但若你不依仗尊師之能,以一人之力去正面對抗……若是初次與你相見,我唯一想到的,唯有『以卵擊石』。但如今……」紫極緩緩搖頭,似是自嘲的道:「卻已是不敢妄下斷言。你我明明只有三尺之距,卻似隔萬丈之遙,呵呵,全然無法看透啊。」

    站在雲澈兩側的少女同時粉唇大張,努力保持著甜美微笑的臉怎麼都無法掩飾那抹深深的驚訝。她們最為清楚紫先生是何等的身份,第一次聽他說出這樣的話……還是對一個年輕如此之輕的人。

    「哼,區區鳳凰神宗,還沒資格讓我師父出手。」雲澈眉角凝起,聲音中殺意凜然:「我也不會把他們怎麼樣。只是要把他們欠的債……至少十倍的討還回來!」

    「說起來……」雲澈忽然話鋒一轉:「我聽聞,三年前,在太古玄舟消失之後,鳳凰神宗的鳳神現身過?」

    三年前鳳神現身,這在日月神宮夜紫義的記憶里出現過,在鳳虎威的記憶中同樣也有……甚至他還是親眼所見!鳳神不但出現,而且遮天的力量威壓讓四大聖地的人都噤若寒蟬,更是當眾毫無留情的懲戒了夜星寒。

    但……鳳神明明已經消逝了才對!

    「不錯。」紫極微微點頭:「三年前,早有鳳神壽元已至,已然消逝的傳聞。後來得知,因鳳神消逝,讓鳳凰神宗失去最大靠山,一旦暴露,可能面臨滅頂之難,所以鳳凰神宗大長老鳳非煙暗中向日月神宮投誠,並告知了鳳神已逝之事。然而,三年前鳳神降臨,神凰城人人親見,已證明它的『消逝』不過是試探。試探的,自然是鳳非煙這等心懷叵測之人。」

    「原來如此。」雲澈微微皺眉,心中依然滿是疑竇。鳳神已逝,這是鳳雪児親口告訴他的,以鳳雪児的心靈,絕對不可能說謊。而且鳳雪児身上繼承了鳳神的全部源力、魂力甚至記憶……如此,鳳神又怎麼可能還活著!

    「不用懷疑,那個鳳神之靈早就已經死了。」茉莉忽然冷不丁的道。

    雲澈一怔:「那三年前出現的那個……」

    「哼,不過是帶有些許源力的靈魂碎片而已。」茉莉淡淡的道:「留下帶有力量的靈魂碎片,這種事凡人無法做到,也不會想到,但鳳凰神靈是鳳凰靈魂的分離體,要做到輕而易舉!它在把所有魂力和源力傳承給鳳雪児之後,大概是為了防止鳳非煙這種人的出現,刻意分離出了一小部分,依附在鳳雪児的身體之中,不過這分離出來的靈魂碎片無法長久存在,現在應該徹徹底底的散了。若說它還活著……絕無可能!」

    「……這樣啊。」雲澈大致瞭然。

    「紫先生,這三年間,鳳凰神宗的雪公主……你可有她的什麼消息?」雲澈問道。

    紫極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目光帶著一種莫名的深意,隨之淡淡一笑,道:「三年前,在離開太古玄舟之後,鳳神現身之前,雪公主便昏迷不醒……此後,一直處在昏睡之中,整整三年,無論如何都無法喚醒。」

    「什麼?」雲澈臉色猛然的一動:「昏睡三年?整整三年?」

    「沒錯。若我所得消息無錯的人,直到前日,雪公主才醒過來。」

    「……」雲澈頓時心起漣漪。在鳳虎威的記憶里,他沒有找到關於鳳雪児這三年的事。這兩天,他一直在想,在疑惑,以鳳雪児的心靈,和她對自己的一片純心,神凰國入侵蒼風國,她一定會阻止才對!而鳳橫空對她又是疼愛至極,千依百順……蒼風國不應該陷入這樣的慘境。

    原來……她竟然一直都在昏睡之中,整整三年。

    雲澈微吸一口氣,問道:「那紫先生可知雪公主為什麼會忽然昏睡這麼久?應該不會因為受傷吧?」

    「這一點,我也只是猜測。」紫極徐徐的道:「雪公主昏迷之後,全身赤炎環繞,經久不滅,三丈之內,無人可近身。而她昏睡三年之地,是三年前現身的鳳神所帶去,因而,應該是鳳神在以鳳凰炎淬鍊她的軀體,或者在賜予她更強的鳳凰炎力,助她從半步帝君成就帝君之境……大致是這樣吧。如今雪公主已蘇醒,你若是掛心,大可以當面去詢問她,呵呵呵。」

    紫極笑的很是意味深長。

    也難怪,當年雲澈會「葬身」太古玄舟的原因,天玄大陸都幾乎是人人皆知,紫極又怎麼會不知道……身為黑月商會的核心人物,他只會比他人知道的更多。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