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不再說話,緩步走了回去,重新坐到了紫極的面前。

    “楚月嬋一事,老朽的確是甚感……”

    “不必說了。”雲澈一擡手,他臉色雖然已是一片平靜,但眉頭依然稍微收緊着:“我委託你們黑月商會尋找楚月嬋一事,現在撤銷!至於酬金,我也沒必要支付了。你們不需要再告訴我你們得到的所謂‘結果’!”

    “之前有污你們黑月商會的話,我收回……但有一句話,我有必要再說一次……”雲澈語氣無比堅決的道:“你們找不到她,只能說明你們情報能力不過如此!她沒有死……絕對沒有!!”

    小仙女,你一定不會有事的。我們的孩子……現在也已經四歲了……你們現在一定在一個很隱祕、很安全的地方安靜的生活着……如果他是一個男孩,他一定已經開會學會怎樣保護你……如果她是一個女孩,一定和你一樣美麗……

    在找到你們之前……就算是天王老子說你們已經不在人世,我也絕不相信!

    “呵呵,老朽只能希望一切,皆會如你所願。”紫極淡淡一笑:“如此結果,老朽也是甚爲慚愧。爲表歉疚,老朽便免費告知一個在尋找楚月嬋之時所探知到的消息……而此事,和楚月嬋有關,你定然會感興趣。”

    “和她有關?”果不其然,雲澈的目光猛的一凝:“請紫前輩告知。”

    紫極輕飲一口茶,徐徐道:“當年,你從天劍山莊的御劍臺下生還脫離後得知楚月嬋之事時,可曾疑惑過,爲何此事竟然會鬧得天下皆知?”

    紫極的話,讓雲澈的臉色頓時微變,他沉聲道:“當然疑惑過!以紫前輩的見聞,應該知道冰雲仙宮在蒼風國是怎樣的威望與地位。蒼風國人皆知冰雲女子都是終生清冷玉潔,不染凡塵,楚月嬋還是是冰雲仙宮的冰雲七仙之首,她忽然有孕在身的事若是傳出,必定會對冰雲仙宮的聲名造成極大的衝擊。所以,得知此事,冰雲仙宮必定會全力封鎖消息,絕不容許此事傳出。天劍莊主凌月楓曾經苦戀楚月嬋……而就算沒有過這回事,他也不會不明白其中的厲害關係,也一定會馬上封鎖消息,不會讓此事被更多的人知道。但我重見天日後,看到的結果卻是所有人都清楚的知曉此事。”

    “當年我雖然爲此疑惑過,但也並沒有去刻意的深究。因爲就算馬上封鎖消息,也無法確保一定萬無一失……紫前輩,你要告訴我的事……”雲澈的臉色逐漸沉下:“難道這件事,是有人刻意散播出去的?”

    從之前雲澈對“楚月嬋已死”的反應,紫極已然可以預料到自己告訴他這件事的後果,他微微點頭:“沒錯。這件事,的確不是消息封鎖的疏漏,而是被人刻意散播出去……而將此事傳出,並推波助瀾的,便是你剛纔提到的天劍山莊莊主凌月楓之妻……軒轅玉鳳。”

    雲澈猛的站起,微縮的瞳孔瞬間升騰起冰冷的怒意與殺意。

    當年,正是因爲楚月嬋有了身孕一事被世人皆知,爲了冰雲仙宮的門規與清譽,宮煜仙不得不將楚月嬋逐出……更嚴重點甚至可以賜死。而,如果此事不被外人所知,楚月嬋回到冰雲仙宮後,會受怒斥,會受責罰,但至少不會被逐出冰雲仙宮……甚至在楚月嬋的堅持之下,腹中胎兒都可保下。斷然之不至於帶着腹中胎兒孤身流離在外……至今毫無音訊……

    原來,這一切竟然有罪魁禍首!

    過了好一會兒,雲澈才緩緩的坐下,半睜的瞳眸裏,蕩動着近乎漆黑的陰霾。

    一直等他身上的煞氣被緩緩壓下,紫極才淡淡的問道:“看你的樣子,似乎並沒有太過詫異。”

    “……凌月楓當年苦戀楚月嬋,而且持續整整十年之久,爲了見她一面甚至不惜放棄尊嚴,卻最終都未能如願。”雲澈似乎已經平靜下來:“這件事,蒼風玄界可以說每個人都聽聞過,軒轅玉鳳身爲凌月楓之妻,沒有不知道的理由。女人善妒,實力或者背景越是強大的女人越是如此。對於楚月嬋,她自然懷有妒意。更有可能,當年楚月嬋因蒼風排位戰而身處天劍山莊那些天,凌月楓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讓軒轅玉鳳看出他對楚月嬋心意未絕,因而更生嫉恨,所以在知道了楚月嬋懷有身孕一事後……”雲澈的聲音再次殺氣森森:“做了這種下作的事!”

    “呵呵,我所知曉的緣由,確是與你所猜測的相差無幾。”紫極很是平淡的笑了笑,繼續說道:“從你過往的經歷來看,你是個有恩必還,有怨必報之人,你會如何處理此事,我自不方便過問……不過,軒轅玉鳳此人,你可瞭解嗎?”

    雲澈平靜的道:“我聽聞,她原本是屬於天威劍域的人……尤其是她的姓氏!‘軒轅’此姓,只存在於天威劍域。”

    “‘軒轅’一姓,目前的確只存於天威劍域,不過天威劍域的人,卻並非都是以‘軒轅’爲姓氏。”紫極緩緩的道,他的這句話,雲澈自然知曉,因爲他所知道的凌坤,就不是以“軒轅”爲姓:“相反,以‘軒轅’爲姓者很是稀少,整個天威劍域,即使包含軒轅玉鳳在內,也堪堪只有三十人而已。”

    “而天威劍域的劍主軒轅問天……以及歷代的劍主,都是以軒轅爲姓!”

    “天威劍域的始祖……也是複姓軒轅!”

    “難道說,以軒轅爲姓的人……是天威劍域的始祖一脈?”雲澈皺眉問道。

    “不錯。”紫極頷首,他變得深重起來的目光在給予着雲澈警示:“軒轅玉鳳的父親,是天威劍域排位第九的長老——軒轅絕。天威劍域以劍爲尊,若有足夠的劍之造詣,便有進入天威劍域的可能。但後人若是天資低劣,便會被驅逐……天劍山莊的始祖便是如此。而‘軒轅’一脈卻是絕不相同,作爲始祖一脈,他們是天威劍域地位最高,最爲尊貴的存在,就算是個徹頭徹尾的廢人,也永遠不可能被驅逐,反而會享受着天威劍域最頂級的待遇和資源。”

    在當初聽秦無傷說起軒轅玉鳳與天威劍域的劍主軒轅問天是同姓時,雲澈便知道軒轅玉鳳的身份絕不簡單,但沒想到竟是不簡單到如此程度。紫極的話無疑是在告訴他,若是動軒轅玉鳳……那無疑是在招惹天威劍域最核心的始祖一脈!

    “因天劍山莊的始祖是出自天威劍域,天劍山莊千年來一直都在竭力想與天威劍域重建聯繫……哪怕只是絲微的聯繫,也是爲自己尋到了一個巨大的靠山。天劍山莊在蒼風國雖然無人可及,但斷然不會被天威劍域放在眼裏,但後來,爲了在蒼風國有一個可以探聽消息的觸角,天威劍域便不再拒絕天劍山莊的供奉,偶爾還會有所反饋,如此,自然讓天劍山莊欣喜若狂。此後,每年的供奉更是挖空心思,絕不中斷。”

    “天威劍域此舉,本只是單純的利用天劍山莊爲蒼風國的‘觸角’,然而誰都沒有想到的是……在三十年前,凌天逆帶着凌月楓前往天威劍域供奉獻禮時,軒轅絕的獨女軒轅玉鳳竟對凌月楓一見癡情。”

    “軒轅絕雖已一千七百多歲,但其女軒轅玉鳳當時卻只有不到雙十之齡,正是情竇初開之時,聽聞凌月楓年輕時俊雅無雙,英姿不凡,軒轅玉鳳會中意於他,倒也並不驚奇。但軒轅玉鳳身爲天威劍域始祖一脈,身份何其尊貴,而凌月楓不過是一個棄徒的後人,兩人身份可謂天壤之別,軒轅絕自然絕不同意此事……但那軒轅玉鳳性情卻是無比剛烈,先是以死相脅,後不惜自廢玄功,永離天威劍域。”

    “呵,那還真是個癡情之人。”雲澈一聲冷笑:“搭上這樣一個天威始祖的後人,天劍山莊的這尊大靠山可就死死抓住了,就算那軒轅玉鳳醜如母豬,凌天逆和凌月楓也絕對不會拒絕……軒轅玉鳳如此剛烈決絕,估計少不了凌月楓一大堆的承諾蜜語海誓山盟啊!”

    “呵呵呵呵,”紫極淡淡而笑,他的表情明顯是在認可着雲澈的話:“那之後,軒轅絕憤怒之下,宣佈斷絕與軒轅玉鳳的父女關係,並將她和凌月楓一起轟出天威劍域,並稱永世不再相見。”

    “呵,看來他雖然名爲軒轅絕,但也沒對自己的女兒絕情到底,否則,早就出手把凌月楓給殺了。”雲澈依然冷笑。

    “畢竟,軒轅玉鳳是他唯一的女兒。”紫極繼續道:“後來事情漸過,怒氣漸消,軒轅玉鳳和凌月楓成婚後又先後有了兩個兒子,軒轅絕也是不得不接受凌月楓這個女婿了。幾年前,軒轅玉鳳帶着兩個兒子,以及凌月楓一起重回了天威劍域……聽聞軒轅絕對軒轅玉鳳的兩個兒子,尤其是小兒子凌傑甚爲喜愛,還主動提出要親自教導他。天劍山莊的靠山,也自然是倚的越來越穩固了。”

    “你若無法放下此事,想要懲戒軒轅玉鳳……萬萬要三思慎行。”紫極目光幽遠深邃,以長者之姿。平和的勸導着顯然無比在意此事的雲澈。

    “……”雲澈放在石桌上的手掌微微收攏,相比於軒轅玉鳳的身份,他更在意的……是她畢竟是凌傑的生母!

    “紫前輩想讓我知道的,我已經知曉的差不多了。”雲澈擡頭看向紫極,平靜的近乎淡漠:“我的確是個有仇必報的人,軒轅玉鳳這件事,我雖然遲了這麼多年才知道,但絕不會善罷甘休,該討的賬,一分都不會少。對於紫前輩免費告知我此事,我甚爲感激,但,請紫前輩千萬要記住一件事……”

    “我這個人,極其討厭被人算計和利用……無論是誰!”

    雲澈的目光,陡然凝實的如同化作兩支利箭,讓紫極的呼吸頓時出現了剎那的停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