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是『秘地』,不要說進入,就連知曉的人,普天之下,都少如鳳毛麟角……至少天玄七國,包括鳳凰神宗之內,都無一人知曉。而且,那個『秘地』之中,如今也並不會有什麼幽冥婆羅花。」

    紫極口中的「秘地」,連鳳凰神宗都不知曉,那自然是一個絕對非同尋常的存在。雲澈倒是沒想到,自己抱著渺茫的希望詢問幽冥婆羅花,居然引出一個聽上去無比神秘……甚至隱約有些詭異的「秘地」。

    看紫極的樣子,自己就算怎麼問,都定然不會說出來,雲澈眉頭鎖緊,但也沒再白費力氣的繼續追問,格外平靜的點頭道:「原來如此……既然是如此的『秘地』,那晚輩的確不該妄自打聽。」

    但,紫極之前那一番話,他牢牢的記在心裡。

    「那麼,三年前,晚輩委託找尋楚月嬋一事……紫前輩可有消息?」

    雲澈的話說的很平靜,但他在說話間不受控制收攏的五指,彰顯著他的內心絕沒有表面上那般平靜。三年的時間,找尋有著極為明顯外貌特徵的楚月嬋……他相信以黑月商會籠罩天玄的情報網,再怎麼,也會有消息才對。那怕只是痕迹也好。

    「唉……」但云澈剛說完,便聽到紫極一聲淡淡的嘆息聲,讓他的心頓時一沉。

    「三年前,在你委託我黑月尋找楚月嬋后不久,你便葬身太古玄舟,那時,所有人都以為你必死無疑,因而,找尋楚月嬋一事,黑月便沒有再繼續下去。半年之後,皇極聖域古蒼真人忽然到來,委託我尋找楚月嬋……尋找楚月嬋是次要,但她的身邊,極有可能有你的後人。因他的弟子夏元霸對你之死心盈怒恨,久久不散,始終在這種心境下修鍊,極易走火入魔,古蒼在了解你的所有過往後,希望能找到你的後人,以化解夏元霸心中怒怨。因而,我便親自調動黑月情報網,尋找楚月嬋所在,而且搜尋範圍直接涵蓋天玄七國。」

    「結果呢?找到沒有!」雲澈屏著氣道。

    紫極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與古蒼真人數百年好友,受他數次恩惠,他第一次親口委我一事,我自然不遺餘力。但,動用黑月全部情報力量,涵蓋包括神凰在內的天玄七國,整整十個月之久,卻是毫無所獲。因而,最大的可能……是她已經死了。」

    「你說什麼!!」雲澈猛然站起,隨著一聲爆響,他手掌下方的石桌崩裂出一道一尺多長的裂痕,他原本平靜的臉色變得一片猙獰,雙目赤紅似血:「你說她……死了!?」

    「黑月商會的情報之力有多強,我比你清楚的太多。楚月嬋本該是個極易找尋的人,卻無論如何都尋不到一絲痕迹……唉,這的確是最壞,卻也是最可能,甚至唯一可能的結果。」紫極嘆息一聲道。

    「你胡說!!」雲澈眼瞳放大,猛然伸手,死死的抓住了紫極的衣領,一把將他從石椅上拽著站了起來:「你說她死了!?你憑什麼說她死了!?你知道楚月嬋她是誰嗎!她是我雲澈的女人,是冰雲七仙之首,是蒼風國最漂亮的仙女!無論是誰看到她,都一輩子不會忘!她雖然自廢了玄功,但她玄力還在,在蒼風國,還沒有誰能殺了她!!你憑什麼說她死了!」

    「雲……雲公子!」雲澈的舉動,讓三名綵衣少女花容失色。紫極是何等身份,就連鳳橫空見到他,都要慌不迭的行晚輩禮,何曾有人敢如此粗暴的揪起他的衣領……還是在黑月商會的地盤上。

    紫極活了近千載,連敢對他大聲說話的人都找不出幾個,從未有人敢對他如此。但臉色卻是依舊平靜,絲毫沒有怒色,相反,他在短暫詫異之後,心中竟多了一分感嘆和讚賞……一個玄者的玄道造詣越高,情感便越會高傲與淡泊,尤其是對於女人,不要說傲視天下的霸皇與帝君,即使是稱霸一方的王座,都只會視為想要多少有多少的玩物,縱然對一個女人格外珍視,卻也絕不能和玄道修行相比。

    但眼前這個目光深邃,讓他近在咫尺都難以看透,難以捉摸的青年人,卻因為一個女子的死訊,而情緒如此失控。

    「以楚月嬋的玄力,在蒼風國的確難以遇到對手。但,黑月開始尋找楚月嬋時,神凰已入侵蒼風數月之久,蒼風國早已大亂一片,災難四起,亡者不計其數。每一支神凰隊伍,都有高階王座甚至霸皇,楚月嬋絕非敵手,若是遭遇神凰軍,連逃走之力都難有。黑月找尋如此之久都毫無所獲,所有分會所能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在那幾個月間……」

    「你閉嘴!!」

    轟!!

    石桌轟然炸裂,紫極也被推開數步,雲澈雙拳緊攥,全身發抖,一雙眼睛,赤紅如喋血的惡狼,他手指紫極,咆哮道:「好一個黑月商會!明明是自己無能,找不到我的小仙女,卻信口雌黃,還詛咒她已經死了……我告訴你,就算你們黑月商會的人全部死絕了,她也不會少一根頭髮!!」

    「嗄……」雲澈口中發出一聲粗重的喘息,聲音陡然低沉了下來:「什麼狗屁黑月商會,一群沽名無能之輩,還妄稱數千年底蘊,卻連一個人都找不到……簡直浪費我的時間和感情!!」

    怒罵聲中,雲澈憤而甩手,轉身離去。

    自黑月商會名震天玄至今,已是數千年。這數千年間,從未有人敢在黑月商會的地盤上撒野,也從未有人敢對黑月商會的人不敬。相反,越是層面高的人,對黑月商會反而越是敬畏。

    而像雲澈這般在黑月商會……還是總會……還是總會第七層,對著紫極破口大罵的人,他絕對是有史以來第一人。

    紫極的眉頭動了動,微微收緊少許后,又隨之舒展開來,依然沒有生氣,而是淡淡的苦笑一聲,然後向那三個已經被驚的不知所謂的少女道:「唉,去把他拉回來吧。」

    三名少女同時一怔,隨之先後飛身而起,如三隻穿花蝴蝶般追到了雲澈的身側,一人擋在雲澈的身前,另外兩人一人拉住雲澈的一隻手臂:「雲公子,請你息怒。紫先生只是如實告知所探知的結果,絕對沒有詛咒之意……或許,的確是情報網有所疏漏。我們三姐妹代黑月商會向雲公子賠禮了,只求雲公子息怒。」

    雲澈再往前一步,就能直接撞到青衣少女的胸脯上。他停在了那裡,抬起頭來,閉上眼睛,胸口連續數個劇烈的起伏,然後總算一點點的平靜下來……自己在這黑月總會大罵一番,言語間還不乏侮辱,若換做他人,就憑羞辱黑月商會,估計十條命都死在這裡了,自己卻得到了如此「優待」,他很清楚,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那個並不存在的「神秘師父」。

    他轉過身,面向紫極,神色已經平靜如初:「紫前輩,晚輩情緒一時難以自控,言行不遜,還望海涵。」

    「無需介懷。」紫極搖頭微笑,手臂一抬,他的前方,被雲澈轟碎的石桌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張一模一樣的完整石桌:「若不嫌棄,再陪老朽飲上幾盞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