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樣的氣息,已足以讓紫極知道這些丹藥究竟是什麼,但他在長久的驚愕之後,依然不敢相信的拿起一顆,手掌一顫,再拿起一顆,手掌再顫,第三顆,第四顆……

    一共是三十三顆暗紅色的丹藥……全部和雲澈拿出的第一顆一模一樣!

    而且這些丹藥的成色全部都是達到了最極致的十成色!

    這種效用,這等級別的丹藥,還是十成色!他剛纔笑呵呵說的那句“這等丹藥一顆便足以驚世”,絕對沒有半點的誇張。

    而云澈,竟是一手扔出了三十多顆……而且雲澈漫不經心的動作和神情,隨意的就像是扔出一把糖豆!

    紫極徹底的驚住了,心中猶如涌起了驚濤駭浪。

    對丹藥認知、判定的權威性,整個天玄大陸,可以說沒有人比得上紫極。然而看着擺在面前的三十三枚暗紅色丹藥,他竟有一種恍然夢中的感覺。過了好一會兒,他忽然想到了一個人,頓時驚聲道:“莫非,這些寶丹,都是尊師所煉製?”

    雲澈側目,完全沒有遲疑的點頭:“當然。”

    “原來……如此……”紫極總算稍稍釋懷,臉上佈滿了深深的敬仰和驚歎:“老朽方纔當真震驚不已……怪不得,原來是尊師所煉製。這世上,也唯有尊師這等超然塵世的至尊高人,纔有會有這般驚世之能。”

    傳聞只是傳聞,而親眼目睹、碰觸這三十多顆寶丹,他也以這種方式,親身領教了雲澈的“師父”已是強大到了何種境界。

    “哦對了,”雲澈隨口道:“剛纔委託你們黑月商會收集的那些材料,都是用來交給師父煉藥用的。嗯,就是這種……我準備讓師父幫我煉上三千顆。”

    “三……三……三千顆!!?”這個淡雅了數百年的老人,竟是狠狠的咬到了自己的舌頭。

    “嗯,”雲澈依然很是淡然的點了點頭,好整以暇的道:“晚輩現在已是冰雲仙宮的宮主,自然要對冰雲仙宮上下負責。冰雲仙宮在蒼風國雖然無人敢惹,但在天玄大陸範圍而言,卻依然太弱,不但被人欺凌到門上,太上宮主和先宮主還先後糟了毒手,所以晚輩不得不用一些非常的手段來提升所有冰雲弟子的實力了,以免在被某些卑劣的貨色欺凌。”

    “不過,也因爲她們玄力層次還太低,無法承受太高層次的藥力,恩師說暫時只能爲她們煉製這種低等的丹藥來提升實力,讓我沒事的時候也同樣可以吃着玩,順便還能拿來換玄幣紫晶之類……哦,倒是沒想到居然能換到多達二斤的紫脈神晶,嘖嘖!”

    紫極:“~!@#¥%……”

    “三千顆”……“低等的丹藥”……“沒事吃着玩”……紫極固守千年的認知被一瞬間摧毀的稀巴爛,全身的每一根神經都開始不受控制的抽搐起來。

    霸皇丹的藥力,他方纔仔仔細細的探識過了,他無比清楚的知道,若是三千顆……不,別說三千顆,就是三百顆這樣的丹藥流入四大聖地,到下一代,四大聖地的格局都將發生巨大的變化!而如果只被其中一個聖地得到,那麼,四大聖地的平衡將被徹徹底底的打破,擁有這些寶丹的聖地,將完完全全的碾壓其他三聖地,成爲會當凌絕頂的超然存在!

    而三千顆……

    這個恐怖到極點的數字,帶給紫極的是無與倫比的衝擊。

    而且看雲澈的描述……只要材料足夠,他的那個恐怖的師父,根本是想煉多少就有多少!而且他口中的這“一顆便足以驚世”的寶丹,在他那師父的手中還只是“低等丹藥”!!

    雲澈一直在直視着紫極,對他的反應無比之滿意,他微笑道:“不過,紫前輩請你放心,這些丹藥雖然對我而言再普通不過,但我還沒天真到不明白它對其他玄者……尤其是四大聖地這類強大宗門意味着什麼。所以,它們絕大多數,只會用於冰雲仙宮,至於用來交換紫脈神晶的……”

    雲澈緩緩伸出了三根手指:“只有三十顆!一顆都不會再多!因爲再珍貴的東西,太多的話,也就不好玩了。”

    紫極默默看着雲澈伸出的三根手指,過了許久,才幽幽吐了一口氣,緩緩的點頭:“關於尊師之傳聞,雖是來自日月神宮,但老朽依然只有七分相信,尚存三分懷疑……但如今,真是半點都懷疑不得了。尊師之境界,怕是已奪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機,已非我等凡人所能理解……蒼風國的冰雲仙宮本只是一個很小的女子宗門,但氣運齊天,有尊師相助,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成爲第五個聖地了。”

    “紫前輩太過言重了。我冰雲仙宮想要的只是足夠的自保之力,不被他人窺伺欺凌,從未想到成爲什麼聖地。而且‘聖地’二字,呵……”雲澈嘲諷一笑:“也不見得多麼神聖,說不定還骯髒的很,我冰雲仙宮還是永遠不要沾染爲妙。”

    “唉……”紫極不知爲什麼短短一嘆,然後平緩的道:“老朽方纔也在擔憂若是大量的這種寶丹流入天玄大陸,怕是會引發玄界天翻地覆般的震盪和變化,若是隻有…………三十顆,倒還好。”

    紫極的聲音之中出現了一段明顯的停頓,因爲這等寶丹,一顆就足以引發聖地震動,三十顆怎麼都不該用“只有”二字。

    “好。”雲澈當即點頭,然後手臂一揮,已將石桌上的三十三顆霸皇丹全部收回到天毒珠中:“在合適的時機,我自會再來紫前輩商討拍賣一事。至於這三十顆之外的……還請紫前輩代爲保密。”

    “呵呵,”紫極微笑:“你絕非是一個口無遮攔之人,方纔卻在老朽面前完全坦言……老朽活了一千多年,自然不是不知好歹之人。”

    “黑月商會以‘信’而屹立數千年,而紫前輩又是黑月商會的核心支柱,所以晚輩在紫前輩面前說話完全可以放心的‘口無遮攔’,全然不用擔心會泄露給他人。對了,還未詢問黑月委託拍賣的佣金是多少?”

    紫極剛要開口,忽而微微一頓,沉吟一會兒後,淡淡一笑,道:“黑月商會的拍賣佣金要遠比普通商會的高。但若是你能答應老朽一個請求,那麼拍賣三十枚寶丹的佣金,老朽可做主分文不取。”

    “哦?紫前輩所說的‘請求’是?”

    “很簡單。”紫極目光平靜中透着微微的灼熱:“將其中的十顆寶丹,賣予我黑月商會。價格,便依照老朽之前所判定。十顆寶丹,老朽會馬上給予你二十斤紫脈神晶!”

    紫脈神晶……二十斤!!

    這絕對是能讓一個強大的玄者都驚的背過氣去的天文數字。

    就算是皇極聖域、至尊海殿、日月神宮、天威劍域這四大聖地,要積累二十斤紫脈神晶,也要至少一兩百年,甚至兩三百年的時間。

    一顆霸皇丹可換兩斤紫脈神晶……這是紫極給出的猜斷,但在正式拍賣時,或許會低於兩斤,也有可能高於兩斤……而以紫脈神晶的珍貴程度,至少雲澈覺得低於兩斤的可能更高。而黑月商會直接以二十斤紫脈神晶換取十顆,不但可免除不菲的佣金,價格上也絕對不虧……而且以紫極之言,似乎還是當場就給予二十斤紫脈神晶。

    雲澈心中微起波瀾,但臉色平靜,並沒有馬上回答,他沉吟一番後,微微點頭:“可以。但,紫前輩也須答應晚輩一個要求。”

    “哦?”紫極擡眸看着他。

    “很簡單……”雲澈使用着和紫極方纔相同的語氣:“那就是告訴晚輩……一千三百年前出現幽冥婆羅花的地方在哪裏?”

    “這……”紫極錯愕,隨之直接搖頭:“非是老朽不願,那麼地方非同小可,實在無法告知於你啊。”

    “哦,既然如此,那晚輩也自然不好爲難紫前輩。”雲澈也沒有露出失望的神色:“那麼免佣金的事,紫前輩也就不必提了。貴商會就算要高達兩成的佣金,晚輩也是支付的起的。”

    “……”紫極默然,他張了張口,似是要勸說雲澈,但看着他一片平淡的臉色和深邃如黑洞的眼瞳,那些快速想好的勸說之言全部被他嚥了回去,最後化成一聲悠長的嘆息:“幽冥婆羅花至陰至邪至惡,是記載中最爲可怕之花,此花僅僅是靠近,便會被陰氣侵體,損傷魂魄,輕則久昏,重則變成活死人,若是玄力稍低,還會直接失命。除此之外,縱然以老朽之見聞,也從未聽說過此物有何用途。你爲何如此執着的想要尋覓此花。”

    “晚輩自有用途。”短暫停頓,雲澈又補充了一句:“而且是極爲重要的用途……我非找到一株不可!哪怕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紫極閉上了眼睛,久久不再說話。

    黑月商會第七層,頓時沉默了下去。

    “他在凝玄傳音。”茉莉忽然出聲。

    “嗯……”雲澈輕輕應聲:“難道,是傳給黑月商會那個神祕兮兮的會長嗎……哦!凝玄傳音,而不是用傳音符,這麼說,那個黑月會長……就在附近?”

    沉默持續了近百息,紫極才慢慢的睜開眼睛。雲澈沒有開口打破沉默,就這麼定定的看着他。

    “那是個……遠比你想象的要可怕的地方。”紫極緩緩的說道:“要每五百年,方能進去一次。而且,就算是一個強大的帝君,在裏面停留的時間也無法超過一刻鐘,否則非死即廢!”

    紫極的話,讓雲澈面露驚色:“天玄大陸還有這樣的地方?”

    “……準確的說,那個地方,並不處於天玄大陸。”紫極道。

    “……?”雲澈更加錯愕。

    “而且,你既然在極力尋找幽冥婆羅花,也該知道它二十四年纔開一次花,之後三天便會凋謝。你縱然真的進入了那個地方,能停留的時間,也無比短暫……那裏真的有一株幽冥婆羅花,且它剛好盛開的可能性,卻也渺茫到根本等同於無!”

    “之後,要隔整整五百年,才能再次進入。”

    “何況,那裏面,還潛藏着一個無比可怕的存在……以你目前的實力,進入其中,完全和尋死無異。”

    紫極的話,一句比一句聽來驚悚,但云澈聽得出,他絕對沒有半句是虛假或危言聳聽。紫極看着雲澈,露出勸阻的目光:“如此,你還是要執意知道那個地方嗎?”

    雲澈卻是毫不猶豫的道:“請紫前輩告知。”

    雖然猜到會是這個結果,紫極依然一聲無奈的苦笑,他稍稍仰頭,用一種飄忽的語氣道:“那個地方,名爲‘弒月魔窟’。”

    “弒…月…魔…窟……”雲澈輕聲低念……翻遍自己的記憶,甚至翻遍夜紫義、鳳虎威的記憶,都從未在哪裏聽說,或看到過這個名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