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大神凰長老同時出手,洶湧的鳳凰炎力下,空氣瞬間被染成深邃的赤紅色,翻滾的如同剛從火山深處噴發而出的岩漿。

    雲澈臉上的冷笑依舊,在四個鳳凰長老衝上來的同時,他也動了,同樣帶著赤紅色的火焰玄氣,迎面沖向了鳳凰長老……卻不是沖向某一個,而是每一個!

    四個鳳凰長老,全都看到一個雲澈帶著狂暴到驚人的氣息迎面而來!

    這一幕,看的周圍鳳凰眾人一陣低呼,但鳳凰長老們的臉上卻都是一臉平靜,有的甚至不屑冷哼:「哼,居然玩殘影……」

    殘影分身的確可以在近身激戰時讓對方出現短時間的恍神,從而將其逼入被動甚至奇襲制勝。但,玄力境界越高,戰鬥經驗越豐富,靈覺也會愈加的敏銳,完全可以在一瞬間根據氣息判別出真身所在。因而,到了霸皇這個境界,除非有著相對特殊的殘影玄技或者運用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否則根本難有什麼作用……甚至有可能會產生髮作用。

    但馬上,他們的臉色幾乎在同一時間大變……

    因為他們的靈覺所探知的四個雲澈……氣息居然一模一樣!而且全部強烈無比……

    全是真身!!

    轟!!

    四股鳳凰炎力爆發的轟鳴聲交疊在一起,衝天的火光將天空都染上了短時間的赤色,一些玄力較弱的鳳凰弟子慌忙後退。強橫的鳳凰火焰中,四個雲澈全部快速虛化……他們四人所攻擊的四個「雲澈」,赫然全是虛影!

    而另一道火光,在四大鳳凰長老力量爆發的同一個瞬間,從一個誰都毫無防備的詭異位置驟然衝出,速度快到了猶如暗夜星芒。當鳳橫空與鳳凰眾長老察覺到這第五個「殘影」的存在時,他卻已越過了他們的頭頂……快到了他們連做出反應都來不及。

    一聲慘叫緊隨著鳳凰炎的爆發而響起,雲澈的右手,已緊緊的鎖在了一個人的喉嚨上,隨著他手臂的抬起,將其直接腳不沾地的拎了起來。

    「十……十四皇子!!」

    被雲澈鎖住喉嚨的那個人……赫然便是神凰十四皇子鳳熙洛!

    從四個鳳凰長老出手到鳳熙洛落到雲澈的手中,不過是電光火石之間,在雲澈將鳳熙洛拎起時,四長老的鳳凰火焰僅僅爆開了不到十分之一息的時間。

    鳳橫空和鳳凰眾長老閃電般的轉過身去,眼睜睜的看著雲澈將十四皇子鳳熙洛抓著喉嚨提起來的畫面,臉色全部震驚、難看到了極點,在空中剛剛將雲澈「轟滅」的四個長老更是眼瞳放大,怎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裡是鳳凰神宗的地盤,宗主鳳橫空親臨,整整五十個鳳凰長老皆在,無數高低等的鳳凰弟子在側,對面,僅僅是一個孤身而至,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卻是四個長老級人物同時出手連對方頭髮都沒傷到,反而被對方劫持住了他們的人。

    而且那個人,還是鳳凰神宗的皇子!!

    而且這個十四皇子還是躲在眾長老之後,可以說整個鳳凰神宗……乃至天玄七國最安全的地方!!

    這何止是打臉,簡直是將一盆屎拍在了鳳凰神宗所有在場之人的臉上。

    至少要比之三年前全宗年輕一輩十大天才弟子被雲澈一人橫掃還要屈辱千百倍,傳出去,必成鳳凰神宗的千古笑柄。

    「父皇……救……我……呃……」

    鳳熙洛的喉嚨中溢出沙啞痛苦的嘶吼,但馬上,雲澈手上一緊,讓他再也無法發出半絲聲音,唯有一張原本頗為英俊的面孔在極度的痛苦下蒼白的扭曲著。

    三年前,他還能讓雲澈陷入苦戰,而如今,雖然在玄力等級上,他依然高於雲澈,但就實力而言,在雲澈眼中已是不堪一提。被雲澈提在手裡的他不是不想掙扎,而是根本無法掙扎,雲澈的力量壓制下,他半點玄力都無法動用,就連動一下小手指頭都不能。

    「十四皇子!!」

    (本章未完,請翻頁)「馬上放開十四皇子!!」

    「你敢傷十四皇子一根頭髮……我鳳凰神宗必要你死無葬身之地!!」太子鳳熙銘暴吼道。

    「放開他!」鳳橫空閃身到最前方,卻沒敢再向前,一張臉陰沉到了極點,心中也持續顫盪著對雲澈方才速度的震驚:「雲澈,你該清楚他的身份!你若敢傷了他,朕不但會讓你死無全屍……還會屠你九族!!」

    「哦?是嗎?」雲澈一聲冷笑,抓著鳳熙洛的手掌分擔沒有鬆開半點,反而猛然收緊。

    咔嚓!一段喉骨被捏碎的聲音清晰無比的傳來。

    「十四皇子!!」

    「住手!!」

    「你!!」鳳橫空瞬間目眥盡裂,腳下猛的向前半步,臉上再也無法保持剛才的平靜。神凰皆知,在鳳橫空所有的十四個兒子中,鳳熙洛最為受寵,他當初的天資在所有皇子中首屈一指是原因之一,同時,他還是鳳橫空最寵愛的妃子所生。如今,卻是當著鳳橫空之面,像條死狗一樣被人捏在手中。

    鳳橫空身為神凰之帝,這絕對是他這輩子做夢都不曾想過的事。

    「呵呵呵……」面對鳳橫空一下子陰戾十倍的目光,雲澈毫無畏懼的和他對視,臉上唯有冰冷的嘲笑:「鳳橫空,你的親生兒子就在我的手上,只要我願意,下一息就能讓他死……你居然還有膽子威脅我,我是該誇你愚蠢呢,還是可憐這所謂的皇子在你鳳橫空眼裡也不過是個可有可無可死可活的廢物呢?」

    鳳橫空胸口猛然起伏,胸腔幾乎隨時都要炸開,他陰沉無比的道:「雲澈!你若敢……」

    咔嚓!!

    又是一截喉骨被捏斷的聲音傳來,讓鳳橫空的聲音嘎然停止,全身骨骼在極怒中啪啪作響,所有的長老、皇子、弟子更是驚怒交加。

    「我若敢,你會怎麼樣?」雲澈的雙眸眯成一條纖長的縫隙,他手中的鳳熙洛在極致的痛苦和恐懼之下,面孔已蒼白扭曲的猶如惡鬼。

    大長老鳳非烈連忙向鳳橫空傳音道:「宗主,雲澈是孤身前來,分明就沒想過活著回去,一個不要命的瘋子什麼事都做的出來……現在十四皇子在他手下,千萬不要激怒他!他只是挾持十四皇子,而沒有下死手,顯然是有所圖謀……先穩住他,救下十四皇子再說。」

    鳳橫空深吸一口氣,竭力的平靜下來:「也罷!放下他,朕答應放你離開,任何人都不會阻攔。」

    「哦?」雲澈笑眯眯的道:「鳳凰宗主一個命令便讓我蒼風國血流成河,現在居然又變得這麼仁慈,連我毀你們鳳神像的『大罪』都直接饒恕了?」

    「哼!」鳳橫空沉聲道:「朕的兒子的命,比你的命貴的多!在朕改變主意之前,放下他,然後滾!」

    雲澈依然在冷笑,卻完全沒有放下鳳熙洛的意思,他不緊不慢的道:「鳳橫空,看來你不但品行要遠比我預想的要令人作嘔,連腦子都愚蠢之極,你這樣的人居然能成為鳳凰宗主……看來真是天下人太高看這鳳凰神宗了。用你那蠢豬一樣的腦子好好想想,我萬里迢迢的來到這裡,會就這麼空著手離開么!」

    雲澈的話,無疑讓所有鳳凰弟子都差點氣炸肺,那一道道兇狠的目光幾乎要將雲澈撕成最細碎的碎屑。鳳橫空身為帝王的心境和涵養更是被雲澈當著所有鳳凰弟子的話一句句極具嘲諷和侮辱的言語給撕的粉碎。鳳非烈慌忙向隨時可能徹底爆發的鳳橫空使著眼色,親自向前沉聲道:「那好……雲澈,你能當著我們眾人之面挾持十四皇子,我鳳凰神宗認栽!你有什麼條件,可儘管說出來!」

    「很好。」雲澈頗為滿意的點頭,他不緊不慢的道:「以你們鳳凰神宗犯下的惡行,我本是恨不能將你們全宗除雪児之外的人全部殺盡。但可惜,我偏偏還有一個蒼風皇室駙馬的身份,有些事,我必須為我的女皇老婆著想,再加上雪児救過我的命,所以,我今天可以不殺人,而是給你們鳳凰神宗一個機會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個人,站在鳳凰神宗的地盤,說著要將他們全宗屠盡,還要給他們「一個機會」,鳳凰神宗的人都不知該大怒還是大笑。但偏偏,十四皇子的命卻被他捏在手上,讓他們誰敢不但亂出聲……

    這世上還有比這更憋屈的事嗎?

    馬上,他們就知道……還真特么有!!

    「想讓我放過你們鳳凰神宗,可以,只需答應我三個條件。」被鳳凰神宗圍在正中心的雲澈玄力入音,毫不震耳的平淡聲音清晰無比的傳至了神凰城的每一個角落:「第一,三十日之內,所有神凰軍從我蒼風國境撤離,一個人,一個頭髮都不能留下!!且百年內不得再進犯半步!」

    「第二,」沒等鳳凰神宗做任何回應,雲澈已緊接著道:「你鳳橫空親擬詔書,向我蒼風國賠罪!並昭告天下!!」

    「第三,賠償我蒼風國一百億紫玄幣!!」

    勒令神凰退兵,這個條件不讓人意外,他們幾乎每個人都隱約猜到這大概就是雲澈到來的目的。但沒想到,這居然只是條件之一。在雲澈說完第二個條件時,眾鳳凰長老就差點被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神凰國向小小蒼風國賠罪?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而在雲澈說完第三個條件時,在場所有鳳凰弟子都幾乎全體背過氣去。

    賠償……一百億紫玄幣。

    換算成黃玄幣……就是整整一百萬億!!

    第一個條件保蒼風,第二個條件要神凰國喪盡尊嚴,第三個條件還要神凰國大放血……這在鳳凰神宗看來,根本就是滑天下之大稽!鳳熙洛的確貴為神凰皇子,但就算雲澈挾持的是太子鳳熙銘,鳳凰神宗也絕無可能屈尊為之向小小的蒼風賠罪,更不要說第三個條件。

    這雲澈難道還以為自己劫持的是鳳凰神宗的鳳神嗎!!

    鳳橫空怒極反笑:「雲澈,你不過是劫持了朕的兒子,就以為朕真的不敢把你怎麼樣了么!朕剛才已經給過你機會,放你生路,你卻偏偏要自己找死……」

    「不不不!」雲澈冷笑著打斷他的話:「是我給了你們機會!不過看起來,你們好像不太願意接受我用了這輩子最大的仁慈賞賜給你們的機會啊。嘖……看在雪児的面子上,我最後還是好心的奉勸你們一句,可千萬要抓住這次機會。因為你們不識抬舉,執迷不悟的話,後面,可就沒有這麼『優惠』的條件了哦。」

    雲澈在說最後一句話時,臉上露出了如毒蛇般恐怖,惡魔般陰沉的笑。

    「哈哈哈哈!」鳳橫空一聲大笑,笑聲卻是陰沉而憤怒,他手臂一甩,雙目似鷹,腳步抬起,竟一步一步直逼雲澈而去:「我鳳凰神宗傲立天玄五千年,從未懼過誰,更是從未被人要挾過!敢犯我神凰,其人,其族,其國,都可彈指間斬草除根!朕倒要看看,你有沒有膽量殺朕的兒子!!」

    轟!!

    在鳳橫空鏗鏘的聲音落下的那一剎那,一團熾熱的火光,也在雲澈的身上爆開。

    鳳橫空的腳步停止在那裡,瞳孔收縮,全身先是僵硬,然後劇烈的顫抖起來……耳邊,響起了幾乎衝破蒼穹的嘶喊聲。

    火光之中,鳳熙洛的身體化作了萬千碎片,飛散而去,死前沒能發出一絲聲音,就連屍體碎片,也很快在火光中化成灰燼。雲澈收回手臂,將右手在身前狠狠的甩了甩,一臉的嫌惡,然後微笑看著鳳橫空,淡淡的道:「然後呢?」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