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熙洛死了,死在了雲澈的手上……而且是真正的死無全屍。鳳凰長老、弟子全部驚呆。雖然剛才鳳熙洛的命就捏在雲澈的手上,但他們所有人潛意識裡,都沒有想過鳳熙洛會真的喪命。因為他可是神凰皇子,在這天玄大陸有著最尊崇身份的人物。這天下,有誰真的敢殺了神凰皇子。

    鳳橫空也同樣沒有想到,尤其是雲澈在親口說出「要為蒼風著想」,還說出三個條件時,他心下愈加篤定雲澈絕對不敢做的太絕。他開始步步逼近,聲色俱厲,本以為雲澈會因此而驚慌以至露出破綻,卻怎麼都沒想到……他竟是在他邁出第二步時,直接下了死手!!

    讓他這個神凰帝王、鳳凰宗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寵愛的兒子在眼前化成灰燼。

    「你……你……」鳳橫空的每一根頭髮,乃至全身每一根毛髮都竄起了赤紅的火焰,雙瞳更是變得血紅一片,全身煞氣之重,所有的鳳凰長老都見所未見:「你給朕……死!!」

    鳳橫空在極怒中猛然出手,右手成抓,直取雲澈的喉嚨,全身毫不控制,瘋狂釋放的玄力一瞬間涌成一股龐大的火焰洪流,如一頭憤怒失控的巨獸撲咬向雲澈的全身。

    在鳳橫空出手的同時,大長老鳳非烈、二長老鳳非然,以及太子鳳熙銘也同時出手,一個巨大的鳳凰領域被鳳熙銘鋪開,完全籠罩了雲澈所在的空間,而兩大長老的玄力凝成兩個相似的玄陣……玄陣之中釋放出一股巨大的吸引力,讓雲澈逃無可逃。

    「孽畜……受死!!」

    轟!!!

    這是鳳凰宗主極怒之下的鳳凰之火,爆發的那一剎那,單單是外溢的氣浪,便將數千鳳凰弟子狠狠的沖飛出去,一時間慘叫一片。

    直散到百丈之外的火光之中,一道人影衝天而起,遙遙的浮在了高空之上。雲澈俯視著下方,全身毫髮無傷,臉上帶著淡淡的快意冷笑:「鳳橫空,親生兒子死在自己面前的滋味如何?是不是很痛苦,恨不能把我千刀萬剮?呵呵……那你可知你害的我蒼風多少人承受了遠勝你千萬倍的痛苦!!」

    「雲……澈!!」鳳橫空的聲音在劇烈的哆嗦,他這輩子,都從未如此憤怒,如此怨恨過:「朕……今日必……親手將你……碎屍萬段!!」

    呼!!

    混亂的氣爆聲中,十三個鳳凰長老同時衝天而起,霸玄境界的鳳凰之炎也隨之衝天而起,直漫蒼穹,一瞬間便將雲澈完全淹沒……但,遮天的火光之中,傳來的卻不是雲澈的慘叫,而是他的狂笑聲:

    「哈哈哈哈……鳳橫空,老實說,我剛才還真擔心你直接答應了那三個條件,不然我還真不好意思殺了你的兒子。不過,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今天,我暫且只殺你鳳凰神宗一人。明日,我還是會賞賜你們鳳凰神宗贖罪的機會,但明日的機會,可就沒今日這般仁慈了。而不聽話的後果,也可就不是只死一個人這麼簡單了!」

    鳳非烈暴怒著咆哮:「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你這個毀掉鳳神像,殺我十四皇子的孽畜,還在做夢想著能活著離開這裡嗎!!」

    玄氣爆發,鳳炎升騰,不但是十幾個長老同時出手,而且被殺皇子的憤怒與屈辱之下,他們的出手,都是沒有半點留情的死手,甚至都沒有心思去顧及周圍玄力修為較低的弟子。

    雲澈的身影變得虛幻,然後瞬間向五個方向分散出五道一模一樣的影子。這五個身影的速度都奇快無比,全部從十三個長老的合圍中飛射而出,就連虛影都沒有被他們碰觸到。

    隨著殘影的消散,雲澈的真身在他們愣神間早已擺脫了漫天滾動的鳳凰火焰,出現在了數十丈之外,並在狂笑聲中極速遠去。

    「鳳橫空!接下來的時間,好好的享受這場專門賜給你的美妙遊戲吧……哈哈哈哈!!」

    十三個鳳凰長老一起出手,竟然瞬息之間就被對方遁離,他們震驚之餘,更是惱怒的胸腔幾乎要炸開,瘋了一般的向雲澈遁去的方向追去:「還想跑!!今天你就是……」

    剛展開追及的眾鳳凰長老口中的咆哮聲快速的變弱,就連速度,都逐漸的變慢,到最後全部不約而同的停下,獃獃的看著雲澈飛離的方向,如同忽然掉了魂一般。

    因為雲澈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他飛行之時,身上所釋放的玄力氣息只有王玄境界,而且還是王玄初期,但他的速度,卻是快到了堪稱驚天地、泣鬼神。這些鳳凰長老都是中期乃至後期的霸皇,強橫玄力催動之下的速度何其迅疾,但,僅僅三息,雲澈便從不到五十丈之遙,便遁至了他們視野的極處……下一息,便徹徹底底的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而且,還是在他們全速追及的狀態之下。

    十三個鳳凰長老在獃滯之中,無不狠狠的吸了一口氣涼氣……這究竟是什麼速度!!

    這樣的速度,怎麼可能是出自一個只有王玄氣息的年輕人身上。

    快到了……讓這些強大的鳳凰長老只追了三息就直接絕望的放棄追及,眼睜睜的看著毀他們鳳神像,殺他們皇子的人就怎麼安然無恙的離開。

    不僅僅是上空的十三個長老,所有目睹到雲澈速度的人無不是驚的目瞪口呆。方才鳳熙洛落到雲澈手中,他們以為是自己太過大意,此時才知道,讓他們鳳凰神宗承此大難的,分明是鬼神一般的速度。

    鳳非烈的眼眉在狂跳中收緊,然後猛然想到什麼,驚聲道:「那是……幻光雷極!?」

    「什麼?」鳳非然驚然轉頭:「幻光雷極……那不是盜神族的絕技么!而且只傳子嗣,絕不外傳。目前普天之下,能施展幻光雷極的應該只有鬼影聖手花洺海才對,他雲澈怎麼可能……」

    「你們在磨蹭什麼……還不快追!追!將他碎屍萬段!!」

    鳳橫空已明顯失控,身為鳳凰宗主,卻是被人當著全宗之面活生生把親生兒子轟成碎片,打擊之大,縱然是一宗之主,一國之帝也難以短時間平靜下來。

    「父皇,你先冷靜下來……雲澈他逃不出我們鳳凰神宗的天羅地網的人。」鳳熙銘上前安慰道。

    「宗主……你一定要節哀。十四皇子的事……我們一定會給他討回公道的。」眾長老紛紛向前,每個人都是一臉怒色與痛色。

    「……」鳳橫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了好一會兒,他總算是稍稍平靜下來,他轉過目光,看向鳳熙洛被雲澈轟滅的地方,以他霸玄巔峰的目力,別說殘屍,連他身上的一絲衣角都沒能找到。

    鳳橫空雙手攥緊,顫抖的幾乎要把所有的手骨都捏斷,聲音,卻是一片嚇人的平靜:「派出宗中所有閑置弟子……不惜一切代價追殺雲澈……找到了……格殺勿論!!」

    「是!兒臣這就去吩咐。」鳳熙銘點頭,然後快速離開。

    「二哥,」鳳橫空喊住大長老鳳非烈:「你親自傳音給雪児,就說宗中近日有貴客到訪,朕不便抽身,也不適合她回來……讓她安心在棲鳳谷住一段時間。」

    「另外,這段時間,你親自監視鳳凰山脈中的鳳凰大陣!」

    鳳非烈瞬間明白了鳳橫空的意思,緩緩點頭:「宗主放心。」

    鳳橫空閉上眼睛,全身在憤怒的顫抖,臉上則滿是痛苦之色。他對鳳雪児的珍視超過生命,從不忍心在任何事上欺瞞她半分。她昏迷三年後醒來,他本是欣喜若狂,但這短短几日,他卻是不得不接連欺騙於她。

    不過,他的擔心是完全多餘的。因為雲澈根本不會去找鳳雪児。相反,在確認鳳雪児並不在宗中,而應該在棲鳳谷之後,雲澈反而舒了一口氣。他寧願希望鳳雪児一直不要出現……若她出現,他真的會不知道如何去面對。

    ————————————

    鳳神像被毀,十四皇子被殺,鳳凰神宗大亂一片,乃至整個神凰城都開始滿城風雨。大量的鳳凰弟子湧入城中各個角落,甚至邊郊區域,如一群被逼急了的沒頭蒼蠅般尋找著雲澈的下落。

    鳳凰神宗在神凰城區域自然有著極其密集的眼線和情報網,再加上大量弟子傾巢出動,本以為雲澈絕對無處循形,但,從正午,一直到日落,整個皇城烏煙瘴氣,人心惶惶,卻別說將雲澈拿下,連他的一絲影子都沒有尋到。

    神凰城的中心,黑月商會的第七層最邊緣,紫極站在布滿著特殊玄陣的透明窗前,俯視著氣息躁動的神凰城,眼瞳中不斷的盪起波瀾。

    「唉,真是讓人無法捉摸的人。」紫極自語自語的低嘆:「我雖然猜到他或許會殺人立懾,沒想到……他竟然直接殺了一個皇子。這分明是只有完全失去理智的瘋子才會做出來的事。」

    「但之前與他交談,他又應該是不想和神凰帝國成為徹頭徹尾的死敵……畢竟,以他的性情,不會不考慮蒼風國的處境和未來。」

    「兩者如此矛盾,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嘶……

    一聲常人無法察覺的輕微響動聲在紫極的耳邊響起,他伸出手指,在空氣中輕輕一點,頓時,一個半寸大小的玄陣瞬間形成,其中傳來一個人刻意壓低的聲音:「找到雲澈了。」

    「哦?他現在在哪?」紫極問道。

    「在城東南兩百里之外的一處小山地中,穿著沒有改變,也並未易容。」

    「……未掩衣著容貌,竟能在未被鳳凰神宗察覺的狀態下脫離到神凰城之外。」紫極的臉上露出些許的不解和驚容。他自認換成自己也無法做到,甚至可以說應該沒有人可以做到,除了……

    脫離和毫無痕迹的脫離,是全然不同的兩個概念。

    「你們能找到他的所在,他也有很大可能發現你們了。」紫極道。

    「的確如此。但如您所言,看到我們身上的黑月標識,他並未攻擊我們。似乎僅僅是睜了睜眼睛,然後繼續……繼續……」

    「哦?他在神凰城外做什麼?」

    「……好像是睡覺。」

    「……」

    「另外,根據鳳凰神宗的內部消息,他離開時使用的身法迅如雷光……似乎盜神一族的幻光雷極!」

    「幻光雷極?」紫極的眉心猛的一挑,以他所在的層面,「幻光雷極」四個字也是如雷貫耳。因為幻光雷極是連四大聖地都承認的天下第一身法玄技,其隱匿氣息、奔行遠逸的能力可謂天下無雙。一個有幻光雷極在身的王座,全力隱匿之下,連一個霸皇靠近十步之內都難以發現,極速逃逸之下,霸皇也只能跟在屁股後面吃灰。

    盜神一族目前只剩一個傳人!那個傳人的玄力修為直到現在也才只有王玄境初期,卻是威震天玄,連四大聖地都無人不知……便是因為幻光雷極!以王玄初期的玄力,卻能在鳳凰神宗之中數進數出而毫髮無傷,幻光雷極之強大,可見一斑。

    「此事可確認?」紫極皺眉問道。據他所知,幻光雷極向來是直傳子嗣,絕對不外傳……甚至連親生女兒都不傳。而且四大聖地這個層面一直有所傳聞:日月神宮因垂涎幻光雷極,曾暗中搜尋盜神族下落數代,期間有威逼,有利誘,甚至下過毒手,但全都未能如願。

    面對日月神宮,盜神族都絕不肯將幻光雷極泄露,又怎麼會出現在雲澈的身上。

    「盜神族這一代的傳人花洺海這幾年間曾潛入鳳凰神宗數次,有兩次因觸動玄陣而被察覺,從而遭到數名鳳凰長老追捕,但都藉助幻光雷極而逃脫。一些鳳凰長老也因此對施展幻光雷極時的玄力波動有所熟悉。而雲澈遁走時的身法氣息很是相似……但這些也只是猜測,並未確認。」

    「……」紫極長時間沉默,然後淡淡的道:「隨時關注云澈的動向,但不要打擾到他,更不要透露他的任何事給我之外的任何人。另外,讓駐於蒼風國的人這幾天集中關注蒼風皇城的動向。」

    「屬下明白。」

    「等等……那個叫焚絕塵的人,也不要弄丟了行蹤。」

    「是!」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