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非烈在秉著極大的耐力和雲澈交涉,幾乎每一息都在告誡自己必須要冷靜,千萬不可急躁。縱然如此,在雲澈的第四個條件喊出時,他雙目冒火,喉嚨中險些噴出血來。

    割讓土地,這對一個國家來說,無疑是最喪權辱國的事。他神凰帝國,如何能承受這樣的屈辱。

    「雲澈,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雲澈低沉的道:「和你們神凰在蒼風犯下的滔天大罪相比,我簡直如比傳說中的聖人還要仁慈!」

    他目光轉向鳳橫空,冷笑看著他那張呈青黑色,扭曲的格外猙獰的面孔:「鳳凰宗主,這四個條件,你應該已經聽的很清楚了。我給你五息的時間考慮,若乖乖聽話,你這個兒子就能活下來,明天我也就懶得再來一趟了。若還是和昨天一樣不識抬舉那我只能讓他馬上去死了!」

    雲澈的面孔上,始終是一副很平淡,甚至有些溫和的笑,彷彿在說著一件再輕鬆不過的事。

    即使已憤怒的全身血管都要爆開,但鳳非烈依舊以平生最大的定力沉住氣,因為眼下,保住鳳熙辰的命是最重要的事,無論他提什麼條件,都必須先答應下來。他唯恐鳳橫空爆發,馬上說道:「我神凰皇子之命,比這世界上任何的一切都要重要好!你說的這四個條件,我鳳凰神宗可以答應,不過」

    「那真是好極了!」雲澈瞬間轉過身來,笑眯眯的看向鳳非烈,傲慢的聲音直接將他後面的話給斷了回去:「你這個鳳凰大長老,可是要比那個讓人作嘔的鳳凰宗主識抬舉多了。既然你們已經答應下來,那我也沒理由殺你們這寶貴的十三皇子了,後面的事,更是簡單多了。」

    他提著鳳熙辰的左手微松,抬起的右手緩緩伸出一根手指:「給你們十息的時間,傳音你們所有留駐我蒼風土地的軍隊,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給我連滾帶爬的全部撤回來。你們鳳凰神宗有著最上好的傳音玉,似乎都用不了十息的時間。」

    「你」

    「然後」雲澈又伸出第二根手指:「讓你們的鳳凰宗主馬上書寫賠罪詔書哦,就在這裡寫便可,寫完之後記得蓋上鳳凰印,然後讓你們的鳳凰宗主大聲宣讀,以鳳凰宗主的蓋世玄功,傳到二百里之外應該是輕而易舉。」

    「再給你們三十息的時間,寫好割讓赤瓊城的文書,蓋好鳳凰大印,直接交到我手裡就好,方便的很。」

    「最後,再賞你們一刻鐘的時間,備好兩百億紫玄幣,同樣直接交到我手中,少一個子都不行。」

    「之後,你們的十三皇子就可以安安穩穩的活下去了。」

    「另外,你們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利。千萬不要試圖超出我剛才所給的時限一息都不能!」

    這幫人打的是什麼算盤,雲澈又怎麼會不心知肚明。若他會這麼容易的被別人算計,也根本不可能活到今天。

    鳳非烈本就難看的臉色頓時更是難看到了極點:「雲澈,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哦?大長老這又是什麼意思?」雲澈冷笑道:「方才可是你親口答應下了我提出的四個條件。而我剛剛所言,和我提出的四個條件完全相符,沒有半點逾越,大長老現在這幅嘴臉又是怎麼了?難不成大長老剛才的滿口答應,只是隨口放出的一個屁?」

    「雲澈!!你」鳳非烈一聲暴吼,全身發抖,卻已是惱恨的說不出話來。

    「非烈,不要再和他廢話!!」

    鳳橫空出聲,而無論是他的表情,還是聲音,都忽然變得有些冷靜下來。他的目光凝聚,卻不是看向雲澈,而是看向滿臉恐懼與哀求的鳳熙辰:「辰兒,你聽著。你是我神凰帝國的皇子,身上流動著最高貴的鳳凰血脈。我們可以死,但絕不能卑躬屈膝!更不能讓我五千年鳳凰威名受污!!」

    「你放心,朕不會讓你白死!朕馬上就會親手為你報仇!!」

    「全部出手殺了雲澈!!」

    鳳橫空話音落下之時,來自他的傳音也如一道驚雷響起在所有鳳凰長老的耳邊。但他們卻沒有一個人馬上行動,眼神里是深深的掙扎和猶疑因為雲澈的手中不是普通的鳳凰弟子,而是一個皇子。

    但馬上,一道鳳炎衝天而起,卻是鳳橫空當先沖向雲澈,那驚人的氣浪,分明是將全身的玄力都完全湧起。眾鳳凰長老也再也無法猶豫,全部低吼一聲,鳳炎燃身,同時出手,一時間,數十道火光以極快的速度沖向雲澈的所在,一股恐怖的威壓沉重的籠罩了整個神凰城。

    「啊啊啊啊啊啊!!」

    發出慘叫的不是雲澈,而是他手中的鳳熙辰:「父皇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哈哈哈哈!」被合圍在正中,似乎已是死路一條的雲澈反而在大笑:「鳳橫空,就憑你,也配威名?就憑你,也有資格談鳳凰血脈?」

    「有一件事,你可要好好的提醒自己,殺死你兩個兒子的,可不是我,而是你鳳橫空!!這是你對我蒼風惡行所遭到的報應!」

    「而且只是剛剛開始!!」

    「動手!!」鳳橫空一聲暴吼。

    轟!!!!!!

    無論是鳳橫空,還有各大鳳凰長老都並沒有靠近雲澈,但身上的鳳凰炎,同時猛烈爆開,一瞬間,整個鳳凰城的上空化作了一片巨大的火焰之海,來自數十個霸皇的鳳凰炎濃烈熾熱到極點,將太陽的光芒都完全蓋過,空間,更是扭曲的不成樣子。

    他們沒有忘記雲澈昨日所展現的速度,所以,不等臨身,他們的鳳凰炎便全力爆發,將十幾里的上空完完全全的淹沒,雲澈的速度縱然再快上十倍,也絕無可能逃脫。

    鳳凰宗主、在場的所有鳳凰長老同時出手,這樣的陣仗,神凰歷史上從未有過。雲澈的玄力等級雖然只有王玄境,但卻帶起了鳳凰神宗有史以來最大的驚恐和憤恨。

    而這片鳳凰火海淹沒雲澈之時,也自然同時淹沒了鳳熙辰。他們確信這片火海之下,雲澈絕無生還可能而鳳熙辰,則更是必死無疑。

    為殺雲澈,不得不再搭上一個皇子的性命即使雲澈真的死了,鳳凰歷史上,也會永遠留下這屈辱的一筆。

    但,鳳凰神宗始終沒有,也沒有機會認識到一點單純的鳳凰炎,根本無法對雲澈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反而,濃烈到極致的火光與氣息成為了他安然遁走的最好掩護!

    鳳熙辰被雲澈隨手扔開,全力狀態下的鳳熙辰在這樣的火焰之下也活不過三息,被雲澈封鎖所有力量的他僅僅發出了最後一聲絕望慘叫,便被火焰完全吞噬、焚滅,和昨日的鳳熙洛一樣,被焚燒的渣都不剩。

    不同的是,鳳熙洛是死在雲澈的鳳凰炎下,而鳳熙辰,是死在他們鳳凰神宗的鳳凰炎下。

    星神碎影結合幻光雷極,雲澈在翻騰的火海之中騰空而起,轉眼之間便從火海的邊緣脫離,脫離火海的同時,也直接脫離了由數十個鳳凰長老圍成的包圍圈,然後直線向東飛射而去。

    「不愧是人面獸心,心腸惡毒的鳳凰宗主,居然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殺!可憐的十三皇子,在他親生父親的火焰之下,現在估計連一絲骨灰都沒能剩下哈哈哈哈!!」

    幻光雷極之下的雲澈,是讓所有人直接絕望的速度,轉眼之間,他便已在視線中完全消失,唯有帶著深深嘲諷的狂笑聲遙遙傳來。

    「不不可能他是怎麼逃出來的不可能!!」所有的鳳凰長老全部傻眼,這一幕所帶給他們的震驚,絲毫不下於雲澈忽然在鳳凰城的中心出現。剛才,那是數十個鳳凰長老加上宗主鳳橫空同時發動的鳳炎大陣,這樣的力量之下,縱然是一個達到霸玄境巔峰的人,也會被短時間內焚燒成灰燼,絕無倖存之理。

    雲澈就算再強,可以在其中不死,但至少也該是重傷但他遁走的速度之快,絲毫不下於昨日,聲音更是震耳顫魂,別說重傷,竟似是連輕傷的痕迹都沒有。

    而鳳熙辰的氣息,卻是在火海之中完完全全的消失。

    鳳非烈從空中降下,來到鳳橫空身側,臉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在劇烈的哆嗦著:「宗主,我們要不要追?」

    雲澈那恐怖絕倫的速度,他們根本就不可能追的上。甚至,鳳非烈都無法確信已久不見世的太上皇亦是太上宗主能不能追及雲澈的速度。

    「噗」鳳橫空的身體微微搖晃,隨之一大蓬血霧從他口中狂噴而出。

    「宗主!!」鳳非烈慌忙扶住鳳橫空,眾長老皇子更是大驚失色,手忙腳亂的沖了過來。

    兩個兒子在兩天之內,就在他的眼前先後被殺,鳳橫空這輩子終於知道了何為極怒焚心。他臉色蒼白,眼前的畫面一陣恍惚,看著在空中快速消散的火焰,卻沒有了一絲一毫鳳熙辰的存在,他悲從中來,恨不能狠狠的大哭一場。

    「父皇,請你一定息怒,保住身體十三皇弟和十四皇弟的仇,我們一定能千萬倍的討回來的。」鳳熙銘急聲道。

    「朕朕沒事沒事」鳳橫空伸手推開扶向他的手臂,緩緩的站直了起來,只是他站在那裡目無焦距,半晌無神,猶若失魂。

    「父皇,我們要不要」二皇子鳳熙邟小聲翼翼的道:「要不要去請爺爺出山」

    鳳熙邟的話,觸動了在場所有人的神經,因為這是他們方才心中同時冒出來的想法。鳳非然重嘆一聲,道:「就玄力而言,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懼雲澈。但他的速度實在是那極有可能,就是盜神一族的幻光雷極。花洺海當年只有天玄後期,我們尚且難以追及,雲澈無論實力,還是速度都還要遠勝花洺海,手段之毒辣,更是不可同日而語,即使會惹的太上宗主失望動怒,也萬一,再有其他皇子不慎落到雲澈的手中」

    「宗主,此事只怨我們無能。」鳳非烈愧然道。

    「雲澈不敢與我們正面對抗,只會拿朕的兒子來要挾朕」鳳橫空緩緩開口,聲音平靜到了讓人心顫:「難道朕,就不能用相同的辦法對付他么!!」

    眾長老皇子一愣:「宗主,你的意思是」

    「中軍是覆沒在雲澈之手,而如今雲澈在這裡,就根本無法顧及蒼風皇城。」鳳橫空重重咬牙,瞳孔中釋放著怨毒的恨光:「傳令留駐蒼風的東軍與西軍,從距離蒼風皇城最近的駐地各遣至少二十萬軍,全速進軍蒼風皇城!明日天亮之前必須到達,然後不惜一切手段,拿下蒼風皇城!!」

    「城中所有活人,屠殺勿論!!只有那個女皇帝務必活捉!!」

    鳳橫空的話,讓所有人精神為之一振,胸腔中的陰霾也瞬間消散了大半。雲澈這次顯然是為了蒼風國而來,而無法抓到他,卻可以輕易抓到他的死穴!沒有了雲澈守護,他們神凰軍要拿下蒼風皇城可謂輕而易舉而蒼月女皇,可是雲澈明媒正娶的妻子!

    「父皇英明,兒臣馬上吩咐下去!!」鳳熙銘迅速離開。

    「還是宗主英明!待拿下蒼風皇城,擒住蒼月女皇,看那雲澈還如何囂張!」鳳非烈恨聲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