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黑月商會。

    「又是一個皇子?」

    紫極面對著一個特殊的傳音玄陣,臉上露出淡淡的詫異,繼而問道:「那他今日共殺了鳳凰神宗多少人?」

    「除十三皇子鳳熙辰,還有他殿中的九個守衛弟子,一共十人。倒是一眾鳳凰長老攻擊之下連累了大量的鳳凰弟子受傷。」玄陣中傳來一個恭敬的聲音。

    「十個人?」紫極微微動了動眉:「兩天時間,連殺鳳凰神宗兩個皇子,可謂早已將鳳凰神宗的仇恨擴大到極致,他根本沒理由留情留手。但昨日只殺鳳熙洛一人,今日又只殺十人……他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倒真是有些奇怪。」

    「一人……十人……哦?」紫極想了想,隨之若有所思,問道:「他今日要挾鳳凰神宗時,提出的可還是昨日的三個條件?」

    「不!」玄陣傳來的聲音否認,隨之快速陳述了雲澈今日提出的四個條件。

    「……原來如此。」紫極緩緩的點了點頭,隨之重重的呼出一口氣:「二十二歲的年齡,竟是如此可怕的城府。看來,他不但要讓鳳凰神宗付出血的代價,還要讓他們經歷一場越來越黑暗的噩夢,連他們的信念和尊嚴都一步步摧毀……」

    「如此可怕……」紫極低念著,腦海中浮現出一幕幕關於雲澈的情報,沉浸了千年滄桑的臉上,竟出現了剎那的驚懼:「鳳凰神宗有著無法質疑的強大。尤其鳳神庇護,四大聖地都絕不敢真正觸犯。但他們這次,卻惹到了一個真正的魔鬼。從某些方面而言,他比四大聖地都要可怕的多。」

    短短的一席話,紫極接連說出的三個「可怕」。自昨日雲澈離開七月商會後,他就關切著雲澈的所有動向,而這才又過了一天,他對雲澈的印象便再一次發生巨大的變化。

    玄界之中,縱然互有仇怨,但凡有理智、閱歷的人都會知道「做事留一線」,尤其是還涉及宗門、勢力時,再大的仇怨,也總要留三分餘地。而雲澈,似是根本不知道「餘地」是什麼。

    紫極的目光掃向下方的神凰城,緩緩道:「今日神凰城並無亂象,看來鳳凰神宗已暫且放棄了城中搜尋。如此看來,那些天字輩的老怪物們,應該已經出動了吧。」

    「鳳凰神宗那邊始終沒有君玄境界的氣息出現,所以應該並沒有。」玄陣中傳來回應。

    「堂堂五千年宗門,卻被一個只有王玄境界的年輕人逼到如此慘境,換做是我,或許也無顏去驚動靜心潛修的老怪物們。但接連慘死兩個皇子,對方卻是毫髮無傷,他們應該已經認識到雲澈的速度絕非霸皇境界的玄力可以對付。莫非,他們有其他的什麼動向?」

    「若屬下沒有判斷失誤的話,他們從一個半時辰前,開始集數十個鳳凰長老之力,在鑄造一個頗為巨大的封凰禁陣!」

    「封凰禁陣?」紫極眉心微微一動,「封凰禁陣」之名,他自然熟知。他只存在於鳳凰神宗,大多數是用來懲處宗中犯下大錯的弟子,鳳凰弟子一旦中了封凰禁陣,全身的鳳凰玄力將被極長時間的封鎖,甚至完全廢除。

    到了長老級別,都可施展「封凰禁陣」,但由數十個長老合力鑄陣,似乎還從未有過。

    封凰禁陣對鳳凰神宗之外的玄者作用大打折扣,而鳳凰弟子一旦中陣,將完全喪失玄力。

    雲澈雖不屬鳳凰神宗,但他同樣有些鳳凰血脈。鳳凰血脈之下的玄力,也自然是鳳凰玄力。因而若是中了封凰禁陣,也必將變成待宰羔羊。而以數十鳳凰長老合力所鑄的絕非是常規的封凰禁陣,極有可能範圍極大,一旦踏入,就會直接發動,強行封印鳳凰玄力。

    如此,雲澈就算擁有再逆天的速度,也施展不出來。

    「這封凰禁陣無比霸道。傳聞三年前在太古玄舟上,有著鳳神之體的雪公主都被其所封印……」紫極低聲自言自語,顯然,他並不懷疑雲澈若是落入封凰禁陣將會必死無疑。

    但他也絲毫沒有要讓人提醒雲澈的打算……因為若雲澈死了,他雖然會覺得可惜,但同時會心安的多。

    「除此之外,鳳凰神宗可有其他行動?」紫極平淡的問道。

    「暫無。不過,蒼風那邊來報,駐紮於蒼風東域和西域的兩支神凰軍有了很大的動靜,在兩個時辰前,基本是同一時間調遣大軍出發,兩撥各二十萬軍,方向都是直指蒼風皇城,且行軍速度極快。若無意外,明日卯時末便會達到蒼風皇城。」

    「另外,東西軍的兩個督軍長老也都隨軍而行。」

    「果然如此。」對於蒼風神凰軍的動向,紫極絲毫不覺得意外,因為如此短的時間,鳳凰神宗還沒來得及知道夏元霸的存在,他抬眸看向鳳凰城的方向,一聲低嘆:「雲澈,夏元霸……這兩個將來必定撼動整個大陸的人,卻非但不是生在聖地,反而都是來自蒼風這個最卑微之地……真是可嘆啊。」

    「鳳凰神宗這次又要栽一個大跟頭了。」

    「明日雲澈定然還會去鳳凰神宗。這次,你親自到場,並記得帶好玄影石!」

    「……是!!」

    蒼風國依然籠罩在神凰帝國的陰影之下,七成以上的城池與土地都被神凰掌控手中。而作為核心的蒼風皇城沒有陷落,成為了蒼風沒有滅國的最後證明。

    堅守著蒼風國最後尊嚴的蒼風皇城在安靜中,又度過了一個還算平靜的夜晚。

    但在天剛蒙蒙亮時,這個平靜便被巨大的警鳴聲打破。

    「……兩支大軍分別從正東正西而至,行軍速度很快,毫無駐紮的跡象,規模都在二十萬左右,請陛下下令迎戰!!」

    「現在距離皇城還有多遠?」蒼月問道。她早已習慣了衣不解帶,警鳴響起的第一時間,她便到來了皇殿之中。

    「西軍還有三十里左右,東軍大約二十里。」

    「讓將士們無需驚慌,亦無需出城迎戰。」蒼月的悄顏無比平靜,她的臉色相比於之前已經好了太多,而她的平靜,也絕非是以前那種必須支撐的鎮定沉著,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平和與安然。

    「元霸,天下大哥,夫君說過,他離開蒼風之後,三日內,神凰必定會趁機大軍來犯,夫君所料果然無錯。」蒼月起身,面向早已到來的夏元霸和天下第一:「我蒼風防禦羸弱,斷然無法抵抗神凰之軍,此次皇城之危,就拜託二位了。」

    蒼月很是坦然將這件事直接吩咐給夏元霸和天下第一,她早已不是曾經那個蒼月公主,沒有了多餘的矯情躊躇。

    「嘿嘿……」夏元霸很是不好意思的一撓頭:「師姐跟我還這麼客氣。這群神凰走狗,看我去把他們全部轟上天!!」

    「夏兄弟,我東你西,如何?」天下第一爽快的道。

    「好!!」

    聲音一落,兩人已化作兩股暴風,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精靈一族能通過自然之力感知周圍的世界,因而有著遠超常人的強大靈覺。天下第一一出蒼風皇城,從東方而來的神凰大軍無論規模、分佈便已清晰的映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神凰大軍尚在二十里之外湧來,但先於大軍十五里之處,卻有一股強大的氣息在快速飛至。

    霸玄境六級的玄力氣息。

    天下第一眉頭一沉,身上狂風捲起,直衝那人而去。

    鳳雷鳴,鳳凰五十六長老中排行四十一。是神凰東軍的督軍長老。而此次隨軍攻襲蒼風皇城,他有一個特別的任務……那就是生擒蒼月女皇!

    馬上就要兵臨蒼風皇城,他速度加快,先於大軍沖向皇城,準備直接取下蒼月女皇。蒼風皇城雖是蒼風國都,但對他而言,就算守軍再多十倍,也等同於無人之境。

    在距離蒼風皇城還有不到五里之距時,他前方忽然玄氣波動,一個高大的人影擋在了他的面前,一股狂風也迎面而至,吹拂的他剎那窒息,身形也隨之停了下來。

    眼前的高大身影看著格外年輕,身上的氣息也並不強烈,若有若無。鳳雷鳴輕蔑的一笑:「在這小小蒼風國,能玄渡虛空的人可是少的可憐,看來你在這裡也應該算個有頭有臉的人物,若是沖入我軍,也能造成點小麻煩,但可惜,你卻偏偏先遇到了本鳳凰長老。」

    特意喊出「鳳凰長老」四個字,鳳雷鳴卻沒有從對方臉上看到應該有的震驚和懼怕。天下第一的目光晃過他胸前的火焰標識:「如此看來,你應該就是所謂的督軍長老了。那麼,只要殺了你,後面的事情應該會輕鬆很多。」

    「殺我?哈哈……」

    鳳雷鳴的狂笑剛剛出口,凜然殺氣便已籠罩他全身,一股碧綠色的玄力風暴沖著他的胸口和面門轟然而至。

    鳳雷鳴活了數百年,和無數修鍊風玄力的玄者交過手,但眼前襲來的暴風玄力之強橫,絕對是他平生僅見。

    玄力等級上,鳳雷鳴本就弱於天下第一,再加之他過於輕敵,毫無防備,天下第一又是近距離忽然出手,鳳雷鳴想要全力抵禦已是根本不及,他快速後撤,手忙腳亂之下,才勉強湧起全身不到六成的力量。

    暴風咆哮之中,鳳雷鳴一聲慘叫,整個胸脯瞬間凹下近三寸,一張面孔在飆血間面目全非,全身更是被風刃割出了近百道細小的傷口。

    鳳雷鳴倉皇後退,一手捂著胸脯,一手捂著眼前,口中發出痛苦猙獰的嘶吼:「你……你這個畜生!我殺了你!!」

    他吼叫間,天下第一已瞬間衝上,全身暴風呼嘯,每一次出手,都會捲起一股有著巨大絞殺之力的風暴。鳳雷鳴以鳳凰炎全力抵擋,但卻被壓制的節節敗退,身上的被風刃切開的傷口更是以極快的速度增多著,讓他轉眼間已是遍體染血。

    以兩人兩個小境界的玄力差距,加之鳳凰炎的優勢,鳳雷鳴本不至於這麼短時間內被壓制的如此之慘,但鳳凰神宗慣有的傲慢讓他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轟!!

    一聲巨響,鳳雷鳴被一股玄力風暴直轟出兩里之遙,然後狠狠的砸落在地,連吐十幾口血,全身更是血淋淋的像是剛從血池裡爬出來。他艱難的站起身來,用已經有些恍惚的目光看著逼近的天下第一,他無法相信,自己堂堂的鳳凰長老,竟然在蒼風這片卑微的土地上,在一個青年人的手下如此慘敗。

    「該死的蒼風畜生……」鳳雷鳴痛苦而恐懼的低吟,眼瞳中的身影越來越近,讓他都開始嗅到了死亡的氣息。忽然間,他的眼神變得猙獰,身上一下子竄起數十丈高的赤紅火焰……就連他的頭髮、血液都直接燃燒了起來。

    「我只想抓那個女皇帝,本不準備出手……你們這些蒼風的雜碎……竟膽敢傷本長老……」鳳雷鳴瞪大著眼睛,放大的眼瞳釋放著怨恨和恐懼……隱約還有一絲快意,身上的火焰更是已膨脹的無比巨大,幾成燎天之勢:「連同那個女皇帝……給我全部燒成灰吧!!這就是觸犯本長老的代價……哈哈哈哈哈哈!」

    遮天的鳳凰火焰在巨大的氣爆聲中轟向了蒼風皇城的方向。這是一個霸皇在癲狂狀態下,瘋狂燃燒體內所有的玄力所釋放的災難火焰……還是鳳凰之火!這團火焰若是落在蒼風皇城的正中心,足以將大半個皇城焚燒成灰燼。

    天下第一的眉頭收緊,身體藉助風之力快速後退,這股龐大無比的鳳凰之火,縱然他使出全力,也難以完全抵消。這時,視線的遠處,開始出現了黑壓壓的神凰軍,他頓時眉心一動,大吼一聲,一直隱於身後的精靈之翼頓時出現,猛然張開,一股遮天蔽日的巨大風暴也快速形成,引得天昏雲動,數里之內的地面都被狂暴的掀起……

    「呵!!!!」

    一聲咆哮,猶如末日來臨般的龐大風暴卷向了迎面飛來的遮天火焰。

    風與火碰撞,沒有發生玄力的爆發與釋放,而是相互交融,在風暴的肆虐下,原本呈一個整體的鳳凰火焰轉眼間被撕裂成細碎的無數片,飛向蒼風皇城的速度也愈來愈緩,逐漸的完全停止,然後在風暴的帶動下逆轉方向,以越來越快的速度飛卷向東方……

    鳳雷鳴的眼球死死外凸,口中頓時發出絕望的吼叫聲。而更大的吼叫聲,從他後方的神凰大軍中震天般的響起。

    被撕碎的鳳凰炎如同一片來自天外的流星火雨,無情砸向了衝來的神凰大軍之中。拼死拼活行軍半天一夜的神凰軍才剛剛勉強看清蒼風皇城的影子,便遭遇了從天而降的龐大火雨……一時間,漫天遍野的神凰大軍被燒的人仰馬翻,鬼哭狼嚎,潰不成軍。

    這不是普通的玄火,而是來自他們督軍長老的鳳凰炎,一旦沾上,哪怕只有微小的火苗,也會迅速燃遍全身,根本不是他們的力量所能熄滅。

    鳳雷鳴全力轟出的鳳凰炎本就極其龐大,再被天下第一的風暴撕裂后,灑下的範圍更是巨大無比,幾乎將整個神凰大軍都籠罩其中,才短短几十息的工夫,近七成的神凰軍便葬身鳳凰火焰中,僥倖未被火焰沾染的神凰軍哪還敢前進半步,在恐懼的吼叫聲瘋了般的向後逃去,唯恐被濺上哪怕一丁點的火星。

    「你……你……」看著偌大的軍隊被自己的火焰焚燒的一敗塗地,鳳雷鳴全身顫抖,他手指天下第一,忽然猛噴一大口血,白眼一翻,直接昏死過去。

    天下第一手掌一翻,三枚碧綠色的玄箭從他指尖射出,一枚釘在鳳雷鳴的喉嚨上,兩枚釘在他的心臟上……直到鳳雷鳴徹底沒有了氣息,他才淡漠的轉回目光。

    「走之前,帶上你們同伴的屍體吧。」天下第一低念一聲,手臂一揮,一股狂風吹起,橫掃數里,捲起鳳雷鳴,還有遠處無數被燒焦的神凰軍屍體,拋向了很遠的東方,空中落下的屍體將大量潰逃中的神凰軍狠狠砸翻在地。

    但,整個過程之中,天下第一沒有注意到,在很遠處的一個隱秘的縫隙之中,一雙眼睛無聲的目睹了一切。

    「透明的翅膀……」那個人影在驚詫之下不自禁發出極輕的低念聲,努力的思索著什麼。這時,一股異常剛猛的氣流聲隱隱從西方傳來,他臉色一驚,快速收斂全身氣息,呼吸完全屏住,就連眼睛,也牢牢的閉合……全身上下,別說氣息,幾乎連一絲生機都沒有溢出。

    「不愧是夏兄弟,看來從西方來的神凰軍已經完全解決了。」轉身看向衝過來的夏元霸,天下第一笑著道。

    「嘿,天下大哥的速度也不慢……那邊好大的火,哦?好像還有不少逃走的,看我去解決他們!」

    「不用了。」天下第一伸手拉住想要追去的夏元霸,搖了搖頭:「他們也都只是奉命行事,非窮凶極惡之輩,既然已無威脅,就沒必要趕盡殺絕了。」

    「好吧。」夏元霸一口答應,然後隨意的跟了一句:「不過,如果是姐夫在這裡的話,一定會全部追殺完的。當初我還很弱的時候,姐夫曾經說過,這世上最愚蠢的事情之一就是對敵人的仁慈……不過那個時候我還不懂。」

    「呵呵,這的確符合他的風格。不過,趕盡殺絕也好,寬恕留情也好,都只是理念的不同,並無絕對的對錯。」天下第一笑了一笑:「那邊的火是一個督軍長老所釋放,被我推到了他們的大軍之中,否則以我的能力,還不至於這麼短時間內退滅這麼龐大的軍隊。夏兄弟,你那邊的隊伍中可有督軍長老的存在?」

    「這個……不知道,我隨便七八拳下去,就什麼都沒有了。我怕屍體鋪那裡礙眼,還把地掀起來都給埋了……就更找不到什麼長老了。」夏元霸瞪了瞪眼說道。

    「……」天下第一微怔,隨之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夏兄弟的實力,也本就該是這個結果。天也快大亮了,我們回去吧。接下來一段時間,神凰軍應該不會再進犯了,我們在城中靜待雲兄弟好消息便可。」

    「那當然!以我姐夫的厲害,帶回來的肯定只會是好消息!」夏元霸一握拳,無比自信的道。

    兩人轉過身準備回往蒼風皇城時,夏元霸忽然腳步一頓,目光側過,看向了南方。南方空曠一片,唯有數里之外,零星的存在著幾十塊或高或低的碎石。

    「怎麼了?」天下第一謹慎的問道。

    「哦,沒什麼。」夏元霸轉過頭來:「可能是有什麼小動物受到驚嚇躲到了石頭後面。我們快些回去吧,姐夫臨走前特意交代過,不可以離開師姐太遠的距離。」

    天空越來越亮,夏元霸和天下第一也快速飛回了蒼風皇城。又過了許久,夏元霸之前目光掃過的那塊巨石之後,一個全身黑衣的瘦小人影猛的撲倒在地,狠狠的大吸兩口氣,足足緩了近百息后,才站起身來,如鬼影般迅捷的離開。

    要當爹了……好可怕啊……

    最快更新,閱讀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