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你是什麼意思?”

    “我是什麼意思,你鳳凰宗主聽不懂麼?”雲澈冷笑道:“我本是抱着仁慈之心而來,你卻偏偏不知好歹。我給你一次又一次機會,你卻寧願讓自己的兒子死,也要將這些機會給毀掉。你難道還天真的以爲今天的我,會像昨日的我那樣仁慈嗎!”

    “你!!”

    “宗主!”鳳非烈迅速出聲道:“他手裏的,可是兩個皇子的性命!十三、十四兩個皇子已經糟了毒手,九皇子和十一皇子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出事了。而且他的速度鬼神莫測,如果依然和他強硬相對,不但九皇子和十一皇子性命不保,說不定還會有其他的皇子……”

    鳳橫空額頭、手臂青筋竄動,幾欲炸裂,口出發出低沉刺骨的聲音:“那你今天……要怎樣才能放了他們!!”

    “哦?”對於鳳橫空的反應,雲澈似乎頗爲驚訝,隨之一聲嘲諷的冷笑:“看起來,你鳳凰宗主的腦子似乎總算變得聰明一點了。說的也是,你鳳凰宗主雖然禽獸不如,但物種而言終歸還是個人,總歸要有區別於蠢豬和瘋狗的地方。”

    鳳橫空咬牙切齒的妥協,換來的卻是雲澈惡毒到極點的辱罵,短短几句話,不要說鳳橫空,就是最普通的鳳凰弟子都被氣的肺脾幾欲炸裂。雲澈不緊不慢的伸出手指,一臉慈悲的道:“那我就再給你們鳳凰神宗第三次機會。做到了,這兩個皇子會活,我也懶得再留在這個骯髒的地方。當然,你們也可以繼續拒絕,我完全不介意。坦白所,你們害我蒼風國血流成河,屍骨如山,我才殺了你們區區十幾個人,實在是太便宜你們了。”

    “第一,”上一息還在冷笑的雲澈臉色瞬間冷下,目光如冰刃一般直刺鳳橫空:“二十日之內,讓你們的神凰軍我蒼風國境全部滾離!一個都不許留下,且三百年內不得再進犯半步!”

    “第二,你鳳橫空親擬詔書,向我蒼風國賠罪,並昭告天下!還要將這詔書裱在你們神凰城主門之上,掛滿至少十年!”

    “第三,賠償我蒼風國三百億紫玄幣!!”

    “第四,將位於你們神凰國東北邊界的赤瓊域割讓給我蒼風國!”

    “雲澈!!你不要得寸進尺!!”雲澈每說一個條件,鳳橫空的臉色就會陰暗一分,在雲澈說到第四個條件時,他已是胸腔欲裂,怒吼出聲。退軍的時限縮短,不得進犯的時間延長,詔書不但要昭告天下,還要掛於城門整整十年!賠償金再度暴增。最忍無可忍的……昨日,只是要他神凰國割讓赤瓊城,今天,居然張口就要整個赤瓊域!!

    赤瓊域雖在神凰邊緣,但卻是神凰帝國面積最大的幾個地域之一,單就面積而言足足抵得上四分之一個蒼風國!

    “第五!”雲澈無視着鳳橫空的怒吼,冷淡的喊出的又一個條件,他伸出手指,指向了鳳橫空身側的鳳熙銘:“你們神凰國的這個太子……我記得是叫鳳熙銘吧?這最後一個條件就簡單的多了——廢掉他的玄功,然後讓他隨我到蒼風皇城做客五十年。”

    “!!!!”

    雲澈的最後一句話,讓鳳橫神宗所有人內心的怒火徹底的炸了。

    退軍、賠罪、賠款、割地……居然還要質子!而且,是以他們神凰帝國的太子爲質!

    並且還要廢掉他修行百年的玄功……爲質的時間,更是長達五十年!!

    他們神凰國若是真的如此做了,那必將是讓神凰歷屆祖宗,讓神凰五千年曆史都蒙羞的天大恥辱!

    “雲澈,你癡心妄想!!”鳳熙銘沒有想到雲澈的矛頭竟然忽然指到了他的頭上,本就對雲澈恨之入骨的他直氣的渾身發抖。

    “父皇,兒臣身爲父皇之子,就算是萬死,也絕不願受此屈辱!因爲那不僅僅是兒臣之辱,更是父皇,是我神凰之辱!!赤瓊域不單單是我神凰的重要領土,還是我們神凰始祖的出生之地,就算是我神凰盡滅,也絕不能割讓與他人!!”鳳熙銘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後面的話更是全力吼出。

    “宗主,這等喪權辱國之事,萬萬不可啊!”

    “可是兩位皇子……”

    “這雲澈分明就是在辱我神凰!無論如何都斷然不能向此子妥協!”

    鳳橫空臉色赤紅,喘息粗重無比,他忍耐的極限,已是到了徹底崩潰的最邊緣。兩天前,雲澈第一次挾持皇子,喊出談判條件時,他就差點被氣炸肺。

    但相比於今日,那日的雲澈簡直仁慈的堪稱活佛轉世!

    面對整個鳳凰神宗的怒火和怒視,雲澈臉色毫無變化,慢條斯理的道:“鳳橫空,我給你五息的時間考慮。要麼乖乖聽話,然後馬上開始執行。要麼,他們死。不要妄圖討價還價,更不要妄圖拖延,只有五息……我一瞬都不會多等。”

    “五!”一說完,雲澈的口中,已是喊出了第一聲。

    “四……”

    “三……”

    一邊,是兩個皇子的性命,一邊,是決不能應從的奇恥大辱,留給他們的時間,卻只有短暫無比的五息時間。這無疑,是將所有鳳凰神宗的人架在火上煎烤。

    “宗主……”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鳳橫空身上,一邊是皇子之命,一邊是神凰之恥,他們沒有人敢擅自決定,連多餘的話都不敢多說。

    “二……”雲澈伸出的手掌上,再次收回一根手指。

    “父皇……父皇!!”鳳熙麟和鳳熙旻用身上所有的力氣驚恐絕望的叫喊着。

    “一……”

    鳳橫空的指縫間在滴血,身體的顫抖自始至終都沒有停止過。昨天雲澈已讓他們領教到虛假應承虛以爲蛇根本毫無作用,但云澈提出的那五個條件,他若應下,必將成爲神凰帝國的千古罪人,天威震世的神凰也將淪爲七國之笑柄……死後,都無顏去面對列祖列宗。

    若不答應,他的兩個兒子一定會死……雲澈還會再來,以他鬼神莫測的能力,會殺他們更多的人,後面提出的條件或許會更加的殘酷……

    三年前,他遣兵入侵蒼風時,單就吞併蒼風國土而言,在他眼裏不過是簡單至極的小事,做夢都沒想到會引來這樣的報復。

    “雲澈……”鳳橫空低沉的出聲:“你如果敢……”

    雲澈在這時,把最後的一根手指收了回去,臉上,露出殘忍的笑意:“五息已過。坦白說,鳳凰宗主,我非常喜歡你的答覆……兩位尊貴的皇子,看來你們的父皇根本就沒把你們的命當回事,我提出的條件如此仁慈寬厚,他卻依然選擇看着你們去死……既然如此,你們也就沒有活着的必要了。”

    鳳橫空、衆鳳凰長老全部大驚失色,同時暴吼:“住手!!”

    轟!!!

    回答他們的,只有兩團刺目的火光。有着最尊貴身份的神凰皇子,在雲澈的手中就如最卑賤的螻蟻,捏死的沒有半點猶豫。爆開的火光之中,鳳熙麟和鳳熙旻的身體瞬間碎裂,然後被焚滅成毫無痕跡的虛無。

    “麟兒……旻兒!!”鳳橫空發出撕心裂肺的大吼,整個人如瘋了一般的衝向雲澈:“雲澈!!我鳳橫空與你……不共戴天!!!”

    “憑你,還不配!!”雲澈低沉的冷笑,然後一聲狂笑,騰空而起:“鳳橫空,死了四個,你還有十個兒子……不要着急,在你付出該有的代價之前,我會一個個送他們去閻王!你好好的等着吧!!”

    雲澈轉過身,身體化作離弦之箭,向西方飛遁而去。

    “殺了他!!無論如何也要殺了他!!”鳳非烈狂吼道。

    混亂的氣爆聲中,三個處在雲澈逃離方向的鳳凰長老全部騰空而起,向雲澈迎面而來,三把

    燃燒着鳳凰火焰的長劍狠狠的刺向雲澈的要害……

    雲澈雙眸微微眯起,眼縫中放射冰冷危險的寒光,迎着正面而來的三個鳳凰長老,他的速度非但沒有減緩,反而驟然加快,一道硃紅色的光芒在他手中閃現,全身玄力猛然爆發,劫天劍直轟前方而去。

    先前,面對鳳凰神宗的攻擊與合圍,雲澈所做的都是躲避與逃遁。這一次,三個鳳凰長老都是全力出手,在他們潛意識裏,雲澈所做的定然是以那鬼魅般的身法玄技避過他們所有人的攻擊,然後遠遠遁走……

    但,他們看到的,卻是迎面而來的硃紅劍芒。

    三大鳳凰長老先是微驚,隨之大喜,身上的玄氣全部再度膨脹,劍上竄動起數丈長的火蛇……若是雲澈要逃,他們自認以雲澈的速度,他們毫無辦法。但正面交手,他們三人合力,沒有理由不把雲澈重創……甚至當場擊殺。

    但他們臉上的喜色僅僅維持了剎那,就被越來越深的驚恐所代替……因爲迎面而來的玄力風暴之強橫,無數倍的超出了他們的預料。那把硃紅色的巨劍臨身時,他們全體燃起的鳳凰火焰,竟如風中殘燭般被壓制的全部熄滅,連一絲火苗都沒有剩下,一股宛若蒼天傾覆般的力量橫壓在了他們的軀體上,在這股力量面前,他們感覺自己比精鋼還要強硬的身體就如螻蟻般脆弱渺小……

    “隕月沉星!!”

    轟!!!

    如同一座山嶽當空爆開,巨大的轟鳴聲震盪的下方地面大面積炸裂,所有追及而至的人都清楚的看到三大鳳凰長老的劍同一時間斷裂飛出,隨之,就連他們的身體,也在巨劍橫掃過的那一瞬間……攔腰而斷!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