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這些天大鬧鳳凰神宗,依仗的都是迅疾絕倫的速度,也自然讓鳳凰神宗下意識的認爲雲澈的強大也只在於速度,沒有膽量,甚至沒有資格和他們正面對抗。而今天,先是鳳雲止被他一拳轟殺,現在,又眼睜睜的看着三大長老的合力攻擊,竟被雲澈一劍……直接砸成六段!

    殘破的屍首如被暴風席捲,遠遠的橫飛出去,在空中拉起六道數十丈長的猩紅血線。

    幾乎所有鳳凰弟子的眼珠都在那一瞬間驚顫的幾欲碎裂,全速圍攻來的鳳凰長老更是直接驚的魂飛天外……他們不是什麼阿貓阿狗,甚至不是鳳凰神宗的普通弟子,而是執掌着全宗的大權,立於天玄七國之巔,任何一個都威震於世的鳳凰長老!

    竟一個照面,在雲澈一劍揮舞之下,就如三尊腐朽的枯木般四分五裂……

    這是他們做再荒誕的夢,都不可能出現的畫面……此時,卻是無比清晰的呈現在他們的眼前。

    所有人在震驚中瑟縮時,唯有已幾乎失去理智的風橫空速度絲毫不減,直衝雲澈而來,赤紅色的瞳孔中清晰映出雲澈的影子時,他發出一聲無比怨恨的爆吼,全身火焰凝於右臂,帶起扭曲空間的無匹威勢,砸向雲澈的腦袋:“雲澈!!朕要你死!!”

    “宗主小心!!”

    衆鳳凰長老齊齊大駭,三大鳳凰長老被雲澈一劍轟殺的畫面猶在眼前,他們縱然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該明白要做到這一點要何等恐怖的實力。風橫空的玄力雖是霸玄境十級,強過被雲澈擊殺的三鳳凰長老的任何一個,但斷然比不過三個鳳凰長老的合力。以雲澈方纔爆發的恐怖實力,若是他驟下狠手,後果不堪設想。

    面對風橫空的鳳凰火焰,雲澈面露冷笑……三年前,風橫空的實力是讓他連仰望都不能的存在。而今,兩人的實力層面,可以說完全的顛覆了過來。

    雲澈左手將重劍橫在身後,右臂鳳炎燃起,直轟風橫空……和風橫空一樣的動作,一樣的鳳凰火焰,但他的神情,卻要比風橫空輕鬆的太多,嘴角更是一抹無情的輕蔑:“憑你……還不夠資格。”

    一聲轟鳴,如同一座火山在空中爆發,空間在滾滾炎浪間劇烈塌陷,火海爆發的正中心,響起一道清脆無比的咔嚓聲,風橫空轟出的手臂在巨大的衝擊力瞬間彎折到了背後,下一瞬骨骼從正中直接劈裂,一股更加強橫的後力隨之而至,直轟他的心口,風橫空的鳳凰寶甲頓時破碎成粉末,整個人如一枚炮彈般橫飛了出去。

    “宗主!!”

    數個鳳凰長老迅速衝上,去接向風橫空,從正中方向接向風橫空的人雙臂在碰觸到他的那一剎那,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便臉色驟變……因爲一股傳向他雙臂的巨力強橫的完全超出他的想想,將他的手臂瞬間撞開,被風橫空的身體狠狠的砸在胸口……一聲裂響,他的大片胸骨碎裂凹陷,一大蓬血霧全部噴到了風橫空身上,粘在一起的兩人狠狠砸落在地,在震天般的轟鳴聲中將地面砸出一個十丈之深的大坑。

    這一幕,讓衝過來的鳳凰長老全部狠狠吸了一口涼氣。

    雲澈已抓起劫天劍,俯空而下,直取風橫空,一聲大吼也在這時從右側傳來:“休傷我宗主!!”

    二長老鳳非然手持鳳凰劍,以突破極限的速度衝向雲澈,全身燃燒的鳳炎在震驚和慌懼之中沸騰到了極點……他所衝向的不是雲澈,而是鳳橫空的身前,拼了命的想要在雲澈之前衝到鳳橫空前方。但這時,雲澈的身形軌跡忽然一折,本是衝向鳳橫空的他以先於之前兩倍的速度驟然衝向了鳳非然。

    鳳非然一心只想擋在鳳橫空身前,根本沒想到雲澈會在可以重傷或者劫持鳳橫空的機會下忽然轉移攻擊目標,再加之他如雷霆般迅疾的速度……鳳非然在瞳孔瑟縮的剎那,唯一來得及做出的動作,只有將手中的鳳凰劍向胸口位置移動了半寸……

    噗!!

    肉體被狠狠撕裂的聲音響起在鳳凰神宗的上空,鳳非然有着霸玄境九級玄力護身的身體在劫天劍之下,就如破敗脆弱的皮革一般,被一瞬貫穿。從他身體中飈飛出的血液,在劫天劍的恐怖衝擊力下,直飛灑到數裏之外。

    “唔……”

    最後的聲音,從鳳非然的口中溢出,他渙散的目光看着雲澈冷漠的面孔和那把將他身體貫穿的硃紅巨劍,瞳孔中沒有怨恨,唯有太過深重的震驚,和身處夢境般的無法置信……他無法相信,身爲鳳凰神宗二號長老的自己,竟然就這麼死了……殺死他的人,居然只是一個二十二歲的年輕人……

    他更無法相信,那股來自雲澈,將自己身體瞬間貫穿的力量……竟會強大到……完全突破霸玄境界的強度!!

    “二……二長老……”目睹着一切的瞳孔都在劇烈的收縮,就連呼喊聲,都戰慄的如在寒風之中。

    “呵……”看着那一張張如見鬼神的面孔,雲澈淡淡冷笑,身上金烏炎燃起,劫天劍猛然甩向下方……

    “炎陽爆裂!!”

    一團不到一丈長的火焰在劫天劍上燃起,連同鳳非然的屍體被雲澈輕描淡寫的甩向了下方。

    轟!!

    即使在最普通的鳳凰弟子眼中都並不起眼的火焰,卻在落下的那一剎那爆開災難的火海,將數十個鳳凰弟子捲入其中,一瞬……僅僅是一瞬,這些鳳凰弟子便被焚滅成虛無,就連一絲死亡前的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

    噩夢般的畫面一幕接着一幕……這是一場真正的噩夢。先前,他們對雲澈以極快的速度遁走而氣急敗壞,而現在他們才知道,他的遁走簡直就是天大的恩賜與憐憫。繼雲澈的速度之後,他們終於見識到了雲澈如今的實力……那是完全不亞於速度的恐怖。

    在場的鳳凰長老已全部衝到了鳳橫空的周圍,數十個長老聚力一處,卻沒有讓他們有絲毫的安全感,每個人的瞳孔都在劇烈的收縮和放大,沒有一個人敢衝向雲澈。

    雲澈的目光在這時轉過,也讓衆鳳凰長老的身軀在同一個剎那劇烈震盪。不過,雲澈並沒有再次衝下來,他輕微的沉下眉頭,冷冷的看着處在大坑中心,面孔已無比扭曲的鳳橫空:“鳳橫空,你真要好好感謝上天賜予了你一個好女兒……雖然你根本不配當她的父親。若不是因爲雪児,我今天縱然不殺了你,也會廢掉你的四肢。”

    “雖然你已經愚蠢的浪費了三次我賞賜給你的機會,但依然是看在雪児的面子上,我會繼續賞給你機會,當然,你也可以繼續浪費。只不過,浪費機會的後果,可是要一次比一次嚴重……讓我好好期待一下明天吧,哈哈哈哈哈!!”

    、、

    大笑聲中,雲澈騰空而起,身影轉眼之間已沒入雲霄。

    隨着雲澈的離開,噩夢,也似乎總算暫時休止。但鳳凰神宗的戰慄卻是久久無法停止。

    “父皇,你沒事吧。”

    “宗主……”

    鳳橫空手臂斷裂,嘴角滲血,但整體傷的並不重,反倒是接住他的那個鳳凰長老重傷昏迷,所有在側的人都看得出,這分明是雲澈手下留情,否則都有可能直接要了鳳橫空的命。

    鳳橫空目視天空,雙目無神,嘴脣劇烈的顫動着:“不可能……這怎麼可能是他的實力……不可能……不可能啊……”

    鳳橫空的聲音,也是所有人的悲吟。三年前,雲澈所表現的實力雖震驚了七國,但最最極限,也只在王玄境後期。在年輕一輩中雖是絕世般的存在,但在強大的鳳凰長老面前,不過是隨手一指便可戳死的螻蟻。

    從那時到今天,一共過去了三年……僅僅纔過去了三年!!

    一拳轟殺鳳雲止,一劍砸斷三個鳳凰長老,一擊重傷鳳橫空和一個鳳凰長老,又一劍滅殺排位第二的鳳凰長老鳳非然。這至少是半步帝君……甚至有可能已初涉君玄境的實力!

    三年時間,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完完全全違背常理,逆天一樣的成長!!

    “不可能……不可能!!!”

    鳳橫空一聲悲鳴,然後猛吐一大口鮮血,臉色蒼白,昏死了過去。

    “宗主!!”

    “父皇!!!”

    迴應鳳橫空的,只有悲切的呼喊聲。

    ————————————————

    鳳凰城數百丈的地下,一個就連皇子和鳳凰長老都不能隨意靠近的絕對禁地。

    這裏火焰環繞,連成一片彷彿沒有邊際的火焰之海,而所有的火焰,都不是平凡的玄火,而是熾熱無比的鳳凰炎。

    這時,一個有些沉重的腳步聲在這個充斥着鳳凰火焰的禁忌之地中響起,隨之,曳動的火光映照出鳳橫空的面孔。身爲神凰帝王,平日裏總是高昂着頭顱的他在這時卻是不敢釋放出半點的傲氣和帝王之息,邁步之中就連頭顱都努力的垂下。

    逐漸的,他的腳步越來越緩。最終,在火焰最爲深邃的地方,他停住了腳步,然後重重的跪下,頭更是深深的垂下。

    熾熱的鳳凰火焰在輕微的搖擺之中隱約映出一個模糊的身影,平和而沉重的聲音,從這個身影上發出:“橫空,這幾日鳳息劇亂,因爲何事?”

    在這個身影面前,鳳橫空深深的叩下身去:“兒臣無能,請父皇責罰。”

    “你氣息氣血混亂,就連心魂都衰敗不堪,究竟是何人,將你逼到如此地步?”火焰中傳出的聲音加重了幾分:“可是某個聖地?”

    “不,”鳳橫空伏下的身軀不敢直起:“是……是雲澈。”

    “三年前敗我宗年輕一代,又救了雪児的那個年輕人嗎?”聲音帶上了輕微的詫異。

    “是……只是他三年前並沒有死在太古玄舟,如今又活着回來……因蒼風國之事,而前來報復。”

    “原來如此……協助他的,又是哪路高人?”火焰中的聲音依舊低沉而平靜。

    鳳橫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只有他……一個人。”

    鳳凰火焰在安靜的燃燒、搖曳、沸騰,但整個火焰空間,卻久久沒有了聲音。鳳橫空上半身完全趴伏在地,一動不敢動。

    整整過了十息,火焰中的聲音纔再度響起:“天諭,天擎,你們去助橫空一臂吧,了結後速歸。”

    “是。”

    數十里之外的火海之中,傳來兩個蒼老低沉的迴應聲。

    【9月24日撿到閨女×1,接着就忙成狗,連通知都沒能發……抱歉抱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