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天的時間,不但讓神凰城惶然大亂,也足以讓這場波瀾擴散到天玄大陸的每一個角落。雲澈活着回來的消息本就足以引起全大陸的動盪,而他在神凰城這些天所做的事……尤其是昨日連殺兩個皇子、五個鳳凰長老的事,如暴風一般用短短一夜的時間便席捲了大陸七國。

    無論是神凰帝國,還是其他六國,這對他們所有人而言,都是國家存在以來所發生的最震撼之事,讓他們每一個人聽到消息的第一反應,都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

    這是歷史上第一次,不可匹敵的神凰帝國尊嚴被踐踏……還是如此程度的踐踏。而對方,卻僅僅是一個人。

    包括四大聖地,也都早已在此事之上投入了極大的注意力。

    一夜入定,雲澈睜開眼睛時天已大明。不過他並不是算着時間醒來,而是被傳音玉的動靜所喚醒。

    拿出傳音玉,裏面傳來一個平和的中年人聲音:“鳳凰神宗之中今晨多了兩股帝君氣息,一爲君玄境二級後期,一爲君玄境三級中期,小心爲上。”

    傳音來的,赫然是黑月商會的紫極。

    “不但主動告知,還是這老頭親自傳音,哼,看來他對你還真是關心的很啊。”茉莉冷冷淡淡的道。

    “關心?”雲澈撇了撇嘴:“那是因爲我身後有一個強到空前絕後,毀天滅地,絕對不能招惹的‘師父’,從而讓他覺得示好爲上。若是這層幻象被捅破,估計以他的精明,很可能……不,是一定會比任何人都巴不得我死。對於在一片大陸屹立和稱霸了萬年的龐大勢力而言,可能會造成威脅的東西,是絕對不能存在的……而以我已經暴露在他們眼中的異種天賦和成長速度,我自然就是那種將來可能造成威脅的人。”

    “你知道就好。”茉莉傲氣的道。

    “這鳳凰神宗,也是如此。”雲澈飛身而來,看向神凰城的方向:“鳳凰神宗憑藉着鳳凰血脈,五千年時間便已接近了聖地的強度,再有五千年,以神靈血脈的優勢,極有可能會超越那四大聖地。鳳凰神宗安穩這五千年,只因鳳神的存在,若是鳳神還活着的幻象被戳破,鳳凰神宗會是什麼後果,用腳趾頭都可以預想的到。”

    說到這裏,雲澈的眉頭微微一動……神凰對蒼風瘋狗一般的舉動,難道是爲了應對將來必定出現的危局?畢竟,這世界上再厚重的牆,也有透風的時候。

    縱然如此……無論是出於什麼原因,以神凰對蒼風的惡行,都必須承受十倍的代價!

    ————————————

    鳳橫空已經整整四天沒閤眼,他身上本無重傷,此時就連手臂的傷也已無大礙,但他內心受到的重創絕無可能如此短時間平息……短短三天死了四個兒子,而且全部是他眼睜睜的看着死去,且每一個都是被焚燒殆盡,別說屍體,連一絲飛灰都沒留下。這樣的重創,任何一個普通人都無法承受,何況他鳳凰宗主,神凰之帝。

    被毀掉小半,一片狼藉的鳳凰大殿中,各鳳凰長老、皇子全部在列,不過,他們的臉上卻看不到惶然和憤恨,而都是欣喜和激動。大殿盡頭,鳳橫空兩側還坐着兩個人……位置赫然與鳳橫空平齊。

    這是兩個臉上刻印着厚重滄桑的老者,他們鬍鬚雪白,頭髮卻是濃重的赤黑色,身體周圍不時有火靈舞動,身上釋放着一股沉重無比的威壓,而他們此時微沉的眉頭和釋放寒光的雙目,更是讓所有人胸口窒息。

    “我鳳凰神宗,竟被人連殺四個皇子……豈有此理!”右側的老者聲沉如鍾,怒氣之下,整個大殿的溫度驟然升高。

    “此事爲何不告知太宗主?”左側的老者道。

    “父皇性情暴烈如火,朕一時膽怯,未敢明言。只待拿下雲澈那個孽畜,再行告知父皇吧。”鳳橫空閉上眼睛,不斷抽搐的面孔和脖頸彰顯着他內心無法平息的怨恨與沉痛。

    “吾等無用,還要累兩位太長老親自出山,甚爲慚愧。”大長老鳳非烈愧然道。

    “有兩位太長老在,若是雲澈還敢來,今日就是他的死期!”鳳熙銘咬牙道。

    坐在鳳橫空身邊的兩個老者,他們的年齡都超過五百歲,不僅是鳳凰神宗的太長老一輩,還是太長老之中九個突破至君玄境的人之二。

    左側,名鳳天諭,右側,名鳳天擎,他們與鳳凰太宗主同屬一脈,皆爲“天”字輩。如今已成爲鳳凰神宗基石般的存在。

    “此子之罪,豈是‘死’能償還!”鳳天諭怒聲道。

    “除了四位皇子,共有多少宗中之人因那雲澈而亡?”相比於鳳天諭,鳳天擎要平靜的多,但一同已完全變成赤色的瞳孔,彰顯着他心中的震驚和憤怒絕不下於鳳天諭。因爲縱觀鳳凰神宗五千年曆史,從未有過如此之恥。

    鳳熙銘恭敬的道:“第一日,只有十四弟一人遭了毒手。第二日,十三弟,還有他殿中九個守護弟子,共十人遇害。昨日,兩位皇弟、五位長老慘遭毒手……還有九十三人遭遇焚滅,另有三百多人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二十一長老爲救父皇,重傷之下至今昏迷未醒。”

    “一百一十一人……呵,看來,他必須要承受至一百一十一次生不如此,才能償還了。”鳳天諭臉色陰寒。

    這時,一陣騷動聲忽然從外面傳來,隨之響起一個鳳凰弟子帶着明顯驚慌的聲音:“雲澈……是雲澈來了!!”

    呼!!

    整個鳳凰大殿,除了兩個太長老,所有人在同一個瞬間猛然站了起來。而這樣的一個瞬間,表明着雲澈已在他們心中種下了何其可怕的陰影。

    “雲澈……”鳳橫空雙拳緊攥,口中低念着這個他傾注了今生幾乎所有恨意的名字:“該是你……償還的時候了!!”

    轟!!

    火焰爆裂,鳳橫空直接沖天而起,將本就破敗的大殿之頂再次衝出一個巨大的窟窿。衆鳳凰長老大喊一聲“宗主”,也迅速飛身而起,緊隨其後。

    依然是原鳳凰城們的方向,雲澈飄浮在和昨天出現時一樣的位置,雙手抱胸,面帶冷笑……動作、神情和昨日也是一模一樣。

    而相比於雲澈,鳳凰神宗的人反應和昨日已是大不相同,他們的表情格外篤定,看向雲澈的目光,甚至猶如在看着一個死人,有的臉色,甚至還展露着快意的冷笑……似乎已經看到了雲澈落在他們手上,讓他們可以肆意發泄這些年怨憤的畫面。

    “鳳橫空,今天出來迎接的倒是挺快的嘛。”雲澈的目光依然只鎖定鳳橫空一人,音調比之昨日更爲輕蔑:“你今天是想通了準備乖乖聽話呢,還是……繼續看着你的兒子弟子在你的面前一個個的慘死呢!”

    “哦,當然,我依然要無比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你還是乖乖聽話的好,否則若是你的兒子都死光了,你這宗主和皇帝之位可就後繼無人了。”

    “雲澈,你已經死到臨頭了,居然還在狂妄。”鳳非烈冷笑道:“你以爲今天你還能活着離開這裏麼!”

    “哦?”雲澈微微眯了眯眼:“死到臨頭?才短短几天,這四個字我都已經從你們嘴裏聽到十遍不止了。可惜我到現在卻連一根頭髮都沒傷害,可你們鳳凰神宗……嘿,多麼可憐可悲可笑。”

    “呵呵呵呵……還真是如傳聞中的那般狂妄。”

    回答雲澈的,是一個蒼老威嚴的聲音。隨着這個聲音,兩個赤紅色的身影從鳳凰大殿中緩緩浮起,帶着一股沉重如山的無上威勢籠罩了整個鳳凰神宗。他們冷目漠視着雲澈,龐大的氣場與威壓將周圍數十里的風都變成了靜止。

    彷彿在這個空間,他們便是天地間的主宰。

    雲澈雙手從胸口放下,不緊不慢的背到了身後,目光在這兩個老者身上一瞥,淡淡冷笑道:“看你們這忽然膨脹了幾百倍的自信,我還以爲是請來了哪路神仙,原來只是喊出了這麼兩個老不死。你們好歹也該把鳳天威給叫出來,區區鳳天諭和鳳天擎……是來告訴我你們鳳凰神宗的太長老一輩也只剩下一堆廢物了嗎?”

    鳳虎威的靈魂中有着太上一輩的記憶,雲澈在看到鳳天諭和鳳天擎時,自然一口就喊出了他們的名d字。

    d

    鳳天諭和鳳天擎的臉色同時一變……他們帶着磅礴的氣場出現,鳳凰靈壓更是第一時間牢牢的鎖定在雲澈的身上,本以爲單憑靈壓,就足以讓雲澈一瞬間面露恐懼,全身發抖,甚至心魂崩潰。

    但,他們所看到的畫面,卻出乎了他們所有的預料,他們出現之後,雲澈非但沒有露出驚懼忌憚,臉上的表情壓根沒有任何的變化,身上的氣息更是沒有半點的紊亂,平淡的就像是看到了兩隻螞蚱從地上跳出來。

    他不但沒有被他們的氣場壓制,還一口喊出了他們的名字……然後非但沒有被他們的名字嚇到,反而每一個字,每一個神情,都是輕視和不屑。

    他竟然在蔑視、嘲笑這鳳凰神宗的太長老……兩個成就帝君之境,成爲玄道之中的人中之神,真正俯視天下的人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