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雲澈殺了鳳天諭和鳳天擎?”

    接到消息的紫極一臉驚容。

    他驚訝於雲澈的實力竟強橫到如此程度,又一次遠遠超出他的預料,更震驚於他居然敢做出擊殺鳳凰帝君的事來……還是兩個!

    哪個聖地隕落一個帝君,都會是驚動所有聖地的大事。而在帝君數量遠比聖地稀少的鳳凰神宗,更是驚破天的大事。

    更何況兩個帝君!

    這根本就是活生生的挖了鳳凰神宗的根基!

    “真是個什麼事都敢做的瘋子。”紫極說出了一句完全不符合他沉穩性情的評價:“滅鳳凰神宗兩大帝君,如此之下,鳳天威……以及鳳凰神宗所有潛修中的帝君都會出動。最嚴重的,是其先祖鳳神都極有可能被觸怒,從而親自出手。”

    “是否需要給予雲澈提醒?”紫極身邊的人問道。

    “不,”紫極緩緩搖頭:“這件事的發展,已經完全不可控制。鳳凰神宗這次必定徹底暴走,先祖鳳神也有極大可能出現,就算是我們,也斷然不能再有半點插手。”

    “事情到了這種局面,怕是雲澈背後的奪天老人也該親自出手了吧。否則,帝君盡出,徹底暴怒的鳳凰神宗,雲澈就是一百條命都不夠死。”

    “若是那奪天老人遭遇鳳凰神宗的鳳凰神靈……誰會更勝一籌。”紫極身側的青衣人忍不住問道。

    紫極微微沉吟,道:“若是日月神宮那邊傳來對奪天老人的實力描繪沒有誇大,奪天老人要勝過……甚至遠勝鳳凰神宗的先祖鳳神。這也應該是雲澈敢殺鳳凰神宗兩個帝君最大原因。”

    “自身實力強大,潛力無法估量,又有着強大無比的靠山,心性更是毒辣決絕……”紫極長長吐出一口氣,低喃着道:“這樣的人,除非能確保殺得了他,否則千萬不可招惹觸怒。”

    “而若能有足夠的把握殺了他……就要不惜一切讓他死!死的越早越好,絕不能有半絲的猶豫憐憫!”

    “接下來屬下該如何做?鳳天威已經出現,其他鳳凰帝君也有可能全部離開鳳火琅嬛境,屬下怕是已難以藏匿其中。”

    “動靜已經太大,已不需要臨近查探了。速將鳳天威、鳳天擎被雲澈所殺的事告知皇極聖域、日月神宮、天威劍域。兩大帝君在一個二十二歲的人手中隕落,這已經不單單是雲澈和鳳凰神宗的恩怨了。”

    “是!”

    ——————————————

    風聲呼嘯,雲澈飛出了神凰城範圍,直線向南而去。後方,一道大紅色的影子緊隨不捨,並且以一個緩慢的幅度越來越近。

    “你準備怎麼做?”感覺到雲澈極不正常的情緒波動,茉莉沉聲問道:“你現在在考慮的,好像並不是將後面的老頭子甩開。”

    雲澈一言不發,眼神一直在顫蕩,不知在想着什麼。

    “最多半刻鐘,他就能追上你。不過若你現在開啓煉獄境關,也是最多半刻鐘,你就能把他完全甩開。”茉莉低低的道。

    “……茉莉,如果我把鳳凰城給毀了,後果會是什麼?”雲澈右手放在胸口,以天地之氣快速恢復着傷勢,聲音無比之平靜,沒有半點正在被一個六級帝君追及的緊張感。

    “哼,還真是符合你的性格。”茉莉沒有正面回答,冷笑一聲:“你殺了鳳凰神宗四個皇子,數個長老,兩個帝君,攪的他們一片大亂,就差刨了他們的祖墳,現在不過是受了點不輕不重的傷,居然就產生這麼大的恨意和殺意。”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我對他們已經足夠仁慈了。”雲澈沉聲道。他沒有繼續加快速度,如今狀態下,他可以讓自己不被鳳天威短時間內追上的同時,還能以相當快的速度穩住傷勢。

    “我原本還不想做的這麼絕,既然鳳天威都出來了,而且實力上要比我預料的強的很多,那我也不得不將最後的大禮提前送出了!”

    茉莉:“……”

    不知不覺間,數百里在腳下飛馳而過,後方鳳天威也已從最初的數裏之距追到了只剩不到兩百丈的距離。

    而神凰城早已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相比於雲澈的平靜,作爲追擊方,有着壓倒性實力的鳳天威反而是滿腔震驚,他已是玄力全開,速度達到了所能達到的極限,但直追數百里,也堪堪只是將距離拉近了三裏左右,並未追上。

    之前在鳳凰城,他出手將雲澈擊傷後並沒有馬上追及,而是掃了一眼鳳凰城的狀況。因爲身爲強大無比的六級帝君,他自認想要追上實力遠遠不如自己,還身負重傷的雲澈,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而事實,卻是讓他一路心驚。

    雲澈飛行時身上的玄力波動,的的確確只有王玄境三級,但其在負傷狀態下的速度,卻僅僅只是稍稍弱於他。而且雲澈飛行時氣息無比平穩,毫無虛亂,顯然其傷勢遠沒有他預想的重。

    一個只有王玄境界玄力的人,居然會有這樣的速度!

    他現身時心中惱怒,出手時至少動用了七分玄力……居然只讓他受了不足以影響內息的傷!?

    心中震驚和難以置信的同時,鳳天威也同鳳天諭一樣,心中升騰起遠比之前重了數十倍的殺意。

    這個人……絕不能留!!

    眼下,他已是無路可逃。雖然雲澈的速度快的極不正常,但現在也已被他追到了兩百丈之內,只要再近幾分,他就可以直接出手,將他從空中轟下。

    而且這一次,他將直接以十成力出手,務必在最短時間內將他直接轟殺!

    鳳天威的赤色的眼瞳卻釋放出冰寒刺骨的冷光。身爲鳳凰太宗主,他本是絕不屑於對一個後輩出手,但對方讓他感覺到了極大的危險……雖然三年前,他不惜性命救了對鳳凰神宗來說最重要的鳳雪児,但如今既已成有着巨大威脅的死敵,就必須死!

    寒芒乍現的那一刻,鳳天威雙臂鳳炎燃起,已開始凝聚玄力,只待距離足夠,便會毫不留情的出手。而這時,他忽然發覺雲澈的速度一下子慢了下來,兩人之間的距離極速拉近。

    “終於支撐不住了麼!”鳳天威低念一聲,凝聚着鳳凰之力的手臂已瞬間橫起……就在即將轟出的那一剎那,視線中的雲澈,竟忽然消失在了那裏。

    鳳天威眉頭一凝,已如暴風般衝到了雲澈所消失的位置,然後快速四顧……雲澈的身影消失了,而讓鳳天威真正震驚的是,就連他的氣息也消失了,消失的完完全全!

    匿身玄技並不鮮見,但到了帝君這個級別,匿身類的玄技早已成了笑話,因爲身形隱匿的再完美,氣息也不可能藏匿到可以擺脫帝君強大無比的靈覺。

    所以,在看到雲澈身影消失時,鳳天威只是眉頭動了一下……而下一息,纔是忽然色變。

    雲澈不但身體消失,就連氣息也完全消失……還是在他的視線中,在他的靈覺鎖定下完全消失。

    他活了數百年,都從未遇到過,甚至聽說過這種事。

    他將自己的玄氣釋放到極致,周圍數十里之內,不要說生靈,就是一草一木的動向都別想逃開他的靈覺。但他全力搜尋許久,靈覺範圍之內,卻是無論如何都搜尋不到半點雲澈的痕跡。

    “雲澈,給我滾出來!!”鳳天威目光掃視,吼聲震耳如雷霆。極怒之下,他的身上鳳炎升騰,猛然爆開!

    轟!整整十幾裏空間,瞬間化作毀滅的火海……

    ————————————————

    哧!!

    隨着空間的嘶鳴,雲澈重新出現在了鳳凰城的上空,並且身浮在整整三千丈的高度上,身上,赤紅色的火焰在燃燒,釋放着並不強烈的火光……但這次並不是鳳凰炎,而是比鳳凰炎更加炙熱、暴躁、絕情的金烏炎。

    手間,只有巴掌大小的太古玄舟被他收起,雙臂在空中緩緩張開,身體表面的火焰變得濃郁,光芒依然並不強烈灼目,卻是詭異的映的上方天空逐漸變得通紅。

    不多時,雲澈的上空,已化作了一片猙獰的赤金色,這片赤金色區域在搖擺晃動,就如躁動的岩漿。雲澈的身形也開始緩緩下降,每下降一分,赤金色區域就會擴散一分,與此同時,一股恐怖的灼熱,也開始悄然籠罩向下方。

    “毀滅領域……黃泉灰燼……”雲澈的身體已被完全耀成赤金色,尤其是一雙眼眸,灼目的彷彿已經燃燒了起來,口中,猶如在低念着惡魔的咒語。

    雲澈之前的攻擊,讓鳳凰神宗大長老橫死,五個長老重傷,一百多個弟子身亡。被重傷的五個鳳凰長老都已被送到藥閣,一衆鳳凰弟子正在收拾殘局。雖然太宗主鳳天威已親自出關,這場禍患也終於可以就此結束,雲澈也絕無可能逃離鳳天威的掌心。但云澈縱然在鳳天威的手中死的再慘,也無法挽回半點鳳凰神宗的損失。

    尤其是兩大帝君的隕落。

    所以鳳凰城中一片慘淡,沒有任何人笑的出來。

    鳳橫空,以及衆鳳凰長老也都到了藥閣之中,合力爲重傷的五長老穩住傷勢。

    “父皇,兒臣已遣人去往城外找尋二位太長老的遺體。”看着鳳橫空灰暗的臉色,鳳熙銘動了動嘴脣,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唉。”鳳橫空長嘆一聲,一臉的悲愴:“如果朕昨日……直接乞求父皇出手便好了……”

    “這不是宗主的錯。”四長老搖頭道:“誰也不可能料到,雲澈的實力竟可以達到如此地步。他前些天都是殺人遠遁,本就是刻意隱藏自己的實力來讓我們大意。”

    二帝君、四皇子、六長老……這是鳳凰神宗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損失和重傷。

    是全宗永遠不可能忘卻的災難與恥辱。

    鳳橫空閉上眼睛,痛苦的道:“一切都已無法挽回了。現在只望這件事不會驚動雪児……”想到鳳炎結界被轟潰,他慘然的搖了搖頭:“怕是雪児那邊,是已無法瞞住了……”

    聲音未落,鳳橫空的臉色忽然猛的一變,與此同時,正在爲五長老療傷的衆鳳凰長老也全部忽然擡頭,臉色驟變。

    因爲,空氣的溫度,赫然在以一個極度恐怖的速度上升着。一股並不沉重,但如惡魔臨世般懾心的威壓從上空傳來,並且在快速的膨脹、臨近。

    轟!!

    鳳橫空穿破殿頂,飛身而起,一擡頭,便看到了遙遠的空中出現了一片赤金色的圓形區域,直耀的周圍大片的天空都變成赤色。赤金色的光芒下,是一個絕不該出現在那裏的身影。

    “雲……澈?!!”

    鳳橫空的瞳孔如同被扎入了萬千鋼針,收縮到了今生的極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