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着金烏領域的持續膨脹,被映成赤金色的已不僅僅是鳳凰城,而是整個神凰城。

    高聳入雲的黑月總會更是被映照的赤紅一片。紫極站在窗前,目視着鳳凰城的方向,臉色不斷的變動,而且每一次,都是無比劇烈的變動。

    “速去地下,全面開啓守護結界!”

    紫極忽然的命令,讓他身側的藍衣人一怔一驚,失聲道:“開……開啓結界?”

    黑月總會的守護結界已整整四千多年未曾開啓過!

    “鳳凰城上空的那個火焰領域……”紫極重重的吸了一口氣:“絕對足以毀掉整個鳳凰城!甚至可能波及到這裏!”

    “可是,鳳凰神宗有着十數帝君,難道還抵禦不了雲澈一個人的火焰領域?”藍衣人萬分不解的道。

    紫極眼神冷凝,緩緩的道:“雲澈所張開的這個火焰領域,其強度並不誇張,但其炎力法則層面,卻是高的匪夷所思,以我的玄道造詣,竟是絲毫無法參透理解半分!靈覺尚未碰觸到火焰,單單只是接觸到餘波,靈魂便會不受控制的戰慄。”

    藍衣人:“……”

    “鳳凰神宗的帝君都有足夠的能力在這個可怕的火焰領域中保住自己的性命,但,縱然所有人全力聯手,想要在其墮向鳳凰城時將其完全抵消,在我看來,最多,也只有兩成的可能性!”

    “另外整整八成,就是鳳凰城的覆滅!!裏面的人若是沒有逃走,帝君以下,也會全部被焚成灰燼!”

    “即使所有人可以在領域墮下之前活着逃離……鳳凰城焚滅,藥園、晶石、財富、玄陣……數千年的根基與積累毀於一旦,鳳凰神宗縱然所有人都存活且人心不亂,要恢復今時之勢,也要至少千年的時間。”

    紫極的話,讓藍衣人一陣心驚。雲澈王玄境界的玄力可以擊殺兩帝君,已徹底打破他的認知,現在,若不是紫極親口所言,他更是無法相信和想象他竟真的能毀掉整個鳳凰城……鳳凰神宗所有帝君合力都無法阻止!!

    “那究竟是……什麼火?難不成,比鳳凰炎還要強?”鳳凰炎是神靈之炎,是公認的世間最強玄炎,而紫極所言,分明竟是雲澈此時所釋放的火焰,比之鳳凰炎還要可怕。

    “的確是比鳳凰炎還要強大的火焰,而且可怕的太多……”紫極低嘆道,隨之眼神微變,一聲低喃:“莫非,這便是日月神宮所描述的,雲澈的師父奪天老人一瞬間焚滅帝君的那種神祕玄火?”

    一陣玄力波動,從藍衣人的傳音玉上傳來,藍衣人迅速拿出傳音玉,然後向紫極道:“主人,鳳天威現在已全速到了神凰城邊界,再有百息便可回到鳳凰城。”

    “他回去了也於事無補,見到雲澈的火焰領域,他會馬上清楚自己絕無可能完全抵消那個法則層面高的異常的火焰領域。看來這次,即使是鳳天威親自出馬,也必須要認栽了。”

    “皇子死活,鳳凰神宗還算賭的起,但鳳凰城的存亡,是鳳凰神宗決計賭不起的。”紫極閉目道。

    “還不速去開啓守護結界!萬一波及商會,即便是我親自出手也不一定能保萬無一失!”

    “是!”

    藍衣人迅疾而去,紫極的雙目睜開,重新鎖定鳳凰城的所在,他的靈覺,已感知到了鳳天威全速移動的氣息。

    “奇怪,都到了如此地步,他們的鳳神爲何還不出現?”紫極微微眯起眼縫,低低的自言自語,神情若有所思。

    ————————————

    “毀掉鳳凰城?就憑你?”鳳熙銘怒吼道:“我爺爺馬上就會回來,你的這點力量,我爺爺揮手之間就可以消弭!”

    “太子殿下說的沒錯!”鳳凰三長老道,他的臉色通紅,全身冒汗,但強自保持着鎮定:“雲澈,看你現在的樣子,也分明已經是強弩之末,待太宗主回來,就是你斃命之時!太宗主擁有無上的帝君之力,又豈容你狂妄!”

    “嘿,”雲澈譏諷的冷笑:“一個被我隨隨便便就騙到幾百裏之外,簡直蠢不可及的貨色,居然是你們鳳凰神宗堂堂的太宗主。你們不以爲恥也就算了,居然還拿來在我面前耀武揚威,簡直讓人笑掉大牙,哈哈哈哈哈。”

    “你……你竟然侮辱太宗主!!”

    雲澈的話,讓所有鳳凰長老都臉色通紅,暴怒欲裂。

    這時,一股狂躁的氣息從東方驟然逼近,鳳凰神宗的所有人頓時全部欣喜若狂:“是太宗主……太宗主回來了!!”

    感受到鳳天威的氣息,鳳凰神宗所有人的驚慌全部化作欣喜,他們之前一直狠狠的擔心着雲澈會在鳳天威歸來之前將天空巨大的赤金火海沉下。而此刻,鳳天威回來,他們心中巨石重重落下。

    歡呼聲剛剛響起,一道火光便橫空而過,隨之,一個火紅色的身影出現在了鳳橫空和鳳熙銘身前。

    “太宗主!!”

    衆鳳凰長老全部激動的迎上,跪拜在地。

    “爺爺,你回來的剛好!”鳳熙銘向前,恭敬的道:“這雲澈小兒用詭計擺脫爺爺的追殺回到這裏,並狂妄聲稱要毀掉我鳳凰城,還對爺爺出言不敬……此孽畜之罪,死上千萬次都難以償還!爺爺萬勿手下留情。”

    “……”鳳天威仰頭看着天空,沒有半點的反應。衆人悄然擡頭看向他時,才驚然發現,鳳天威的臉色陰沉的嚇人,雙拳不但緊攥,而且在隱隱發顫……指節之上,串串汗珠快速流落,還未滴下,便已化作道道霧氣。

    鳳天威身上釋放着一股極爲壓抑沉重的氣息,讓站的最近的鳳橫空幾乎無法喘息。鳳橫空纔剛剛鬆弛幾分的心魂頓時再度緊繃,低聲道:“父皇……”

    鳳天威沒有理會任何人,他直視着雲澈,胸口微微起伏,然後緩緩道:“我鳳天威自詡一生英明神武,沒想到今日竟被你擺了一道,看來這幾百年,我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鳳天威很平靜,無論言語還是神情。因爲身爲鳳凰太宗主,任何人都可以慌,唯有他決不能。

    至於他心魂是否也如表面那般平靜,便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看來鳳凰太宗主是個很有自知之明的人。”面對鳳天威的自嘲,雲澈卻是毫不留情的補了一刀:“你好歹也是個威震天下的鳳凰帝君,速度卻實在讓人大失所望。我本以爲我的毀滅領域最多完成到一半的時候你就會趕回來,沒想到,你竟然慢到了讓我足足完成了八成。”

    “你用的是某種空間遁吧!”鳳天威冷冷的道:“將我引到四百里之外,再以空間遁回到這裏,然後在我回來之前完成這個毀滅領域……真是好算計。”

    “呵,算計倒談不上,我也不過是臨時起意而已。”雲澈淡淡冷笑:“這原本應該是我送給你們鳳凰神宗的最終大禮,可惜你竟敢出手傷我!那我也只好把這份大禮提前送上!”

    “我現在要殺你,易如反掌!!”鳳天威擡起手臂,掌心火焰驟燃。

    “哈哈哈哈,那你倒是出手啊!”雲澈狂笑一聲:“不過,我可是有十萬分的把握能在你碰到我之前把這個毀滅領域沉下去。到時,我一條命,可以換你鳳凰神宗所有弟子以及鳳凰城都化成飛灰,無論怎麼想都無比的划算啊。”

    “你……”鳳天威手臂顫抖,臉色雖然依舊平靜,但牙齒已幾乎全部咬碎。

    鳳凰神宗的其他人無法完全認清雲澈上空那個火焰領域的恐怖,但他鳳橫空在百里之外時,就萬分心驚。如今就在領域之下,更是在無盡的震驚中,清清楚楚的感覺到了它的恐怖。

    若是雲澈真的把那個火焰領域沉下,他雖然可以保住自己的命,但縱然傾盡全力,也絕無可能將其力量抵消……也就根本無法保住鳳凰城。

    不僅是他,就算是全宗潛修中的帝君全部現身合力,也幾乎不可能做到。

    雖然他不敢相信,更不願承認,但那個火焰領域的氣息、威懾、法則……都分明要遠遠超過他們鳳凰神宗第四重境,也是最高層境界的鳳凰炎!!

    “你……究竟是什麼人!你現在所用的……到底是什麼玄火!”鳳天威用盡全力沉着氣,他很清楚自己問出的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迴應,但他活了數百年,平生第一次如此想要知道答案。

    二十來歲的年齡,王玄境三級的玄力,卻可以擊殺他鳳凰神宗兩個帝君,速度上不下於他……這究竟是怎樣一個怪胎!又是誰培養出了這樣一個怪胎!

    他所用的,究竟是什麼火!竟然讓他有着帝君六級鳳凰炎力的身軀與靈魂如此戰慄。

    “還需要問嗎?當然是制裁你鳳凰神宗的人,制裁你鳳凰神宗的火!”雲澈冷冷的道。

    “你……若將那個毀滅領域沉下,覆蓋我鳳凰城的同時,也必將波及大片的神凰城區域,讓至少數十萬,甚至百萬無辜之人殞命!你就不怕遭天譴嗎!”鳳天威暗中咬牙道,心中更是極速盤旋,想要找出雲澈的破綻。

    “天譴?現在的我,就是制裁你們的天譴!”雲澈冷喝道:“自我到了這神凰城,對你們鳳凰神宗所做的一切,都是你們咎由自取,都是你們該得到的報應!今日,即使整個神凰城都被這個領域毀滅,罪魁禍首也是你們鳳凰神宗!”

    整個鳳凰城的氣息熾熱又壓抑到了極點,鳳天威和雲澈之間的言語,讓所有人都越來越清楚的意識到了什麼——天空中火焰領域,連鳳天威都無法對付!

    鳳熙銘大喘一口氣,向前對鳳天威低聲道:“爺爺,你不需要和他這麼多廢話,我……我現在就去鳳火琅嬛境,把其他幾位……”

    鳳天威猛一伸手,做出了一個阻止的手勢。而這個動作,也讓鳳熙銘和鳳橫空同時眼瞳一縮,臉上的震驚瞬間放大了數十倍。

    “父皇,那個領域……真的如此可怕?”鳳橫空聲音很低,但依然重重發顫。

    鳳天威緩緩的點頭,沉重無比的道:“如果沉下,你們全部要死,鳳凰城也將不復存在。即使我宗所有帝君聯手,也於事無補!”

    鳳橫空:“!!!”

    “這……這怎麼可能。雲澈怎麼可能……”空氣燥熱的彷彿隨時都會燃燒起來,鳳橫空卻是全身發冷。他忽然一個激靈,急聲道:“這個雲澈的性格極端之極,簡直如瘋子一樣,什麼事都做的出來……必須馬上傳音所有人馬上撤離鳳凰城,至少……”

    “不!”鳳天威卻是厲聲喝止:“鳳凰城若是被毀,毀掉的不僅僅是根基,鳳神已死的事,也會徹底暴露。到時,根基和守護神靈全都沒有了的鳳凰神宗會是什麼下場……你預想不到嗎!”

    鳳橫空全身劇震,臉色瞬間慘白。

    鳳凰神靈作爲鳳凰神宗的先祖鳳神,平時雖極少現身,但在事關鳳凰神宗存亡大事上,必然應該出現!雖然鳳凰神靈直到現在都未曾出現已足以讓人疑惑,但也只是或輕或重的懷疑而已,且這種懷疑很容易會被三年前纔出現的鳳神之影所否定。

    但,若是鳳凰城真的被毀了,而鳳凰神靈卻依然沒有出現……那麼,鳳神已死的真相,將徹徹底底的暴露於世。

    鳳凰神宗也將迎來真正的滅頂之難!

    鳳天威在背後橫起手指,示意鳳橫空不要再說話,仰頭直視雲澈,沉着的道:“雲澈,出兵蒼風,的確是我神凰理虧在先。本以爲要拿下蒼風,不過是舉手之勞,沒想到蒼風竟出現了你這等人物!”

    “我宗有先祖鳳神守護,你的火焰領域縱然再強十倍,也不可能毀傷我鳳凰城半分,但我宗代代立誓,不到生死存亡,斷不借助先祖鳳神之力。所以事已至此,我宗認栽。”

    “呵……”雲澈眼眉沉下,滿臉諷笑,卻沒有戳破鳳天威自我掩飾的謊言。

    唯一的原因,自然是鳳雪児。

    若不是因爲鳳雪児,他巴不得四大聖地將一直視爲威脅的鳳凰神宗打壓到徹底凋零!

    “雲澈,你若真想毀我鳳凰城,早就把毀滅領域給沉下來了。你將我調離,完成這個毀滅領域,又刻意等我回來,顯然也並非想要做的太絕。你雖殺我宗數個皇子長老,但三年前畢竟救過雪児性命,對我宗而言,雪児性命,要遠比你所殺的所有人都要重要,所以,我宗其實也並無必要對你做的太絕。”

    鳳天威的話,換做在任何其他勢力、家族,都會讓人不舒服,但在鳳凰神宗,卻沒有人覺得不妥。

    因爲對全宗而言,鳳雪児的命,的的確確要比死去的那些弟子、皇子、長老甚至兩個太長老的命加起來還要重要。

    而且重要的多!

    毫不誇張!!

    “說出你的條件吧。”鳳天威目如餓鷹,聲音剛冷果決,毫無慌亂,似乎一切都未曾脫離過他的掌控:“只要不是太過分,爲保鳳凰城,我宗可以全盤接受,並且讓你活着離開。”

    “我宗建宗數千年,從未退步至此!但,你若是不識擡舉,獅子大開口,越我神宗底線,哼,縱然要承受先祖鳳神之怒罰,也唯有藉助先祖鳳神之神力。到時,我鳳凰城安然無恙,而你不但要慘死,蒼風國也將從天玄大陸永遠消失,寸草不留!”

    “我鳳天威之言,一言九鼎!”

    鳳天威的話傳遍神凰全城,字字震耳懾心。

    若是換做別人,還真會被鳳天威的話給震懾到。

    但對於知道鳳神根本早就消逝的雲澈來說,鳳天威後半段話根本一毛錢的威懾都沒有,還差點沒讓他笑出聲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