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熾熱的光芒從天空灑下,將鳳凰城的每一個角落都映照成了赤金色。光芒的來源在緩慢的下沉,如同一汪正吞噬著蒼穹的火焰煉獄,其龐大足以遮蔽三分之一個鳳凰城……而且還在持續的擴大著。

    鳳凰神宗的所有玄者們全部停下了手中之事,獃獃的看著天空,驚得根本不出話來。

    「那是……什麼??」

    不僅僅是鳳凰城,神凰城……甚至神凰城的邊郊,幾乎所有人都走出了居所或修鍊地,目瞪口呆的看著一輪正在從空中沉向鳳凰城的血色曜日。

    鳳橫空的面孔和一雙瞳眸都被耀成了赤金色,伴隨著赤金火光的,是以恐怖速度升高的溫度,而比高溫更可怕的,是強到他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的威壓……

    如末日來臨般的威壓!!比之雲澈之前玄力全開時都要可怕出不知多少倍,甚至從他的父親鳳天威身上,他都從未感覺到如此恐怖的威壓……在這股威壓之下,他的心臟以一個奇高無比的頻率瘋狂跳動,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每一根神經,都在劇烈的戰慄著。

    「這是怎麼回事?」一個鳳凰長老驚顫著道。

    「爺爺不是追趕雲澈去了嗎……雲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爺爺呢?」鳳熙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畫面。不到一刻鐘前,雲澈才被鳳天威兩招轟退……鳳天威的攻擊全部結結實實打中雲澈,他能不死,還有逃走之力已經可以算作是奇迹,至少也該是重傷,沒有任何理由能逃出鳳天威的手心。

    但云澈現在卻出現在這裡,而鳳天威卻不見蹤影。

    「馬上傳音給你爺爺!」鳳橫空抬頭望天,咬牙切齒的道:「雲澈詭計極多,一定是用什麼特殊方法擺脫了你爺爺的追趕……不定,還是故意將你爺爺引開!」

    「讓你爺爺速度趕回來!」懾心顫魂的氣息,已讓鳳橫空感覺到了莫大的危機。

    「是,父皇!」鳳熙銘迅速拿出了有著鳳火印記的傳音玉。

    「雲澈……你要做什麼!」鳳橫空沉聲低吼道。

    鳳凰神宗的人每一個身上都有鳳凰血脈和鳳凰玄力在身,對高溫有著遠超常人的抵禦能力,但此時,空氣的溫度已經灼熱的如火焰一般,強如鳳橫空,都已經開始感覺到一股燥熱,而那些玄力稍弱的低級弟子都已經開始運轉玄力抵禦。

    越來越濃重的水汽開始從四面八方升騰,空氣與視線在明顯的扭曲著。

    而隨著空中火獄的繼續放大,空氣的溫度,依然在持續的上升著。

    雲澈的身體停止在三百丈的空中,沒有再繼續下落,他的臉色微微有些蒼白……因為這個「黃泉灰燼領域」,傾注了他所有的玄力,幾乎沒有任何的保留。

    要強過當初焚滅七十萬神凰大軍的「黃泉灰燼領域」數倍!!

    「鳳橫空,好好的看著吧。馬上,這個承載著神靈意志,卻變得無比骯髒罪惡的地方,就會永遠灰飛煙滅!!」雲澈在冷笑,聲音陰森如魔鬼的低吟。

    在幻妖界,幻妖皇族憑藉四重《金烏焚世錄》讓幻妖全部生靈萬年臣服;在天玄大陸,鳳凰神宗憑藉四重《鳳凰頌世典》稱霸七國,並以短短五千年的發展直逼萬年聖地。

    在幻妖界,最強的玄功毫無疑問是金烏焚世錄。在天玄大陸,最強的玄功,也公認是鳳凰頌世典。

    而雲澈,不但有著精純度還要超過妖后和歷代所有妖皇的金烏血脈,此時所施展的「黃泉灰燼領域」,是《金烏焚世錄》第七重境的力量!

    論玄力,雲澈絕對算不上當世頂尖。

    但他此刻所釋放的「黃泉灰燼」,卻絕對是當世最高層面,亦是最強的玄技。

    沒有之一!

    不要鳳橫空,縱然是他鳳凰神宗的歷屆所有先祖在此,心魂也會在境界層面的絕對壓制下無法控制的戰慄。

    雲澈的話並不是危言聳聽。

    當這個領域完全成型,並籠罩而下時……

    足以將整個鳳凰城,將這個龐大宗門五千年的底蘊化成徹底的灰燼!

    鳳橫空的身體猛的一抖,心中那過於可怕的感覺,讓他隱約的感覺到雲澈並不是在虛張聲勢……

    「你這孽畜,死到臨頭還口出狂言!」鳳凰長老鳳止水暴吼一聲,然後低聲向鳳橫空道:「宗主,他現在居於空中,不敢下來,身上的玄氣波動也分明是在全力積蓄力量,再加上他先前在太宗主的手下必定已經重傷,現在雖氣勢驚人,但極有可能根本毫無抵禦之力……正是攻擊他的好時機!」

    「看我讓他原形畢露!」

    鳳止水很自信於自己的判斷,聲音落下,他已是騰空而起,一爪轟向雲澈。

    而事實,也的確與他所料想的相差無幾……雲澈雖然並不是重傷,但此刻正將全部力量都傾注於金烏領域之中,沒有留有半點抵禦之力。

    但縱然如此,全力釋放的金烏之炎,又豈是一個鳳凰長老所能靠近!!

    鳳止水瞬間拔起百丈,直衝雲澈,但在剛把距離拉近到百丈之距時,鳳止水的臉色驟然變化,本是疾沖的身軀以最快的速度停止,然後如瘋了一般的墜下,落地之後直接滾倒在地,接連數個翻滾,口中發出陣陣痛苦的哀嚎。

    「止水長老!」

    眾鳳凰玄者全部大驚,鳳橫空和眾鳳凰長老迅速衝上,剛一靠近,便問道一股刺鼻的焦糊味。鳳止水在翻滾間,全身鳳衣、頭髮、鬍鬚都已化成焦炭脫落,裸露出的軀體一半通紅,一半,已是焦黑!

    最觸目驚心的是他的雙手……竟是全部消失在了手臂上,只剩兩截黑枯的手骨。

    「宗主……不要……靠近……」鳳止水伸出沒有了手掌的右臂,一張臉在極度的痛苦下抽搐扭曲,然後咽下聲音,昏死過去。

    鳳橫空與眾鳳凰長老全部面色蒼白,背後升起一股刺骨的寒氣。

    鳳橫空身體微晃,無力的後退了兩步,然後忽然眼神一凝,猛一咬牙,整個人騰空而起,向雲澈衝去。

    「宗主!」

    鳳止水的慘狀就在眼前,眾鳳凰長老全部大驚失色,連忙跟著飛起,想要拉住鳳橫空。

    不過,鳳橫空並沒有像鳳止水那般魯莽,在騰空之後,他的速度便已大幅度放緩下來,緊擰眉頭,緩慢的向雲澈靠近……每靠近一分,溫度便會爆升一分,到了百丈高度時,他有著霸玄境十級鳳凰玄力護身的軀體便已感覺到了強烈的不適感,而臨近到一百五十丈時,他的胸口已開始窒息,身體猶如站在煉獄火山的山口。

    鳳橫空一咬牙,身體猛然再拔高十丈,瞬間,猶如被一層滾燙的烙鐵包裹在了他的身上,讓他痛苦的面容扭曲。

    而此時,距離雲澈還有著至少一百三十丈!

    縱然在親身試探,鳳橫空依然無法相信,僅僅是雲澈上空赤金火焰所釋放的溫度,竟讓他連靠近到一百丈都不能!

    縱然是他的父親鳳天威,都絕無可能做到這一點!!

    百丈之外尚且如此,那團火焰……究竟要可怕到何等程度!

    「宗主,不要再靠近了!」

    後方緊隨而至的眾鳳凰長老也無不是臉色驚恐蒼白,親身臨近,他們總算明白鳳止水為何會忽然落得如此下場。他們望著上空的雲澈,心魂的顫動,已完全不能用驚駭來形容。

    「鳳火焚天!!」

    一個鳳凰長老心的後退幾分,然後凝聚全身玄力,釋放出自己所轟出的最強鳳炎。一道龐大的鳳凰火光頓時帶著嘹亮的鳳凰之鳴衝天而起,攻向雲澈……然而,這道鳳凰火光不過才衝過三十丈距離,便忽然碎裂,化成無數片散碎的火焰,然後消弭在了空中,

    「什……什麼!?」那個鳳凰長老徹底獃滯。

    「宗主,快下去!!」

    不過才停留了數息的時間,他們已感覺自己的全身猶如被架在煉獄之火上煎烤。以他們的實力尚且如此,若是換做護法或者鳳凰弟子,必然早已被焚成灰燼。

    不等鳳橫空回應,兩個鳳凰長老拉起他的手臂,將他強行從空中帶下,一直到落在地面,他們的呼吸才總算暢快了那麼一些。

    親身承受了雲澈火焰領域的可怕,鳳橫空的臉色已是蒼白如紙,雲澈方才所的話,在他腦海中也數倍的清晰,就如魔鬼鑲嵌在他心魂中的印記一般讓他遍體發寒:「雲澈……你到底想做什麼!!」

    「想做什麼?我剛才不是已經的很清楚了嗎?」雲澈臉色低沉的冷笑,空中的金烏領域依然在逐漸的擴大,到了現在,已幾乎足以籠罩半個鳳凰城:「當這個火焰領域落下……就是這鳳凰城從這世上永遠消失之時!」

    「你敢!!」鳳橫空的雙目赤紅如血,音調更是完全變了樣子:「你若敢傷鳳凰城半分,朕……朕誓要你蒼風國寸草不留!!」

    「哈哈哈哈哈!」雲澈大聲狂笑起來:「鳳橫空,你還真是見了棺材都不掉淚。我殺你的兒子都和殺雞一樣,眉頭都懶得皺一下……你我敢不敢呢!!」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雲/來/閣,或者直接訪問網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