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沒有回頭。

    自進入神凰帝國,他最怕見到的,就是鳳雪児。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抑或着不敢。

    而且每多來鳳凰城一次,每多殺一個鳳凰神宗的人,他便越無法去面對鳳雪児。

    她是鳳凰神宗的人,是鳳橫空的女兒,更是整個神凰帝國最耀眼的明珠……同時,也存在於他心中最柔軟的地方。是他此番到來神凰國……最大的心靈“阻礙”。

    “雪児……”雲澈輕輕的低喃一聲,面對整個鳳凰神宗都毫無恐懼和波瀾的內心徹底的混亂。

    鳳雪児一身雪衣在躁動灼熱的氣流下凌亂輕舞,白雪一般的雙手用力的捂着嘴脣,那張足以讓天上謫仙都黯然失色的絕美雪顏被肆意奔瀉的淚珠完全的染溼。

    雲澈那聲情難自抑之下的低喊輕若微風,卻讓鳳雪児的情感瞬間決堤,她一聲泣喊,向雲澈衝了過去,滴滴淚珠傾灑而下,宛若星夜落下的璀璨星辰。

    這一刻,天空的火獄,鳳凰城的異變,籠罩全城的危機……所有所有的一切她都已忘卻,被水霧瀰漫的眸光之中,整個天地之間,只剩下雲澈的身影。

    “雪公主……”

    “雪児,不要靠近他!!”

    鳳雪児的到來,讓所有人措手不及。但她的舉動,更是讓他們震驚、不解,隨之是駭然失色。

    下方至少傳來至少數千人同時爆發的驚呼,但卻沒能讓鳳雪児的動作出現剎那的停滯。雪衣舞動間,她如撲火的飛蛾般到來了雲澈的身後,從背後緊緊的抱住了他,每一個角落都被淚珠打溼的臉頰緊緊的貼在了他的肩上。她閉着眼睛,感受着只屬於雲澈的味道和氣息,夢囈般的呢喃:“雲哥哥……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雲哥哥……”

    “……”雲澈全身繃緊,原本壓抑着整個神凰城的煞氣,也在這聲低喊之下,不受控制的,如決堤的洪流般消散。就連心中的怒氣、怨氣、恨意甚至報復後的快感,都被一種太過溫暖和柔軟的東西完全的包裹住。

    “雪……雪公主……”

    “這……這這這……”

    “這……這是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

    ……

    鳳凰神宗的人全部傻了,懵了,他們仰着頭,呆呆的看着緊緊抱在一起的雲澈和鳳雪児,嘴巴全部張到了最大,眼珠子更是幾乎要跳出眼眶。

    鳳雪児,她是鳳凰神宗最寶貴的明珠,神凰帝國的天賜瑰寶和唯一公主,鳳凰神靈當世唯一的真正傳承者,鳳凰神宗未來的第二鳳神!

    她的天資,她的地位,她的高貴,她的血脈,她的美貌……無不是普天之下的極致。這樣的雪公主,在神凰國是完美到近乎童話般的存在,同樣,也受到着全宗最極致的寵愛和保護。十三歲前,她在先祖鳳神的親身守護之下,連鳳橫空都難見她一面。十三歲後,縱然是貴爲皇子、長老,都難近她半步。

    而現在……他們眼中如天上星辰般的雪公主,卻與一個宗外的男子緊緊相擁,還是她主動抱住了對方,更是爲他淚如泉雨。

    “雪児,快離開他!!”鳳熙銘目染血絲,胸腔更是鼓脹的幾乎要裂開。鳳雪児會忽然回來,他並沒有太意外,畢竟如此大的動靜,足以驚動棲鳳谷。但他做夢都想不到,她回來後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抱住雲澈。

    鳳熙銘感覺到自己全身的每一個部分都似乎要馬上裂開,一股強烈到無法形容的憤怒……還有嫉妒讓他大腦一片眩暈。即使剛剛被雲澈逼到絕境,他對雲澈的怨恨都沒有如此徹底過……

    因爲身爲神凰太子、鳳雪児長兄的他……至今連鳳雪児的指尖都沒能碰到過。

    極怒衝頂之下,鳳熙銘喉嚨裏噴出一聲野獸般的低吼,忽然騰空而起,咆哮着衝了上去。

    鳳天威目光一沉,猛然伸手下拽,以一股強橫的玄力將鳳熙銘狠狠的甩了下來:“你不想活了麼!!”

    “銘兒,不要丟人現眼!”盯着從地上爬起,滿臉抽搐的鳳熙銘,鳳橫空沉聲道。但他的雙手也是死死攥起,臉上的痛苦抽搐,絲毫不弱於鳳熙銘。

    鳳雪児醒來之後爲雲澈流下的眼淚讓他心情煩亂,在忽然得知雲澈竟然沒死,瞬間升騰起強烈到極致的殺心。

    今天,他最擔心,最害怕發生的事,終於還是發生……而且要比他多次猜想、臆想的還要徹底,還要驚心。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鳳天威的臉已經黑的嚇人。一個活了數百年,曾爲一國之帝、一宗之主的人,又怎麼會察覺不出……鳳雪児此時對於雲澈的舉動,根本遠遠不是單純的“救命之恩”!

    他甚至根本無法相信,她竟然會爲一個男人流淚,去主動抱着一個男子。

    她是雪児……是鳳凰神宗未來的“神”啊!!

    “……”鳳橫空扭曲的五指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腦袋,痛苦的道:“這就是爲什麼……我一定要殺了雲澈……”

    “雪児一定是被他蠱惑了……殺了他……爺爺,你一定要殺了雲澈那個狗雜種,殺了他啊!!”鳳熙銘伸手抓着鳳天威的衣角,神情、聲音痛苦的如同在經受千刀萬剮。

    “……”鳳天威的雙眉劇烈顫動,他狠狠的喘息了一口,重新擡頭,看向了上空,隨之,他眉頭微微一沉,自言自語:“雪児的氣息……爲什麼會變化這麼大……”

    這世上,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忍心看鳳雪児的眼淚。不斷滴落在肩膀上的少女之淚打溼着雲澈的外衣,觸染着他的皮膚,又深深的滲透至他的心靈。

    長久的僵硬後,雲澈終於還是轉過身來,他伸出手掌,捧起鳳雪児梨花帶雨的臉頰,用手指輕輕的抹拭着滴滴爲他而落的淚珠……近在咫尺的鳳雪児和三年前一模一樣,外貌上沒有一點點的變化,點綴着顆顆晶瑩的雪顏美的如夢似幻。

    “雪児……這三年,你和嬋兒還好嗎?”

    鳳雪児淚眼朦朦,癡癡呆呆的看着他,她想要歡欣的笑,又想抱着他用力的哭:“只要可以看到雲哥哥……我永遠都會好……我……我還以爲……真的再也看不到雲哥哥了……”

    “我還有一件答應過雪児的事沒有兌換,又怎麼會見不到呢。這三年,我不過是被太古玄舟帶着出去遊玩了一番而已。”雲澈輕笑着道。

    “嗯……”鳳雪児含淚而笑,帶露而綻的笑顏瞬間讓天地間所有的光彩黯然失色。

    天空火獄煎烤着鳳凰城,下方鳳凰全宗心絃緊繃。而這之間,卻是雲澈與鳳雪児之間濃郁到蓋過所有灼熱的溫情。鳳凰衆長老、弟子的腦袋全部當機,鳳熙銘牙齒被咬到飆血,傾盡一切意志的忍耐更是徹底崩潰,如野獸般狂吼道:“雲澈……放開我皇妹!!”

    “雪児,離開他,快離開他!他會殺了你的!”鳳熙銘的樣子,根本已是幾乎失去理智。

    鳳熙銘的嘶吼,也讓驚呆中的鳳凰玄者們精神一凜。鳳天威也隨之肅聲道:“雪児,馬上離開那個人,到爺爺這邊來!他太危險了!!”

    鳳雪児雪手輕撫,抹去臉上淚痕,臉上帶着發自內心的歡欣淺笑:“爺爺,太子哥哥,你們不用擔心,雲哥哥一定不會害雪児的。”

    “不!雪児你不明白!”鳳橫空擡起雙手,顫聲吼道:“他不是三年的雲澈!他現在就是個瘋子,是個可怕的魔鬼!你可知,就在這幾天,他殺了你的十四哥,殺了你的十三哥,還有你的九哥與十一哥……他們全部被雲澈給殺了!”

    “而且死的無比悽慘,連屍體都沒有留下!”

    “還有大長老、二長老……甚至天擎、天諭兩位太長老,也都被他給殺了!!”鳳熙銘接着鳳橫空得到聲音,用盡全力的吼叫道:“就連父皇也被他重傷!他甚至還要毀掉我們整個鳳凰城……上空的火焰領域,就是他用來毀滅我們的鳳凰城的啊!雪児,快點離開他!他真的是個魔鬼,是我們全宗不共戴天的死敵啊!”

    鳳雪児從來沒見到鳳橫空和鳳熙銘如此聲嘶力竭的樣子。她聰穎無雙,又怎麼會看不明白這裏正在發生着什麼。只是一切的一切,都被雲澈的身影排擠到靈魂之外,此時,聽着來自父皇和皇兄的呼喊,她目光朦朧,無所適從的搖頭:“不……不會的,雲哥哥不會做這種事的。”

    雲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