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主人,方纔從鳳凰城飛走的的確是鳳神舟,經多次查探,已確認鳳神舟上只有三人……雲澈,鳳橫空,還有雪公主鳳雪児。所飛行的是蒼風國方向。若確是去往蒼風,那麼明日黃昏之前,便可到蒼風皇城。”

    “……可查明到底發生了何事?”紫極沉眉道。

    “鳳天威在側,我們未敢靠近。但不出明日便可知曉。”

    紫極久久沉吟,緩緩道:“還真是一波三折。”

    這件事的發展,可以說每一步都完全偏離了他的預料。這對向來都是洞悉全局的他而言,無疑是一次頗爲沉重的打擊。

    “主人,屬下還有一事稟報。我們百年前混入幻妖界的那十一人,繼之前的八人之後,最後三個魂印,也全部消失……就在一刻鐘之前。很可能,是身份暴露,然後遭遇搜魂,最終被全部拔除。”

    “……”紫極沉默不語。

    “主人,此事其實並不需太過介懷。百年前,我們混入妖皇界的人只帶了七顆傳音石,一年前傳來的那次消息剛好是第七次,也就是說七顆傳音石已全部用盡。他們就算全部存活,也已無法傳回消息,雖死,但已完整完成使命。”

    他口中的“傳音石”,自然絕非是普通的傳音石,而是能跨越百萬裏,從幻妖界傳音迴天玄大陸的特殊傳音石。這種特殊傳音石縱觀整個天玄大陸,也唯有底蘊深厚無比的四大聖地纔會擁有,而且數量稀少至極。

    “……先前一直安然無恙,卻在近期被接連拔除,看來,幻妖界那邊發生了大事。”紫極緩緩的說道:“不過,我更在意的不是他們的暴露與生死,而是他們在一年前最後傳回來的那個消息。”

    “一年前?”

    “那個消息簡單描述了妖皇城十二守護家族的現狀,在提到雲家時,提到過殘廢的雲輕鴻收了一個名爲‘雲澈’的義子……”

    紫極的話,在這裏頓住,他身側的藍衣人頓時一皺眉,疑惑道:“莫非主人認爲他和雲澈有什麼聯繫?這應該只是單純的名字相同吧,畢竟……”

    “當時,這件事我完全沒往心裏去,但是……”

    紫極沒有再繼續說下去,腦中浮現起玄影石中,那個在黎明暗色下張開的雙翼……還有雙翼之下捲動的青色暴風。

    以及……活着回來的雲澈。

    “主人,難道說……”

    紫極微微搖頭,未置可否,而是語氣一變,意味幽沉的道:“百年前,在攻入妖皇城時,趁亂派人混入其中的,可不僅僅只有我們……還有天威劍域。不知道他們是否也已經用盡了傳音石……”

    ——————————————————

    鳳神舟,鳳凰神宗最高等的玄舟,亦是整個神凰國標誌性的存在。它所飛行之處,必是帝王親臨。

    隨着夜幕沉下,鳳神舟已是臨近神凰邊境,它所飛過的地方,神凰國民無不是遙遙而拜。

    偌大的鳳神舟上只有三個人。雲澈、鳳雪児,還有臉色各種變幻的鳳橫空。

    “父皇說,以風神舟的速度,明天這個時候,應該就可以到蒼風皇城了。”鳳雪児坐在雲澈的身邊,與他靠的很近,說話的時候,她的臉色泛紅,明顯在興奮着。畢竟,這是她出生以來,第一次離開神凰國。她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在憧憬着這一天。

    看着鳳雪児毫不避諱,甚至可以說格外自然的把身體靠向雲澈,眼眸之中更滿是親暱,鳳橫空臉色抽搐,卻只能默默的嘆一口悶氣……在鳳神舟的這幾個時辰,他已是不知默默嘆息過多少次。

    他自認一直把鳳雪児保護到了極致,連她的親生兄長們都難以靠近到三步之內,別說外人,就連宗中弟子能偶爾看到鳳雪児一次都是天大的幸運。

    怎麼就……

    鳳橫空伸手抓着自己的頭頂,收緊的五指恨不能把滿頭的頭髮給揪下來……他寧願雲澈把鳳凰神宗禍害的支離破碎,也絕不願他禍害鳳雪児。

    “鳳赤火是不是你殺的?”抓着頭皮的鳳橫空忽然冷不丁的說道。

    “是。”雲澈也沒半點停頓的回答。

    “呼!”鳳橫空沒有再說下去,因爲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沒用了。他現在只盼望鳳雪児對雲澈的感情還不至於到他不敢想的那個程度。

    “我也想問你一個問題。”雲澈的目光鎖定了鳳橫空:“你下令入侵我蒼風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麼!”

    鳳橫空全身一僵,沒有說話。

    “父皇,雪児也想知道爲什麼。”鳳雪児輕輕的道:“因爲我知道父皇絕對不是殘忍無情的人,父皇會做出三年前的那個決定,一定……一定是有什麼非常特殊的原因或理由。可以……告訴我和雲哥哥嗎?或許在知道了理由之後,雲哥哥對父皇的怪罪……會小那麼一點點。”

    鳳橫空的手緩緩的放下,鳳雪児的軟語相問,他沒有力量去拒絕,再想到雲澈分明知曉鳳神已逝的真相……鳳橫空緩緩的嘆息一聲,道:“四年前,我宗靈坤殿在開始籌備太古玄舟即將現身一事時,偶然探知到,在蒼風國境的極東,傳來微弱的紫晶礦藏反應。而隔着如此遙遠的距離竟會傳來紫晶反應,歷史上從未有過,於是便派一名靈坤殿的護法祕密前往查探,發現在一個名爲流雲城的小城東部,發現了一個潛藏在極深地下的巨大,而且能量層面驚人的紫晶礦……若是將這些紫晶礦全部開採提煉,可以得到足足百斤的紫脈……”

    “神晶!”

    “啊!”鳳雪児驚呼出聲。百斤的紫脈天晶,都是一個足以驚破天的概念……何況紫脈神晶!!

    百斤紫脈神晶,縱然對於四大聖地,都是一筆無比巨大的資源!

    要知道,一個聖地想要積累百斤紫脈神晶,需要至少五百年的時間!鳳凰神宗若是完整得到這些紫脈神晶,等同於一下子擁有了聖地這等存在都要積累五百多年的資源!

    這樣的誘惑,足以讓鳳凰神宗……足以讓天玄大陸的任何勢力爲之不惜代價,不擇手段!

    “原來……如此!!”雲澈擡起頭,鳳橫空的這番話,讓他幾乎一下子解了心中先前所有的疑惑。

    “雲哥哥,你已經知道了嗎?”雲澈的話,讓鳳雪児疑惑的看向他。

    “差不多吧。”雲澈站起身來,擰緊眉頭,盯着鳳橫空道:“讓你父皇來說吧。”

    鳳橫空微微閉目,直接講述道:“當年,在先祖鳳神消逝之後,知曉此事的我們便有了很強的危機意識。因爲這件事一旦傳出,鳳凰神宗就必定會遭到四大聖地的壓制……甚至有可能會是滅頂之難。所以,在死守鳳神已逝這個祕密的同時,我們一直在苦尋着萬一祕密泄露,也可以保全全宗……至少能保全雪児的方法。”

    “而這個巨大紫晶礦的發現,讓朕和父皇欣喜若狂。若真能得到百斤紫脈神晶,定能在短時間內催生出大量絕頂強者,也從而多一層更深厚的保障。”

    “就是……這個原因?就是爲了得到蒼風國的那個紫晶礦?”鳳雪児迷惑、不解的搖頭:“可是,這和父皇下令侵佔蒼風國有什麼關係……還是那麼殘忍的方式!?”

    “當然是爲了暗度陳倉,不被四大聖地的人察覺。”雲澈開口道,眼眸深處卻是淡淡的嘲弄:“四大聖地隨時都有人暗中監測着鳳凰神宗的動向。而這個紫晶礦的存在,只能讓宗中少數的核心人物知道,若這些核心人物,自然又是四大聖地監視的重心,就算行動的再隱祕,也有被發覺的巨大風險,到時候,那個紫晶礦也會隨之暴露,一旦暴露,可就不屬於鳳凰神宗了。”

    “所以,你下令對蒼風發起戰爭的目的,就是爲了掩飾和轉移他人的視線!而且爲了將掩飾的效果釋放到最大,不惜屠民焚城,表現出急欲在最短時間內拿下蒼風,一副因我在七國排位戰讓你們大失顏面從而泄憤的姿態!”

    “是。”鳳橫空面無表情的點頭。

    “就爲了百斤紫脈神晶?呵……”看着鳳橫空的樣子,雲澈冷笑:“看你的樣子,是不是從來都不覺得自己這樣做有什麼錯?”

    “對蒼風國而言,朕確該遭天譴。但朕是神凰之帝,是鳳凰宗主!”鳳橫空擡頭和雲澈對視:“這百斤紫脈神晶,對他人而言,只是一筆龐大的資源,但對已經沒有了先祖鳳神的我們而言,卻是一根救命稻草!今天之果,的確讓朕後悔……但朕的決定,沒有錯!”

    “天真!你難道真的以爲百斤紫脈神晶,就能在鳳神已死的事泄露後保住你們鳳凰神宗嗎?”雲澈冷冷的道。

    “……至少能讓我們多一分保護雪児的力量!只要能保雪児百年,哪怕我全宗徹底凋零,也有無盡的希望!”鳳橫空低吼道。

    “父皇,你不要再說了!”看到雲澈和鳳橫空再次針鋒相對,鳳雪児慌忙站在兩人中間:“父皇,無論出於什麼原因,讓那麼多無辜的人喪生,又讓那麼多無辜的人陷於水火,都是天大的錯。雪児的鳳魂在雲哥哥的幫助下覺醒,已經可以守護我們鳳凰神宗,父皇不需要再爲雪児勞神憂心。雪児現在只求能和父皇一起贖清犯下的罪過,可以得到蒼風,還有鳳神大人在天之靈的原諒。”

    “雪児……”鳳橫空看着自己的女兒,眼神逐漸朦朧。

    “說起來,當年你讓鳳熙辰親自前往蒼風皇城,送七國排位戰請柬只是幌子,真正目的是以神凰皇子身份,藉助我血脈的事來挑起爭端,從而製造發起戰爭的藉口吧?”雲澈斜目道。

    “是。”鳳橫空沒有否認。

    雲澈繼續道:“在戰爭持續了兩年多,四大聖地的關注越來越淡後,你們便開始準備攫取紫晶礦。但在取礦時,即使在極深的地下,也必然會造成巨大的聲響。所以,調往流雲城的二十萬軍,每日轟擊地面,擺出將那裏當成練兵之地的樣子,便是掩飾這一切的幌子。”

    “……你說的沒錯。”鳳橫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之前只是說了紫晶礦藏的存在,雲澈居然便把一切的緣由過程手段洞悉的如此透徹……心思何等恐怖。

    “那你們的目的現在已經達成了幾成?”雲澈冷淡的問道。他全然沒有想到,自己生活了十幾年的流雲城區域,居然隱藏了一個讓鳳凰神宗不惜耗費巨大代價、心裏也要得到的紫晶礦藏。

    流雲城周邊區域空曠貧瘠,只生存一些最爲低等的玄獸。在這之前,即使是有人告訴他那裏隱藏着一個巨大到可以提煉百斤紫脈神晶的礦藏,他都不會相信。

    “十成。”

    “十成!?”鳳橫空的話讓雲澈猛的沉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