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在一個月前,所有的紫晶礦都已採集完畢,並用數百個空間戒指隱秘帶回了鳳凰城,藏匿於禁地之中,待一切塵埃落定,就可以開始提煉。那二十萬軍依然留在那裡,並且持續和以往相同的舉動,是為了繼續迷惑四大聖地,並牽制住他們的注意力。」鳳橫空沒有避諱的說道。他很早就有一個感覺,雲澈的眼神,似乎能看破任何謊言。

    「是么?那真是恭賀你們這出勞心勞力的『大計』順風順水的圓滿完成了!」雲澈冷笑一聲道。

    「哼,朕既然敢說出來,自然早有覺悟。待我宗將紫脈神晶提煉完畢,自會奉送蒼風皇室十斤!」鳳橫空冷冷的道。對於蒼風小國而言,別說十斤紫脈神晶,只怕歷屆帝皇估計連見都沒有見過真正的紫脈神晶。紫脈天晶便已是至高聖物。

    「十斤?哈哈哈哈!」雲澈大笑了起來:「這些本就是屬於我們蒼風國的東西,鳳凰宗主居然返還十斤之巨,還真是大方啊。」

    「你……」鳳橫空滿臉怒色,剛要回擊,但碰觸到鳳雪児的目光,即將出口的話被他硬生生吞下,他憋著氣,低沉的道:「十五斤……這已是朕的極限。」

    「不用了,我不稀罕,你們還是留著自己享用吧!」

    雲澈的不屑清晰的寫在臉上,對於鳳橫空口中的「紫脈神晶」,分明沒有一絲垂涎的色彩,所說出的話,也半點沒有開玩笑的樣子。這讓鳳橫空頓時怔住……紫脈神晶是天玄大陸最高等、最神聖的存在,是所有玄者夢寐以求的聖物。他在說出真相時,就已經做好了被雲澈「敲詐」的覺悟,絕沒想到,竟有人可以如此淡視紫脈神晶的誘惑。

    「不過我要奉勸鳳凰宗主一句……可要小心在知道這些紫晶礦的人中,出現第二個『鳳非煙』!」雲澈不無嘲諷的道。

    「朕不會愚蠢到允許這種事發生第二次,不牢你費心。」鳳橫空冷聲道,顯然,他對此事極有信心,宗中知道這些紫晶礦存在的人,都是真正的「心腹」之人。而且除了他自己、鳳熙銘、鳳天威這類宗主血脈,其他知道紫晶礦存在的人,相關記憶都和鳳虎威一樣被設下囚籠。無法用任何方式說出寫出傳出,若遭遇搜魂。這部分記憶會直接潰散。

    也正是因為鳳非煙的教訓,鳳凰神宗選擇採取了這種極端的手段。

    「朕也有一件事要提醒你。」鳳橫空繼續道:「流雲城之事之所以如此順利,要多虧一個叫焚絕塵的怪人。他可是為我們吸引了九成以上的注意力!而據說,他之所以出現在流雲城,就是為了殺你!如今你還活著的消息,他一定已經知道了,到時候,你可別栽了!」

    雲澈:「……」

    「啊?要殺雲哥哥?」鳳雪児被嚇了一跳,但馬上又安慰著笑道:「沒關係,雲哥哥那麼厲害,一定不會有危險的。雪児也會很認真的保護雲哥哥的。」

    「雪児,你……唉。」鳳橫空抽了抽眉角,鬱悶不已。

    在之前鳳雪児剛剛出現時,茉莉就第一時間告訴雲澈如今鳳雪児的玄力竟已是高達君玄境八級,連鳳天威都遠遠超過。若真有鳳雪児在身側保護,焚絕塵想要殺他,那基本就是天方夜譚了。

    ——————————————

    雲澈這些天在神凰國掀起的風雨,早已傳至蒼風皇城。昨日雲澈傳音將在今日傍晚與鳳橫空、雪公主一起回來時,蒼月激動的一夜未眠,今日晌午剛過,她便已等候在帝王大殿。

    雖然她對雲澈有著無比的信心信任,但云澈在神凰帝國的這些天,她無時無刻不在擔憂著。

    雲澈能平安歸來,便是她最大的渴望。相比之下,結果,反而不是那麼的重要。

    天下暗下,黃昏已至。如赤色火焰般的巨大玄舟出現在了蒼風皇城的上空,引來滿城嘩然。鳳神舟在皇宮正上停止,緩緩落下,由於太過龐大,並未落地,而是浮於半空,周身盪動的玄氣帶起一股股如暴風般的熱浪。

    「那就是……鳳神舟?」陪同蒼月趕來的秦無傷看著空中釋放著遮天威壓和灼熱氣息的龐然大物,滿臉驚然。蒼風國的玄舟本就極少,而如此氣勢的玄舟,他更是平生僅見。

    「沒錯。」東方休緩緩點頭:「我當年隨同先帝參加七國排位戰時,曾有幸見過一次。」

    「陛下說雲澈與鳳橫空,以及傳說中的雪公主一起乘坐鳳神舟到來,而且沒有第四個人……究竟是真是假?」秦無傷低聲道,滿臉不敢相信的神情。這些天從神凰那邊傳來的消息:雲澈大鬧鳳凰城,毀鳳神像,殺了好幾個皇子,與鳳凰神宗無疑結下不共戴天的血仇,已是不死不休……昨日卻突然傳音蒼月這樣的消息。

    雖是雲澈親口所傳,蒼月親口所述,但幾乎任何人都不敢相信鳳橫空會只帶雪公主隨雲澈到來。他可是神凰之帝,鳳凰宗主,天玄七國最尊貴無雙的存在,就算是前往最弱,且被災難籠罩的蒼風,也不應該是如此孤身。

    「師父和我說過鳳神舟的樣子,一定不會錯的!姐夫!」夏元霸滿臉的激動,看著已經停止的鳳神舟,便要衝過去。

    天下第一一把拉住他:「先不要過去,以免發生意外。」

    「不錯……元霸,傳聞鳳橫空的玄力高至霸玄境巔峰,如果發生什麼意外,也只有你能保護好女皇陛下。」秦無傷低聲提醒道。

    「我知道了。」夏元霸點頭,跟在夏傾月身後不到十步的距離,沒有再貿然行動。

    鳳神舟的舟門打開,雲澈第一個從裡面走出,然後緩緩落下。看到雲澈安然無恙,蒼月的明眸中閃耀起無限的欣喜,顧不得場合,更顧不得自己的身份,鳳衣飄飄的迎了上來:「夫君,你回來了。」

    「嗯。」雲澈牽住蒼月的手,然後側過身來:「我在傳音中說的『貴客』,也已經到了。」

    沒有關閉的舟門之下,現出了一個全身赤衣的男子身影。鳳橫空出了舟門,沒有馬上落下,平淡的目光掃了一眼四方,嗅到了空氣中蕭索與硝煙的味道。

    他的帝王威儀與磅礴氣勢對雲澈無效,但絕不代表影響不到他人。在他身影現出的那一刻,所有人目光都不受控制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卻又絕不敢碰觸他的眼睛,呼吸、心跳都在剎那間停止,胸口、靈魂之上都如同被壓上了一塊鐵板,在壓抑中戰慄。

    「神凰……之帝!」不需要雲澈來說明,這股沉重、威凌到極點的氣勢,已讓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