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月永遠都不可能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局面。她對鳳橫空恨之入骨,但面對這任何人縱然親眼所見都不敢置信的情形,她唯有不知所措,求助的目光看向身側的雲澈:「夫君……這到底是……」

    「先讓他們起來吧。」雲澈道:「所有的事情,到殿里再吧。」

    蒼月微微頷首,稍稍凝心,然後向前幾步,向鳳雪児伸出手來:「雪児妹妹請起。雪児妹妹身份尊貴無雙,如此大禮,到底讓我都有所惶恐了。」

    鳳雪児依然垂首,輕輕的道:「蒼風女皇言重……雪児如今是負罪之身,屈膝請罪,本就應該,只望可以稍平蒼月女皇的憤怨。」

    蒼月搖了搖頭,伸手把鳳雪児扶起。近看鳳雪児,她更是無法不內心驚嘆世間竟有如此完美如夢幻的存在。若這世間唯有一個天之驕女,那麼一定只可能是眼前的少女。

    「我雖從未出過蒼風國,但也多次聽聞過神凰國雪公主之名。如今得見真人,還要勝過傳聞不知多少倍。」蒼月讚歎道,

    對一個人極致的憤怒與怨恨很容易波及其親人,對鳳橫空恨之切的蒼月在面對鳳雪児時,卻無法對她生出一絲一毫的怨恨。也或者,這世上沒有任何人會對她生出恨意。

    「鳳橫空,你也起來吧。」蒼月轉回身去,聲音頓時變得平靜中帶著冷意:「這裡不是話的地方,隨我去蒼風主殿吧!」

    看著雲澈的眼神示意,蒼月向東方休道:「東方府主,你們守在外面吧,不許任何人進來。另外,方才你們看到的事,也勿要對任何人提起。」

    「是。」東方休微微俯身,他看了一眼鳳橫空,想要提醒蒼月注意安全……但想到雲澈和方才鳳橫空的屈膝下跪,他即將出口的話又咽了回去。

    目送著蒼月、雲澈、鳳橫空、鳳雪児入了蒼風主殿,東方休等人皆是面面相覷,有的甚至還未從方才的震驚中反應過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那真的是……神凰的皇帝?」封雲烈瞪大著眼睛道。他就是想破腦袋,也無法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可是傲視天下的神凰之帝,鳳凰之主啊!!

    雖然同為一國之主,但身為蒼風之將的他不得不承認,「神凰之主」四個字的分量,要勝過「蒼風之主」千百倍!鳳橫空會親身來到這裡,已是讓人無法不震驚,更是做夢都無法想到,他竟向蒼風女皇屈膝下跪……而且喊出的聲音帶著深深的痛苦和悔恨。

    「那個人的確是神凰國的皇帝鳳橫空,我三年前見過的。」夏元霸很肯定的道。

    「……那個女子,莫非就是傳聞中的神凰雪公主?」

    「嗯,她就是雪公主。沒想到她也會一起來……不過三年前,姐夫和她的關係就很好。」夏元霸有些疑惑的搓了搓頭。

    「誠然,畢竟三年前雲澈就是因為救雪公主才在太古玄功出事……雪公主,神凰帝國的天賜瑰寶,天玄大陸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虛傳!」東方休一聲重重的讚歎。

    「真不愧是雲兄弟,短短几天,竟然能把惡劣到極點的局面扭轉到如此程度。」天下第一聲音低下,用唯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自言自語:「更沒想到這世上,竟然存在著容顏上堪比妖后的女子……」

    ……………………

    蒼風大殿一片安靜。鳳橫空站在大殿中心,仰目看著這裡的一切,他想過自己終有一天會親自踏入這蒼風皇宮之地,卻未曾想過會是以這種形式。蒼月,同樣不會想到自己是以這種形式見到平生最恨之人。

    神凰那邊的事,雲澈方才已足夠詳盡的告知了蒼月。雖然這一切就是他所促成,但蒼風國的國君是蒼月,他做這一切也都是為了她。所以,要鳳橫空如何贖罪,最終要由她來決定。

    「雪児妹妹,請入座吧。」和對鳳橫空的態度全然不同,蒼月對待鳳雪児時輕語柔聲,她已明白為什麼這個宛如神話的天之驕女為什麼會屈尊到來這裡,又為什麼會向她屈膝……而即使拋開這些原因,也沒有人有辦法對她生出惡感。

    「謝謝女皇姐姐。」鳳雪児沒有退卻,就在雲澈的身側坐下。

    「鳳橫空,你當真是心甘情願來贖罪的嗎!」蒼月側過身來,面向鳳橫空時,臉色瞬間轉冷。

    如果在下了鳳神舟,踏足蒼風土地之後他心中依然不甘不願不忿的話,那麼,隨著鳳雪児那一跪,這些情緒全部隨著內心的顫盪和劇痛完全散去。他可以不為了自己在蒼風犯下的累累血債,但只求可以讓鳳雪児心靈上不再因他而背負,他也要傾盡全力去贖罪……哪怕讓他喪盡身為神凰帝王的尊嚴,甚至生命。

    「朕今日來此,只為賠罪贖罪!朕深知對蒼風造成的禍亂大過於天,罄竹難書,朕萬死難還……只要可平息蒼風,還有你蒼月女皇之怨恨,朕都會心甘情願的接受,絕無悔怨。」

    「月兒,我在鳳凰城時,已經提過條件,他們也算是答應了下來。」雲澈開口道,然後將自己在鳳凰城上空,面對鳳橫空、鳳天威時提出的五個條件一一詳細的敘出。

    昨日,在雲澈喊出最後的這些條件時,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樣,鳳橫空都是臉色鐵青,嘶聲咆哮,幾乎氣炸肺。而現在,聽著雲澈出同樣的話——無論賠償、割地、甚至廢他玄功在蒼風跪上百年,以及第五條持續數百年的供奉……他的臉色都始終平靜,毫無波瀾。

    反倒是蒼月,在聽到雲澈所出的條件時,臉上露出越來越深的震驚……她恨極鳳橫空,恨極神凰帝國,但云澈提出的五個條件,無疑是霸道甚至殘酷到極點,若是神凰國全部執行,那麼其五千年的尊嚴,都將被這隻有千年歷史,且從來都是最弱國的蒼風狠狠的踩在腳底,被永遠揣入恥辱的深淵……

    這樣的賠罪條件之殘酷,不要蒼風千年歷史,就是整個天玄歷史,都從未出現過。

    「這些條件,你們神凰……尤其是你鳳橫空,確都願意答應?」蒼月纖眉蹙起,毫無畏懼的直視著神凰之帝的眼睛,她要聽到他親口出的回答。

    「是。」鳳橫空閉上眼眸,沒有任何猶疑的回答。

    「好……」蒼月高聳的胸口劇烈起伏,眼神,也變得銳利深邃。

    「女皇姐姐!」鳳雪児迅速站起,向蒼月請求道:「雪児深知父皇犯下難以饒恕的大錯,雲哥哥所提出的所有補償都是應該。但……惟獨廢掉父皇玄功,並留在蒼風百年一事,還請蒼月姐姐開恩。父皇他身份特殊,不但是神凰國的皇帝,也是鳳凰神宗的宗主。若他就此留在蒼風,神凰必定民心動亂,鳳凰神宗也將久難安寧。」

    「雖然一切都是父皇咎由自取,但雪児身為父皇的女兒,理應為父皇分擔罪責。還請女皇姐姐同情雪児私心和神凰大局,由雪児來代替父皇留在蒼風。其他補償,父皇歸去后一定會在最短時間內執行,請女皇姐姐……」

    「雪児,不關你的事!!」鳳橫空厲喝道:「蒼月女皇,你該知道冤有頭,債有主!你父皇的死,還有蒼風如今的局面,都是朕所造成!一切都和朕的女兒毫無關係!她這三年之中一直都是昏迷不行,沒有半點參與!」

    「朕現在一心只想贖罪!你如今要朕做什麼,朕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但雪児,是朕絕不可能碰觸的逆鱗!!」

    鳳橫空聲色俱厲,堅決無比。鳳雪児心中一急:「父皇,你先前明明已經答應雪児前來!你難道就不顧神凰和宗門了么。」

    鳳橫空緩慢的搖頭:「雪児,對父皇來,你的安危,比父皇的性命,比宗門……比這世界上的一切都要重要。若要朕選擇,朕寧肯神凰、宗門覆滅,也絕不要你受到半點傷害。」

    蒼月:「……」

    雲澈:「……」

    「不,不會的,我留在這裡,有雲哥哥保護我,我一定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的。我會每天祭拜女皇姐姐的父皇,每天為蒼風、為神凰、為父皇祈福,贖罪百年之後,我就會回去鳳凰城……父皇若是想念,也可隨時來看望雪児。」鳳雪児微笑,字裡行間沒有任何對未來的憂心和惶然:「神凰可以沒有雪児,但一定不能沒有父皇。這種關係全國還有全宗的大事,父皇不可以任性!」

    「雪児,朕……」

    「父皇,」鳳雪児輕聲打斷鳳橫空即將出口的話:「雪児一直在父皇的溺愛和保護下長大,又受到鳳神大人的恩賜,卻從未能為父皇,為鳳凰神宗做些什麼。現在,終於可以為父皇分擔一些事,雪児心裡只有開心和滿足,一點點都不覺得委屈和害怕……而且,這裡有雪児最喜歡的雲哥哥,如果能經常見過雲哥哥,雪児一定會比在鳳凰城的時候還要更加開心。別忘了,三年前,雲哥哥為了保護雪児,都不顧自己的性命,所以在雲哥哥身邊,雪児無比的安心,父皇也完全不需要擔心什麼……對嗎?」

    「雪児,你……」鳳橫空伸出手,想要碰觸鳳雪児的肩膀,雙目再一次無法控制的朦朧。

    「女皇姐姐,雲哥哥在雪児心中,是這世上最好的人。您是雲哥哥的妻子,也一定是世上最溫柔善良的女皇帝,請女皇姐姐饒恕父皇的性命與自由,由雪児來代替父皇留下。今後,雪児與父皇會以最大的誠心懺悔和贖清這三年所犯下的罪過……請女皇姐姐成全,雪児會永遠記得女皇姐姐的恩情。」

    鳳雪児的每一言每一語,都在重擊著鳳橫空的心靈,也同樣在震蕩著蒼月的心靈。看著她冰雪般的容顏和比星辰還要美麗萬倍的美眸,蒼月的心中用力強烈的悸動……她很清楚鳳雪児的身份,她有著整個天玄大陸最尊貴的血脈,未來是鳳凰神宗的神,無論身份還是地位,都要勝過鳳橫空。

    甚至勝過天玄大陸的所有生靈!!

    在鳳雪児的眸光之下,蒼月久久沒有開口,過了好一會兒,她轉頭看向了雲澈,尋求著他的幫助。

    「月兒,這件事,當然要由你來決定。無論你做出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持你。」雲澈微笑著道。他也相信著蒼月一定會給出一個最好的結果。

    「……」蒼月緩緩轉過身去,緩緩踱步向皇椅所在。大殿頓時安靜了下來,只能聽到她的鳳衣裙擺曳地的聲音。

    在大殿的盡頭,蒼月停住腳步,她鳳眸抬起,看向了前方……那裡,是一副巨大的畫像,畫像之上,是她已逝去三年的父親蒼萬壑。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忽然靜止,蒼月默默的看著蒼萬壑永遠靜止的身影,眸光時而朦朧,時而顫盪……無人知道,她的心中盪動著多麼複雜的思緒,又或者,在做著多麼艱難的抉擇。

    許久,整整一刻鐘過去,蒼月的聲音,終於在大殿中響起。

    「鳳橫空……」她輕輕的道:「如果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不惜親手將你碎屍萬段……」

    「雖然我現在就可以藉助夫君的力量殺了你,但是,我不能。」蒼月轉過身來,步履緩慢而沉重:「因為我是蒼風國的國君……你若死在蒼風,神凰必亂,我蒼風的災難也會持續下去,甚至更為加劇。即使你在死前親口留下嚴令,也於事無補。」

    「將你廢掉玄功,留在蒼風百年,亦是相似道理。仇怨種下,久之必定爆發,或許幾十年,或許百十年,或許幾百年。我蒼風畢竟是弱國,一旦爆發,受難的,也只會是我蒼風。」

    「所以……我雖永不會原諒你,但卻殺你不得。」

    鳳橫空:「……」

    「我不會殺你,不會逼你自廢玄功,也不會逼你跪我父皇陵前百年……因為就算跪上萬年,父皇他也不會復生。割讓赤瓊城、兩百年玄晶玄鐵鳳凰戰甲的供奉、甚至宣世賠罪、停戰契約……這些,我全都可以不要!」

    「……」鳳橫空猛的側目,滿臉的不敢置信。

    「啊?」鳳雪児手掩芳唇:「女皇姐姐,是……是真的嗎?」

    「……」雲澈同樣一臉訝異。

    「我雖是女子,但身為蒼風之帝,所出的話自然一言九鼎!」蒼月無比平靜的道:「之前你們已經應下的五個條件,我只保留其一,其他,絕不強求。」

    「五百億紫玄幣的賠償!」蒼月肅然道:「我只保留此一!如今蒼風國已是千瘡百孔,無數國民流離失所,需要這些財富來為他們重建家園。」

    「真……真的嗎?」僅僅是鳳橫空可以不用自廢玄功留下,鳳雪児已是達成了最大的渴望,心中無限的驚喜、歡欣和感激。

    鳳橫空張了張口,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用割地,不用供奉,甚至連賠罪詔書都不要……他們神凰,可以就這麼完全保全自己的尊嚴……

    「但是,我有兩個附加條件!」蒼月的眸光,直視向了鳳橫空。

    「女皇姐姐請告知,只要可以做到,父皇和雪児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鳳雪児滿心歡喜的道。

    「第一,」蒼風的語調平靜而肅然:「我蒼風無數城池、家園被毀,如今四方都是混亂不堪,單靠我蒼風之力,短時間內難以重歸安定。所以,接下來五年之內,你神凰需遣六成以上大軍駐我蒼風,協助重建城池家園!」

    五大條件只留金錢賠償,這簡直都是做夢都不敢相信的恩賜。鳳橫空本以為蒼月的兩個附加條件必定苛刻艱難之極,沒想到,她提出的第一個附加條件卻是如此簡單。他微微點頭:「好,朕答應……朕會將七成神凰軍留在蒼風,任由蒼月女皇或各方領主調遣,並會立下嚴令,絕不觸犯蒼風國民。」

    「好。」蒼月頷首,表示相信,然後目光從鳳橫空臉上移開,轉向了鳳雪児:「第二個條件更為簡單。雪公主鳳雪児,我要你……」

    「嫁於我夫君雲澈為妾!!」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雲/來/閣,或者直接訪問網站
最近更新小說